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乡村反腐小说《秋叶正红》之第四十四章

2020-12-21 17:55:4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承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四十四章 “一号文件”

  牛三泰回来了,而且事先一点动静也没有。他回来到底做什么,是常驻,还是蹲点呢?刘广元感到吃不准。假如常驻,却没带家眷一人回来,要是蹲点,也犯不着装修房子啊?他睡不好,饭不香,心神不宁。奇怪的是,自从田二萌事件之后,不但唐镇长没来,镇上其他人也极少有人再来。候坯金董不懂那俩操蛋也不知哪里去了,想打听点消息都费事。

  无奈之下,他拨通了镇长唐梦云的手机,饶了个弯,说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然后才询问起牛三泰的事。得到的确认是,牛三泰退休了!至于为何回村,一切都是新来的岳书记定的,连唐镇长自己也不十分清楚,并嘱咐他一定配合好工作。问的事儿呀”,想来想去,还是去找刘广利商议,尽管他对这位二哥的嘴巴有点不那么信任。刘广元挂掉电话,寻思道:“看来广利得到的消息是可靠的。可是唐镇长电话里也没说撤职和当顾

  刘广利回头想了想,说:“这事不用猜,一定是那田小雨的注意!那丫头心眼多着呢!老三,这是天要下雨呀!你得赶紧想辙!要不价,这一老一少把你夹在中间,以后你可危险!”

  这句话使得刘广元猛地打了个冷战!广利说的对啊,看来这里头大有文章哩,确实不得不防。该如何应对呢?刘广元思忖半天,决定向牛三泰发出邀请,在苹果园饭庄设宴,为他接风洗尘。心想,世上没有不沾腥的三腿猫,只要你吃了这一顿,以后的事儿就好办了。田小雨认为刘广元一定没按什么好心,不但自己不愿去,而且劝牛三泰也不要上当,

  牛三泰说:“丫头,刘广元这人我最了解。和他打交道,得和他斗心眼。他越是没安好心,咱才越是要去。不去,你怎么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不但我去,而且所有两委成员都要去。咱爷俩给他来个将计就计,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咽到肚子里。”两人就此商量一番,高高兴兴的来到了苹果园饭庄。

  让刘广元没有想到的是,牛三泰和田小雨竟然这么给面子,一请就到!并且还把两委成员都带来了。这么多人,满满的凑了一大圆桌子,就差村民小组长一级的了!心想也好,就让大家一块见证一下吧!牛老筋哪牛老筋,即使你老谋深算,油盐不进,我略使小计,也难逃我如来佛的手心!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心中一乐,端起酒杯说:“欢迎老领导到来安家落户,希望老领导为家乡建设出谋划策,增砖加瓦。我提议为了老领导的到来干杯!”

  牛三泰环视着满桌子的人,笑着说:“好吧,退休了,在城里憋得慌,回乡下来透透气。既然又凑到一块了,以后咱就一心一意为大伙操点心受点累,共同把新农村建设好。”

  刘广元说:“你说的太对了。我敬你一杯。”

  刘曰文也说:“老乡长衣锦还乡,必定造福桑梓,向老乡长表示敬意。”

  牛三泰瞅了瞅大家说:“这么多人,都是村干部?咋好像少着一个人呢?我听说你们的村班子,不是还有刘二少吗,他咋没来?”少了刘二少哪成呀,这时候他正在外面走廊里,鬼鬼祟祟地对一名上菜的男服务员嘱咐着什么。刘二少再三叮嘱服务员:“听明白了?手脚麻利点儿,别露了陷儿。”服务员有些犹豫的答应着说:“听明白是听明白了,不过,他是乡领导,万一把他烫伤了,可咋办呢。”刘二少说:“怕啥呢,一切有我担着呢!”

  服务员说:“怕倒不是怕。我一小服务员儿,一月挣俩钱儿挺不容易的,到时候吃罪不起!”刘二少说掏出一百块钱塞到对方手里:“这一百块钱你先拿着,事成之后,亏待不了你。”

  男服务员接过钱点着头说:“嗯,那我听你的!”于是就在大家向牛三泰敬酒的时候,服务员端着糖醋活鱼走了进来。他正要把鱼放下,却故意脚下踩滑,把鱼翻在牛三泰的跟前。糖醋鱼汁溅了一身,烫得牛三泰 “哎!”了一声。男服务员赶紧上前用餐巾帮牛三泰擦身上的汤水,连声道歉说对不起!

  刘广元责备服务员说:“你是干啥吃的。咋这么不小心呢。老乡长,你没事吧。”

  饭庄老板刘广利也冲服务员瞪眼,训斥说:“你今天没睡醒哪,怎么这么不留神呢!”

  牛三泰说:“不要紧,别难为这孩子,他又不是故意的。广元哪,这一桌得多少钱呐?”刘广利说:“不贵,大概六百来块吧。”牛三泰说:“是不贵,你开的饭庄么。如果我估算不错的话,这一桌酒菜,在咱这里,大概就等于一个农民外出打工干一个月的工资了。这样吧,今天这顿饭我请了,我掏钱。”

  刘广元说:“这哪行,今天是为你接风,怎么让你掏钱呢”。牛三泰恍然似的说:“这我倒忘了!这么说,今天是你掏钱了?”刘广利说:“你们谁都不用掏钱。村里有招待费,老乡长就不用操心了。”

  牛三泰说:“啊,这我咋又忘了呢!既然是公款消费,那咱可就得说道说道。今天在座的都是村干部,我呢,也不是乡长了,现在的准确的职务,应该是镇政府调研员兼镇党委驻村联络员。除了这两个,还有一个身份是村委会的顾问。我这个顾问,可不是光顾不问,是一定要管事的。我这里有一份镇纪检委印发的关于加强廉洁自律的通知,要求各村都要成立群众监督委员会,选出一名德高望重的人,担任监督委员会主任,简称监督委主任。我是一名有着三十年党龄的老党员,德高望重不敢说,手下提拔起来的有镇长、局长、县长,我自告奋勇来当这个主任如何?”

  牛三泰一席话,说得一桌子的人哑口无言,呆呆的坐着,都不知道下面将要发生什么事!

  田小雨首先鼓掌说:“我同意老乡长担任监督主任!”

  刘曰文看了看刘广元,也拍手说:“这个职务确实非乡长莫属,我也表示同意。”

  “同意!”

  “同意!”

  牛三泰说:“既然大家一致同意,就这么定了。下面由第一村支书田小雨宣布纪律。”

  田小雨克制住心中的激动说:“今天是我担任支部书记后召开的第一次两委会。我宣布从今天起,咱们要严格按照中央八项规定要求,做到令行禁止,严禁公款招待、吃喝。特殊情况必须由支部、村委负责人签字,最后经监督委主任审查后方可生效,否则的话,谁吃喝谁掏钱,一律不准报销。”

  刘广元等人听了,好似劈头浇了一盆凉水,从上到下凉透了!刘广元露出两颗白牙,嘿嘿一笑说:“小田,你这叫啥章程啊?这吃喝之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多少文件都管不住,你们还真想动真格的呀!”

  刘桂香把小嘴一撅说:“我的那个天呐!小丫头初来乍到,就为吃顿饭,搞那么紧张,这犯得上吗?有那必要吗!”

  刘二少拿眼一蹬说:“什么狗屁规定!老子不听这套!”

  牛三泰神情严肃地说:“执行中央精神,怎能说没必要!小田,我建议咱们村也来一个一号文件,就叫白水渡关于落实中央精神禁止公款吃喝的决议。”

  田小雨说:“好,我赞成。”

  刘广元简直有些火了,冷冷地说:“你们又是一号文件,又是决议,搞什么名堂嘛!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成决议了,实现应该大伙讨论一下的么。”

  田小雨说:“执行上级廉政纪律,还需要讨论吗?”

  牛三泰说:“小田说的对,落实上级廉政纪律就应当不折不扣,不能许讨价还价!”然后掏出二十元钱,放到桌子上,“这是二十块钱,刚才那杯酒加上小田的饮料钱,绰绰有余。饭菜一点儿没动。小田,咱们走。剩下的,你们就吃着喝着,慢慢讨论也行,但是不能打折扣。否则我将在镇党委会上提议对你们做出处分。”

  说罢,牛三泰与田小雨相对一笑,走出了房间。剩下的人呆呆地坐在那里,全愣住了。刘曰文马上就反映过来了,知道这顿饭不能白吃,赶紧站起身,笑着说:“对不起,我去趟洗手间。”出来之后就溜了。刘广元守着一桌子酒菜大骂:“他娘的,这,这叫什么事儿!”

  刘桂香脖子一扭,鼻孔哼了一声不言语。其他几位吃也不是,走也不是,瞪着眼不言语。刘二少倒不在乎,摸起筷子照准那红烧鱼就插下去,说:“走了的正好!咱们该吃吃,该喝喝。管他呢”

  连日来,刘广元感到从未有过的窝火,闹心,唉,算计来算计去,还是被牛三泰田小雨这一老一少给算计了。于是就喜欢骂人,摔东西,连那只平日里非常宠爱的德国黑背大狼狗,也无缘无故地被踢了一脚,吓得远远地躲着他。红嘴鸥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不说拉倒!红嘴鸥照样抽烟、磕瓜子、出去找人跳广场舞,省得招你惹你。宝贝闺女巧玲整天闷在自己屋里,不知干些什么。几个兄弟呢,大哥刘广泰是无事不登门,二哥广利把苹果园当命根子,四弟广泗的石料厂出了点事故,不知处理的怎么样了。只有刘二少成天在眼前转来转去,虽然叫人见了就烦,可没了他有些事还不行。他把刘二少找了来,要他告诉手下的那帮狐朋狗友吃喝弟兄,耳朵长一点,多打听点有用的消息。谁知刘二少听罢,还满不在乎,愤愤不平说:“他牛老筋算个球!吃顿饭他还‘决议’。决他妈的屁议!我看他就是欠收拾!干脆给他来点厉害的,把他的老窝烧了!看他咋的!”刘广元就拿眼瞪他说:“你还是安生些吧!少给我惹事!现在是非常时期!”刚嘱咐完了刘二少,刘曰文又来了,一个劲地替自己辩解,说老乡长罢宴的时候,自己如何如何不得已,请主任不要放心里去。刘广元脸皮一纵,笑着说:“没什么。正想找你呢,牛三泰整修房子的费用,核算出来没有?”刘曰文说:“核算出来了,一共是三千八百多块。”刘广元说:“算出来了,就给他报了吧!”刘二少说:“对,先堵住他的嘴,到时候看他决议还管用不管用!”刘广元冲刘二少一闭眼:“你少说几句行不行?”刘曰文知趣的说:“主任我回去了。”刘广元点点头。刘曰文走了几步回转身说:“三叔我想——”刘广元说:“自家爷们,有什么不能说呀。”刘曰文说:“我媳妇坐月子,我想在家多忙几天,想请个假。”刘广元说:“嗨,自家的事,那还用说。准了,尽管忙你的去吧。”刘曰文出去以后。刘二少疑惑不解地问:“叔,你一会儿白脸,一会儿黑脸,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我怎么……弄不明白呢?”

  刘广元说:“你呀,遇事多跟曰文学学。你刚才怎么那么多的废话呢。这要是传出去,传进牛三泰的耳朵里,该造成多大的被动,你过脑子考虑过吗?”刘二少挠了挠光秃秃的脑瓜子说:“我就图一痛快,可也不该替他牛老筋修房子啊。”刘广元说:“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他要是用了村里的钱,他那狗屁决议还执行得了吗?”刘二少想了想说:“我明白了。这话只能在心里,就是不能明说。是不?”刘广元说:“这得分跟谁呀。跟我可以。”

  刘曰文正趴在桌子上聚精会神写着什么。牛三泰走了进来,从衣兜里陶出一份他修房子的预算单,试探着说:“曰文,你说我是该报呢还是不该报。”刘曰文说:“老乡长叶落归根,造福乡里,这点事情算得了什么,理所当然,肯定得报。”牛说三泰说:“这不是瞎扯淡吗。我个人修房子,让村里报销,还有正事儿没有了。你记清楚了,以后这种事儿绝对不行!”刘曰文说:“村支书和村主任已经通过了呀?”牛三泰说:“还有我监督主任这一关呢!不行!否则拿你是问!”说着,将手中的单据扯碎,扔进废纸篓。

  刘曰文感慨说:“老乡长走马上任,带头纠正不正之风,确实令人感动。曰文不才,写了一篇广稿,请你过目。”牛三泰一愣说:“广告?什么广告?”刘曰文把稿子递过去说:“广播稿简称‘广稿’。”

  牛三泰轻声念道:“群雁高飞头雁领,白水渡吃喝掀高潮。曰文,你这头一句就错了。吃喝之风怎么掀高潮呢?”刘曰文说:“应该是狠刹吃喝掀高潮啊。”牛三泰说:“这上面这哪有‘狠刹’呀。”刘曰文说:“噢,对对对!怪我一时粗心大意,把‘狠刹’漏下了!”牛三泰笑着说:“你这一篇稿子就这俩字重要!你漏下了。下面——白水渡一班人在乡领导牛三泰同志带领之下,厉行节约,反腐昌廉,推动了各项事业的开展。这也不准确,还没推呢,怎么就发展了。这太快了呀!”刘曰文说:“舆论先行,宣传鼓动,就得先行一步。”牛三泰说:“鼓舞作用不可小看,但也不能悬乎乎的。吹大了那不瞎扯淡吗。”刘曰文说:“我再改一下吧。”牛三泰说:“是得改一下。”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