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杨松:《血谏》——写给欧金中

2021-10-17 09:50:4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松
点击:    评论: (查看)

《血谏》——写给欧金中

文/杨松

 

1.

我用我的血液

来表达我的谏言

已经五年了

没有回响

我的血比火还要炙热

比铁还要凝重

只要抛出去

就会沉入大海

 

五年了

我的心头每天都在滴血

滴落在两千多个日夜里

滴落在我蹒跚过的每一寸土地

每一片天空

我用烟盒记载着的

每一个文字中

和每一张冰凉的面孔上面

 

血液无声

没有人能听见

血液呐喊

抑或是没有人理睬

血液在一个早晨

悄无声息地漫过江河

 

一个人的血液会迅即蒸发

或在这世纪的洪荒之中

被倾刻淹没

毕竟一个人的血液微薄

不足以惊动世界

 

2

既然如此

那么就不如换一种方式

用我的随时准备

置我于死地的仇人的血液

书写我的谏言

也许只有这样

才能听到回声

尽管这回声过于沉重

过于血腥

 

然而我不得不用这种方式

结识你们

因为这是不得已的方式

因为只有仇恨我的人的血液

溅到大地上

回声才能足够响亮

才能作为他们唯一听得懂的谏言

把他们惊醒

 

因为只有死亡

才能让人们重新认识血液

它不应该

只滴落在我贫困的心头

或寻求正义的路上

不应该只是被欺凌者的

唯一标志

也不应该让人们熟视无睹

 

因为只有让人们看到欺凌者

有一天也会流血

流出的血液也同样鲜红

同样粘稠

同样会溅满人们的眼帘

同样触目惊心

真相才能被揭开

人们才会懂得

人作为一种生物

血液并没有贵贱之分

 

3.

五年了

我备受煎熬的苦难

终于走到了尽头

我终于可以告别

我那在暴风雪中

哗哗作响的铁皮房子

和我年迈的残喘中的母亲

告别我的孩子

让他在成长中忘记耻辱和仇恨

尽管我依然留恋这个世界

 

但我深知

债是一定要偿还的

既然我已经让仇恨我的

那个有愧于我的人

用鲜血偿还了他的孽债

现在轮到我

偿还他的鲜血

 

可是我的两千多个

漫长的不眠之夜

我的凄凉的飘摇的梦境

我的跌跌撞撞的求生之路

和我九死一生的冤屈的灵魂

还心有不甘

我完整的人生如今支离破碎

谁来偿还

 

4.

那些堵着我的生存之路

让我终日在凄风苦雨中哀号的人

那些把我推向悬崖

让我无路可逃的人

那些整日正襟危坐

高谈阔论法治和人权的人

那些在我年迈而衰老的母亲苦苦哀求面前

趾高气昂的人

他们现在在哪里

他们在干什么

 

我流了五年的血泪

他们视而不见

如今

他们却认认真真地

把我作为杀人犯

让我低头认罪

 

我不懂

当我再一次面对他们

彼此相望

彼此触摸良知

倒底是谁应该低下头来

谁是罪犯

谁应该拷问谁的灵魂

谁应该跪在谁的脚下

 

五年了

我的人生终于走到尽头

可我的冤屈却没有穷尽

如同我的坟前

狂风摇动着的漫天茅草

如同在空中悲号的凄厉的鸦群

 

那黑色的鸦群

一阵阵盘旋着

像一个巨大的黑色问号

永远不会消散

永远面对苍天

 

2021.10.15


【文/杨松,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