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长篇小说:谁为人生做主(十一)

2021-02-06 15:35:3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雪杉xs
点击:    评论: (查看)

  双方队员经过热身,在一阵紧似一阵的欢呼声和呐喊助威声中闪亮登场了。

  本省出场队员身穿红队衣,邻省队员身穿蓝队衣。上半场双方比分38比35,本省以三分优势领先,双方比分咬的很紧,实力相当。在战术上采用的是二三联防。下半场比赛一开始,对方采用了紧逼战略,两个球过后,比分41比37。本省进了一个三分球,对方发球,球没进,本省队拿到后场篮板球,打回前半场。中锋五号控球,先把球稳住压住阵脚,边运球边挥手示意后卫压底线,掩护前锋穿插突破。穿二号衣服的左前锋机智的打了一个假突破,为另一个前锋打掩护,身穿一号衣服的右前锋趁机带球穿插到位,一个漂亮的反身投篮,球进了。球场内爆发出一阵阵叫好声,郜铣冰也跟随着站起身欢呼。

  突然,有人从身后扯住他的肩膀,他刚要发作,回头一看是小匡。小匡急切地摆手让他出来,看神情知道出事儿了,他忙拉着小晶挤出赛场。

  正在几个年轻教师朋友为郜铣冰肯谈恋爱了而高兴的时候,他的好朋友小匡为了维护哥们的尊严,因误会惹出点麻烦。

  三省篮球联赛在体育场激烈进行着。郜铣冰和王小晶正在全神贯注观看,小匡急三火四跑进来找郜铣冰借一千块钱。

  郜铣冰兜里没带那么多钱,边问他借钱干什么边安慰他说:“你先别着急。”他转身问小晶:“你身上带了多少钱?”

  小晶赶忙低头翻包,从中取出五百元钱递给郜铣冰,郜铣冰也从皮夹子中拿出仅有的两百五十元,凑在一起还是不够一千元钱,小晶便掏出摩托车钥匙,准备骑摩托车回家里取钱。

  郜铣冰拦住她说:“等一下,我问问是什么情况,然后再说。于是小匡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他俩叙述了一遍,听起来这事儿还和郜铣冰有点关系。这就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管了,郜铣冰饶有兴趣地听小匡说了下去。

  与郜铣冰同是政治组的有一位方老师,正和临近小学的一名年青女教师谈恋爱。年轻人嘛,谈恋爱是好事,倒也不应该惹来非议。但学校是个特殊地方,需要处处考虑为人师表。于是,经职工代表大会表决,便在教师行为规范管理上,加入了这样一条,“年轻教师不得在学校谈恋爱”。事无巨细,就说这天吧,两个年轻人正在轧马路,谈恋爱。天突然下起雨来,四下看了看,除了附近自己学校之外,没有其它地方适合躲雨。便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学校,躲到政治组办公室。不知道是因为换衣服,还是做其它什么事弄出了一些响动。

  学校有一位年过七十的退休老教师,赋闲在家待不住强烈要求回学校做点事情。鉴于他是本校多名教师的老师。经学校领导研究后,将他返聘了回来。因为年纪大不能继续任课,安排他管理老师签到,协助学校领导抓一抓学校纪律。老人嘛,总归对年轻教师有些行为看不惯,爱多管闲事,例如老师迟到早退啦,喝酒进课堂啦,在学校和男女朋友约会啦,谁上厕所时间长啦……

  当然,这样的事儿学校领导是乐见其成的,感觉有这么一个人替他们管管挺好。但年轻人却对这位老教师烦的不得了。这不,他看到下雨了,还有学生借助教室灯光在篮球场玩篮球。把学生赶回教室夹着没收的篮球往楼上走。正走着听到政治组办公室有声音,过去敲门。这一敲不要紧,里面的两个年轻人吓坏了,知道学校有制度,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即不开门也不出声音。老人家哪里肯罢休,非要弄个究竟不可。可教师办公室的门没有玻璃,只有块上亮子,够不着看。老教师急中生智,把刚没收的篮球放在地上,两手扶着门框两脚踩在篮球上,透过上亮子往里瞧。说巧不巧的,不知道郜铣冰没在学校,正和王小晶在体育场看篮球比赛的小匡上搂来找郜铣冰。

  学校为了节省电费平时不允许开走廊灯,刚走到三楼楼梯口的小匡模模糊糊看见一人正趴在政治组办公室门的上亮子往里看,以为是学生在偷窥郜铣冰和王小晶谈恋爱,身为政教处主任的他,遇见这种事不能不管,就大喊了一声:“谁,在干嘛呢?”

  这一喊不要紧,老教师惊慌失措,踩在篮球上的两只脚失衡,球轱辘跑了,人也摔倒了。七十几岁的人,哪经得住这样一摔,连惊带吓动弹不了了。没上自习的老师闻声跑出来看,发现是老教师摔倒了,七手八脚地把他送到医院。可老教师的儿女们又都是不太讲理的主,说小匡的行为是故意的,七推八攘地让小匡拿钱给看病。小匡没辙了才跑到这里找郜铣冰向他借一千元钱。

  小晶听到这里忙拉着郜铣冰去取摩托车,准备回家拿钱。郜铣冰阻止道:“不忙,这事儿不怨匡主任。”

  说完,他转过身问小匡:“人摔得怎么样?”

  “看情况没摔怎么样,骨头应该没大问题,手和胳膊破了皮,大家都在等片子。”

  “你别着急,这事责任不在你。”

  他思索了一下,又问:“学校领导谁在医院?”

  “代班的项主任在,管后勤的李校长也在。还有方老师和没有晚自习课的几个高三老师在。”

  “你返回医院。家属再跟你纠缠,你就说:这事应该由学校处理,看看在场的领导怎么表态。如果没人说话,意味着 他们默许了,你就不要再说话了。”

  小匡急切地说:“如果有哪个领导说,祸是你闯下的干嘛学校替你处理呢?我怎么说?”

  “对呀,还是先给他凑钱吧。”一旁的王小晶附和着说道。

  “不是钱不钱的事,小匡做得没错。”

  他转过头对小匡说:“我们退一步想,就算你有错,也有责任划分的问题。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去医院看看再说。说完,他们离开体育场,共同来到医院。

  郜铣冰先到病房问候一下摔倒的老教师,摸摸腿,捏捏胳膊,感觉骨头没有大问题。然后,把老教师的家属和两个领导请到隔壁房间说话,几个年轻教师也随着跟了过来。不知道小匡因为过分紧张,还是有其他顾虑,郜铣冰安排给他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郜铣冰看着很着急,便对在场的人说:“我看这事不完全是匡主任的责任。”话刚一出口。被靠桌边站着的一位青年妇女打断了,她很不客气的说:“那是谁的责任?总不能是我爹的责任吧?”紧接着,靠门框立着的一位体型臃肿,堆积一脸横肉的中年妇女,一步跨到郜铣冰面前,横眉立目地指着他说:“你算干啥的呀?上来就说不是这个责任,不是那个责任的?谁的责任也得先拿钱看病吧?现在住院费都是我们垫付的呢。我们不管谁的责任,先拿钱看病,其他的等完事再说。”说完,双手叉着腰,像一堵土坯墙似的立在郜铣冰面前。

  郜铣冰明白了,明白小匡为什么那么惶恐,以至于急三火四找他借钱和不敢说话的真实原因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