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今夜我们都是李莲英

2021-07-12 11:05:1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早,a市书法家协会主席胡进,推开车门,目不旁视,急步匆匆来到办公室,放下公文包,脱掉外衣。跟进来站在一旁的女秘书周红,满脸仰慕恭顺谦卑的表情,走近一步,马上接过来,转身在衣服架上挂好,接着沏上一杯茶,正宗的明前西湖龙井,轻轻放在胡进沙发前的茶几上。此时的胡进正在端详着墙上自己书写的“厚德载物”横幅。等着女秘书做完了这一切,才转过身来,用温柔地声音说道:

  “你这几天身体挺好的吧?”不等周红回答,又说道:“有什么急事没有?”

  “哟,我全身都是精气神,也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是好几天没看见您了,怕您有什么事情吩咐。另外也真是有点儿想您了,一天见不到您,就少学到好多知识,心里没着没落儿的。在您身边转转,心里也能踏实点儿不是?”周红微有娇嗔似有羞涩的小声说道。

  胡进面露深意,认真地盯着看了一下周红俏美的脸,嘿嘿乐着说:“嗯,一天好几个电话,我知道你想学什么知识了,可你也一定有事。不是我吹嘘,整个协会里,只有我能读懂你的大眼睛。”

  胡进坐到沙发上,使劲往沙发靠背上一靠,两手交叉放在脑后,诗情画意,朗诵般地说道:“脉脉如深潭,阳光一照,微风一吹,还会说温柔的悄悄儿话。要论起眼睛的美和能说会道,你要说自己是第二啊,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五。就差那么多!”

  说到这里,胡进放下双手,抚摸着沙发扶手:“小娟子原先还凑合,现在让你彻底给比没了。不过我一直讨厌小娟子,仗着前主席的欣赏,眼睛里没谁了,哼!”

  听了胡进的一番话,周红没有搭言,脸有点泛红。她看看胡进看看办公室的门,轻轻说道:“您要办什么事情,就跟我说,我去办。一会儿人就多了。”

  “我包儿里有个信封,是几张发票,你拿走,待会去财务给报了。你有什么票,也一块儿吧。我签字。以后这些事情就归你办了。其他的事情嘛,我其实也挺想的。看看下午有时间就下午,下午没时间就晚上,你安排吧,去吧。”

  周红从皮包里拿出信封,轻轻带上门走了。

  胡进一杯茶没喝几口,有人敲门。让进来一看,是办公室的何尔才主任。何主任满面笑容,走过来和胡进拉拉手,用沙哑的口音说道:“老胡啊,怎么样,身体还好吧?瞧你忙的,人都瘦了。嗯,好在气色还不错。您得注意身体的保养啊!工作是干不完的,身体可是自己的。”

  胡进哈哈一笑,底气十足地:“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恨活儿啊!现在忙点就忙点儿吧,还不是为了咱们的书法事业嘛。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领先世界几千年,还几乎是中国独有的,国宝啊,只能发扬光大,不能在咱们手里废了。你说是不是啊老何?哎,老何,有什么事情坐下说。”

  说着话,把老何拉过来坐在沙发上。然后拉门对着外边喊道:“谁在那儿?给何主任沏茶!”何主任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了。我有瓶子,沏好了茶了。”

  “哎~,那哪行?我这是刚刚上市的‘明前西湖龙井’。告诉你,那个会写‘福地福人居’的老三,给了我六罐,足足三斤呐。一万多块钱一斤呢,待会你带走两罐喝去。好茶不能自己一个人喝不是。”一个年轻的女秘书进来,不声不响地给何主任沏好茶,又不声不响地退出去。

  看着老何拿起茶杯品了几口,然后连连点头的样子,胡进这才搓了一下双手,看着老何说道:“说 吧,老何,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老何放下茶杯,看着胡进说:“有两件事,得赶紧向您汇报一下,不知道您是不是已经注意到了。一件事是最近辽宁有个笔杆子,在网上发表文章,标题是《靠练字能当官绝对是荒唐的“特色”》---建议“两会”将不干正事的协会统统纳入机构改革。文章还说咱们书法协会是‘近亲繁殖’影响不小啊!这是个什么人,查了一下,背景还没有弄清楚。请人删帖也不完全成功。咱们的好多职业书法家心里都有些慌,机关里好多人也有些心浮气躁呀。”

  胡进点点头,“这个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不足为虑吧?书法艺术也是思想文化阵地的一角嘛。我们不去占领,别人就要去占领。我们中国人不去占领,难道给米国人,日本人,南朝鲜人,澳大利亚人,加拿大人去占领吗?我们难道可以主动把阵地腾出来给别人占领吗?真是无稽之谈!我们不但不能退出,还要像‘上甘岭’的部队一样,要英勇顽强坚决顶住。绝不能给老祖宗丢脸!”

  老何睁大了眼睛,“那个写文章的人?”

  “不用理他。他写他的文章,咱们写咱们的书法,井水不犯河水。再说了,关键的时候,文章代替不了标语,咱们的书法标语可以上墙,他的文章上墙一个试试,分分钟就得有人报警。怕他作甚?”

  何主任:“那好吧。这件事情就这样,我也心里踏实了。还有一件事情,也得和您念叨念叨。最近有人反映,咱们城大县突然出现了一个书法奇才,有他的实用文字在网络上出现。据说文字通顺,内涵丰富,有语言文学大师的风范,难能可贵的是,书法水平竟然高于您刚才说的那个人,就是写‘福地福人居’的那个老三。”

  “有这事情?”

  “有,他们还是老乡呢。底下风传,这样的书法大师都进不了书法协会,说明咱们协会不能发现人才,只能近亲繁殖。听说,b省的书法协会,已经早咱们一步,派人去考察了。还放出风来,说这个人的祖上就是b省的人,正在研究恢复他的故居。”

  “哎,这回咱们协会可不能无所谓了。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留在咱们协会里。你们办公室该抓紧得抓紧,我去找领导协调,绝不能把人给我放跑了!嗯,这个人叫个什么名字,知道吗?”胡进说着话站了起来,显然是有些着急了。

  “知道,知道。叫李莲英。也是个苦出身。他父亲也没有个正经工作,平常靠打零工维持生活。后来李莲英依附上一个大人物,大人物也有意栽培,生活才逐渐好起来。他的书法也是那时候窜起来的。”

  “啊,还挺曲折。不过也是啊,底层的老百姓,要想改变命运,必是要付出超乎常人的努力。我是敬佩这样的人的。我看,咱们可以两步同时走。一方面,你们办公室要赶紧把这件事情落实,要清清楚楚,有头有尾。另一方面,通知咱们的报纸,马上出大块文章,从 法理上,从事理上,把这个人固定在咱们这里,让谁想撬走他都撬不动。注意,适当的美化加工也是可以的,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你回去就开始布置。另外通知书法报社、书法出版社,呃,算了,直接通知小娟子,你先和她谈一下,过来我再和她谈,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办好。”

  小娟子很快就到了。看着胡进,虽然脸上笑着,但很明显是不自然的。眼睛里也似乎有一丝怨气。

  “娟子,来了。都挺好的吧?工作顺利吧?”

  “托您的福,还好。就是文化水平低点,有些时候,那些个笔杆子好像看不起我。胡主席,工作的事情,您再给我想想吧。我能不能和何主任换一下,他一个大男人,倒比我轻松,您就不能心疼我一点儿,也替我说句话?”

  “你工作岗位的事情嘛,哪天你心情好,咱们单约单谈。今天你过来是什么工作,老何说了没有?”

  “说了。不就是那个李莲英的事情吗?我已经想好了,现在流行一个句式,叫‘今夜我们都是什么什么的’,这是现在最有文化的一个表达句式了。然后再把李莲英的书法作品刊发出来,影响肯定是轰动的。”“

  那就是‘今夜我们都是李莲英’了,是不是?嗯,今夜我们都是李莲英,好,有气势,有声势,既表明立场,还特别显得团结,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好 ,好!”

  “不过,我看了看他的作品,艺术造诣没的说,可他写的是一张借条,借条也没关系,可他写的是借一千五百两银子。这……

  “这正说明他这个人是很幽默的。一千五百两银子就是一千五百块钱嘛!在作品底下注明一下,是和老朋友开玩笑,不就完了?关键是他的书法是实用体。现在咱们好多高级书法家,一辈子只会写个‘厚德载物’啊,‘宁静致远’啊,真需要他们提笔写个什么,我告诉你,连个信封都写不好。书法的实用价值,这是我们应该大力宣扬的。”

  “您说得真好。我回去就安排人写文章,争取后天见报。您就放心吧。您抽工夫也想想我的工作调整。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小娟子说道。

  “我想一想。这样,文章的大标题就是《今夜我们都是李莲英》,还可以有一个副标题---兼答‘靠练字能当官绝对是荒唐的“特色”。这样就完美了。你一定要拿出令人艳羡的真功夫。我是一定要和你谈谈你的工作安排的。去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