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漂浮人家 一百零一

2021-04-08 11:50:4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浓浓灯火,想是老幼已归;袅袅烟色,看他阖家向饭。灶间里,白雾蒸腾,热气翻滚,站过去炊火油烟,回来时饭菜香甜。归家人,腹中空空,米饭面条亲切,肠鸣咕咕,芹菜扁豆怡情。包子汁水四溢,馅饼香味蹿舞。七手八脚,不分男女老幼;拉桌扯凳,品尝美味佳肴。家有贤妻良母,注意,是贤妻良母啊,女人操持,才是个完整的家。否则,回家奔谁啊!

  无缘无故地,瞎感慨个啥?生活不易,珍惜,喜欢,羡慕,这阖家欢乐的氛围呗!

  星期六。早晨起来,在院子里吸几口清新的空气,抬头看天,湛蓝湛蓝的,微风似有似无,轻轻地拂面而过,令人心情愉悦。春天真好。一块儿吃完了早饭,看着爱妻集中精神,收拾画笔墨彩,挪动画架,要去画画,凑过去说道,领导,我想给你捶捶肩膀。爱妻回头,颇不满意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似乎是嫌我打扰了她。我巴结着小声说道:把我想好一点啊!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怒气冲冲地看我。爱妻不干了,连发质问道:谁求你捶肩膀了?谁怒气冲冲了?大早晨起来,你就是找个茬说我,是吧?我不由得哈哈一笑,爱妻又嗔笑道:这一天到晚的!

  于是,她画她的画,安安静静,我上我的网,嘿嘿嬉笑。画画的事情我不懂,但是累人,我是知道的,既费精力,也费体力。这一段时间,她画得少了,基本是别人定制的,作品完成需要的时间也长了。更多的时间,是去学校教画画。我琢磨着,和爱妻闲聊一会儿什么,增进感情,她大概不会忘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正在合计怎样起个话题,不合时宜地,老秦忽然来电话,闲聊一番之后,突然冒出一句,说想过来看看,问有没有地方住,想玩几天。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正想问他,和老汪通电话了没有,老汪疾步匆匆,边招手,边走进院子里,连忙告诉老秦,有人找我,有点儿急事,一会儿给你回电话。老汪进来,没有坐下就说:老秦电话说要过来,没有和你沟通一下,心里没有底啊!我连忙笑道:您的朋友,您愿意,他就可以过来。无非是玩儿几天,断没有要他付房钱饭钱的道理。又不需打火造饭,随粥饭菜就是了,您定吧。

  老汪若有所思,说道:半年多没有见面了。突然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好说呀!其实,我和他不是什么私交朋友,工作上接触多一些而已。发现他行事不太讲究,也有点晚了。让我抹不开的是,他是我介绍你认识的,上次出去,可能让你心里不美了。现在如果再跑这儿表演一下,大家都尴尬。根据他为人处世的做派,恐怕也是避免不了。唉,一朝经蛇咬,十年怕井绳,怎么好呢?

  我安慰老汪:您不必想那么多。其实他也就是爱咬牙,发个狠,官威大点儿,其他没有什么。大家客客气气,聊得来多聊几句,说不来少说几句,也就是了。听他念叨,曾经安排他去x川做地委书记,有这事情吗?后来为什么没有去呢?老汪沉思了一下说:恐怕需要多想想,组织上安排工作,是有一套程序的,方方面面都会考虑到,岂会让谁有不服从的道理?我马上说道:不管这些了,告诉他,哪天有工夫,愿意来就来吧。

  老秦的电话,扰乱思绪,令人扫兴。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和爱妻聊些什么。本想回头再说,中午去吃饭的时候才发现,她早已经有安排,昨天就在大槐子那里定下了菜单。老黄老汪各偕夫人,没有其他客人了。看到他们已经站在那里,没有落座,在等我俩,瞬间明白了,是小型纪念聚会,爱妻的安排。走过去客气,招呼大家入座。这时候,老鲁和小白,撩开厚棉帘子一块走进来,几个月没有见面了,看见我们,特别亲热,马上过来,握手,说话儿。老鲁满面红光,小白还是那么美。添置碗筷,就便请入座位。

  大槐子安排上菜,看到一道一道的菜端上来,众人都没有动作,你看我,我看你。老黄说,光请客,不说因为什么请客,让我们吃糊涂饭可不行啊!老汪也说,是啊,这么丰盛,总得有个名目吧?昨天就说聚一聚,问了几次也没说,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好好庆祝一下,我们也好知道对着路子,送点儿什么礼物啊!听着大家的议论,热热闹闹的,我们俩都只是乐,直到大家都不说了,我才看着爱妻说道:我说 了啊,热闹就是最好的礼物。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三十八年了啊!

  大家闻听,一齐惊呼,呀,三十八年, 快“宝石婚”了呀,怎么不早说?一片祝福声中,老黄大声说道:必须得送点什么!说吧,喜欢什么?大家也都说,是啊!是啊!老鲁说:送什么也得算我一份,你们先研究着,今天不喝“雪里站”,我去拿两瓶好酒来。说罢马上起身离去。爱妻脸泛微红,连忙说道:什么礼物也不用送。聚一聚就行了,有了大家的祝福,就已经太感谢了!我也是喜笑颜开,说道:就是。什么礼物也不收,只收祝福。

  老鲁拿过来两瓶茅台,给大家满上,众人都站起来给我们俩敬酒。感谢大家的盛情,我也象征性地喝了几口。又一再说,随意聚一聚,大家千万不要送礼物。喧嚣的气氛才慢慢降下来。小白说道:大姐,我上画展上几回,都没有看见你。怎么觉着您的画作少了?

  爱妻说道:是。好多画,本来就收了钱,都通知主人取走了,又几次拍卖,存的画也不多了。岁数大了,以后不会画那么多了 。多在家陪着"爱起哄"的吧!以后还要多往老间儿身边跑了。两边有四位老人呢。小白说:呦,我大哥可不是爱起哄的人啊!你别冤枉我大哥。我只是听着乐着不说话。小白又说:不画画你什么都不干了?爱妻告诉她,每星期三次去教画,很不错,时间有规律,也从容。大家兴高采烈,其乐融融,其间,姚伟也来敬酒。一直吃喝了两个钟头,才各自回去休息。

  一宿无话。第二天老秦来了,不是自己来的。两个女人跟着他,一个说是他老婆,长相不美,服饰不雅,举止局促,这还是头一回见到她,做什么工作,老秦不介绍,也没有谁问。另一个,他说是其老婆的表妹,可以归属小姨子一类的。我怀疑是那种长期流连于“咖啡馆”里的女人。好说,粗俗而无聊。服饰精致,但似乎都不太合身。脸上有厚厚的化妆品,是什么,不知道,但愿不是“十三香”一类的。老秦大脑袋,没有多少头发,脸色苍白,皮肤松弛,努力伸着粗脖子,下巴上有一道刮破的口子,很显眼。每当他活动脸部时,都能给人传递一丝残忍的,自私的,不合群的感觉,很有点异类,当然,也可以说,是一种令人不适的浪漫。

  在林溪庄园弄了几个菜肴,还算丰盛。为了一饱口福,两个女人都忙得不亦乐乎,只是没命地吃,几乎一言未发。胸前滴了一些菜汁,也不在乎。看到他们的吃相,老汪略显尴尬,酒也没喝几口。老秦不太兴奋,老黄则基本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上菜的时候,给介绍了一下大槐子的手艺和菜品。

  我问老秦,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联系,在忙什么?老秦迟疑了一下,看着随他过来的两个女人:没有什么可忙的,下午慢慢聊吧。饭后,给两个女人安排了房间休息,我们几个人继续在大棚里聊天,喝茶。老秦这时候才低下头,眼睛似乎也黯淡了许多,说道:不瞒您几位,我这回可能过不去了。老汪似乎吃了一惊:喔呦!什么事情过不去了?老秦:正式谈过话了,希望我争取主动。老汪:贪腐?老秦:算是吧。老汪:有多严重?老秦:一般般,几千万是有了。老汪:啊!?

  我也是大吃一惊,根据我的观察,老秦应该没有多大的能水儿啊!一万多块钱的几条烟都舍不得松手,特别喜欢钱,像是没有见过钱儿的人!否则,堂堂一个司机,怎么能看见一个女人,拿着编织袋子去银行存钱,居然就能开玩笑,“真想给抢过来”。记得把吴啸林的朋友都给吓了一跳。蔫不叽的,居然弄了几千万,真出小豹子!老黄到这时候才说话:那你不争取主动,还往这里跑什么啊?再说,咱们之间也没有,啊,没有任何值得“串”一下的事情啊!老汪,你说呢?老汪:是啊。这样一来,以后可能也要写个情况说明了。

  难得一见,老秦眼圈红了,过去的满身霸气,随时冒出的躁动、邪恶的念头,一概踪影全无: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我已经决定去自首了。放不下的是老婆,那个是相好的,(什么时候了,还相好的)多少年了。没有带她们一块儿出来玩过,最后弥补一下,求个心安。老夫老妻的,以后,想陪着出来玩,或者在家里一块吃顿饭,也肯定没机会了。我没有什么真心的朋友,上这儿来,心里踏实。现在知道了,做人还是得干干净净的!

  老黄严厉地说:现在,就现在,打电话,说,明天就去自首,一分钟也不要耽误!老秦蔫了吧唧:唉,我打吧。退休好几年了,谁能想得到查上我了呢。就是当初“钱”上太狠了,只进不出,人缘不好。现在又退休了,隔日的黄金不如铜,该着我走背运啊!

  听了老秦的话,没有谁言声,当初“钱”上不狠,人缘好,就肯定没有事么?

  以后,老秦的事迹,听说了一些,亦可算是另一种“简单而直接。”除了令人反感的直接强“要”,就是拿钱不办事。无论什么事情,都敢应下来,先收钱。然后仗着在院子里的身份和关系,曲里拐弯,也能把有关领导骗出来,约出来,酒 一喝,人一介绍,就算完事。被骗的人,想说说求办什么事情,不给机会,吃喝完了,拍拍屁股就两清,回家数钱去了。一旦再联系他,就说,你们不是认识了吗?有事情直接办,不用再找我!次数多了,人所共知,绰号其“底线秦”,意思就是以“拿钱不办事”为底线。因为他这身份,也少有人能找他算帐,总想着以后还有机会,再求他办什么事情不是。当然,也怕他,不能给你成事,却可以给你坏事。

  唉!什么人性啊?还不如……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