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被质疑用回车键和污言秽语写诗,贾浅浅丢的只是贾平凹的脸?

2021-02-04 10:15:09  来源: 环球人物杂志   作者:李雨潇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有“梨花体”“废话体”诗,“浅浅体”一出,好像再度拉低了写诗准入门槛,人人都能写诗的时代真的来了?

  |作者:李雨潇

  |编辑:咖喱

  |编审:劳灵格

  被边缘化已久的诗坛迎来新的躁动,源于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

  1月28日,文学评论刊物《文学自由谈》在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文章——《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文中,作者唐小林对贾浅浅的诗作提出了诸多质疑。

  唐小林批判的焦点集中在“贾浅浅回车键分行写作、语言污秽”“贾家父女俩互相吹捧唱和”以及“文学名家为贾浅浅站台、背书”上。

  这篇辛辣的批评文章,迅速引起了网友的应和。前有“梨花体”“废话体”诗,“浅浅体”一出,好像再度拉低了写诗准入门槛。大家在读过唐小林的评论后,纷纷调侃:“自从用了回车键以后,我也是一个诗人了。”

  ·微博网友评论截图。

  用回车键和“污言秽语”写诗?

  唐小林在文章中以贾浅浅的几首诗为例进行批判。

  《朗朗》

  晴晴喊

  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

  等我们跑去

  朗朗已经镇定自若地

  手捏一块屎

  从床上下来了

  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那年,那月,那书》

  他忽然清清嗓子对我说

  嗨,我叫迈克,是来西安的留学生

  你看的什么书

  《废都》。我答道,

  并且努力把窝着的书角展了展

  废都?那是什么意思呢

  那个老外耸耸

  奇怪的分行断句和单调的白话叙述,让很多网友直呼:文学大家的女儿,不过是小学生作文水平。不仅如此,文中夹杂的不雅词汇也被指“有碍观瞻”。

  唐小林说:“这种‘浅浅体’诗歌之所以受到追捧,是因为有无数看不见的手在翻云覆雨、兴风作浪。”

  贾浅浅的个人经历,确实和父亲贾平凹有很多交集。从贾浅浅现在就职的西北大学官网可以看到她自大学起的个人履历。

  ·贾浅浅简介。

  1998年9月至2003年7月,贾浅浅就读于西北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本科。大学毕业后一个月,她即入职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担任现当代文学教师。

  《环球人物》记者搜索当年的新闻发现,2003年1月起,也就是女儿贾浅浅入职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约半年前,贾平凹刚就任该校人文学院院长。

  贾浅浅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工作至2018年,之后入读西北大学中文系,既是在读博士,也是文学院副教授。

  ·贾浅浅。

  在贾浅浅的个人学术研究中,也不乏父亲的“身影”。

  在她简历中列出的8篇论文中,有4篇是单从标题上看就与父亲贾平凹有关的题材。从课题到著作,也几乎都与父亲脱不了干系。

  ·西北大学文学院官网上关于贾浅浅的个人介绍。

  虽然研究领域相对单一,但贾浅浅在文学界的“成绩”还是相当耀眼的。她的作品散见于《诗刊》《作家》《十月》《钟山》《星星》《山花》等,自己也有包括《第一百个夜晚》在内的多部诗集出版。自身“荣衔”从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到鲁迅文学院第32届高研班学员。她还曾出席过第八次全国青创会,也参加过《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

  至于文学圈对这位“文二代”的评价,在她首部个人诗集《第一百个夜晚》发布活动上可见一斑。

  2018年1月举行的发布会上,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清华、诗评家欧阳江河、诗人西川等多位文学界大咖莅临活动现场,表示祝贺。

  张清华说从贾浅浅的诗中读到了很多禅意:“有的人可能写了一辈子也未曾像她这样天然靠近诗歌本身”;西川说贾浅浅的诗有难得的幽默感,对当代诗有开拓性;欧阳江河则从《我的娘》这首被唐小林点名批判的诗中看出了“灵性”。

  ·贾浅浅新书发布会现场。

  “谁没写出几首烂诗呢”

  要客观理解贾浅浅事件,可能还要听一些不同的声音。

  在知乎上“如何评价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的提问下,有嘲讽和不屑,也有不同的观点。

  比如,有人指出那首备受诟病的《那年,那月,那书》,其实是一首长诗,节选出来“有问题”的篇幅搁到全篇去看并不扎眼。

  有人翻出了贾浅浅一些其他风格的诗作,认为也是和大多人的审美相契合的。

  “我翻阅了《椰子里的内陆海》中的许多篇诗歌,并没有发现几首尺度大的作品,网上流传的那两首不堪入目的文段,未收录于其中。但至少透过这本诗集,可以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大尺度并不是贾浅浅的诗歌特征。”有知乎网友说。

  《椰子》

  有些海水被系在了椰子里

  成为安静的内陆湖

  它拒绝参与时光的扎染

  像古文中的宾语前置

  你只能垂手站立

  仰望于它

  《风吹过时间的河流》

  光线穿过椰枣树般张开的墙壁和窗帘上的

  弹孔,汇入黑胶唱片里的

  幼发拉底河

  很多年前,他也曾这样坐在

  床边,默默听着。

  那时有月光,也有孩子们的

  笑声。

  他抬起头,就能看见天上翻滚的云——

  像露头的白熊,呼啸而来

  又若无其事地散去

  他不相信每次的唱针都停留于

  相同滑音,如同

  荒原上的波斑鸨,在张开羽毛吸引雌性的时刻

  忽然被猎枪的子弹击中

  缄默是一袭黑袍,像从前

  孩子们跪在地板上玩不倒翁,月光按住了

  所有人的影子

  他有些恍惚,不知自己是否还埋在

  四十年前的影子里。

  风吹过来。宣礼塔,与手中的烟斗

  同时冒烟

  虽然对一首诗好与坏的评价没有统一标准,但按照一般人的眼光,这几首诗的水准至少应该在唐小林列举的几首诗之上。

  天津大学教授马知遥发表评论说:“其实谁没写出几首烂诗呢。”

  微博网友“克鲁伦河之波”则认为,“贾浅浅的诗需要立足文本的深深理解,而不是大棒横抡否定一切,那是文革思维。”

  另一方面,发表批判文章的作者唐小林,在文学批评圈一直以辛辣讽刺著称。

  与很多网友一面肯定贾平凹的文学素养、一面对贾浅浅的水平不敢恭维不同,唐小林对父女二人的作品都持负面意见。

  在《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文章的后半部分,唐小林写道:“这些污秽的文字,难免会让人想到贾平凹那种恋污成癖、‘性景恋’、私有形态的反文化写作。”

  在这篇文章结尾,提起当代诗坛乱象,唐小林还顺道批判了一下莫言:“就连诺奖得主莫言,也有‘诗体小说’《饺子歌》——就说这‘饺子体’吧,明明是文字拙劣粗糙的顺口溜,却不但受到大肆追捧,甚至还获得了第五届中国长诗奖。难怪有读者评论说,这样的诗歌创作,娱乐了诗歌,也羞辱了自己,而使当下诗坛一纸垃圾,遍地鸡屎。”

  ·摘自《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

  除了贾家父女,刘震云、于坚等人,都没能逃过唐小林的批评。

  唐小林在《唐小林:刘震云算什么“大作家”?》一文中说,刘震云“自以为是”“自说自话”“任性写作,无视读者感受,无视小说艺术,侮辱读者的智商。”

  唐小林还说于坚是“乐此不疲地制造赝诗”,杨黎是“江湖艺人的文字杂耍”,伊沙则是“争分夺秒地炒作自己”。他质问沈浩波“何以要亮出‘下半身’”,说商震在文学圈有面子,作品《半张脸》“大过一张脸”……

  说到这,有关“贾浅浅的诗”的讨论渐渐清晰了,尽管对于其诗作的水准存在很大争议,但这仍然是在文学范畴内的一次讨论。

  刊登唐小林文章的刊物《文学自由谈》创刊于1985年,刊物不仅收录作家的作品,还主要针对文学事件、文学现象发表评论文章,读者对象定位为“知识分子”。

  刊物与唐小林希望见到的,应该是人们对文坛和诗坛的关注,是对于文学本身的讨论,批判是手段不是目的,如果只是演变成了“如何优雅地点评贾浅浅的诗”,或者以调侃贾浅浅为“政治正确”,这样无意义的狂欢,本质上违背了讨论本身的目的。

  一次久违的“文学争鸣”

  贾平凹于1952年2月在陕西省丹凤县出生,毕业于西北大学。2007年,他凭借《秦腔》一举获得了第七届茅盾文学奖,代表作品还有《废都》《古炉》等。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现实主义文学的黄金时代,贾平凹和陈忠实、路遥等作家一起,掀起了一股强劲的“陕派黄土文学风潮”。

  贾浅浅的文学水平可能并不够格和父亲相提并论,但父女之间相似的一点在于,贾平凹“出道”之初也曾面临过大众的质疑。

  贾浅浅曾在文章中回忆道:“父亲的《秦腔》小说刚刚出版之际,舆论界吵得沸沸扬扬。我记得有一位中央电视台某个栏目的记者也来采访他,问了他几个跟作品不沾边的一些道听途说的问题,我父亲当时很平静地笑笑说:‘等你仔细读一遍,再来找我吧,我还会接受你的采访。’”

  关于贾浅浅与父亲在学术上的“互动”,在贾浅浅2017年发表的文章《我的父亲贾平凹》一文中,曾经有过解释。

  文章中,贾浅浅说自己是父亲的“铁粉”。可以想象,1979年出生的贾浅浅,在那个年代有一个文学明星的老爸,不崇拜反倒奇怪。

  贾浅浅写到了自己大学时写好一篇文章偷偷拿给父亲读时,内心的忐忑与期待:

  “写好后,父亲正在午睡,我就轻手轻脚把这篇文章放在他书桌上,然后摸上床也假寐。但是两个房间的门却没关,我就静心等待他起床后的反应,因为紧张,我的两个太阳穴突突地跳。”

  父亲睡醒后,过了半小时,贾浅浅听到父亲给作家孙见喜打电话,说:“老孙呀,我这里有篇文章写得还行,刚好你办的刊物要稿子,就给你吧。”

  从这段描写中不难看出,贾平凹对贾浅浅当时的文字水平是肯定的,而贾浅浅对文学和写作也有一定敬畏心,同时,她在文章中并不避讳谈及作家父亲对自己的帮助。

  ·贾浅浅(中)与父亲贾平凹(左一)。

  至于以父亲作为对象进行学术研究,贾浅浅的说法是,自己作为骨灰级粉丝却不能真正了解父亲的精神世界和灵魂深处,深感自责,“我觉得我这个‘粉皮’应该升级了。所以我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从此我要研究我父亲了……这就是历史上不多见的,被研究者指导研究者如何写关于研究他的文章这样一个经典场面。”

  ·贾浅浅在“贾平凹大讲堂”上。

  贾浅浅在诗坛的走红,到底是唐小林所认为的,靠贾平凹的一手操作,以及文学界众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合谋;还是一个在中国西北出生的娃,受作家父亲影响喜欢上文学,在自己家乡的大学教书,又因为对父亲的崇拜而开始研究父亲的呢?

  不论事实真相如何,“贾浅浅的诗”登上热搜,让大家对现代诗歌、当代文学的关注度在相当长的一段沉默后突然爆发。

  打开《文学自由谈》的微信公众号,唐小林写贾浅浅的文章阅读量已经达到“10万+”,评论里的留言几屏都拉不完。而点开该公众号其他文章,每篇阅读量平均在1000左右,有的甚至只有几百——这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当代文学常常处在公众的视野之外。

  有人支持唐小林,有人支持贾浅浅,对于诗坛和文坛来说,这都是一次久违的“争鸣”。人们对贾浅浅诗的关注,最终是否能够真正转化为对当代文学的关注,还是“只是短暂地当了一下看客”呢?当一切喧嚣回归平静,这才是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