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无奈的婆公公

2020-12-31 10:42:0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汤奋志
点击:    评论: (查看)

  下午四点钟,是这里一家外资企业的工人转班时间,即白班工人下班,夜班工人上班。每当此时,公司所在地的三岔路口就热闹起来,男男女女,有的回家,有的进厂,就象过去的戏院电影院散场一样,摩托车,电瓶车,自行车在街上川流不息。还有住在城里的人,则乘公司大客上下班。随着人流的消失,在我的小店里等姑娘和媳妇下班的老头子,老奶奶也分别抱着不满周岁的孙子和外孙回后面工人生活区烧晚饭去了,天天如此,年年如此。他们有的来自东北,有的来自六安,有的来自贵池。

  今天却有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坐在我的店里没有走,他蹲在地上给一个正在喂奶的年轻女工大腿内侧擦屎,是孩子一边吸奶,一边拉下的大便,远看就象通黄的鸡蛋花。女工横抱小男孩,露出一只白嫩的乳房,让他一口一口地吮吸,而将双腿张开,让老人用卫生纸擦好了这边擦那边。

  我坐在柜台内看老人笨拙地擦屎,忽然发现低头喂奶的女工就是公司小报通讯员,制品厂会计张海燕,我们是前天在地区城关三小参加自学考试时认识的,她考会计专业,我考文学专业。从考场出来,她对我说,她其实从小就怕数学,所以读高中,就报了文科。谁知参加高考,以一分之差,名落孙山,想复读一年再考,又苦于家境贫寒,怕给父母添负担,就去深圳打了四年工。眼看学历太低是找不到好工作的,她就选报了会计专业自学考试。但她并没有因此放弃文学爱好,每月还给公司小报写点新闻和散文。我问她这次考得怎么样?她笑着说,这次可能不行,因为公司总是加班,小孩又生病,没有时间复习。不过她也不着急,因为只剩最后一门了。下年突击一下,就能拿到大专文凭了!

  我趁老人出去甩垃圾,轻声问她,这位老人是不是她父亲,她说不是的,是我婆公公。想到刚才老人几乎跪在地上给媳妇大腿擦屎的情景,我是又感动又惊讶,又问孩子奶奶呢?她说在家里给老大老二带孩子。说完,就把孩子递给从外面返回的公公,把被孩子揉绉的上衣掸平,然后向我做个拜拜手势,就小跑着上班去了。

  等张海燕上班去了,我又问老人在这里带孙子,家里田由谁种?老人一面给孩子裤裆里塞纸尿布,一面苦笑着说,没有人种,都荒在那里。反正不是我一家,整个村子人的田都荒了,有的栽了花木,时间长了没人收,都变成了大树。那吃粮食怎么办?我又接着问,很想借机了解一下农村实行大包干后的三农发展情况。吃粮食就买呗。你和老伴除了吃饭穿衣由三个儿子供应外,还有什么其他收入?没有,我和我老婆,本来一个是木匠,一个是裁缝,现在随着大批传统手工业的破产,都失业了!不然,哪会轮到我从江北来到江南带孙子!

  写于2020年10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