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老宋小说讲习所之文艺批评

2021-06-16 17:04: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颂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昨天,老丁头悄悄地把自己秘方送给了宋老头,咬着耳朵说:“经过我的反复实验,挺灵光。”

  “我不要!哪还有那心思。我得集中精力做几篇好文章呢。”

  “你拉倒吧。你那一肚子坏水我还能不知道?15岁就偷看子规秘籍了。这会儿装正经?晚了!”

  宋老头朝门外瞟了一眼,关上了门:“不是我装正经,是老太婆太倔了,不给沾!”

  “这我也有招啊。”

  老太婆进了院子,大声问:“关着门嘀咕啥哩?鬼鬼祟祟的!”

  “哦,没事。我们在说子规呢。”

  “你们说杜鹃鸟?那是养不得的,叫声哀怨。烦人。八哥多好。调教好了还能说人话呢。”

  “是是是。”老丁头一边应着,一边悄悄地溜了。

  是夜。宋老头依计而行,果然尽兴。然后倒头酣睡。好久没睡过这么畅快的觉了。

  突然,有人砰砰地砸门:“宋明,宋明,出来接传票。”那声音凶神恶煞一般。

  “接船票?”宋老头犯踌躇了,“儿子是让我乘邮轮去旅游来着。我不是一口回绝了吗。眼下我笔战正酣,哪有闲心出去玩啊?”

  宋老头慢吞吞开了门:“这天还没亮呢,送什么船票?你们快递小哥也太敬业了吧?”

  院门一开,进来两个法警:“我们是文化法庭的法警,现依法将传票送达,1小时以后法庭将对你毁谤获奖名著及侵犯文学大师名誉权进行审理。请你准时出庭或委托代理人出庭,否则法庭将会依法缺席判决。你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可是我……”

  “听清楚了就签收。有话到法庭去讲!”法警冷冰冰地打断了宋老头。

  冷不丁从法警身后又闪出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来,他双手递过一张名片:“鄙人是文化律师事务所的。如果您不方便出庭的话可以委托我们代理。本所有丰富的诉讼经验且收费合理。当然,您如果经济确实困难也可以申请法律援助。”

  “去去去。我不需要什么律师。我亲自去应诉。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作妖。”

  二

  文化法庭庄严肃穆。戴着假发的主审法官把惊堂木一拍,厉声说道:“宋明,你对控方指控你公然毁谤获奖名著,肆意践踏文学大师之名誉权两项罪名是否认罪?”

  “老朽根本无罪如何认罪?”

  “那就请你作辩方陈述。”

  “首先,我要说明。作品就是给人阅读的,即便是获奖作品也不例外。这就像米饭是给人吃的一样。阅读从本质上讲就是批评。阅读的过程就是批评的过程。这也如同米饭入口必须经过咀嚼。咀嚼就是批评。法庭可以因为牙齿咀嚼米饭而判定牙齿有毁谤罪吗?”

  “反对!”控方律师说,“固然读者有批评之权,但是,批评必须依据一定的标准。请问辩方是依据何种标准来进行批评的呢?如果说不出标准那就是胡批。胡批就是毁谤!”

  “那我请问控方。获奖要不要标准呢?你们是依照什么标准对作品进行评奖的呢?”

  “这,这你应当去问评委。”控方律师一时语塞。

  “看来,你是不知道评奖的标准了。那我来告诉你。根据美学公理,小说评奖的标准有艺术性和思想性两大方面。艺术性主要是指形象,语言及结构;思想性主要是指作品的社会导向性。从艺术性上看,你们这位大师的作品形象概念化、语言干瘪粗俗、结构怪诞晦涩。颁奖词已经明明白白地表达,他的作品之所以获奖主要是因其思想性而不是艺术性。提请法官认真研判颁奖词即可明了。”

  “反对!”控方律师又进行了反驳,“评奖的依据是分大奖和小奖的。大奖是母奖,小奖是子奖。子奖的评奖标准当然要依据母奖。我的当事人得了母奖,自然就可以获得子奖。这叫顺水移舟,理所当然。”

  “哈哈哈……”听众席哄笑起来。

  法官一拍惊堂木:“肃静!注意法庭秩序。”

  宋老头不慌不忙地反问:“那你又凭什么说大奖是母奖呢?”

  “大奖是国际的。国际就是外国的奖。难道外国的奖还不是母奖吗?”控方律师振振有词。

  听众席又发出一阵嘈杂的议论声。

  “秩序,秩序,请注意法庭秩序!”法官又拍了惊堂木。

  “这就是你们的悲哀。”宋老头继续发言,“当然,也是我们的悲哀。我们的过去太羸弱了,在国际上毫无地位,长期被人瞧不起。久而久之,国民就产生了一种严重的自卑心理。太渴望被国际认可,被国际尊重了。因此,只要有哪一点被洋人肯定了就欣喜若狂。于是,国外的某些势力就抓住了我们这种带有普遍性的国民自卑心理而根据自己的利益撒狗粮,以实现他们用其它手段所无法获取的利益。现在,我要理直气壮地告诉大家,这种时代已经彻底地过去了。中国人民早已经站起来了。我们只能通过自己艰苦奋斗的实力来赢得尊重而不是看谁的眼色,更不会摇尾乞怜!我们的自信心已经牢固地树立起来了。作品必须首先经得起本国读者的批评。批评是读者天然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

  三

  “你干嘛呢?手舞足蹈的把被子都扯掉了。”老太婆狠狠拍了宋老头一巴掌。

  宋老头坐了起来,揉揉眼睛,又伸了个懒腰,嘟囔着说:“做了一个美梦。”

  “没出息!兴奋成这样。”老太婆也起来了,“你去把院子扫一下。我做早饭了。”

  “我没空。我还得写诗呢。脑子又冒出一首诗,不写待会又忘了。”宋老头拿起笔,赶紧把诗歌记了下来:

  院外敲门如地震,

  心中镇定不彷徨。

  闻听破晓雄鸡叫,

  却见迎新一缕光。

  魅鬼悄然为墨客,

  毛锥变化做刀枪。

  曾经百战轻生死,

  何惧洋宠作野狼?

  2021年6月11日星期五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