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揭秘阅兵部队65集团军:六七高地之战

2021-03-28 21:38:01  来源: 新浪博客   作者:穷光蛋集团
点击:    评论: (查看)

揭秘阅兵部队65集团军:六七高地之战

(2015-08-26 20:53:44)

 

  93阅兵的重要部队之一为65集团军,是有名的捍卫北京的御林军。本人的新书《首都周围的八大集团军》对这个军作了详细的披露,特摘录它在朝鲜的作战情况,可见这支部队的厉害。

  1952年10月2日,志愿军全线发动了秋季反击作战。在反击作战时,守卫开城的65军与敌兵三个王牌——美军陆战第1师和南朝鲜陆战第1团、第5海兵队在汶山以西的沿临津江一带较上了劲。他们与敌王牌军在沙川河东岸三座山——67高地、红山包和86.9高地上演绎了几场“拔钉子”和“反拔钉子”的著名战例。

  (1)

  67高地并不高,但它在敌开城前线的右翼前沿,是美军在沙川河东岸重要支撑点,像颗大钉子死死“钉”在他们的肉里头,动弹不得,一动就痛及全身,就得哇哇叫。

  战前,美陆战第1师做了一个“美好计划”:夺取开城。这一预案分两步走:一、先进攻板门店以东马良山、高旺山;二、成功后,再迂回到开城左侧,越过沙川河,沿开城右侧攻城而夺城。但他们要过沙川河,就得要67高地“首肯”。因为夺城之路被卡,第一步、第二步的胜利都是“浮云”。于是美陆战第1师决定先“反击”67高地,拔掉67高地这颗钉子。

  出头的钉子先挨砸。守护67高地是65军194师582团。团长兼政委张振川并不怕,说:“钉头碰着铁头,硬对硬了,就分个高低吧。”战斗打响后,2营5连激战一天一夜,打退大鼻子美军。随后,他们将阵地交给6连,准备去休息了。临走前,他们交代6连说:“老弟,这是颗大钉子,钉得美国佬天天肚脐痛,你们要守好啊!”

  “嘿,放心!你们守得住,我们更守得住!”6连老弟全是不服输的主,决定坚决守住这块阵地。

  “嘻嘻,6连口袋装钉子,个个想露头。”5连扛着枪放心走了。

  6连接防后,第二日一早,敌飞机、大炮就使劲轰炸,很快将67高地原有的简易工事轰平了,连指导员马如林还没开一枪就负了重伤,另外还有部分战士也伤亡了,副指导员赵先友是全团有名的战斗英雄,见这个情况,马上找到连长李才说:“敌人火力太强了,山上又没工事躲。钉子吃木头,我们得学学。”

  “什么钉子吃木头?”

  “就是我们这些钉子要扎进木头去,靠屯兵洞这些‘木头’去掩护。你看是不是阵地上少放人,把主力放在青山包下的屯兵洞内,必要时,就再往阵地增人。”

  “这个主意好!你带人下去,我守山!”

  “不,你是连长,最艰苦的战斗还得靠你,我先守,你随时支援。”

  李才连长同意了。赵先友只带一个加强班守护67高地,李连长则带连主力躲到屯兵洞了。随后,2营营长王守忠把6连的安排报告团长张振川,并转告了赵先友“钉子吃木头”的话儿。团长听了老半天,“什么钉子、木头呀?”

  王营长说:“赵先友这机灵鬼,大概是个比如吧。钉子,当然是我们。”

  “那木头呢?”

  “那些大鼻子哪个不是木头脑瓜子?!”

  张团长觉得很有意思,说:“很好。王守忠,你要4、5连随时准备支援6连,要保持6连在67高地上的战斗力,这颗钉子,我们一定不能丢了。”

  因为早晨敌兵轰炸的架势,张团长预料到67高地一天战斗的艰巨性,万一它失守,就准备用4、5连反击。他还怕不稳靠,又通知1营营长张善交:“1营要准备支援2、3营的战斗。”说完对通信股长曾文秀说:“你集中全团的报话机,保证67高地6连主力与营、团指挥所的通讯联络。”

  67高地不足一平方公里,海拔只有67公尺,6连坚守在高地上。敌人拼命“拔钉子”,结果折腾了三天三夜,全是残酷的激战。张振川虽身经百战,开始时一听报告美军反击,心就紧张得要死。但三天三夜6连打退美兵15次反击后,他竟然笑了,说:“嘿,这个陆战1师,我看在67高地是没戏了!”

  但美陆战1师师长“拔钉子”之心不死,又下令重兵反击了5次,还是失败了。总共20次还没反击下来,按说谁都死心了,但他一不做,二不休,派上全师精锐继续反击,又是三天三夜,一共反击了29次,六天六夜,还是被打退下去,“钉子”仍在6连手中。美王牌陆战1师,除了战死无数官兵外,还累死十来个人。但是,激战到最后,守方6连也牺牲严重,没剩下几个人,只有副指导员赵先友、通信员刘顺武、战士李富、王桂印4人活着。

  张振川团长派一个班去增援,因美军炮火太猛,在路上不死即伤,全牺牲了。战斗更加激烈起来,美陆战1师有的是飞机大炮,重型B29轰炸机继续用重磅炸弹“炸”,战斗机用机关炮“扫”,还拼命抛凝固汽油弹“烧”,还有百门大炮“轰”,小小的67高地上不到两个小时就倾泻了数万发炸弹,阵地成了一片火海。激战到上午11时,赵先友已“打”得双目失明,一腿受伤,完全成了“废人”。尽管已是“瘸子”加“瞎子”,他仍然指挥着三个战斗员守着阵地。通信员刘顺武“做”他的眼睛,一有什么敌情就向他汇报,然后又“做”他的腿,他要行动,就背着他跑。在激战中,最后两名战斗员李富、王桂印也牺牲了,只剩下五次负伤、双目失明的赵先友指挥着小通信员刘顺武。敌兵又冲上来了,两人用冲锋枪、手榴弹和蜂拥冲上来的美军拼命,在敌人冲上阵地时,命令通讯员刘顺武要求炮兵“向我阵地开炮”。敌兵又被两个“血人”打退了,刘顺武又急忙将赵先友背到了隐蔽部。

  他们才进隐蔽部,刘顺武一回头:“大鼻子又攻上来啦。”赵先友喊道:“步话机!”刘顺武立即递上去,赵先友接过用嘶哑的声音呼叫团指挥所:“团长!敌人上来啦,开炮打吧!”

  这时,在指挥所内,张振川团长听到“开炮打吧”的呼叫一惊:你们不是还活着在阵地上吗?!咋能下令开炮轰击,不能自己炸自己啊!但赵先友和他的小通信兵还在大喊:“为了胜利,向我们开炮啊!”这一英雄气概极度震撼了张振川这个参加过抗战的老兵。就在这时,他听到在6连隐蔽部方向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尔后就沉寂了,于是转过脸,红着眼,几乎是嘶叫着对炮兵群群长陈世勋喊道:

  “——老陈!开炮打!”

  大炮应着赵先友他们的呼叫,成吨的炮弹急速地射向67高地,阵地被夺回来了,但赵先友和刘顺武牺牲了。

  战后,6连荣立了特等功,并被授予“英勇顽强,守如泰山的钢铁连”光荣称号,赵先友被追认为特等功臣。该连的刘顺武追认一等功,战士关景春、刘殿亮荣立一等功。

  开城之战胜利后,巴金作家到582团采访,张振川团长含着泪水,向他们讲述了赵先友等人的英雄事迹。在抗美援朝中,一共有两位喊着“向我开炮”的志愿军英雄,一个就是赵先友,一个是27军73师218团通信连步话机员于树昌。巴金以他们的英雄事迹为素材写出小说《团圆》,这部小说后又被改编成电影《英雄儿女》,赵先友是电影中的英雄“王成”原型之一。

  “王成”式的英雄赵先友生前是河北省乐亭县董庄乡庄坨村人,1947年新婚不久参军,在部队多次立功受奖。他牺牲的消息传到董庄乡以后,人人悲伤,年仅22岁妻子的陈莲华,经受不住这沉重打击,精神失常了。经医生精心医治后,她病情虽有所好转,但生活仍不能自理。儿子绪文留在年逾古稀的奶奶身边。两年以后,陈莲华奇迹般地恢复正常,毅然地回家,照顾老人,培养孩子。后来,赵绪文和他的儿子都参军,成为65军582团特功6连的一员。孙子赵新民与父亲一样任过特功6连的副连长,还与爷爷一样任过6连的副指导员。

  这是后话。

  这次战后,65军军长兼政委王道邦豪迈地说:“美军要打下67高地,板上钉钉子的是,它失败了!”

  参谋长阮平沉思了一会儿,说:“两军对垒犹如剑客相逢,勇者胜!我们解放军历来被外人称之泥潭,凡陷入者无一善退,从8年抗战、3年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无一不是敌对者黯然而退。我们有这样的战士,的确是勇军。”

  (2)

  67高地争夺战,是敌方“拔”65军194师的“钉子”,而在869高地,则是65军195师“拔”敌方的“钉子”。65军反“拔钉子”与“拔钉子”,哪项本事更强呢?

  在194师与美陆战1师在67高地较量的时候,195师与李承晚伪军在沙川河两岸“拉锯”。195师在北岸,李伪军在南岸。沙川河是一条海河,涨潮时河道灌满了水,退潮后只剩下没脚脖子深的泥沙。双方常利用退潮后的有利地形袭击对方。而在沙川河南岸敌占区,有个孤零零的小山丘,海拔只有86.9米,因此得名869高地。它由李伪军陆战第1团2营一个加强连占着,像座炮楼,监视着对岸195师的一举一动,195师前沿一有点行动,就被他们监控,威胁太大了。195师上下憋着气,想拔掉这个“眼中钉”。代师长李金时找到王道邦军长说:“人不如人,力不如人,我们自甘沉沦!现在我们完全有能力拿下869高地!咋不去变被动为主动,拔了这颗钉子!”

  军长王道邦说:“既然这样,还唠叨什么?就坚决拿下来!”

  随即,王道邦军长决定组织40门大炮,用1万发炮弹,把它“拿”下!“拿”的战术是“集中轰炸”,时间是40分钟,“拿”的战法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攻占869高地”。

  这是65军入朝以来第一次集中如此多的火力打一个“弹丸之地”。195师火炮营当之无愧地承担了这“光荣而重要”的任务。悄悄地,40门大炮运到了离869高地不远的隐蔽地。然后,各炮点秘密地、精确地测量着方向、距离、高低。炮击由营长指挥,但连干部全下到各炮阵地,名义上是“检查”,实际上是“督战”——督促各炮班长做好一切炮击准备。连长们说:“每门大炮40分钟内要打200发炮弹,想想吧,12秒内就要打出一发!我们是不是先得把一切都准备得好好的?”

  “有备无患,我们知道!”战士们说。

  准备工作做得好好的。炮击开始了。炮弹一发接一发射向869高地。火炮被放在坑道内,没排烟口,通风不好,打起来炮声震天,硝烟弥漫,即使震不晕也被呛晕了。但战士们情绪高涨,个个大喊叫着:“痛快,痛快!”

  他们从没一下子打过如此多、如此快的炮!就像过春节放鞭炮一样,越放越来劲,喊着“痛快,痛快”,又喊:“过瘾,过瘾!”但这毕竟不是放鞭炮,是你死我活的激战。他们紧张重复着装填、发射,瞄准手随时修正发射方向和距离,每个人忙得汗流浃背,张着大嘴,喘着粗气,鼻子黑黑的,脸灰土土的。连干部只是看着表,算着时间,计着弹数。因为时间太重要了,一分钟都不能错,40分钟后,步兵就要冲上去,如果继续发射,会伤着自己人。

  大炮的瞬间轰炸,敌兵防不胜防,被炸得血肉横飞。869高地上硝烟弥漫,浓烟翻滚,火苗喷吐,十分壮观。

  40分钟后,炮击结束了,步兵冲了上去。南朝鲜精锐王牌团没任何反击,高地上只有残留的焦土,残肢断臂,烧焦的破衣碎片和几个带着窟窿的钢盔。195师突击队轻轻松松地占领了高地,然后连夜挖上坑道,由“客人”转换为“主人”,准备防守。

  在以后四五天里,南朝鲜精锐团以4个连兵力,进行几十次反扑,但都一一被击退,高地牢牢地控制在195师的手里。

  67高地战斗,仅赵先友率领6连就毙敌500余人,也是65军在朝鲜战场打得最漂亮、最出色,由炮兵支援步兵最成功的一次防御战。869高地被夺取后,反过来成了65军楔入敌兵的“钉子”。战士们自豪地说:“我们就是不准敌兵在我们身上插钉子,在他们身上钉个钉子还是可以的!”

  来自: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2bffdefc0102vqms.html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