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乡村小说反腐《秋叶正红》之四十八

2021-01-09 17:45:3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承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唐梦云坐在岳来书记的对面。

  祁岳来把一份文件放到他面前:“这是一份省府内参,上面有一篇反应我们乡农村捐款问题的群众来信,引起了省领导的批示。县委召开了紧急会议,要求在全县开展农村乱收费清理检查,凡是违规的一律退还给农民,凡是以粗暴方式强佂强收的一律停止,并向农民作出道歉。”

  唐梦云接过省政府内参,乜呆呆的看了半天说道:“上面是怎么搞的,这也太突然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收上来了又要退,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吗。这叫下面还怎么工作,简直没法弄啊。”

  岳来书记说:“这是县委的指示,错了的就得改,没法办也得办。可不能有任何抵触情绪哟。”

  唐梦云说:“那当然。不管怎么样,决不能把情绪带到工作中去,一切按上级的指示办。”

  祁岳来说:“既然咱们想到一块去了,我看该这样安排,班子成员包片分工下到各村,向群众进行退款赔礼道歉。白水渡是重点,情况你熟悉,该村的退赔工作由你和三泰老乡长负责,解铃仍需系铃人,当面向群众解释清楚,效果会更好。怎么样,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这件事县里可是催得紧,咱们分头行动吧。”

  唐梦云这才领略到这位新任年轻党委书记的厉害,说话不瘟不火,柔中带刚,语气即温文尔雅有不容置疑,使你完全处于被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唐梦云也只好说:“好吧。我去一趟。”

  白水渡村委大院里,人声鼎沸。

  唐梦云首先站起来,向大家供供手:“各位乡亲父老,兄弟姐妹,从你们的表情可以看出,大家对我有意见。前几天,镇上来咱们村征收农业税出了点问题。由于各级领导及时做工作,现在问题已经得到了妥善解决。根据县委指示,今天我受镇党委镇政府委托,把超收的农业税全部退还大家。由于我们工作的失误,给大家造成了损失,下面请老乡长牛三泰同志向大家道歉。”

  牛三泰被唐梦云说的一愣一愣的,拿眼瞪着他说:“先道歉的应该是你呀,怎么成了我道歉呢。”

  唐梦云说:“刚才你没听清楚吗,我已经道了歉了。”

  牛三泰说:“是吗,我怎么没听见呢。”

  唐梦云说:“你没听见是你岁数大了耳朵不好使。刚才一开头我就说了,我是这么说的,由于我们工作的失误,给大家造成了损失,这不就是道歉了吗,你还磨蹭什么,赶紧的吧。老乡们,老乡长因为在这次税收问题上犯了错误,已经被免职了,今天是来给大家伙道歉来了,大家欢迎啊。”

  牛三泰平静的说:“在我代理乡长期间,我没有把工作做好,因为有人统计的亩产收入数字不准确,比实际收入提高了近五十个百分点,我没办法纠正过来,由此加重了大家的负担,引起了大家的不满。同时也由于个别乡领导工作简单粗暴,把人民内部矛盾当成敌我矛盾来解决,工作中出了问题,致使有的村民被打,有的被抓,使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收到了一定影响。这些问题的发生,不管因何原因引起,作为乡主要领导我是有责任的。今天我给大家鞠一躬,并且郑重向大家道一声歉:对不起了!大家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是乡长了。家乡有一句老话,叫做那里跌倒就在那里爬起来。我牛三泰自从二十年前走出这个村子,当上乡干部,一直很少回来和大家唠家常话。从今儿个起,我又是这个村里的一员了,我安家落户,和大家唠家常话来了。不管大家是欢迎,还是不欢迎,用往后的日子,我将和大家一起,共同参与新农村建设,弥补我以前的过失。”

  有村民说:“老乡长,光道歉不行, 干部打了人,得有个说法。 还有田二萌被抓走了,社么时候放回来呀”

  也有的说:“说得是。假如有人打了你们当干部的,再说一声道歉,行吗?”

  牛三泰说:“这个问题提得好啊,这也正是我要说的话。我认为,无论何种情况下,干部都不能动手打人。既然是道歉了,被打被抓的人,就应当给个说法。唐镇长,你作为一镇之,你得回答群众提出的问题。”

  唐云有些尴尬:“这个,这个,先说打人这个事情,现还不好下结论,有待于进一步调查。这个第二个问题,因为这个田二萌,犯有破坏公共财产,威胁国家工作人员等违法行为,公安机关依法对他刑事拘留,这是是正当的,同今天的的道歉,是两码事儿。至于什么时候放回来,大家也别着急,我虽然说不准,但我一定尽力而为,让他平平安安的回来。”

  村民沉默不语。大家怀疑怒视的目光依然注视着唐梦云。

  刘广元赶紧圆场说:“老少爷们儿,该道歉的也道歉了,该退还的都退还了,大伙还想咋着,就知足吧。大家该干啥的干哈去,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田家树胳膊肘上受了点伤,女人韩翠云用药棉沾着药水为他涂抹着伤口,忿忿地说:“这些人怎么回事?怎么说变卦就变呢?连牛乡长说话也不算了吗?”又说:“什么牛乡长

  马乡长,他们那些人,那一句话是真的!二萌在里头也不知怎么样!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呀。爷爷的生日也到了,偏又遇上这事儿,到那天还不知道这个生日怎么过呢!”

  田家树说:“爷爷知道这件事了吗?”

  女人说:“还不知道。没人告诉他。”

  田家树说:“这事不能让爷爷知道,和往常一样,生日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你多操点心,该买的提前买。八十多岁的人了,再怎么着也得让老人家快快乐乐的。”

  女人说:“这个我早想到了,还用你说吗。”

  田家树瞅了瞅旁边睡熟的叶儿,又看了看窗户,外面已经微微的发白了。他柔柔眼睛,对媳妇说:“困了。睡一会儿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