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长篇小说:谁为人生做主(十八)

2021-02-18 17:48:5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雪杉xs
点击:    评论: (查看)

  叶局长来到王检办公室,相互介绍后,王检交待说:“林哲呀,我把这块好钢交到你手上,你帮我把我这个学生好好磨一磨。”

  “王检你放心,我一定把他带出来,不辜负你一片苦心。”说完,把郜铣冰带到了他的办公室。

  这位叶局长和他的王老师讲话方式明显不同,他用这样的一个比喻,把“公检法”的关系向郜铣冰介绍了一遍:

  “大自然中,有千奇百怪的鸟,有的遵循自然界游戏规则,有的不遵循,按照我们人类的说法,不遵循规则和破坏生态环境的,就违法了,公安机关便把这些破坏自然环境的鸟抓起来。”

  “检察院呢,就是看着他们在抓鸟过程中使用的方法对不对,抓来的鸟到底是不是应该抓的,和必须抓的?这就是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法纪局就是看着这些捕鸟人的。”

  “法院呢,是根据公安机关提供的事实依据和检察机关的审察意见,依据法律,决定把这些鸟关在哪些笼子里,应该关几年,这就是:“公检法”三家的关系了。”

  这种特殊举例方式,恐怕也只有当过老师的,才有本事深入浅出地把“公检法”三家的关系说的如此透彻。显然,比依据枯燥的《刑事诉讼法》讲述,容易理解得多。说完,他引领郜铣冰来到院行政办公室领了三套检察装。一套马裤尼冬装,一套卡其布长袖秋装,一套的确凉半袖夏装。帽子两顶,一顶大檐帽,一顶棉帽,一大一小两枚国徽,双剑肩章两副。

  一周后,政工科赵副科长带领新入职的干警到市院检察官培训中心,参与新任检察官培训。培训内容《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民法》《民事诉讼法》《检察官法》和实战射击,擒拿格斗等。法学知识郜铣冰在大学学过,单科结业成绩九十一分,加上他曾做过老师,很快被检察官培训中心教官选中成为助教,时常安排他讲《法学》专业课,和专题培训。

  为期三个月的集中培训之后,他顺利通过了全国人大和最高检组织的新任检察官考试,晋升为助理检察员,成为实至名归的检察官,享有独立办案权,可依法独立办案了。

  在结业典礼上,市院检察长来到培训中心,看望即将回到各基层院工作的新任检察官。他发表了讲话,临近结束,他摘下帽子凝视着国徽,语重心长地说:“请记住,任何时候,无论面对任何压力,只要能做到不让国徽蒙尘,你们就是合格的人民检察官了。”

  检察院是法律监督机关,有特殊职能,内设两个自侦部门,一个是反贪污贿赂局,另一个是法纪局(是渎职犯罪侦查局的前身)。

  刑事案件监督部门有批捕和审查起诉部门,民事案件监督部门是民行部门,研究室,此外有控申部门和驻外监督检察室等。

  行政部门是政工科,办公室。各部门业务上隶属监察委员会、检察长、副检察长,行政上隶属党组。

  郜铣冰所在的法纪局是以侦破枉法舞弊、非法拘禁、刑讯逼供、私放罪犯、有案不立徇私舞弊,以罚代刑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渎职犯罪案件。

  法纪局共有六人,局长、副局长各一人,副科级检察员一人,助理检察员一人,书记员两人。

  此时,法纪局正在侦办一起县公安局政委涉嫌私放罪犯的案件,涉案犯罪嫌疑人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从事公安工作多年,反侦察能力很强,法纪局搜集证据,拿口供十分艰难,所以办这样的大案要案是举全局之力的。好在法纪局的叶局长,办案经验丰富,侦查计划周密,讯问方法和办案技巧灵活,当然,更离不开他忠实于法律拒绝各种不良诱惑的正义之心和不畏惧阻碍他升官发财威胁的胆量,以及善于排除各种社会干扰的智慧。

  叶局长安排郜铣冰全案参与侦破,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证人,给犯罪嫌疑人办理强制措施手续和对案件补充侦查,迅速提升了郜铣冰个人办案能力。

  按照叶局长的说法:一个优秀侦察员,光依靠熟练掌握法条是远远不够的。只有通过办理案件,才能把在书本上学到的东西应用起来。

  法纪局锁定的任何一个犯罪嫌疑人,都是极其特殊的社会群体,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反侦察能力,是本院其他科室工作人员难以理解和想象的。犯罪嫌疑人掌握的法律知识不一定比我们少,侦破这样犯罪案件的侦察员,不但要严守办案纪律,业务精,能力强,必须具备猎鹰一样的眼睛和在黑暗中猎豹斗疣猪的胆量。

  在郜铣冰心里检察院是特殊的,检察官是神圣的。

  郜铣冰进入检察机关,在倍感兴奋的同时,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担心不能很快适应环境,担心不能很好胜任工作。尤其叶局长说:“法条这个东西对于检察院的自侦部门来说,就和墙上的大挂钟差不多,不按照圆盘走不行,完全遵照它也不行,因为它只会夜以继日地原地拉磨。”

  不过初来时的这种恐惧心理,并没在郜铣冰内心停留太久,查办两起案件后,那种无端的恐惧不但荡然无存,反而平添了几分自信。

  全院除了从教育进来的一批新人之外,原队伍里人员素质参差不齐。这为郜铣冰快速成长创造了良好客观条件,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想不出头都很难,文笔流畅的两篇纪实类报告文学,使他在市院政治部挂上了名号,连主管法纪工作的副检察长都知道该县地方检察院从教育考进来了一个郜铣冰。

  然而,跟随着郜铣冰工作变动的,还有一些特殊人群的态度,昔日里称兄道弟的朋友,乃至各行各业的学生家长均有一些变化,明显客气了不说,目光中多了让郜铣冰看不懂的复杂。这让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就拿以前警校共建时,和他经常打交道的辖区派出所汪所长来说,对他态度的转变都不能用一百八十度来形容,滑稽的有些像契科夫笔下的《变色龙》了。

  这就不能不让郜铣冰为此而进行思考,究竟是过去的友谊浓度不够,还是今天的恭维掺进了过多水份,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权力确实是个好东西。

  如此看来,他们这些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虚伪的。不同的是,过去的虚伪体现在炫耀权力的目的是为了引起郜铣冰的敬畏,而如今的虚伪是他们敬畏郜铣冰手里的权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