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饺子歌

2021-08-04 16:58:0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宋老头拿着一张合同书缠着老太婆:“你瞧瞧,这是投资稀土开采啊!你知道稀土是啥吗?那是国家宝贵的战略物资。只要投了肯定是一本万利。你投1万,要不了2年起码就是20万、40万的进账,就是 100万也是可能的,到那个时候你就是大富婆了。”

  “你就是坐地摸天,一辈子没发财到老了还能发财?我不信。这样的好事人家怎么单找你?”老太婆把头扭了过去。

  宋老头赶紧转到他的面前:“不是老同学嘛。他是农村的,去年他在自家的承包山上发现了稀土矿,好多大老板追着他要投资他都没答应,偏偏要来找我,说有福同享。”

  “同学才会坑人呢,你别被骗了。”老太婆还是不信。

  “骗我?哼,就凭我的智商,能骗到我的还没出生呢。我不骗别人就不错了。他一直要报我家的恩,几十年一直没找到机会,所以这才找了我。”

  “报恩?报啥恩?”老太婆这才瞅着宋老头问。

  “你不知道。60年那会儿饿饭,他要退学,我家老爷子硬把他劝留下了,在我家吃住了大半年。他吃的喝的那还不都是从我牙缝里抠出来的?跟我那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老爷子去世时他还哭着说这辈子也报答不了这一饭之恩了。要不这大好事哪能轮到我呀!”

  “那你打算投多少呢?”老太婆被说动心了。

  宋老头瞅了瞅老太婆,咬咬牙说:“一万。要不咱先就投一万试试?”

  老太婆瞪了宋老头一眼:“就一万?一万能顶啥用?”

  “不是。人家说了,他不缺钱。让我拿一万那就是个意思,占个股东的名额。然后他还要白送我一些干股哩。他说我能进来就算是人才投资了。”

  “那啥时能见红?”

  “人家说了,顶多一年。还没开采订单就在排队了。过年保证让你数钱数到手酸。”

  “那就给你一万块钱拿去试试。我可把丑话说到前头啊,要是到明年底还没见到红,那咱就把钱撤回来。”

  “这是肯定的。人家说了。一年以后让咱连本带利全拿回来。然后就白吃干股。这是多好的事儿。”

  老太婆这才放心地把钱交给了宋老头:“你这辈子做事就没靠过谱。我就信你这一回。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宋老头笑得合不拢嘴:“有这一次就足够了。闺女有儿子有都不如自己有。这回我要让你过足当富婆的瘾。不过我得去矿上先住上一阵子。我是股东,也就是半个老板了。这刚开工我得盯着点。你在家就不要省了,放开手脚了给我花钱。一旦矿上的事业走上正轨我就回来,在家电脑遥控指挥。”

  宋老头屁颠屁颠地跑出了家门。他总算把老太婆的钱给弄到手了。这几年宋老头一口气写了300来篇小说,没想到非但出版不了反而招来了不少要他自费出版的书商。宋老头现在富得啥都不缺就缺钱了。不是家里没钱,钱都被老太婆掌管着,想花一分钱都得事前申请完了报账。前几天宋老头到文友张老师家闲聊,听到了一个他朋友被骗投资开矿血本无归的故事。善于编故事的宋老头灵机一动,就以这个件事为素材编了个投资故事骗老太婆。想弄一万块钱出来自己把书印了。张老师有个文友在省城开印刷厂,他说了,把宋老头的这些小说印成书每本最多只要20几块钱成本。宋老头心想,就我这小说的水平,不说100块钱一本了,60块一本总是好卖的。起码有两三倍的利润。自己扬了名不说还能稳赚一笔交给老太婆。他就动了这个歪主意,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地就得逞了。

  

  宋老头在省城里把书给印出来了,找三轮车运到了小旅馆里。今天他背了几十本想出去试试行情。到了地铁站,他把书摆在出口处的台阶上,大声吆喝着:“瞧一瞧看一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古稀老人写小说,文笔胜过大文豪。”不一会儿就过来不少人围观。宋老头正要介绍他的小说,走过来一位穿红马甲的义工:“老太爷,这里不准摆摊。”

  宋老头把书翻开送到义工的面前说:“你先看一篇,不好看我不要钱白送。”

  义工耐心地解释:“不是说你的小说不好,是这里不准摆摊。”

  “你看我这把年纪了。你不让我在这里摆让我上哪摆去?”

  义工挺有耐心地说:“不是我不让你摆。这是上面的规定。我来帮您收起来。我说您不如坐一站地铁,从A口出去就是书香公园。那里允许摆摊,有卖风筝、气球、玩具什么的,还就差卖书的。你不妨去试试。正好公园对面就是一所大学。去那没准好卖。”

  听了义工的话,宋老头就上了地铁。出了地铁口,宋老头已经饥肠辘辘了。他背着书,气喘吁吁地沿着人行道往前走。旁边有家饺子馆,宋老头拐了进去,要了一碗牛肉馅饺子,狼吞虎咽地吃着。一碗下肚只是个半饱。

  “老板,买单。”宋老头摸着肚皮说。

  “30块钱。现金还是扫码?”老板娘来到了桌前。

  宋老头慢悠悠地拿出一本书来:“我用这本小说书顶账行吗?我这本书60块。不用找了。”

  胖乎乎的老板娘甩着腮帮肉笑了:“老爷子你真会开玩笑。俺们做小本生意的要你书做啥?搁过去烧柴灶还能点火用,现如今都是煤气了。”

  正在下饺子的老板却在里面答应了:“行,把书拿过来吧。留给我家娃看。暑假在家没事,他就喜欢读小说,省得还要去买了。我看你这大把年纪也不容易。我这边瞧着呢,你八成没吃饱。就再给你下一碗吧。”

  既然老板发话了,老板娘也就没吭声了。她耷拉着眼皮又给宋老头端了碗饺子过来。

  “一看就知道老板是个善心人。好心总会有好报的。等我回去写一篇《饺子歌》给你扬扬名。”宋老头夹起饺子,又三下五去二地一口气吃光,连一口汤都没剩下。

  老板笑着问:“您老有几天没吃饱饭了吧?要不再来一碗?”

  宋老头连连摆手:“谢了,谢了。再吃肚皮就要撑炸了。你这饺子真好吃,馅足味好价格公道。卖完了书我还要来吃。”

  老板娘赶紧说:“再拿书顶账可不行了啊!”

  “瞧你说的。我这就去公园签名售书。晚上来就有现金了。我这不是忘了带零钱嘛。扫码我还不会,就带了张银行卡。”宋老头边说边背起书出了店门,“晚上再来。晚上就有现金了。”

  三

  公园里人很多,宋老头在草坪边找了一块有阴凉的地方把书摆放在塑料皮上,正要吆喝,却听到了了老丁头高谈阔论的声音:“我真佩服大师精巧的构思。诗小说绝对是文学史上的一大创新。”

  宋老头循声望去,只见老丁头穿着一生笔挺的西服,带着墨镜,他的身边跟着一群学生,正往这边走来。

  宋老头迎了上去:“才几天不见,就发达了?”

  一见到宋老头,老丁头嘚瑟起来了:“你不知道吧。因为我在大师小说上的研究成就,已经被省里的文学院聘为客座教授了,这次我做了《诗小说<饺子歌>的艺术特征及文学价值》的学术报告。”

  宋老爷噗嗤一笑:“就你还能做学术报告呢?欺世盗名吧?”

  看着宋老头轻蔑的神情,老丁头反唇相讥:“笑话!我是中学正高级职称,本来就相当于教授级别。我每月退休金多少钱你才多少钱?是我欺世盗名还是你欺世盗名?”

  宋老头叹了口气:“真是应了‘坐糜廪粟而不知耻’这句话。”

  老丁头冷笑道:“坐糜廪粟?你不坐糜廪粟,大学怎么不请你来讲课?你这是嫉妒。嫉妒我也就算了。连大师你也敢妄议。这就叫不知天高地厚,无知者无畏了!”

  “我妄议大师?”宋老头火了,“今儿我还就是要妄议了。你刚才胡吹乱捧的《饺子歌》有什么艺术?骂人的艺术?除了骂人还是骂人!什么诗小说?叙事韵文古来有之。算什么创新?小说你有形象吗?在前额头上贴张男生,后脑勺上贴张女生的标签就算形象了?再故弄玄虚地在前胸后背贴几张神鸦、校猫、鼠皇就算魔幻了?从头至尾就一个大师在骂街算什么诗歌?什么小说?”

  宋老头越说越激动,这群学生听不下去了。他们呼啦一下把宋老头围住了:“你怎么可以信口雌黄地污蔑我们的大师?你读过大师的作品吗?”

  看着学生们愤怒的样子,宋老头反而冷静下来了:“孩子们,你们读过大师的作品吗?你们说说,大师的《饺子歌》究竟好在哪?”

  一个眉目清秀的小伙子冲到宋老头面前,伸出食指说:“大师小说不好能够获诺奖吗?《饺子歌》不好能够获中国长诗特别奖吗?应当是我来问你,你说《饺子歌》到底不好在哪里?!”

  面对小伙子的咄咄逼人,宋老头拿出了自己的书:“作为诗歌,《饺子歌》既无韵律又无意境,完全没有诗意的分句排列自然算不得诗歌。”

  “是诗剧不行吗?我觉得《饺子歌》就是一部不朽诗剧。”小伙子振振有词。

  “假如是剧就得有戏剧冲突。你能说出这部不朽诗剧的冲突吗?”

  “你不要拽文辞玩概念欺负孩子了。你就直说《饺子歌》哪儿不好吧。”老丁头挤过来用手指着宋老头的鼻子说。

  宋老头伸手把老丁头的手按了下去,压低声音说:“请文明一点行吗?不要斯文扫地。”

  然后,宋老头抬起头大声对着同学们说:“《饺子歌》实际上该叫《饺子骂》才对。作者要骂那个‘侯教授’,老是一个人骂过于单调,才换了几张标签,,骂声从头至尾,一个口吻。”

  “哪有有骂?我这么没看到?”有学生反问。

  “你没看到?那就奇怪了。‘冒名马克思写了一本书,让一个流氓成了巨富’有没有?‘为了脸上七个痦子,做了三十年皇帝梦’有没有?通篇都是这种‘红烧排骨卤鸡蛋’似的含沙射影低级谩骂,还还意思称文学大师?”

  学生们卡壳了,一时没找到反驳的词。

  宋老头乘机高高举起了自己的书:“我这里有本书,内容有小说有诗歌。它既是以小说论小说的文论,也可以说是一本小说写作教程;其实还算是莫言研究专著哩。你们只要读了就什么都明白了。书不贵,只要60元一本。”

  宋老头正在做着售书广告,冷不丁挤进几个穿制服的:“地上这些书是你的吗?”

  “是啊,怎么了?”宋老头一脸的懵。

  “我们是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为首的一个亮出了证件,接着说:“这些书我们没收了。看你年纪大,也是初犯。就不做其它处罚了。”

  “你们不让在这卖书我拿走就是了,凭什么没收?”宋老头忿忿地质问。

  “你的书有书号吗?”

  “没有,是我自己印的。我印自己的作品又不是剽窃。”

  “没有书号就是非法出版物。应予以没收。如果你不服处罚可以打这个电话申述。现在最好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城管的头儿递过来一张纸片。

  宋老头听出了最后一句话的分量,赶紧把手中的这本书也给交了。

  围观的学生大声叫起好了,并纷纷鼓掌。

  宋老头灰溜溜地走了。

  尾声

  宋老头挪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饺子馆。

  “书卖完啦?”老板热情地问。

  宋老头摇摇头:“让城管给没收了。”

  老板同情地看了看宋老头,没吭声,过了一会儿,又问:“下碗饺子吧?折腾这老半天你也该饿了。”

  “我没带零钱。”

  “我知道。再送你一碗。我儿子一中午都在看你的书。他说你写得真好。他还要推荐给同学看呢。”

  “这多不好意思。不能白吃啊,要不我给你写首诗吧。上午我说要为你写《饺子歌》的,店里有纸笔吗?”

  “有有有。这敢情好。给我这小店增添点文化气。我儿子夸你有水平呢。”

  宋老头把纸摊在餐桌上,略微思考了一下,饱蘸墨汁,挥笔用狂草写到:

  七绝·饺子歌

  扁食味美馅儿多,

  可叹人生命蹇蹉 。

  幸遇知音多友善,

  为君写首饺子歌。

  2021年8月4日星期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