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漂浮人家 一百

2021-03-29 15:57: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乍似暖阳如春光,微风花粉乱入房。

  春来旧人回故地,花开应比去年强。

  总想像别人似的,写几句诗,给文章定个“场”,造个意境,写不好,偏写,横竖自己欣赏的时候多。我这样的,语文水平比肩高中生,岁数又大,缺乏自信。练手可以理解,但于所谓的世事练达皆文章,则相去远远。闲散文字,说文非文,论章无章,于己于人无补,但希望不被看成图财害命,拱手了!

  早晨,老伴儿独自回城了。老黄老汪偕夫人,过来叫我,一如去年,拐到院子后边,过大渠,沿小径,踏碎石,顺着一望甚远、布满枯草的斜坡,呼吸醉人的芳香气息,找那让人目眩神迷的感觉。树木深处,季节应时,鸟儿相逐,嬉戏鸣叫,反衬得山丘上下,万籁凄清,四隅寂静。 脚移而草挂,腿动而茅开。空气是那么温和,完全像春天一样;杂树无言,无视有人靠近,枝杈伸展,狂吸升腾地气。山石不语,草木无情,然侧入其间,融于自然,正可以自作多情,还真想向谁炫耀一番。

  露水未尽,碎石有些湿滑。大家小心翼翼、忐忑不安地试探,跌跌撞撞地走着,半个小时之后,弯弯曲曲的小径,蜿蜒来到一处巨石前的宽敞处。周围怪石纵横,草树丛杂,把这宽敞处围在其中,倒也清雅。往下看去,无穷美景,一望尽收。微风荡漾,喜春景之已至;地气蕸蒸,盼春雨之早临。想那杂树生花时节,再来此,实不易。

  山景秀丽,林木形佳。出没万缕阳光,游走杂藤茎下。静中有韵,莺吟燕舞水潺潺;相逐有心,雀追鹊跳枝颤颤。向阳草木多茂茂,背阴潮湿苔点点。山光春色,洗涤心胸,能去心中块垒 ;白气蒸腾,生机四起,看我阳刚勃发。

  一路上,大家心情愉悦,话语轻松。每有景致优美处,都要停下来望望。老汪念叨说:在城里毫无消遣啊,每天闷坐,而且自从北京回来,尤其这一冬天,郁闷多病,今天感觉,愁烦似乎全化了。来到这里,觉着此处别有气势,这么好的地方,不知道有没有名字?

  老黄看着巨石前的宽敞处,心气满满地说:名字没有没关系,咱们给起一个。今天来着了,天从人愿,景致好,天气好,心情也不错,先照几张像吧,记住今天。几人听罢,顿觉正中下怀,外安恬逸,内体平和,没有谁特意摆什么姿势,黄夫人“咔”“咔”“咔”,照了十几张。

  后来,在电脑上一看,极其自然,像极了几个”人物“,做了件事关人类命运的重大决定以后,出现在众人面前,被别人抢拍的画面。而最上镜者,非老黄莫属,真不愧是在一把身边工作过的,身姿气质绝佳。老黄夫人竟也不停的仔细欣赏,嘴上不说,脸上得意,不知是对老黄多了几分欣赏,还是惊讶于自己的好作品。我自知道,沦于世外,不过几个“田舍翁”而已!

  沉静多时。老汪才说道:返回吧。古人说“ 放情者危,节欲者安”,无休无止,就怕过度了。善玩索而有德焉,记在心里,可以终身受用。众人闻听,虽留恋不舍,仍然起身,原路返回,其间尚回顾不止。我在琢磨,有好文章,或者句子,被石以记,方为真美。

  约好时间,各回自家,稍事整理,到餐棚吃中午饭。餐厅在给冷水鱼场准备午饭。无非是几大桶炒菜,馒头米饭,有一大盘猪头肉,还有筒子肉,棉布盖得严实,抬上密封的餐车。看着餐车走了,各自取了份饭,也来一盆筒子肉,有人叫棒骨,直接下手,连撕带啃,挖骨吸髓,香得不亦乐乎。老汪的夫人,有点放不开,老汪劝她,下手吧,不行就戴个指套,这才吃起来,吸取骨髓的时候,仍不免试探着,尽量不出大声。

  老汪夫人用餐,与普通人饱饭,是不一样的,一招一式,都反映她的长期休养,也是装不来的。老汪夫人性情坦率、活泼热情,决不虚伪,总是那么宽宏大量、待人真挚,敢于无拘无束暴露自己思想,而且非常机智。她总是喜欢用诚恳的语言,叙事明理,谈吐非常不错。总之,她是个优秀的女人。令人唏嘘的是,长得美的女人常有,有如此品质的女人却越来越稀少了。现在的美女,多有三气,妖气、荡气,戾气。实在悲哀。

  我们几个,可不管那么多,“视高雅其犹尘兮,邈斯文而不顾”,手拿把掐,嗞拉声四起,吸了个痛快,老黄老汪照例是喝的“雪里站”。这回过来,又弄了几箱。既然都感觉良好,那就适度喝一些吧。然后才心满意足,慢条斯理,吃起了份饭。

  酒足饭饱,老汪说,找董国槐问问,还能不能租到院子?我已经熟思许久了。大槐子过来说,有几家的院子往外租,张姐已经先行,租下来一个院子,在这一排的五号,一二三四号都准备往外租,但是四号的主人在广东,回不来。只能去看看一二三号。租金都是一年两千,房子也比较破,需要收拾。老汪老黄认为没问题。委托大槐子去谈,谈好了,装修一下即可。

  有院子可租,老汪甚是知足,拊腹而叹道:以后我也要顶笠披蓑,携锄趁犊,躬耕数亩之田, 爰居归老于此地啊!院子住进去,土坑上铺一层花秸,芦席中拉一条布被。粗茶淡饭,颐养天年。我还要养它几只羊,一群鹅,将来洒玩,都是不可缺的。再有咱们老友,三二相伴,远离尘俗,不见不烦啊!一番话,说得老汪夫人也面有喜色,低头凝思起来。我则凑趣道:养鹅好。可以仿那古人,焚琴煮鹅,以求风雅。众人齐齐笑了。

  老汪再说道:若真有下辈子,希望早早开始这种生活。你我之辈,早早相聚,日里田地耕作,晚间暖酒安枰,闲暇琴书消忧,欢笑间,喜看万物生长。老黄笑说:想法挺美,有个笑话听过没有, 一鬼托生时,冥王判作官人。鬼曰:“不愿为官也,但求一生衣食不缺,无是无非,烧清香,吃苦茶,安闲过日足矣。”冥王曰:“要银子便再与你几万,有官职便再升你几级,这样安闲清福,却不许你享。”众人复又轰然大笑。

  吃完了,笑完了,众人散去。我与老黄老汪,没有动弹。老黄放低声音,放慢语速,半推心,半劝解地对老汪说道:老汪啊,我理解你,老妈去世以后,看你一直心情不太好。原先是为老妈活,老妈走了,活自己。有时间了,想得也多了,几次往上反映问题,怎么回复你,你不说,心里不痛快是肯定的。是啊,干了几十年,得失不计,忠心耿耿,总盼着党好,国家好。看见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不合理,不合法,违背公序良俗,甚至违反党章宪法,胡作非为,推墙沉船的,你反感,你痛心,你忧心忡忡,可又无能为力。时间长了,心里疲了,累了,凉了。想避开,眼不见,心不烦,是吧?

  老汪没有说话,看着老黄,面色微变,似乎是有所踧踖*。老黄稍沉,又接着说道:其实,大可不必!历史的看,倒行逆施者,心下惶惶,下场都不好,民心难违嘛!何况,中国的老百姓底子好!咱们现在岁数大了,退休了,虽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身体尚可,思维正常,党性原则也都在。别人听不听,不用太在意,该说还得说,该反映还反映,有多大力,出多大力,无愧于自己就行。

  最起码,老黄接着说道:也要做一个远离庙堂的明白人。如果躬耕田亩,能够心情愉快,多活几年,倒也不错,如果是万念俱灰,百无聊赖的,那可就是在伤身,是惩罚自己呐。老哥们儿了,有话直说,你的心态,啊,老汪,需要整理一下了。现在,我表个态,支持你,你租我也租,咱们老哥仨,在一起,互相帮衬,多活几年,总要看见点什么,方才不虚此生啊。

  老黄的一番话 ,也触动了我,但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虽然最近感觉,老汪的精神不佳,也没有往深处多想过什么,看来是有心病了。想了想,建议道:不如跟我一样,确定一个目标,一门心思去干,可以忘掉很多烦恼。我从一来这儿,没多长时间,就决定,尽我所能,帮助那个老哥一下,就算扶贫了。当初他“野菜和根煮,生柴带叶烧”饥饱不知。现在他成家立业,过好点儿的日子,我活得积极,也有成就感。反正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就算连玩带干了。

  我看着老汪:有些地方学不了你,老往上边反映问题。挤不进去的地方,我就不挤了。难为别人,作贱自己,何必呢?不如做具体的事情。您要是没有具体目标,就多和当地人交交朋友,也是很开心的事情啊!如果你愿意,哪天,我和功夫老太聊聊,咱们一块跟她学几个动作,强身健体嘛!

  老黄在旁听了,不觉暗暗点头,我又说道:随便和人家一说,有点儿不尊重,于情于理的,说不过去。咱们岁数大了,也不必搞拜师学艺的仪式,摆上一桌,叫一声老师,是应该的。我先去说,她同意了,就搞一桌,以后求教起来,也名正言顺。老汪,愿意一块儿吧?老汪点头:咱们老哥仨,我不能置身事外,就一块儿吧!老汪夫人不知何时又过来,站在一旁,听完了老汪的话,遂说道:我也算一个!

  踧踖:读作cù jí恭敬而不安,不知道怎样回答的样子。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