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文化还是文化?

2021-07-15 16:20:3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宋老头拎着酒葫芦从张家酒坊出来,沿着机耕路向小湾子走去。他借着微醺酒意哼着京剧“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得意洋洋地抬头一望,却惊出了一身冷汗。只见大路小路一群群的人从四面八方朝小湾子的方向走去,拿着长枪短炮,像赶庙会似的。

  宋老头总觉得这事和自己有关,不由停下了脚步,犯起踌躇来。恰好迎面来了个半大橛子,背着书包。宋老头赶紧上前一步问:“小同学,那些人都是往小湾子去的吗?发生啥事了?”

  半大橛子正在用脚踢着小石子往前走,一愣神,见是宋老头,大惊失色地说:“宋老爷啊,您怎么还不快跑啊?您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我?我能摊上啥事?”宋老头莫名其妙。

  “您不是爱出风头吗,在网上一篇接一篇地发什么小说诗歌。这下好了,您把全国的莫粉都给彻底得罪了。他们要去找您辩论呢。您大概还不知道网暴有多厉害吧?”

  别看宋老头已过古稀,风风雨雨经历得也不老少,可内心胆子还是那么丁点儿小。他一辈子就是没事时充英雄,有事时当狗熊的主。瞧把他给吓得,小腿肚子直抽筋。

  “我得先去张家酒坊避避风头。等消停了再回去。”他刚一转身,就看到了老丁头。老丁头一把抓住他:“想脚底抹油?晚了!你不是有能耐吗?这回让你风头出个够。我实话告你说,这回你可把事情给整大了。连镇上的警察都下来了。小湾子现在被围得水泄不通。我就是专门出来寻你的。想溜?得先问我可答应。”

  “我不就那天夜里一通电话搅了你的好事吗?你没完没了地跟我过不去。心壳廊就不能大点吗?”

  “就这一件事吗?你还编故事戏弄我,害得我白白丢了300块钱。到现在还没给老太婆报上账呢。你赔我啊?”

  “这,这我就赔不了。你知道我家那个母夜叉。一分钱对不上就赖我偷腥了。”

  “那你就自己去面对吧。记住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老丁头连推带搡,说话间小湾子就到了。几位警察迎过来一左一右护着宋老头,前面还有俩开道的:“让让,让让。”

  小湾子前面的空地已经布置成了个会场。土台子上摆放了一张桌子,上面还有麦克风。老宋头站在桌子的后面,浑身筛起糠来。

  “镇定一点。瞧你那点出息。”

  宋老头转脸一看,见是老父亲站在身旁:“您老怎么来了?”

  “我不来行吗?这阵势你能压得住吗?”

  “那待会他们提问你帮我回答?”

  “不然呢?”老父亲瞪了宋老头一眼,“我俩演双簧。你只张嘴不发声。我只发声不现形。”

  这下宋老头吃了定心丸。他整理了一下表情,进入角色了:“网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不辞辛苦来到小湾子找我辩论。我希望这是一场文明的辩论。问题交锋不伤和气。我也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量不让大家失望。”

  “请问宋先生,你为什么连续发表莫言小说、莫言七律、莫言文化等等文章?你是对莫大师有什么成见还是想蹭热度出风头?”

  “这位网友问得好。我压根不认识莫大师,我的生活和他完全没有交集,自然谈不上成见。至于出风头,对于我这个世外之人来说更是没意义了。我的作品都是借别人的平台发表的,所谓流量不流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完全义务地在做这些事情。那为什么我还要不遗余力地去做呢?因为莫大师代表着当下的一种文化现象。我只是对这种文化现象感兴趣而已。”

  “莫大师是文化吗?他只是个作家。作家等于文化吗?”

  “你懂什么叫文化吗?”

  “偷换概念。简直是胡说八道!”

  台下嘈杂起来。旁边的警察紧张起来,他们生怕会出什么乱子。

  宋老头挥了挥手:“请安静。听我解释。什么是文化?这个题目很大,却并不空洞。从词义上就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或者说是完全对立的解释。”

  宋老头突然转身在空中写了一行字:文化还是文化?

  这行大字缓缓升上半空,熠熠生辉。

  尽管几乎每个人都觉得宋老头根本就是在胡言乱语,却都被眼前的这幕景象给惊呆了,不知宋老头搞了什么鬼。

  乘着大家出神的当儿,宋老头提高了嗓门:“网友们,这第一个文化就是昨天我在小说中说的那样,是乞讨文化。这个化就是乞讨的意思。”

  “污蔑!”

  “人身攻击!”

  台下又嘈杂起来。

  警察又紧张起来。

  宋老头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把手一挥:“其实,只要听我再说一句大家就会完全明白了。”

  宋老头又转身写了“待价而沽,择木而栖”两个成语,“这就是这种文化的核心所在!”

  台下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莫大师对这种文化做了最现实的诠释,如果有兴趣你们可以全面地研读一下颁奖词、答谢词以及后来他在台湾省以及日本等地的一系列讲话,答案就在其中了!”

  网友们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而我们的文化是什么文化呢?”

  “你们的文化?你们也有文化?”

  “是的。我们也有文化。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我们的文化就是人民文化!这里的化不再是乞讨的意思了,而是——”宋老头转身写了“度化”两个字。台下有人跟着轻轻地读了出来。

  “对,就是度化。这里的度化就是唤醒的意思,唤醒而使其完成从此岸到彼岸的自觉行动!这就是由我们这一代人不惜牺牲、前赴后继、呕心沥血所开创的新文化。”

  台下有人感到激动了,窃窃私语地议论起来。

  宋老头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全场,“当下,有一种说法,我们中国的文学还处在世界文学的边缘之边缘。这是文化阿Q的论调,文化自卑的论调。一句话,就是乞讨文化的论调。而我们的鲜明观点是:我们的文学在世界文学中独树一帜。我们的文化是人类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你们,”宋老头把手指向台下,“今天的青年们,一定会接过我们传递的接力棒继续这个事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人民文化的优秀作品。这是一个伟大的事业。你们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台下热烈鼓起掌来。

  尾子

  在ICU里,宋老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直挺挺地躺在那里动也不能动,身上插满了管子。他只能转动眼珠四周瞧了瞧,在心里默默地苦笑着:“我成九死还魂草了。”

  2021年7月15日星期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