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故事新编】鹅城改革

2021-09-04 11:57:30  来源: 红墙往事   作者:红色卫士
点击:    评论: (查看)

  鹅城经济发展不错,已经连续三年被评为“省级模范县”了。

  县城建设非常繁华,号称“小上海”,还没有贫民窟(贫民全在乡下,衣衫不整者不准进城)。县里的四大家族十大富豪在省城也是有名的,厕所的马桶都是真金白银做的。

1.jpg

  这完全是新任县长黄小四——黄老爷的幼子的功劳。

  黄县长毕业于上海浦东的名牌大学,又拿了哈佛大学的博士学位。留洋回来,年纪轻轻的就当了县长,因为喝过洋墨水,执政理念不俗,很受省城的重视。

  民国连年打仗闹饥荒,再加上地主们的搜刮,确实有点民不聊生,很多人别说生儿育女,就是连个遮风避雨的草棚都没有。

  鹅城的“四大家族”仍然搜刮不止,佃户逃的逃亡的亡,不少地都荒了,人口也下降得厉害。可纨绔子弟们仍然醉生梦死,抽大烟,给姨太太们买奢侈品,送她们到韩国整容,玩得不亦乐乎。

  前几任县长不消说,也都是雁过拔毛,捞完就跑,搞得鹅城岌岌可危。

  黄小四毕竟是留过洋有国际视野的,一次他和黄老爷聊天,忧心忡忡地说道:“老爷子,这样下去可不行。那大美利坚为什么能发展起来,靠的就是人口红利。《资本论》都说了,资产阶级要想扩大再生产,离不开打工仔,起码也得让他们有口饭吃。咱鹅城人虽多,但也经不住这么折腾。泥腿子们都跑了,四大家族不还得喝西北风?”

  黄老爷到底是明白事理的人,他吸了一口美国进口的鸦片烟,朝小四说道:“你说的没错,四大家族的老头子们脑子里还是前清那一套,跟不上民国的趟儿了。鹅城的事,就交给你了。四大家族的工作,我来做。”

  黄县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决定先把蛋糕做大,同时要做好福利工作。

  鹅城宣传部在城门贴出告示:

  为了县城的长治久安,为了经济的繁荣发展,为了乡亲的幸福生活,鹅城改革即将拉开帷幕……

  鹅城是个农业大县,“鹅城稻”远近闻名,早些年是宫里的贡米,其他农副产品也很有名,如腊肉、柑橘、甜酒等等。轻工业有纺织、印染和烟草加工,烟草是暴利行业,由黄家垄断经营。县城商业发达,最热闹的是黄赌毒。

  鹅城皇家大酒店是为数不多的星级酒店,也是县城的标志性建筑物,不少省城的达官贵人才子佳人们常来玩耍。当然,上头有来视察的,也指定要入住皇家大酒店。不管政绩搞得怎么样,就这一项服务,也足够让上头的人满意了。

  皇家大酒店的升级改造是一项龙头工程,除了传统的皇家贵族风格,又多了欧式的总统套房。这一招大获成功,连锁店都开到省外去了。据说鹅城皇家大酒店集团还准备上市呢,里面有黄县长30%的股份。

  黄县长还凭借着他的人脉资源为鹅城拉来了投资,新建了鹅城酒厂、生猪屠宰厂等标杆企业以及相关的配套工程。受到罗斯福总统“以工代赈”政策的启发,他雇佣民工修了一条直通省城的公路。修路钱是鹅城交通集团从银行贷来的,以公路修成之后二十年的过路费做抵押。

  如此一番操作后,鹅城经济果然上了一个台阶,尤其是GDP,位列全省县城第一。

  但做蛋糕容易分蛋糕难,针对县城贫富差距悬殊的情况,他想向四大家族及其他大小地主们多收点税,没曾想这些老爷们翻脸不认人,谁也不愿意放血。

  黄县长着了急,“江西那边的红军已经过了川黔边界,离鹅城只有几百公里了,我们现在不放点血出来,难免要被贫下中农们打了土豪呀。那些泥腿子,给他们一口吃的,再好生安抚,就不会反,鹅城就还在咱手里”。

  一听说红军打土豪分田地,众老爷们有点慌,同意破财免灾。去年放下去的高利贷利息减半,田租减少一成。地主老爷们还同意捐钱在县城修建“义学”,每年在每个乡镇选拔一名品学兼优的贫下中农子弟免费就读。这后一项政策尤其受农民欢迎,都盼望自己的孩子能成为那个幸运儿。

  经过一番改革,鹅城果然变了一个样。不过也有地主看不下去,不愿给农民让出一丝一毫的利来,变卖了田产到省城去了。

  黄县长春风得意,不过他心里明白,鹅城改革的硬骨头还没完全啃下来,尤其是分配方面。

  工厂里头工作时间太长,最少也是十二个小时,大量雇佣童工,也没有什么最低工资标准,压榨得太狠了。二次分配,说是多收富人的税,结果却通过各种手段门路又从工人农民身上剥了一层皮,钱最后还是像漏斗一样漏到了四大家族手里。

  “必须得对这些老爷们有所节制,要在分配方面下下功夫,最重要的是得让那些泥腿子们心理平衡不闹事,才是长久之计。只有这样,我才能步步升迁,也可永保我黄家产业”,黄县长陷入了沉思……

  红色卫士

  2021年9月3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