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颂明:莫言文化

2021-07-14 15:54:2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瞧宋老头那熊样。他懂几个问题啊?就敢妄议大师……”老丁头飞沫四溅,正在院中对几个学生高谈阔论。

  恰好宋老头打门前经过,闻听此言,气不打一处出,推门而入:“颠唇簸嘴、搬弄口舌,非君子之为也。想你堂堂的丁校长不会也如此下作吧?”

  老丁头一时语塞,憋得满脸通红。学生中有机灵的站出来为老丁头圆场:“丁校长并没有背后说你的坏话。他只不过说了句实话而已。你说人家的作品不好却不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让人评价,你才是背后嚼老婆舌头哩。”

  有了学生的支持,老丁头觉得腰杆硬了:“还是小孩嘴里讨实话。说人家没真才实学,大奖该给你?真是驴不知自丑,猴不嫌脸瘦。你这是嫉妒!有本事你也拿作品出来让别人评啊。”

  宋老头一撇嘴:“叫我拿作品?我拿的还少吗?你说是诗歌、小说还是曲艺吧,随你说。”

  老丁头一阵冷笑:“你就会炒剩饭。倒胃口。过去的就过去了,长草短草一把窝倒。今儿我们要过现的,现点现做。敢接招吗?”

  “吓唬我哩?你随便点。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当大海比池塘浅呢。”宋老爷像只被吹了气的气球,要飘了。只要有显摆的机会他是从来不会放过的。

  “那好。你成天把‘没文化真可怕’挂嘴上,好像天下就你有文化似的。你就以文化为题写篇小说吧。孩子们,今天我们都来当评委。哪儿不中听随时叫他停下来修改。”

  老宋头得意地捋了捋胡子:“我已经有了莫言小说,莫言七律,今天你们要我再写莫言文化?”老宋头乜斜着眼。

  “不要加前缀。就是光杆文化。看你能编出什么花来。”

  宋老头眨巴眨巴眼睛:“先来点文言文当引子吧。”宋老头就喜欢炫丽词:

  灵界有异兽,曰貘。类犀牛而矮小,皮厚毛少,眯目突鼻,曾潜入太白文苑饮墨池之水,吸诗露文华,遂化为人形,善舞文弄墨,世称大师。一日长太息以掩涕兮作诗:“慕西洋之文盛,哀吾族之边缘。惟余获奖,却遭蛙蛤之诽喧。”

  宋老头正摇头晃脑。学生们齐声打断了他:“别炫耀了。啥年代了还之乎者也的。我们一句没听懂。差评!”

  宋老头只好停了下来:“那好吧。说英语你们肯定更不懂了,那就来白话文吧。”宋老爷接着往下编:

  莫大师因获世界大奖而扬名天下,有一天外出讲学,路过一庙宇,青山环绕,翠柏掩映,如世外桃源。心中暗想:“这里才是我可寄托精神之处啊。”他想到因获大奖反遭世俗小人诋毁,凭空招惹了些许烦恼,便信步走进山门,想请活佛指点迷津,摆脱凡尘喧嚣。

  活佛说:“文化人,那就测个字吧。可知未来。”

  莫大师说:“吾非俗人,写两个字吧。”于是他提笔写了文化俩字。

  活佛微微一笑,用黄表纸写下了四句签语:

  你的身旁无一人,

  头顶华盖是尊神。

  六根清净也出错,

  原是子胥一玄孙。

  莫大师看了半天愣是没懂,问:“何解?”

  活佛微微摇头:“无解,自悟。”

  几位学生和老丁头都伸着脖子,竖着耳朵聚精会神地听着呢。宋老头却说到此结束了。

  老丁头嘲笑道:“江郎才尽了吧?你这算什么小说?胡编乱造还有头无尾。”

  宋老头说:“你能把那四句签语解了,才有资格听下半部分。我的小说不是谁都能懂的。”说完,宋老头拿腿就走。

  学生们围在一起讨论了半天,也没弄懂那四句话是什么意思。

  老丁头说:“他就是故弄玄虚罢了,其实啥意思也没有,胡乱写几句话让我们猜哑谜。不然怎么显示他高明呢。都回吧。别上他的当了。”

  几天来,这四句话像魔咒一样萦绕在老丁头的脑海里,怎么也摆脱不了。睁着眼想,闭着眼还是想。搞得吃不好睡不眠。今早照镜子,脸竟消瘦了一圈。他暗忖:“我解不出来,测字先生一定能解。这是他的专业啊。”丁老头匆匆吃了早饭就去镇上了。

  镇东头大皂桷树下常年有个贾半仙在那里测字看相。老丁头直奔贾半仙的摊子而来。

  “是看相还是测字?”贾半仙问。

  “不看相也不测字。”

  “那你是捣蛋来了?”

  “我这把年纪还跟你捣蛋?我想请你给我解四句签语。”

  “你在哪抽的就在哪解啊。怎么跑我这来了?”

  “这个签语是我从小说书上抄的。你要是解了我一样给钱。”

  “看张签语100块。”贾半仙伸出干瘦的手。

  “我扫码。”老丁头拿出手机,付了100元。

  贾半仙这才慢悠悠地看着签语,问:“你得罪人了吧?”

  “怎么了?这签语啥意思?”老丁头急不可耐。

  贾半仙把签语递了回去:“100元只能略解。你知道是骂你的就得了。何必非要知道内容呢。”

  “你不就是想再要钱嘛。早说啊。我是县区级干部。教授职称,退休金一个月小万把。还在乎这两个小钱?说吧,详解要多少?”

  贾半仙慢吞吞地说:“其实钱不钱的真无所谓。解这签语伤我的道行。我意思意思,只要200元。不过我还得先问你两个问题,答不好你就是再给我500,1000我也不敢解。”

  “啥问题?随便问。”

  “你有高血压吗?”

  “没有!”

  “你有心脏病吗?”

  “没有!”

  “那这200元我就能赚了。扫码吧。”

  老丁头又付了200元。

  贾半仙这才慢吞吞地伸出细长的手指头指着签语说:“这实际上是四个字谜。‘你的身旁无一人’是个尔字,尔还是你的意思。‘头顶华盖是尊神’是实字。‘六根清净也出错’是个文字,六去掉下面的根然后打个叉,文。‘原是子胥一玄孙’这是个丐字。乞丐的丐。合起来就是一句话‘尔实文丐’。懂了吗?”

  丁老头眨巴眨巴眼,愣了一会儿:“前三字我能懂。这最后一句怎么是个丐字呢?”

  贾半仙叹了口气:“唉,没文化真可怕。能不让你多破费俩吗?伍子胥早年要饭,被后世尊称丐头。说你是子胥一玄孙。不就是个小丐孙嘛?文化文化,他骂你拿着文满世界地去化呢。化就是讨。这下懂了吗?”

  老丁头的脸都气白了,冷不丁一抬头,只见宋老头正躲在旁边的一棵树后面贼头贼脑地朝这边窥探呢。老丁头顿时火冒三丈,指着宋老头就骂:“你什么东西?骂我是文丐。我看你就是个文痞!不就含沙射影那点雕虫小技吗?我当了几十年的校长,你跟我比文化?你差远了!要比下辈子投胎再来吧!”

  宋老头吓得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了。

  2021年7月14日星期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