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智商这东东

2021-08-13 17:19: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真是冤家路窄,宋老头刚一进村,就遇到了老丁头。

  “嗨,听说你上电视啦?这下露脸了。依你这智商,没道理应聘不上啊?”老丁头一见面就挖苦。

  宋老头连连摆手:“蔑条穿豆腐——不能提了。都怨我大意了。人家要我用一句话说出莫言小说的短处。我说了两句。过犹不及啊。下次可得小心了。”

  “还挺会反思的。不过你这句歇后语用得不地道。你听我说一句。我看你就是一把脓鼻子,提不起来,只能甩了!”

  “嘿,论骂人你还得跟我学二年,我骂你不带脏字还得要你花钱去请人解,那才叫智商。”宋老头针锋相对地挖苦起来。

  “别不要脸了吧,对。我也不带脏字。不要颜值超重了吧!就你那智商,还敢在我面前卖弄。我现在是文学院特聘教授。我的论文获得了社科类特别奖。你充其量算个破落才子,掉人堆里就摸不着的家伙。还有资格跟我论智商?我呸!”

  “我发现你现在怎么越来越斯文扫地了呢?真扯破那层包装皮也好。都没有负担了。跟我谈智商?不是我叠摆你,你还真不够水准。你要不服,可敢跟我移步张家老酒坊。人家张老板是正八经喝过洋墨水的。咱俩辩论请他来做个公正人,专论智商。放心,这顿酒钱算我的。一个子都不要你掏。”

  “去就去,谁怕谁啊?我看你真是地赖皮上桌子——还真拿自己当盘菜了。酒钱你得先搁柜台上押着啊,别吃饱喝足一抹嘴溜了。”

  “瞧你说的,好像我真赖过酒账似的。你到酒坊打听打听,哪个不夸我的酒品。”

  二人一路打着嘴仗,进了张家老酒坊。张老板亲自过来给他俩沏茶:“我们村的两颗文曲星同时光临,不胜荣幸。今天酒算我的了,管够。菜你们随意点,也打个九五折。”说完转身就要走。

  “别急着走啊。”宋老头一把拉住了他。

  “宋老爷还有何吩咐?”张老板很诧异。

  “今天老丁头要和我辩论智商问题。还得请你做个公正裁判人。”

  “这个?您二位都是高智商。我那有资格做裁判啊?”

  “你就不要谦虚了。”老丁头说,“早听说你是蒙特利尔大学的MA。我也是文学硕士。我信你。”

  “好好好,那我自不量力地客串一把裁判了。主要是想听听二位的高见。您先点菜吧。边喝边聊。”张老板把菜单递了过去。

  “今天的菜我来点。反正你买单。”老丁头一边点菜一边乜斜了老丁头一眼:“知道智商的概念吗?”

  宋老爷冷笑了一下:“你知道你先说。我不跟你抢。”

  “这还真难不倒我。在大学我心理学全系成绩最好。智商就是IQ. IQ=MA/CA×100,法国心理学家Alfred Binet最先编制了世界上第一套智力量表。张老板,我说的没错吧?”

  张老板连连点头,正要说恭维的话。

  宋老头抢过了话头:“拉倒吧,不要背书了。我这个比你背的全。”宋老头递过手机百度。

  老丁头急赤白脸地说:“你不背书?你说个不背书的出来听听!”

  “智商这东东,有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一个就是外国人搞的那个IQ。其实这只是一个人脑机能水平的量表。不能算人的智商。比如说人工智能,就是对人脑机能的复制而远远超越了人脑机能。我所说的智商是指人基于对客观事物规律性认识所获得的应对客观事物的综合能力,主要指准确认识和有效解决两大能力。”

  “你敢说人的认识和解决能力不是依赖于大脑机能?”老丁头追问。

  “当然依赖。人脑机能是人应对客观事物的物质基础。但对于智商来说,这只是一种工具。人的大脑机能和人工智能一样,都是只是智商的工具而不是智商的本身。”

  “荒唐,信口雌黄,一派胡言!”老丁头有点急眼了。

  张老板倒是显露出浓厚的兴趣:“这种见解倒是闻所未闻,愿闻其详。”

  宋老头却拿起酒杯连喝了三杯,紧吃了几口菜:“好,我信口雌黄,罚酒三杯。”

  老丁头伸手拿过了酒壶:“别找借口喝酒了。先说了再喝。”

  宋老头一把夺过酒壶:“这酒是张老板送的。你有什么权力拿酒壶?”他又给自己满上了,“不喝就是不给张老板面子。”

  张老板劝住了老丁头:“让他先喝。喝好了再说不迟。”

  宋老头又自顾自地喝了六杯,啃了一只卤猪脚,才扯纸巾擦了擦手说:“人应对客观事物的能力是无法设计出量表的,高深莫测。”

  “高深莫测就是不可知咯。你这不是故弄玄虚吗?”老丁头将了老宋头一军。

  “不可测不代表不可知。智商是可知的。”宋老头呷了口茶,端了个架子。

  “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不能自圆其说。”老丁头轻蔑地笑了。

  “我也没听明白。”张老板也有点懵。

  “再听我说一句你们就全明白了。”宋老头站起身来,“低智商从概念出发看问题。凭着自我的想象看待客观,因此总是不得要领反而总是先把自己给骗了。高智商则是从客观事物运动的规律来看问题,有的放矢地寻找解决方法。因此总是能够有效解决问题。拿人来说,高智商就好比一重天,低智商从下往上看,云遮雾罩根本看不透。而高智商从上往下鸟瞰人,则可以看到你的骨子里。你要说什么,会怎么做都在掌握之中。因此,低智商就会像鬼打墙一样按照别人设计的剧本走而不能自拔。即便你把剧本的结尾告诉他,他还是会那么走。你们先悟着,我出去方便一下。”

  宋老头转身走了。

  张老板紧锁眉头,连说三声“玄妙”。

  老丁头琢磨了半晌,才恍然大悟:“他这是要我来埋单啊!”

  宋老头回到家里,蒙头大睡。

  2021年8月12日星期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