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众小丑攻击林则徐——诗剧长篇连载之三

2021-03-27 10:52:1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水根
点击:    评论: (查看)

  五

  (地府御花园,鲜花盛开百草丰茂,树影婆娑枝晃叶摇。阎罗太子、太子妃和胡判官一边漫步,一边轻声细语交谈。)

  太子妃(芳心驿动充满喜悦)

  五月阳春多灿烂温暖宜人,

  天下花园怎比我御园阎君?

  听不尽鸟语虫鸣潺潺流水,

  看不完落英缤纷树荫浓深!

  人人对天堂仙境赞不绝口,

  却不知冥府绝景美不胜收。

  鲜花盛开如大海碧波荡漾,

  芳草参天树构筑连片绿洲。

  自古德政为首天人合一,

  恰如青山绿水相恋相依。

  若非阎太子勤俭励精图治,

  怎造就下界美丽富饶神奇?

  阎太子(凝眉锁目无精打采)

  爱妃崇尚大自然流畅优雅,

  对地府德能勤绩真诚赞夸。

  孤深感羞愧汗颜才微德浅,

  历史现实难承受盛名重压。

  无心赏吐艳流芳醉人美景,

  与美女抒情写意踏歌携行。

  冗长繁杂公务牵手伴脚,

  忧愁烦恼渗透肺肠肝心。

  爱妃精神高洁情感丰富,

  聪颍灵巧想象驰骋自如。

  对万象人间充满好奇渴望,

  定鄙视吾等无知俗驴蠢猪。

  太子妃(柔情凝望)

  承蒙尊贵殿下深情厚爱,

  盛赞我人生境界西母瑶台。

  岂不知高处不胜阵阵寒意,

  宁可平凡宁静独守情怀。

  您品质高尚丰富细腻情感,

  决非鄙俗小人尸位素餐。

  只因日理万机克勤克俭,

  让忧愁痛苦浸润脑海心田。

  冥府公务乃我等应尽职责,

  阎罗君自律自制要求严格。

  皆以为地狱之王位高权重,

  却不知压力山大难获轻松。

  冒然提游览御园诚恳请求,

  本以为心旷神怡身体调休。

  谁料到满园春色花落水流,

  空勾起心烦意乱陸下痛忧。

  (低问胡判官)

  但不知地府近日何事?

  将阎罗撩拨得怅然若失。

  满朝文武似忧心忡忡,

  时刻忐忑不安脚步匆匆。

  胡判(轻声叹息)

  阎兄确负荷满载千思万想,

  故冷淡尊敬美丽太妃娘娘。

  阳界突然搞起全民运动,

  再无其他琐事更费思量。

  建什么昭示荣辱擎天巨柱,

  撰写他妈的英雄罪人史书。

  每一个进入冥府新老魂魄,

  皆必须一一亮相镁灯光波。

  那些声名显赫历史人物,

  正挑灯夜战闭门造车写书。

  数月后阎罗宝殿大型论辩,

  显示黑白浊清善恶忠奸。

  太子妃(不胜惊讶)

  真是匪夷所思奇谈怪论,

  是非曲直青史中泾渭早分。

  人民群众眼睛透明雪亮,

  何必画蛇添足再循环诉申?

  即使重现历史庐山面貌,

  审案论断亦应符定律文条。

  何须连篇累牍汗牛充栋?

  唯简单明了一一对应摘抄。

  胡判(长叹一声)

  未接触阴冥世界污臊臭腥,

  为人处世自比泉水纯清。

  若劳力费神深入浅出研究,

  必现虚假光晕暗影浊流。

  史书定论虽不能一一捐弃,

  却有黑雾阴云千漏万遗。

  道听途说另加冤假错案,

  人物传记与真相渐行渐离。

  王安石锐意变法铁锤钢锉,

  大宋政治经济呈生机勃勃。

  却被司马大宰相全盘否定,

  饮恨草堂遭千年胡评乱说。

  曹操重才求贤誓将群寇剿灭,

  迎文姬归汉发展音乐文学。

  罗贯中歪曲事实肆意涂抹,

  后世先入为主毁其无量功德。

  以辩证唯物主义科学方法,

  当代将王荆公盛情赞夸:

  大义凛然刺破集团利益,

  防止固步自封向深渊降滑。

  德才兼备曹孟德千年冤案,

  文豪郭沫若巨笔手腕推翻。

  毛润之多次赞其功高劳苦,

  何必扶夕阳汉朝残喘苟延?

  自此两大冤案重审昭雪,

  地府各幽灵便吵嚷不歇。

  曾心平气和千年沉默不语,

  如今却片刻不肯乐业安居。

  秦桧王氏狺狺吠狂妄凶猛,

  成天赌咒发誓鸣冤击鼓敲钟:

  若不拆其千年屈辱洋奴跪相,

  定纠结余孽烧毁岳飞青铜!

  称毕生忠心耿耿廉洁高尚,

  狗夫妻强词夺理冠冕堂皇。

  处死岳元帅实乃迫不得已,

  只为保宋室江山万年流长。

  又谎言岳飞确曾蓄意谋反,

  抗金兵醉翁之意扩展地盘。

  已发现篡位夺权蛛丝马迹,

  须借鉴前车覆辙防患未然。

  历代世纪幽魂蜂拥而至,

  纷纷提惊人要求匪夷所思。

  包拯青天竟被指控反动,

  唯因廉政将封建巩固维持。

  近代血雨腥风乌云滚滚,

  屈辱灾难大霜雪扬扬纷纷。

  汉奸走狗向敌寇邀欢取宠,

  志士救国为民九死一生。

  民族英雄备受后世敬仰,

  叛国贼理应冥间永远遭殃。

  遵守万古不变历史流向,

  激浊扬清浩荡荡黄河长江。

  诸汉奸紧跟秦桧臭屁身后,

  叫苦连天欲申冤雪恨复仇。

  人人皆振振有词忠心耿耿,

  从未做千夫所指走狗虫蝼。

  叫嚣百年定论皆冤假错案,

  喋喋不休要全面重审推翻。

  近代史红线必须一刀两断,

  暴露其是非颠倒味口贪婪。

  太子妃(张开樱桃小嘴)

  此皆为胡言乱语奇谈怪论,

  地狱中岂有恁多冤屈灵魂?

  该平反者当然要平反昭雪,

  铁证如山重罪应永受严惩。

  曹操王安石本为大贤大德,

  百年奇才于华夏不可多得。

  秦桧严嵩宰相中奸佞盖世,

  毕生作恶多端堪万世双绝。

  何须火眼金睛慧眼神目,

  谁看不出众恶灵阴谋企图?

  青史红册早书写黑白对错,

  黄河风浪荡涤善恶清浊。

  阎太子(坚决地)

  少数衔恨者必须申冤昭雪,

  罪行累累真犯仍永世遭劫。

  忠奸善恶决不会一潭浑水,

  历史怎亏待救国英雄豪杰?

  写一部汩汩涛涛万言自传,

  开一场群灵舌战热火朝天。

  不反对据理力争旁征博引,

  更提倡检举揭发自我批评。

  让形形色色罪行昭示于众,

  一切奸佞之徒理屈词穷。

  心悦诚服后才能平和宁静,

  面对惩罚不再怒气冲冲。

  此后世界便友爱和谐稳定,

  处处笙箫弦琴歌舞升平。

  爱国主义大红旗迎风飘荡,

  震慑卖国求荣狗尾摇铃。

  太子妃(忧心忡忡地)

  我华夏人民群众改天换地,

  让崇高理想激发蓬勃生机。

  只恐怕修正主义泥沙俱下,

  浩大运动中捣蛋混乱如麻。

  阎罗太子(深有同感点头)

  爱妃贤卿名副其实秀外慧中,

  与孤不谋而合英雄所见略同。

  每一次排山倒海全民运动,

  有人唆群众互殴混杂鱼龙。

  历史长河数千年蜿蜒行进,

  清浊黑白决不会泾渭分明。

  社会画卷发霉气黄斑点点,

  我缺乏明察秋毫火眼金睛。

  众罪犯难憾历史定论,

  古代史重审简洁单纯。

  山重水复出于近代关口,

  百年风云际会万壑争流。

  当国内反动势力蠢蠢欲动,

  诸洋鬼见机行事趁乱起哄。

  成天密谋策划流言蜚语,

  狼狈为奸掀起浊浪涌冲。

  汉奸走狗叫嚣冤假错案,

  美帝口口声声我漠视人权。

  西方绅士学者强词夺理:

  鸦片战实为保护商业航船。

  日矮子粉墨登场随声附和:

  登华夏只为履行共荣职责。

  何曾有狼子野心武装侵略?

  支那误解老兄我高尚道德。

  约翰牛向山姆叔眉目传情,

  肩并肩挤入近代是非审评。

  欲联手插问华夏内部事件,

  狼虎兄弟堪臭味相投相亲。

  太子妃(少见多怪地)

  急切切加入英绅帮凶团队,

  山姆大叔为何总惹是生非?

  身为赫赫有名超级老大,

  甘受小弟挑拨离间指挥?

  胡判官(模棱两可)

  自从抗击侵略者援朝支越,

  中美深仇大恨悄悄凝结。

  即使举世瞩目乒乓外交,

  亦未将问题一劳永逸解决。

  政治制裁加经济封锁,

  武装挑衅边球不时越桌。

  半个多世纪冷战冰雪,

  怎能轻而易举打碎削薄?

  太子妃(嘲讽地)

  美帝霸名副其实自私狭隘,

  历史云烟往事耿耿于怀。

  总喜爱煽风点火横冲直撞,

  侵略世界人民招祸惹灾。

  山姆大叔获得丰厚利润,

  温馨忆当年美好望厦条约。

  中国似淡忘阶级民族仇恨,

  总想和平相处大国担责。

  阎罗太子(故作姿态)

  近代史跳梁小丑上窜下跳,

  唯因美英日后台联合撑腰。

  口口声声洗身上罪行污点,

  朝朝暮暮银銮殿击鼓鸣冤。

  胡判(对阎罗太子)

  将各自生平事迹总结陈述,

  数日前众灵上交万言长书。

  可自我批评互相揭发检举,

  对重大史事唯物辩证实虚。

  诸委员呕心沥血挑灯夜战,

  详批阅连篇累牍自传专栏。

  卑职专门负责近史审判,

  中外人士与此息息相关。

  本以为英雄豪杰千斤巨笔,

  能将史事透彻精辟分析。

  历史罪犯墨水肮脏恶臭,

  自圆其说反露出马脚牛蹄。

  谁料想爱国将领一生戎马,

  自传记录却不能妙笔生花。

  不知悠扬婉转飘飘洒洒,

  无法揭露奸佞阴险狡猾。

  气势磅礴且富有光芒文采,

  唯独林则徐当过御赐钦差。

  全面叙述鸦片战争前因后果,

  深刻揭露狼子野心巧取豪夺。

  然而老头子一人孤掌难鸣,

  审判罪恶史需要万众一心。

  众将领豪爽粗鲁舌拙笔笨,

  必难以应对自如屹立法庭。

  恶狼虎盗贼却洋洋洒洒,

  万言长书自吹自擂自夸。

  条条框框罗列严密有序,

  斑斑劣迹圆说为白璧无瑕。

  约翰牛不满于幕后操纵,

  遂粉墨登场引吭高歌三通。

  义律璞鼎查亦寂寞难耐,

  早递交洋洋洒洒长篇辩白。

  本府特高薪聘请洋务参事,

  无不满腹经纶灼见真知。

  夜以继日呕心沥血斗室,

  终大功告成破解蝌蚪文词。

  不愧为老奸巨猾文明强盗,

  头头是道一套套理论框条。

  既精通巧取豪夺武装侵略,

  又善编堂皇理由如簧巧舌。

  三段论运用游刃有余精确,

  或许曾潜心修炼逻辑哲学。

  海量调料搅拌成高级杂碎,

  近代史恶意歪曲面目全非。

  矛头齐指林老头喉咙胸口,

  狼虎狗利害关系臭味相投。

  为除却共同敌人心腹大患,

  琦善府日夜策划诡计阴谋。

  审判中必受对方牢牢控制,

  若老林一意孤行拒找律师。

  本府一向重视事实论据,

  公正原则百年牢牢坚持。

  太子妃(天真率直地》

  休管他同流合污人多势众,

  不论狼虎狗如何善辩诉讼,

  皆难改变历史庐山面目,

  无法逃脱刑法永恒牢笼。

  我们是东方世界神圣炼狱,

  具有独立自主司法大权。

  掌握泱泱大国冥府法律,

  难道不可以自行断案把关?

  侵略者罄竹难书罪行昭彰,

  谁不知判国汉奸丑恶勾当?

  理应快刀斩乱麻张开法网,

  将其打入十八层地狱牢房。

  阎罗太子(摇头晃脑)

  贤妃性情耿直爱憎分明,

  将一切世事视为天蓝水清。

  若照此意一味横冲直撞,

  吾等官帽岂不早摘个精光?

  新时期崇尚稳定和谐,

  决不允许蛮干斧砍刀切。

  众幽灵皆有圣权据理争辩,

  怎能不分青皂乱判强盗汉奸?

  太子妃(大惑不解)

  请原谅臣妾愚鲁直率:

  阎罗言语模糊意旨难猜。

  一会儿满腔怒火激昂慷慨,

  一会儿又闪烁其辞收闭胸怀。

  决不可强词夺理遮掩粉饰,

  约翰牛野蹄乱踏路人皆知。

  琦善贼陷害忠良卖国丧志,

  岂不是奇耻大辱梦中说痴?

  阎罗太子(不悦地瞪对方)

  爱妃口出此言不知何意?

  似对我冥司满腹失望怀疑。

  孤家杀伐果断自有分寸,

  岂容你评头论足横比斜批!

  (太子妃愤愤不平欲言又止)

  胡判(打圆场)

  请阎君暂息雷霆之怒,

  勿伤天伦之乐琴瑟妻夫。

  太子妃亦为忠言好意,

  不过言辞坦率情绪过激。

  (转头对太子妃)

  太妃娘娘常热爱翰墨丹青,

  国事政务何必浪费时间感情?

  战争与法律不让女人靠近,

  以免男子缩手缩脚走神分心。

  阎罗太子(故作威严)

  前日我诚意索取艺术精品,

  绘夏至傍晚流云飞霞阴晴。

  但不知工程能否如期完成,

  让孤家欣赏彩锦美奂美仑?

  太子妃(自豪地)

  为勾勒夏夜星空总体框架,

  我废寝忘食观赏彩云红霞。

  前日初拟好胸有成竹腹稿,

  昨宵染碧空壮景淡妆浓华。

  阎罗太子(不容反驳地)

  为何不快马加鞭抓紧工作,

  却要留在此处啰里巴嗦?

  延期误工亦为玩忽职守,

  别让我望穿秋水好事多磨。

  (对身旁一侍女)

  为伟大工程养精蓄锐发力,

  太娘娘娘急需休整调息。

  日后孤家亲临现场拜访,

  兴致勃勃赏马良妙笔神奇。

  (侍女扶太子妃下)

  胡判(轻声地)

  太妃娘娘极热衷法律政治,

  总热情洋溢慷慨激昂陈词。

  个性强旗帜鲜明立场坚定,

  常探究青史绿册真假虚实。

  善优雅弦舞清歌挥毫作画,

  有绝世容颜出类拔萃才华。

  若专心致志攻读音乐美术,

  必然成为新一代艺术大家。

  阎罗太子(轻叹息)

  太妃娘娘确实鹤立鸡群,

  于众多领域才智过人。

  唯性子急切头脑发热,

  言行举止常无分寸礼节。

  作为阴阳联姻高级特使,

  脾气总难免高傲偏激固执。

  堂皇名义为阎罗结发妻子,

  实际对我冥府监视通吃。

  凡间此安排挡眼碍手碍脚,

  再不能随心所欲遨游云霄。

  每当我气贯长虹挥手决策,

  便受她画蛇添足多嘴多舌。

  孤家并非唐高宗疾病连绵,

  何需代理朝政武后则天?

  长此以往冥府必国将不国,

  沦为阴盛阳衰三八单边。

  此番万言长书论辩大赛,

  奇女便千方百计粉墨登台。

  软磨硬泡枕畔熏风吹透,

  定要我从谏如流恰当安排。

  长发短见识总是激烈片面,

  是非善恶被推向顶点极边。

  不知千年黑地洞深不可测,

  忽视现实历史上邪雾毒烟。

  夫妻意见常大相径庭,

  故很难取悦其红颜芳心。

  孤家主张温吞吞对待罪犯,

  她却疾恶如仇一网打尽洗清。

  决不能四面楚歌得罪益友,

  无视共同体社会滚滚潮流。

  国际关系处理需尽善尽美,

  和谐稳定乃世界理想追求。

  更何况历史问题错综复杂,

  近代回旋缭绕云尘雾沙?

  任何急功近利妄下断语,

  皆无益和平发展世界繁华。

  刚才我大谈特谈卖国侵略,

  皆因此魔女旁边监视饶舌。

  其实还不知何方黑白对错,

  是非曲直有待于细细琢磨。

  胡判(鸡啄米连连点头)

  阎君纵横驰骋堪分析深刻,

  代表绝对真理永恒哲学。

  儒家中庸主义治国大道,

  极端行事必走向悬崖路绝。

  侵略结论不可轻易乱下,

  经过我长期思索明访暗察。

  卖国求荣说法似牵强附会,

  实因老林庸才机智缺乏。

  只审伊里布牛鉴耆英琦善,

  问题尚浅显易懂明了简单。

  然不可随心所欲乱下结论,

  尤当涉及美欧日外邦友人。

  过于纵容璞鼎查义律团帮,

  或将引起国内浪涌风狂。

  一味弹压赫赫权势西洋,

  必刺激国际关系剑拔弩张。

  阎罗太子(忧心如焚地)

  不仅此类问题复杂棘手,

  太妃娘娘更执意占梯守楼。

  审判中若出现镰刀外拐,

  必引发巾帼玉牙金口胡诌。

  因此我们难独断专行,

  亦不能言词模糊不清。

  说话做事犹如喉哽骨刺,

  时时顾虑那双监工眼睛!

  胡判(抓耳挠腮)

  应禁其跨越法庭庄严门槛,

  用阎罗手中至高无上大权。

  让吾等轻松自由独立断案,

  以心无旁骛进行历史申冤。

  阎罗太子(无奈地摊手)

  凡间人民赐我府司法权力,

  便有一稀奇古怪附加议题:

  每遭遇事关重大历史案件,

  令太妃畅通无阻出班列席。

  阴阳宝剑由两人各自执握,

  半边天权力送给英雄巾帼。

  此已成冥间司法固定程序,

  阎某无法改变此尴尬布局。

  凡间对太子妃交口赞赏,

  宣称其智勇双全举世无双。

  才貌绝代胸有成竹思想,

  定能成为贤内助辅佐冥王。

  表面协阎罗同心协力理政,

  其实乃法律监督要职重臣。

  对冥府权力有意分割牵制,

  令孤家无法随心所欲奖惩。

  既然善于钻营上层路线,

  便决不放弃重大案件宣传。

  古琴丹青非其最高理想,

  参政议政才体现人生光环。

  胡判(急如热锅黑蚁)

  她口若悬河又有非凡胆魄,

  吾等如何组织强力反驳?

  纵横驰骋干预法庭事件,

  案子必七零八落难分清浊。

  阎太子(下定决心)

  一切凭头脑灵活随机应变,

  抓住转瞬即逝命运机缘。

  殚精竭虑若仍难称心如愿,

  必因对抗历史违逆上天。

  六

  (胡府密室。胡判官和义律对坐方桌两边,讨价还价、面红耳赤。)

  胡判(半信半疑的)

  我对约翰牛难有丝毫信任,

  尔等总口是心非缺乏真诚。

  哀求时毕恭毕敬言甜词妙,

  大功告成后立即过河拆桥。

  义律(怒气冲冲地)

  与支那人谈判需要万分忍耐,

  常遭遇迂回曲折乱疑瞎猜。

  不论英伦千辛万苦努力,

  皆难获回馈真情实怀。

  身为不列颠海岛一等功臣,

  受女王陛下多年教导谆谆。

  决不会出尔反尔翻来覆去,

  恩将仇报负良朋益友真诚。

  胡判(得意洋洋地点头)

  既如此则请出示硬通凭据,

  以减免黄金交易作假弄虚。

  阎罗对胡某再三殷切交待:

  万勿被英美奸商戏猪耍驴。

  近代历史西夷满脑鬼点,

  将鄙国政府屡屡欺骗强奸。

  若无实实在在利益展现,

  则非诚勿扰谈判无限拖延。

  义律(坚决地)

  义某对女王宝座庄严誓语,

  另加本监督尊贵金首玉躯:

  若审判向我西方涂抹彩色,

  定获大英伦珍珠百世奇绝。

  胡判(不以为然地)

  如今诺言早暗淡价值光采,

  皆因毒言恶誓泛滥成灾。

  得近利实惠方为最大保险,

  空头支票水淋竹蓝米筛。

  义律(无可奈何地)

  斤斤计较毫不念往昔情份,

  实为纠缠不清势利小人。

  忆中英百年知交友好相处,

  从未出现恁多猜忌裂纹!

  后日将绝宝带进侯门深府,

  敬请冥间长官过目验收。

  如此诚实经商推心置腹,

  还有啥悬心难放千万噜苏?

  胡判(喜形于色)

  义监督真心诚意热血涌荡,

  不愧为女王麾下能臣巨商!

  本府工作者定当全力以赴,

  将英伦申辩陈述秉烛夜读。

  (二人下)

  (未完待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