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楼门长

2021-08-06 18:09:3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竹男
点击:    评论: (查看)

  楼门大开,有搬家公司的人往车上装东西。原楼门长家的姑爷在一旁指挥。我和老伴儿下楼,放慢了脚步,和他打个招呼:“哟,大哥,咱们有几年没见了。挺好的吧?诶,搬家啊这是?”

  “啊,挺好的。你也挺好的吧?”这位大哥的待人接物还是那么文质彬彬,和和气气,满脸笑容。没有机会和他深聊过,只是感觉他应该是一个知识分子一类的人

  “我挺好。您这是搬家啊?”

  “啊,是。这不是老太太去世了吗,把房子卖了。今天是过来给人家腾房。”大哥站过来,低声说道。

  “哟!老太太没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两年了。”

  “啊!两年了,不知道啊!怎么……”

  “睡觉的时候,没有醒过来。早晨看她没有起床,孩子过去叫她,才发现人已经凉了。”

  “诶呀!挺好的老太太,太可惜了。多大岁数啊?”老伴儿唏嘘道。

  “75了。也好,不用上医院去抢救了,人也没受罪,钱也省下了。得了,岁数也不小了。活着的时候,多亏你们大家伙儿照应,多谢了。”大哥客气道。

  “看您说的。我们没有怎么照应老太太,倒是老太太经常照应大伙儿,不容易啊!老太太是个好人,为楼门里的住户没有少操心,尽职尽责的。唉,真是的,上次和老太太打招呼还好像是前几天的事情呢。”我叹息道。

  “积德呀,老太太这是不给子女添麻烦啊。老太太当初管理整个楼门可是不容易,累了这是。唉!这话儿怎么说的!”在去商场的路上,老伴儿还在感叹。

  原楼门长是个老太太,胖胖呼呼,满头白发慈眉善目,看见谁都是笑口先开,主动打招呼。老太太是个很正派的人。

  这里的房子是房管局的产权。个人可以买成私产,我没有买。我的一套在三楼,不经常住。如果有外地朋友过来,有时就安排他们在这里住几天。免不了就要和她打个招呼,说明一下,因为公家的房子是不允许出租的。次数多了,就熟了,低头不见抬头见地,总要尊称一声大妈。

  大妈曾经几次跟我说,房子空在那儿干嘛?租出去,弄点儿租金不好吗?你们呀,就是不会算计,每个月多弄个七八千,干点什么不行?每逢此时,我也只能是笑着说,不租了,以后还要自己住呢。

  有朋友在这里住的时候,过来陪朋友,赶上过老太太出面处理四邻纠纷,印象还是挺深刻的。一次湖州的朋友过来,带孩子看病。因为和医院近,就住在这里。

  晚上正在和朋友聊天,看看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忽然四层的住户打起来了。霹雳扑通,欸欸呀呀,鬼哭狼嚎,战况非常激烈。把湖州的朋友吓坏了,孩子也吓哭了。我连忙安慰他,不怕,会有人管的。

  果然,一会的工夫,连警车带救护车就都到了。带走了多少人也不知道,反正受伤的送医院,没有伤的上派出所。后来知道是群租,三室两厅,住了十六七个人。不是一个地方的人,互相看不惯,矛盾积攒的多了,就爆发了。

  第二天看见楼门长,她说,以后再有人来住,我得给他们打打预防针。这些个毛头小子啊,身边没有大人哪行?我赞叹道,对,该打预防针,提醒提醒他们,搞搞法制宣传。

  以后,四层的房子又陆陆续续地有人来住。楼门长一知道有新人来,就会去敲门。她站在门外,高声大嗓地说:我是楼门负责人,不管你们是哪的人,有几句话提醒你们,不要打架,和平相处。有什么矛盾解决不了就来找我,报警也行。前些时候,这房子里的人因为打架,有残废的,有判刑的。有多大的仇啊?还动斧子菜刀,啊,就不能用手打?实在不行,用棍子也行啊!斧子菜刀是凶器,性质可不一样。咱们是法制社会,打坏了上医院,打赢了去监狱。知道吗?记住啊!敢打架,我随时报警。

  楼门长说完了,扭扭地晃动着肥胖的身体转身下楼,一边下楼还一边念叨,这些个孩子们,出门在外,不懂法可怎么行?家里大人也放心?

  后来又碰上一次。一个一层的租户,是个年轻人,找到楼门长,使劲地嚷嚷,说自己在厨房烧水,合租的人眼气自己有女朋友,几次往自己的水壶里扔肥皂头,水开了溢出来一地一炉盘的肥皂水。“太欺负人了!不管他们,以后该投毒了。您是楼门领导,您让有矛盾找您,您就给管管吧。您要是不管,我就自己解决了。”

  楼门长道:“噢,别急,那你说说看,自己怎么解决,能解决吗?”

  “我有得是办法。把我惹急眼,晚上他们睡觉了,我把煤气打开,把他们全熏死,点打火机也行,要不就就拉几根电线,我电死他们。我就不信治不了他们!”年轻人很是气急败坏地说。

  楼门长慈祥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大了,脸上的皱纹也拉开了不少:“哎~,那哪行?我跟你说,咱们是法制社会,你可不能用煤气治他们,煤气爆炸全楼都得受影响。你就犯了众怒了,你使电吧,啊,听话,使电吧。”

  楼门长和年轻人的交谈,把楼门长家的女邻居给吸引出来了。这是一个刚搬过来没有多长时间的人,像是一个干部,干净利索,外表很吸引人。她站在一边仔细听了一会儿,转身去了街道办。

  后来,据街坊们在楼下聊天时,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学说,她跟街道的大主任是这么说的,------啊,这楼门长什么水平啊?让别人使电电人,要是从我们楼里拉出来一堆死人,以后我们还怎么住啊?房子都得贬值。太不像话了!要不……我是刚退休的大学老师,教‘思政’的,会给人做工作,身体行,没有什么负担,我……我愿意,替她当这个楼门长,您看……?

  街道大主任很高兴,脸上都乐开了花儿。还有人愿意主动为街道做工作,好事啊。尤其是有大学老师参与街道工作,提升街道干部的整体素质啊。她连忙让座,坐下以后又马上表态:我个人同意,你这也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啊。但我们是集体领导,需要七个主任副主任都齐了,开个会协商一下。现在的楼门长已经干了很多年,让她腾出位置是需要做工作的。不过,相信很快能够拿出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方案,给你一个答复。

  街道大主任拉着大学老师的手,亲自把她送到门外:”我说老师啊,你姓什么来着?瞧我这记性,一下子没有记住。另外顺便问问你,以后你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处理啊?我们也总结点儿经验,好在各个楼门长之间也宣传一下。“

  老师说,呵,恶人就得恶人磨!可也不能针尖对麦芒,激化矛盾总是不好的。那个孩子要是来找我,我就耐心地跟他讲,你得动脑子呀,他给你水壶里扔肥皂头儿,他就不烧水啦?他烧水的时候,把你媳妇的香水给他倒进去,保证溢不了一地一炉盘儿的,香喷喷的也显得层次高不是?------哪能一遇见问题就急眼呢?年轻人得学会以柔克刚————我也顺便问问您,当楼门长,咱们有什么福利没有?

  就这样,一段时间以后,老楼门长成了“原楼门长”,而新楼门长则很幸运,没有多长时间就赶上了政策变化,不许群租,不许改变房屋原有格局,个人出租的,要去派出所备案,有违反的一律取缔。

  原楼门长心里不痛快,又没有犯什么错误,当初允许群租也不是我批准的。当官儿的要能上能下,就从我开始吗?什么事儿啊?但是大家伙儿都劝,时间一长,也就释然了,终究岁数大了,无官一身轻嘛。现在人去了,也不知道和楼门长的职务被拿走,有没有关系。

  新楼门长上任了。她细腻、优雅、知性,工作方法多,会做人的工作,在细节的处理上,经常有令人拍手叫绝的说法,毕竟是大学里出来的,思路开阔,总体上丰富了楼门长们的风格,但也不断重复着楼门长们过去琐碎的一切,慈眉善目,看见谁都是笑口常开,主动打招呼。

  她是从哪个大学退休的,始终没有弄清楚,我不愿意瞎猜。

  只知道,她也是一个很正派的人。

  2021·08·03 写于六盘水半城镇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