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谁为人生做主(四十六)

2021-03-26 11:39:3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雪杉xs
点击:    评论: (查看)

  分公司是一栋临街三千平方米的三层独栋小楼,位于城南雁塔区繁华大街北段,与未央区接壤,与莲湖、碑林、新城区毗邻,跨过马路是宏大的音乐喷泉广场,该地段是这座历史名城中核心地段的核心,处处可以让人嗅到现代文化和历史文化交汇发出的气息。黄金地段,位置不错。员工宿舍和员工食堂在距此不远的偏楼里。赵少平和郜铣冰看过后,感觉非常满意,赞赏赵副行长眼光独到,有慧眼识金的能力。

  赵少平开玩笑地说:“你赵副行长不在地产行业发展,是国家地产事业的一大损失呀。”赵副行长连称客气,脸上洋溢出蹩脚的笑,流露出对赵少平恭维的话不是很受用的感觉。不过,他的尽心尽力,确实改变了郜铣冰和他初次见面时对这个“采药老人”不太美好的印象,觉得这个人做事倒还有可圈可点之处,比如从办公地址选择,办公用品的配置,乃至员工生活区的安排等,都能显示出这位副行长的细心周到和干练,也难怪王昭力排众议选他做副手。但这种好感并没在郜铣冰心里坚持多久,他总是从他那不停滚动着的鹰一样机敏而又贪婪的目光中,看出某种不为人知的意外企图。这是曾在检察院工作过的猎鹰人郜铣冰眼中,对他释放出来的异样目光,不久的将来,便得到了充分验证。

  办公位置确定后,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开始挂牌办公了。

  时间像流水一样,转眼数月有余,各项准备工作均已就绪。等待选定好的那个良辰吉日宣布开工。

  典礼那天风和日丽。氢气球拖着长长的彩带凌空飞舞,礼炮声声震耳欲聋。到场的各界领导剪完彩,工地塔吊挂着的数万响被点燃,霎时间,鞭炮轰鸣、狼烟四起。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小汽车防盗报警功能被迫启动,“吱吱”乱叫表示抗议。伴随着赵少平总经理“宣布全面开工”的一声令下,马达轰鸣、三通一平过后,挖掘机开始清理土方。先动工的几座搂,建好基础已经出了正负零,几天便可以建高一层。不久前还是一溜平地,数日后一座座在建中的高楼,在塔吊不停转动和钢筋工、水泥工的汗水中拔地而起。这座蕴含着几千年历史的文化名城,主色调流行的朱红和金黄,一个象征着权利,另一个象征着财富,而今天凝聚着的是改革者的心血和建设者的辛劳与汗水。就在大家为黄田建设速度引以为自豪的时候,质检站一张停工令,把陶醉在快乐中的黄田抚远集团一群精英们惊醒。停工令这样写道:贵公司所属施工单位,承建的一期工程二号楼,砖混结构,在构筑条形基础过程中偷工减料,将基础建在残址之上,严重影响该楼质量结构,令立即停工,已施工的基础部分限期拆除,后续工程经重新申请批准后方可继续施工。经调查是后开工的二期工程,在基础施工过程中,监理公司土建工程师被建设单位买通,二号楼打基础时,施工单位为了减少施工费用,不清理残址,直接在残址上打了条形地基。

  此事惊动了质检站,工地被查封,需要停工处理,补办施工手续。黎国新邹圣尚几次疏通关系都没有获得许可,赵少平和销售部沈丹到设计院调整园区景观图纸没有回来,但得知施工单位在打基础时为了节省人工费,把基础打在了残址之上时,他暴跳如雷。在工程刚开始就出现这种严重质量问题,这还得了,要拿他们开开刀杀一儆百以儆效尤。他打电话安排郜铣冰组织相关各方开会,彻底追查责任,并特意吩咐监理单位和甲方工程管理部门有不可推脱的责任。调查清楚后,一并严肃处理。该罚款的罚款,该清退的清退,绝不手软。出现这种事严重影响施工质量影响黄田抚远集团声望信誉,郜铣冰自然不敢怠慢。

  当天下午,组织工程总监、工程部土建工程师、监理公司总监、监理公司土建工程师、建设单位经理等一干人在开发公司二楼会议室开会。

  行政管理部刘经理组织签到做会议记录,郜铣冰主持开会。开场白过后,北通一建的张经理开口说话了:“我叫张速成,北通一建西安分公司经理,本人是国家一级建造师,曾参与人民大会堂和布达拉宫项目建设,也参与了非典期间七天七夜的北京小汤山医院项目建设。组织参与和建设过的项目达千万平以上,这还没包括从毕业开始做放线员工作的时期。”

  正在大家听这位建筑业的老前辈摇头晃脑夸夸其谈地讲他为了国家建筑事业的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时候,话锋转了,他说:“关于这次发生的在残址上打基础的事儿,责任不完全在于我们施工方,我们在放线挖槽的时候,发现了残址,挖到两米八深的时候,我们问了相关的负责人。”说着他停顿下来,朝着监理公司的王总监和工程总监黎国新看了一眼。

  王总监若无其事的半睁着眼睛,望着掐在手里的那根烟,烟和烟灰比例差不多是一比一,目光伴着一缕白丝直冲棚顶,根本没听张经理在说什么的样子。坐在张速成对面的黎国新目光和张经理交汇的时候,脸腾的红了,鼻尖渗出了露水大小的汗珠儿。这些细微的交流和变化被看似专注摆弄钢笔的郜铣冰观察到了。

  心想:“这明摆着张速成无非是在告诉他,他是专业的,建筑经验丰富,不可能不知道基础该怎么挖怎么建,分明是在说事出有因,在推脱责任。”沉默了一会,王总监开始说话:“我们监理单位是在施工单位开槽的时候进场的,二号楼隐蔽工程施工阶段,我们刚进行完技术交底没几天。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安排土建工程师旁站监督,但我们工程师到现场时基础已经打完,开始养生了。不知道基础是打在残址上的。”王总监如此简明扼要地把监督施工的时间偷换成了技术交底时间,有意使事情扑朔迷离纠缠不清。

  郜铣冰看看黎国新,他自知管理不到位理亏,低头不语。

  郜铣冰原本考虑区分一下责任,无论条形基础完全清除或部分清除,也不会产生多少费用,甲乙两方和监理公司各承担一部分也就算了。可听到他们如此没有担当和不负责任,他愤怒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