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有一种晕叫吴林晕(一)

2021-02-18 17:37:0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关键词:没钱、瞎想、出色的晕

  终于没有抗住广告的诱惑,到了还是把电话拨了过去。吴林知道,广告虽然夸大的时候多,有时候简直就是在公然欺骗,但这不应该妨碍自己了解一下关于种植牙的基本情况。这年头,盖着红印的通知都可能在背后带着圈套,或者造假,你说哪个广告骗人了又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吴林认为,关键在于自己辨别能力的高低,对此他还是有信心的。

  接电话的是一个声音甜美、用语亲切的女人,比亲闺女都耐心的一番话,不由得就让吴林有了信任她的理由,尤其是:很高兴能为您做点什么。你看,亲闺女都做不到,为我吴林做点什么还很高兴呢!真让吴林很久以来感到孤寂的心,从深处体验到一种温暖,是那种从心里往外不停涌动着的温暖,这种温暖感觉传遍了吴林的全身,令他心情愉快,举着电话的手,甚至包括腿脚都有了些许轻松的感觉。 已经很久没有人和他亲切和蔼地聊会儿了。这么温暖的电话,可不能白打,否则都对不起人家姑娘的一番拨动人心的好话儿,多么善解人意,多么温馨啊。吴林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亲自去看看,哪怕是最后一颗牙都没有治疗,就只当在白天出去溜了个弯儿。一天到晚都趴在电脑桌上发牢骚,管用不管用先不说,活动少了是真的,而那是不利于身体健康的。

  约定好的时间是转天上午九点,提前两小时,吴林把不多的几颗牙认真地刷了刷,又拆开一块香皂的包装。洗脸,让香皂的泡沫在脸上尽可能多停留一会儿,就便刮了脸,馨香的味道,可以让别人对自己有多一点好感。

  吴林对自己的脸有充分信心,虽然谈不上仪表堂堂,姿容丰伟,在人堆里还是比较出众的,成熟男人的韵味也很足。

  认真清洗之后,想抹上点什么,可惜的是,独身的他,家里没有任何化妆品,哪怕是普通雪花膏也没有,最后只是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干净的衬衣换上。要不要系领带呢,迟疑了一下,还是算了吧,弄那么正规干嘛?好像有什么企图似的!

  担心自己的嘴里还有什么不洁的味道,吴林在经过商店门口时,进去买了口香糖,牙太少了嚼不了,就在嘴里不停地吧唧,总会起点作用的。现在的人啊,真是聪明,无论有什么问题,总是能够想出办法解决。

  口香糖香甜的味道让吴林心里更加轻松,也有了一丝莫名、急切的期待。

  这是一个清新宜人的上午,湛蓝的天空烟敛云收,道旁的紫穗槐长长的枝条开满了黄色的小花,一簇一簇的马蹄莲花,洁白诱人。衣着整洁,步履轻盈的吴林,走在便道上还在想,其实牙的问题是必须解决的,无论到哪去治疗。牙齿的现状有些糟糕,上颌三颗,下颌分散四颗,有一颗槽牙,但无处咬合。

  这不但影响进食,也影响容貌,与别人说话时,不敢把嘴全张开,笑起来也很难看,一副颓败的模样。在这个哪里都要看颜值的时代,有一口美观洁白的牙齿,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齿科细工的门诊设在一栋大厦的一层。走上几级台阶,推开玻璃大门,早有两个年轻的女护士迎上前来。她们们穿着漂亮的护士装,不是医院里的纯白色,而是粉底色,左胸前绣着一只康乃馨花。有领结,有腰饰,帽子向前翘起,白色的皮便鞋,镶一道黑边,走起路来像是小鸟漫步在林荫道上,看起来又轻松,又快活,又迷人。

  “大爷您是来看牙医的吗?”小护士长着一对儿会说话的大眼睛,迎过来问道。“是啊,是啊。”“大爷您预约了吗?”“约了,约了。”另一个圆圆脸的小护士说道:那太好了。两个小护士一边一个,像两个可爱的小孙女,架起吴林的胳膊,把他送到候诊区的椅子上坐下,随后马上端过来一杯水。

  吴林一下子笼罩在亲情浓密的气氛里,恍惚觉着自己就是来看孙女的。坐在那里歇口气,仔细看着墙上的一幅对子:

  文与可画偃竹 胸有成竹*

  吴德兴种植牙 心有好牙

  内容不知道是赞扬还是讽刺。但爱好书法的吴林知道,书法很精彩,那是正宗的颜体字,法度严峻、气势磅礴,绝不是二把刀的书法家能够写出来的。

  小护士让吴林不用动,就坐在那里,她拿着本子过来登记信息。然后把吴德兴主任医师领过来,一个很结实的家伙,脸上皮肤绷得紧紧的,略显肥胖的肚子使衣服前部微微凸起。吴主任医师亲切地和吴林打着招呼,用手扬起吴林的下颏,低声告诉吴林张嘴,用头灯照射了一下以后,对小护士说,就诊条件很好,交给二诊室,然后微笑着转身离去。

  说实话,吴林有点紧张了。“交给二诊室”?我又不是文件或者模型,难道可以让人随便交给谁吗 ?他张开的嘴似乎不会自己合回去了。他忽然觉着好像思维停止一般,无助又无力,渺小地像一个小孩子,只能任人安排,而不能自己把握命运,能够做的只是木然地等待着下一个环节。

  不过,好歹坚持了一下以后,想起“当时种牙,当时就可以咬排骨”的广告,吴林仍然决定继续等待进入下一个环节。

  大眼睛小护士看出了吴林的紧张,微笑着轻轻对吴林说:大爷,您好福气哟,给您安排在二诊室,我们医院最好的主治医师在那儿。她是从德国的种植牙技术发源地,什么普罗旺斯地区的牙科专业学院过来的专家,医术高超。如果不是您岁数大了,要排很长时间的队才能约上她给您治疗呢!

  说着话,小护士扶起吴林,欢快地陪伴他上二楼的二诊室。

  二诊室里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给病人看牙,嗡嗡吱吱的机器声音不绝于耳。几位医生互相之间偶尔会用英语或者德语或者不知道是什么语言简单交流几句。反正吴林听不懂。见到吴林进来,她们有了片刻的安静。

  接待吴林的女医生还没有戴上口罩,她端庄妩媚,微笑的面庞很惹人着迷,令人感到“楚楚动人”这个词组就是为形容她才有 的。一双顾盼流莹的大眼睛,温柔可亲的目光打量着吴林。她保持着微笑没有说话,用一只白皙纤嫩的手,指向半躺的医疗椅,示意吴林坐过去,然后才戴上口罩走过来。

  女医生未曾开口,已经令吴林茵氲在一个朦胧而恬适的氛围里。这种茵氲氛围的出现,完全是因为这位“楚楚动人”的女医生在这里。女医生的微笑与二诊室窗外和煦的阳光结合在一起,强烈地感染着吴林的心理,使之发生着什么反映。吴林觉着,二诊室似乎比哪里都恬适而又朦胧,朦胧而又恬适,很奇妙。

  吴林的心情正在由略微紧张,慢慢转向了某种期待和向往,一种说不清楚的期待和向往,当然也有信任,这与茵梦湖边的英俊少年朦胧而热烈地期待,希望那美丽的天使快一些来到自己身边有些相似。吴林刚才木然的大脑,立刻就开始逐渐活跃起来,心里也泛起了一种莫名其妙难以言说的甜蜜和羞涩的味道。

  女医生在很近的距离,检查吴林的牙齿状况,在变换角度时,甚至近得让吴林感到她白滑细腻皮肤的反光,有一些晃眼。检查是认真仔细地。一只手轻轻搭在吴林的前额,一只手纤细柔软的手指扶着吴林的下颏,就这样,女医生开始详细询问吴林的病史,每问几句,还要和吴林对视一下。

  一个陌生而又如此优雅圣洁的天使般的女性,在这样的近距离下对视,是吴林不曾经历过的。

  要知道,我的天呐,那几乎是面对面的交流,是眼睛的交流啊!

  此刻,羞涩的吴林仰卧在椅子里,身体有些僵硬,连眼睛也不敢轻易眨一下。他不敢盯着女医生的眼睛,只是看着她

  天使般白皙而圆润的额头,那里有细细的绒毛和几根垂下来的柔软头发,很清晰,衬得女医生愈发的真实而生动。只有她的眼睛从牙齿上离开,询问的目光轻轻地眨过来,寻找吴林的眼睛,吴林才敢于用尽可能单纯的目光,和她对视一下。

  虽然女医生带着口罩,仍然可以感受到一股清新甜美的气息,那应该是女人特有的,能够撩动人心的气息,持续沁入吴林的鼻孔里。吴林呼吸着,品味着,心里有点儿“跳”,也有些热,好像正在喝下一杯甘醇的美酒,感觉什么东西要往头上涌。

  简单而粗俗的说,吴林似乎要上头了 ;书面而优雅地形容,就是呼吸急促,灼灼不安了他 ;文学而艺术点儿的描写,是他幸福的就要晕过去了。

  吴林机械回答女医生询问的同时,也有一丝羞涩,他注意到女医生不但在检查牙齿,有那么零点零几秒,也在观察自己舌头的转动,而赤裸的舌头,竟然不受控制地随意扭动,带动深处也暴露出来,这样随便而轻易地展现在一位曼妙的女医生眼前,吴林担忧她的观感不好 :随意扭动的舌头是不是有些不庄重?

  女医生说话的声音很轻,柔和而亲切。吴林努力捕捉着女医生说出的每一个字,想尽快回答她的每一个询问。不过,吴林对自己说话的声音有羞愧感,怎么能这样,听起来像是从一个不相干的地方传过来的,空洞、紧张、干涩而嘶哑。吴林很想清理一下嗓子,以便用潇洒而清晰的声音回答问题,担心干扰到女医生的询问,终究没有咳嗽几下。

  吴林想的东西越来越多,脑子有些紊乱。每次发生对视,或者回答询问之后,都要琢磨什么 :可能自己整齐的发型会有些凌乱吧,这会不会让女医生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太讲究的人呢?

  早晨不吃方便面就好了,后悔喝了几口那个面汤。

  因为担心嘴里有方便面的残余味道散发出来,在和女医生对视的时候,他紧张的不敢使劲呼吸,以致有了轻微窒息的感觉。不知道口香糖有多大作用,能不能遮盖住泡面的味道,如果吃完了泡面,喝一杯咖啡是不是就好多了?

  还有,此时此刻,脸上千万不要出油啊!若是污了这双纤纤玉手······,诶呀,简直就不能再往下想!

  吴林因为自己是一个敏感而脆弱的人,感到羞赧,这种羞赧,泛到脸上,是一种薄薄的红色。

  吴林也能够下狠心,当时就暗暗决定,以后再也不吃方便面了,耽误事,真的耽误事。事实也说明,方便面不但不方便,有时还会令人尴尬。

  女医生的助手把吴林的回答一一记录在电脑里。然后过来用钩子、镊子、小镜子一类的小工具在女医生指导下,探查牙根有无炎症,之后再引导吴林到隔壁,“啪嚓”一下,仪器给吴林嘴里照了个“全景”,目的是了解拟种植部位的骨质和骨量。

  几个医生聚在一起,用吴林听不懂的外语商量着什么,似乎是在确定吴林是否适宜种植治疗,或者就是在制定最佳的治疗方案。一切都是正规而有条不紊。一系列的操作到现在,吴林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相反的,吴林心里渐渐地有了极度恬适,而且兴奋的状态。

  时间充足,头脑一放松,忽然想到,普罗旺斯应该是在法国,似乎与什么文艺复兴时期有关,大学里讲过,怎么就成了德国的地区,不好直接问,回去在电脑里搜索一下再说吧。把德国的鲁尔工业区算在北爱尔兰,华盛顿是荷兰的国家英雄,在可爱的年轻人嘴里不算新鲜,反正是要显示一下什么,这些不重要:谁还没有年轻过?

  重要的是小护士们像自己的小孙女一样可爱。

  还有这令人遐想的好久未体验过的奇妙感觉以及大脑的活跃状态,实在令人享受。只是今天的表现不能让自己满意,有很大提升的空间。

  吴林现在不羡慕那些夫妻俱在的家庭了。

  孤寂枯冷的心,也可以再次发热。

  独身的人,可以体会到生活中的每一次灿烂,遐想就是灿烂的开始。

  *苏轼散文《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成语:胸有成竹出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