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乡村反腐小说《秋叶正红》第四十二章

2020-11-26 14:54:3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承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四十二章,老乡长的烦恼

  职场上的许多人,巴不得早点退休回家,或看孩子享天伦之乐,或找份第二职业,拿双份薪水。倘若高雅点儿的呢,则下下棋、遛遛鸟、写写画画,诸事不管,过逍遥自在神仙般的日子。可牛三泰退了之后,却一天也没好受着。清早,县城的一所新建公园内,到处活跃着早起晨炼的人,他们中间有的踢腿的、跑步的、打太极拳的、吹拉弹唱亮嗓子的。也有秃顶老头,中年妇女,搭肩搂腰跳双人舞的。到处是莺歌燕舞,一派热闹景象。牛三泰咋看咋别扭,独自个儿倒背着手,在一条小道上自言自语:“退了……退了就啥也不是了……”

  一位提笼架鸟的老人漫步走来,边走边清唱着:“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旁边有人说:“你看人家这鸟,真不赖!这羽毛,这爪子,再听这叫声,真真是头一份。”

  老人自鸣得意地说:“这叫蓝靛颏,我儿子托人从京城捎来的,值八百多块呢!”那人说:“八百块钱,值!这么好的鸟,每地方买去。”

  牛三泰走着走着,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用心一看,原来是几块条石放那儿挡着道呢。他搬起一块来,吃力地往假山那边移动着,一位管理人员发现了,上前制止说:“干什么你呢!”牛三泰慢慢转过身来,迟疑着说:“是说我吗”管理员说:“是说你呢,搬了几次了?”牛三泰说:“这不刚刚就一次吗。”管理员说:“你是干啥的。”牛三泰说:“我退了,闲着没事,活动一下筋骨。这石头搁在当道上,给它挪挪地方呗。”管理员指着旁边的木牌说:“你没看见呐,‘爱护公园一草一木,违者罚款。’你破坏了公共设施了!”牛三泰把石头往地上一放:“你误会了,我是好心,嫌它放在这里碍了行人走路,往那边给他挪一挪位置,怎么就成了破坏了呢?”

  这时候旁边有人就议论上了。

  有一位说:“退休是好事。这一位能退出毛病来了你信吧。”另一位说:“何以见得?”

  “就这位哪,刚才我听见他在树林那边一直自言自语退了,退了的,这能叫正常?”

  “这不算毛病,是失落感”。这边管理员继续问牛三泰:“前几天那几块石板是不是你偷的?”牛三泰笑了笑说:“你这个人哪,最好调查清楚了再这么问。我再向你说一遍,这些个石材放在这里影响走路,刚才差点把我绊倒,我就想给他挪个地方,顺便活动活动筋骨,你怎么还把我当成了嫌疑犯了!”管理员笑笑说:“这么说来,是错怪你老同志了。”牛三泰说:“你是错了,以后应注意,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一个上午,很失落的回到家中,准备吃午饭的时候,就见儿子牛大庆举着一个盛有两只鹦鹉的鸟笼,走进了进来,夸耀着说:“快瞧瞧,我买的这对小鸟!”

  牛大妈打厨房出来,扎煞着双手说:“哟,挺好的一对,你买的?”牛大庆点头说:“是啊,给我爸买的。”娘俩正说着,牛三泰从外面进来。牛大妈冲儿子努努嘴,回厨房弄饭去了。牛大庆说:“爸,你回来了。”三泰“嗯”了一声。坐在沙发上。牛大庆手托着鸟笼说:“爸,你看这是什么。”牛三泰接过鸟笼,看了看,皱着眉毛问:“买的?这得多少钱呐”牛大庆说:“连鸟带笼统共才了六十块。”牛三泰转动着鸟笼,嘴里嘀咕着:“今天头午,在公园里,一只黑色的什么‘壳’都值八百,这两只绿色的才值六十呐,我不信。”牛大庆说:“是六十,没骗你。”

  牛大妈把饭菜端上来:“大庆是专为你买的,让你高兴,解闷!”然后冲里间屋里喊:“美红,小丽,吃饭了!”

  牛三泰的女儿牛小丽打自己房间里出来,拿起馒头就吃。牛大妈说:“这丫头,手也不洗,饿死鬼呀?”

  “洗过了!”牛小丽吃着馒头,就着菜汤,还没忘了安慰人:“爸,退就退了呗,养养花,溜溜鸟,落个轻闲自在,有什么不好。叫我还巴不得呢!”

  牛大庆说:“可不是嘛,我倒是想退休,可还不够条件呢。有的人就愣是想不开,退休还退出毛病来了呢。””

  高美红挺着怀孕的肚子出来,冲牛大庆一个劲的使眼色:“别瞎说了,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呀。”

  牛大庆一时没明白媳妇的意思,继续说说:“怎么是瞎说呢?我同事说,今天早上在新建公园里,有位刚退了休的老人,没事儿搬石头玩,差点让管理员罚了款。”

  牛雁来脸上顿时阴云浓聚,非常难看。

  牛大庆一点没有觉察,还在继续开导着:“爸,要说你呀,退了就退了,啊,无官一身轻,做个老百姓,不少吃不少喝的,有什么不好,啊。别像公园那老头似的,万一想不开退出病来——”

  “别说了!”牛三泰手中的筷子戳了戳桌子,几乎把大家吓一跳。小丽说:“爸,干吗发那么大火,我哥说得蛮有道理嘛。”牛三泰一脸惭惭地说:“你哥说的那人那就……那就是我!”“是嘛?”小丽惊讶地张大了嘴。她吐了吐舌头,使劲忍住笑说:“啊,爸,不会吧。没事儿你到公园搬石头干吗。”牛三泰摇了摇头,叹息说:“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

  二十年前,牛三泰在乡政府分了一套六十平米的单元小楼房,二十年后,他一家人还住着这房子。晚上,牛三泰回到镇政府家属楼小单元内,显得无精打采,闷闷不乐。一家人见此情形,话就多了。

  牛大庆说:“爸,退了就退了吧,别一天到晚的跟自己过不去。你看隔壁的张大爷,退休之后,养养花,溜溜鸟,活的多舒心。你应该像人家学者点儿。”

  正在拾掇晚饭的老伴牛大妈也责备说:“他呀,就只会在家里憋气。”牛大庆说:“我爸就是太老实。就拿牛庄村捐款这件事来说,明明是唐镇长的责任,却让我爸替他顶了缸,听说他还不领情。你说这叫什么事呢!这天底下还有公道吗!”牛小丽说:“爸,我也说你两句,你人好,心眼实,说话办事就象小胡同里赶猪——直来直去,现在这样的人吃不开了。过去我没少开导你,可你就是不听。结果怎么样,吃苦头了吧?这叫不听女儿言,吃亏在眼前。儿媳妇高美红说:“这事连我都知道了。我爸说了,唐梦云拿你爸作了替罪羊,就因为有康县长替他撑腰。”牛大妈生气地说:“活该,自作自受。”牛大庆接着说:“到头来,一家人都跟着窝囊,实在受不了”。

  牛三泰倔劲又上来了,大声吼道:“受不了你给我搬出去!抡不着你来教训我!”

  高美红瞪了大庆一眼:“你看你,有话不会好好说,又惹爸生气。”

  牛大庆把头往旁边一歪,“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高美红慢条斯理地说:“爸,你别生气,你自个儿的儿子一向说话没分寸,你不了解吗。不过说说回来,当初我跟大庆结婚的时候,是你和妈亲口答应说,这房子以后归我们所有,虽说面积小了点儿,我们也就将就了。现在我们结婚还不到一年,您就赶我们出去,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牛大妈说:“美红,你别多心,你爸那是冲大庆说的气话。”高美红说:“可我是您儿媳妇呀,刚结婚就赶我走,你说,谁听了心里不别扭。”牛大妈说:“美红,别多心,你爸就是嘴笨,他没有别的意思。回房歇着吧,啊。”

  高美红说:“我没有生气。牛大庆,你给我说说,当初我高美红跟你的时候,屁股后头可是追着一大群呢。我凭什么相中你了,难道是冲你们家这不足六十平米的小单元吗。”牛大庆说:“我又没说什么。我说什么了吗。”牛小丽说:“是呀,农业局长家的房子嘛,自然是又宽敞又气派了,我们那里比得上呢。”高美红说:“这年头谁有本事谁享受,没本事的,一天到晚的阴沉着个脸,管什么用呢。”牛大庆说:“你没完没了了是咋的。”

  牛大妈劝大家都别说了,赶紧回房休息。

  高美红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哪里肯就此罢休?不依不饶地说:“牛大庆,你别逞能,算我瞎了眼了。”牛小丽那嘴也不是白给的,小姑嫂子就杠上了,说:“嫂子,冲谁说话呢。我们家是跟不上你们家,你能到到我们家来,可真是降低了身份了。”高美红说:“小丽,你个姑娘家的,像刀子似的,一会儿戳一句,你什么意思呢。你把我们家当什么人了。”牛小丽说:“那还用说么,人上人呗。”高美红说:“牛小丽,你话得说明白些,别夹枪带棒的。”牛小丽说:“可别这么说。你是嫂子,我哪敢呢。”

  牛雁来敲敲桌子,让她们俩都不要再吵。

  高美红眼泪掉下来:“你们一家子张口都冲我来,我为什么不能说。小丽,这里头有你有什么事儿,你也横插一杠子。”牛小丽说:“怎么说没有我的事儿。你明着是跟我哥拌嘴,实际上是跟我爸生气,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我们一家子怎么了,哪一点对不起你了。”高美红说:“你一口一个你们家,我不是你们家的人呐。既然如此,这里没我说话的地方,我走还不行吗。”

  高美红说着气冲冲就要出门。

  牛大妈急了:“哎哟,这是怎么了这是,大庆,还愣着干啥,你媳妇都七八月的身子了,万一有个闪失,你就哭去吧。还不快把她拉回来?”牛大庆上前拉住高美红的胳膊,着急地说:“黑灯瞎火的,你去哪呀,回来。”高美红说:“我爱上哪上哪,让我出去!”

  牛大庆强行把高美红拉回沙发上坐下,然后对牛三泰说:“爸,刚才是我的不对。咱们一家人住着这不挺好吗,你说——”牛三泰想了想说:“我刚才那是气话。当初你们订婚的时候,我和你妈说这房子归你们住,就归你们住。爸这辈子没多大能耐,但是向来说话算数。房子是小了点,算是委屈你们了。别说了,都是爸不好。”高美红说:“爸,我也没想别的,都是话赶话赶的,说话急了些。”

  牛大妈说:“先凑合着住,过几年有钱了咱再买宽敞的!

  镇政府某道路拓宽施工现场。隔离墙内,田二萌的挖掘机停工在那里,施工承包人李包头急的一边团团转,一边不住的给田二萌打手机电话。

  李包头说:“这个田二萌,人也不来,电话也不接,到底怎么回事呢。”

  几名干活的民工不住的问道:“李工头,天这时候了,开挖掘机的咋还没来,”

  李包头说:“我哪知道,这不正着急吗。”

  正说着,李包头的手机又响了,李包头一看号码,是镇政府唐镇长带来的,赶紧接起电话。

  “唐镇长,是我。”

  电话里唐梦云说:“李包头,我发现这几天施工进度怎么慢了啊。”

  李包头说:“镇长啊,我正要找你哪。开挖掘机的田二萌没来,听说让派出所抓去了,什么时候能放出来呀。”

  “什么时候放出来我哪知道?你问这个干吗?”

  “哎呀呀,我的镇长啊,你不是要进度吗!田二萌是把好手,我这儿实在离不开他呀。”

  “你少给我找借口。难道离了那个田二萌,你就没法干活了吗?”

  李包头说:“哎呀,唐镇长,绝不是我找借口。临时找来的挖掘新手,技术都不行啊。不是挖破了自来水管道,就是掘断了地埋线,弄得自来水公司和供电部门不断的来找麻烦。”

  唐梦云生气地说:“李包头你给我听着,我不管你有多大困难,国庆节前你必须给我按时完成任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