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远香近臭(小说)

2021-02-08 13:04:5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汤奋志
点击:    评论: (查看)

  老张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口迎接合肥的一名病人,他腰痛多年,好好坏坏,总是复发。听说老张针灸技术不错,治好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很多人的疑难杂症,就慕名让他孙子代他发了一个短信给老张,问他能不能治好他的病,如果能治,他就不远千里来治疗。老张说没有见到本人,给他做望闻问切几方面的检查,不敢乱说。老人不堪病痛的折磨,决心不管三七二十一,来打几次试试看看。老张看手机,快要十一点钟了。

  正着急,手机又响了,叫他赶快发个地图给司机,他们已经到了千家桥车站,但不知老张家的方位,问了几个人,都说千家姓张的人有好几百个,但没有听说谁会针灸治疗。老张苦笑说我不会发地图呀,你们就顺街往上走,我住在上街头,就在门口等你。那边也苦笑,说他也不会玩手机,只好边走边问了。

  老张到底还是过意不去,急中生智,就跑到斜对面小店雨篷下面去问一个青年会不会发地图,谁知他正跟几个老人在聊天,说他腰痛半年了,诊了许多地方,都管不长,这样下去,总是不能做事,下年还没有钱结婚呢!几个前几年找老张治好了腰痛,肩痛,坐骨神经痛的人都劝他到芜湖,杭州去治。老张见这青年愁眉苦脸的样子,也很同情,但又不好自告奋勇,说我会治你的病,见他心烦意乱,懒得回答他的问话,就扫兴地回到自己门口继续向下街头望去。

  正焦急不安,一辆黑色奥迪轿车从下街开上来。只见司机把车缓缓停下来,打开车窗问道,请问益民针灸专科的张医生在哪里住呀?不等老张说我就是,那个青年和几个老人都把脸转过来朝司机看去,有的向他搖头,有的向他摆手,暗示这里没有他要找的诊所和医生。受了他们的影响,司机虽然估计老张就是他爷爷要找的人,但却疑惑地把老张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发觉他和农村一般老人差不多,土里老气的样子,根本没有名医的风度,对他的医术产生了怀疑,就失望地把车窗关上,然后往三岔街口的宽阔地方开去,准备倒车,再到别处找老张。

  那几个看热闹的人见老张好不容易等到一名贵客,却被他们捣鬼捣跑了,都不约而同地转过面去,幸灾乐禍地笑起来。因为这类事发生得太多了,老张已经习以为常,就微笑着目送小车向下街开去。

  但没有想到,他正准备锁门到邻乡去给一个老退休干部治疗中风,那司机又把小车开到他家冂前,对那几个人不解地瞪了一眼,然后钻出驾驶室,到后面把他93岁的老爷爷扶了出来。

  老张见老人虽然向他高兴地点头,但却难掩腰痛之苦,就上去帮忙把他搀进屋里,让他在沙发上慢慢坐下来。

  总算找到您了,老人孙子笑道,我们跑到附近几个村子,问了几个老人,他们都说不知道街上有人会针灸治疗。还是我爷爷有主见,不受外界影响,坚信您就是高山打鼓,名声在外的张医生,硬要我把车子开回头来这里找您,要是依我的急性子,这下都快到你们的城里了。

  说到这里,这青年又感叹这里人对本乡本土的人怎么这样不友好,极力封锁您会治病的消息?是不是您把他们得罪了?老张说我没有得罪他们啦,他们前几年来治病,我都热情相待,他们治好了病,借口没有效果,不愿付钱,我也都算了。他们平时对我也不错,有说有笑,就是见不得別人找我治病,为什么会这样,我也想不通。

  老人休息了一会,呼吸平静了,开始躺到床上去治疗。他身材高大,加之发福,肚子大得像要生孩子,不得不让孙子帮忙躺下去。老张打了三针,正准备拔火罐,忽听老人笑道,真是手到病除,我的腰不痛了,不痛了!

  哪有那么快,他孙子站在床前,半信半疑地说,是你心理作用吧?老人说不是心理作用,是真的不痛了!打好针,拔完罐,他就一骨碌坐了起来,叫孙子当即给老张1000块钱,表示感谢。

  老张说别急着给钱,还是下地活动活动身体要紧。就是给钱,也不用给许多,打一次,给三十就行了,就是打一星期,也只要付两百一就行了!他没有急于接钱,而是先叫老人蹲下去,再站起来,再向左右两侧扭扭腰,各做十次,老人都高兴地照办了,一点僵硬,酸痛的感觉都没有,好象回到了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

  他昂首四顾,忽然发现床头板壁上挂着一把用得很旧的二胡,顿时肃然起敬地说,怎么你还会拉二胡?

  老张说,会一点,但不精。他说有的病,还要在针灸治疗的同时,配合音乐治疗,这样会使病人好得快些。

  老人感到很新鲜,问能不能拉几支曲子给他欣赏欣赏!

  老张说可以呀!说罢,就取下二胡,信手拉起来。老人闭目听完一曲,问老张刚才拉的是不是《江南春色》?

  老张没想到遇到知音,说不错,是《江南春色》。他又拉了两支曲子让老人指出是什么歌,他说一首是《唱支山歌给党听》,一首是《翻身农奴把歌唱》,都是我们青年时期爱唱的老歌曲,起码有四十年没听过了,很上路子!

  他孙子说难怪听不出什么歌来,原来歌龄比我大许多!

  老张说,看样子老人家也很爱音乐。

  老人说,文化大革命,我参加了建筑公司宣传队,天天同各种乐器打交道,就不知不觉地爱上了音乐。

  老张笑道,我也是哪个时候学的,我刚才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真不好意思,请多多包涵,多多指导!

  不敢当,不敢当!你的二胡技法很专业,可以参加比赛!

  哎哟,哪敢参赛,我只当医疗器材,拉给愿意听的病人听听。老张边说,边把二胡收了起来。

  老人又问,你是怎样给病人进行音乐治疗呢?

  老张说他是先诊断病情,再对症用乐,宫商角徵羽,该用什么音就用什么音。

  听到这里,老人不禁佩服地对他孙子说,你看人家张医生这么个既有理论根柢,又有临床经验的老中医,竟然被人们封锁了消息,让他的好技术起不了救死扶伤的作用,活活地被埋没了!我要不是听你二爹的介绍,做梦也不会梦见他!

  老张问他老二怎么认识他的?

  老人说他老二在千家桥邮电局当局长时找他治过一次病,是面神经麻痹,你说可能是清早起来被寒风吹了一下造成的。他说一点不错,是他为了送一份加急电报,开门时被一股冷风吹到脸上,当时就感到半边脸不舒服,你只打了三针,他就恢复正常了。

  老张说,你弟弟记性真好,二十几年前的事,还记得清清楚楚,我自己都忘记了!

  老人感叹可惜哟,有多少人不知道你的才华,没有得到你的治疗,不应残的残了,不该死的死了!他对孙子说,这都是那些妒贤嫉能的小人造的孽,害了多少人!古人说对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水必湍之,匹夫无罪,其罪怀璧,不遭人忌是庸才。张医生在自己的家乡这样处境孤立,正说明他有真才实学,并非浪得虚名,我们找他看病找对了,不虚此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