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谁为人生做主(五十二)

2021-04-04 17:26: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雪杉xs
点击:    评论: (查看)

  地球自转依然有规律地运行着,但在茹菡焦急的等待中,自转十圈,似乎超过公转周期的一个恒星年。

  还好,终于收到了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回信,但消息都一致地令她失望。

  也难怪,连她对郜铣冰行踪尚不能确定,还期望谁能比她知道得更多呢?对于明知道不会有预期结果的无谓盼望,也许她需要的只是过程,因思念而产生的痛苦已经无法通过其它办法得到更好的安慰。

  尽管在老师回信中获悉了一点渺茫消息,郜铣冰被派往北方一个偏远林区,也只是验证了她爸爸的判断,仅此而已。

  而更让她忐忑不安的是,一位曾经和郜铣冰要好的同学,诚恳地劝慰高茹菡要做好最坏的心里准备。

  称:据他所知郜铣冰在人生这趟列车上已经中途下车了。

  这一消息,使下班行走在路上的高茹菡如同行走在地狱一般,天空一片昏暗,太阳变成了只能散发光亮的巨大光盘,沥青马路像刚被地火烤过,每走一步,腿都像被扯住那样艰难。

  内心凄苦导致情绪产生的巨大变化,把与她一起行走的处长老大姐吓坏了,忙叫人把她送到医院。

  她病了,她这一病就是半年。虽然没怎么影响工作,但来自于心理的这场疾病,把她的身体缩小了一圈。

  父母均知道女儿患病的原由,心病必须靠心理医治,劝解茹菡考虑考虑市委办的秘书小韩。

  八月份的西安依旧骄阳似火,茹菡独自一人漫步在略显空旷的市委大院,踩着被太阳灼烤得有些发烫的柏油甬道,试图通过这热,靠对冲平衡一下内心因焦躁而燃起的火焰,以此缓解她的痛苦,缓解她对郜铣冰的思念。

  茹菡在日复一日的思念、烦躁,不停的打探又不停的失望中,度过了一九九零年。

  茹菡对郜铣冰“不悔”深情折磨得日渐憔悴,半年前还很合体的衣服,统统大了一圈。

  茹菡妈妈心疼地跟茹菡爸爸说:“实在不行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郜铣冰。”

  茹菡爸爸说:“平日里在文联,你总是把政治素养挂在嘴边,怎么一到家里,素养就不见踪影了呢?即使现在能找到他,还有办法让他俩在一起嘛?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还顾及儿女情长?”

  就这样,老俩口只能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即使茹菡爸爸这个集全省事物于一身,可以井井有条处理的老干部,在女儿情感问题上也只能是一筹莫展。

  又过了大半年,事情终于出现转机,茹菡妈妈发现市委办秘书小韩时不时地来家里找茹菡,人看着也还不错,好像对女儿还有点意思。

  于是,她便有意无意打发小韩为家里做点事,留他吃个饭,时不时安排女儿和他一起看看电影。

  尽管茹菡表现得有些不冷不热,也没发现对小韩秘书流露出明显反感。

  于是茹菡妈妈就替女儿在小韩身上动起了心思,询问他工作情况,借机打听打听家庭底细。

  小韩的机警与灵活弥补了文化水平不高的劣势,使茹菡妈妈先于女儿喜欢上了这个准女婿。

  很快,小韩在茹菡妈妈的强势介入下,以他灵巧的舌头、机敏的头脑和勤快的手脚,顺利得到了茹菡父亲的认可,确立了在这个高干家庭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茹菡实在不想让逐渐年事已高的父母,为自己婚姻背上沉重的思想负担,用近两年来在机关混出来的表面圆滑,应付着和韩秘书的特殊关系,但内心这个靠真实感情做主的地方,对小韩就像总也烧不开的一壶水,温度一直保持在六七十度以内。

  热度是什么,如果允许把感情比喻成物体,无疑反映了构成感情这一物体内分子的激烈反应程度不够嘛。索性,还不是接近不运动状态的零度。

  显然曾是物理老师的小韩,对这一切是心知肚明的。

  但感情不同于其它一般物体,不可以通过磨擦诱导内分子加快运行速度来提升温度,何况高茹菡还有一个感情温度计的操控装置,这就是她心里的那个郜铣冰。

  不过,小韩是个聪明且务实的人,绝不会冒着丢掉高茹菡的风险,把一个无形的人当成竞争对手。

  “既然你高茹菡喜欢自己折磨自己,那就由她去好了呐。”

  韩秘书这样给自己做的心里动力平衡。

  小韩家住在西安市郊,父母曾是商业系统职员,后因单位不景气,自己下来经营汽车配件生意。谈不上太富裕,也算殷实。

  小韩大专毕业,做过两年中学教师,一九八七年通过一位要好同学父亲的关系调到市委工作。人勤快,脑子灵活,文笔也不错,深受领导喜爱。

  没几年,当上了市委办副主任秘书。

  尽管高茹菡已经不是未被进攻过的拥有少女城堡的那颗心,他也不是有幸向她揭示爱情奥妙的第一人。相比之下,征服这样一颗心比征服不设防的少女心更艰难,但征服她比征服少女更具成就感。

  矛盾的两面性决定了他拥有着另外一种优势,她身边往日那些为守护她贞洁而坚守着的哨兵们,不但很欢迎他进来,还处处为他大开了方便之门。

  不然茹菡妈妈怎么可能先于茹菡被征服。如此,茹菡心里的那座冰山距离熔点也就不太遥远了。

  在茹菡心里,小韩比郜铣冰灵活,识相和识趣很多。也许,那圆滑让茹菡感觉缺少一点安全感,但心毕竟还是肉长的嘛。

  在这位曾经物理老师小韩的持续加温下,茹菡心里的那座冰山一点一点被融化开了。

  在双方父母催婚的时候,茹菡仍不能适应,以年纪小还没玩够为由,漫无目的地把婚期一次次往后推迟着。

  就在小韩为此一筹莫展的时候,来了个天赐良机。

  茹菡在外地工作的一个同学来西安出差,难免尽一下地主之谊,茹菡安排同学聚会,要求结婚的带家属,没结婚的带朋友,茹菡把小韩带了过去。本打算让小韩替自己挡挡酒。

  当然了,同学见面吃饭不是最终目的,聊天喝酒回忆过去才是标配之举。席间,根本就没给小韩表现英雄救美的机会,直接把高茹菡喝到位了。

  冷落在一旁的小韩被高茹菡当作空气也就算了,竟然当着他的面向众同学打听郜铣冰,说到痛心处居然流了泪,这让现任男朋友小韩十分难堪,心生不满。

  回家的路上,他充分扮演了高茹菡心中那个郜铣冰,趁茹菡醉眼朦胧,神志不清,拿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

  次日酒醒之后,疼痛袭击了茹菡。与贞操一起失去的还有对小韩的好感。当她发现每月一次的女儿红从此没了踪影,羞怯耻辱凝聚在心头,她无法在父母面前启齿,只好企盼着与小韩早点结婚,可小韩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反常态,再也不谈结婚的事。

  眼看着,再过个八月体型要发生变化了,纸里包不住火呀,便主动找到小韩领了结婚证,婚事马上就办。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