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李三生:漂浮人家 九十三

2020-11-21 17:09:5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斑竹一枝千点泪。古代传说:尧帝有二女,名娥皇、女英,同嫁舜帝。舜南游死于苍梧,即葬其地。二妃寻舜至湘江,悼念不已,泪滴竹上而成斑点,称为湘妃竹。如今在湖南岳阳洞庭湖中的君山上,竹子上面的泪痕斑还十分明显。江局长电话,斑竹已经弄到手,明日飞机到省城,问可以在哪里见面。告诉他去机场接他。高速公路上,看着车外簌簌而过的雪景,老江说,斑竹好歹给弄来两节,可不容易了。问他怎么不容易了?他说道:“怕你老哥笑话我。”遂将获取斑竹的过程简单讲了一下。

  老江有腰伤,比较严重了,因为工作忙,一直靠吃药维持。一个月以前,正在和老汪老秦吃饭,老江电话我,说听我说过认识一个中医,治疗腰病有点名气,就托我代为联系,准备在时间允许的时候,前来就医。通话当中,老秦插话,“湖南的?让他想办法给我带过来几节斑竹,我有用。”就便问老江,“方便弄几节斑竹吗?老秦要。”老江不知道老秦是谁,但也满口答应下来。这次准备过来,已经买好了后天的机票,才想起了斑竹的事情,赶紧去问,谁能搞到斑竹?有小年轻儿自告奋勇,明天拿回来。结果是两个年轻人跑到君山上的公园里,隐藏到了半夜,偷偷锯了两节斑竹,想离开竹园的时候被查获,本可能被拘留,好说歹说才罚款几千块钱了事儿。“唉,别提了,丢死人了。”老江念叨着,脸也有些泛红。

  无端地给朋友添麻烦,我也是很不自在,一再向老江表示歉意。如果我在吃完了饭以后,再给老江电话,告诉他斑竹可弄可不弄,有麻烦就算了,也就没事儿了。偏偏我没有打这个电话,而老江又是个脸热的人,答应的事情就得办,弄了这么一出儿,真是的。老江说,这次带过来几斤君山银针,尝尝吧,很不错。赶紧接上话茬,刘禹锡的诗里说"遥望洞庭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君山的景色应该是很美的吧?你把腰病治好了,约个时间,一块儿游一次洞庭湖看看君山。老江这才兴致大起,连连点头,一边介绍洞庭湖和君山的美,一边愉快的接受了约定。

  把老江安排在林溪庄园住下。电话中医,谈好明天下午去看病。第二天一早,老黄老汪和我陪着老江去外面溜弯儿,亓静慧的老妈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看见老江走道的样子,过来说,这是腰出毛病了,是硬伤引起的。若是你们的朋友,又忍得了一下疼,我可以给你调理一下。老江看着我说:“这是?”我说道:“街坊,是练家子,功夫了得,敢主动过来给你治病,必是有把握。不妨一试。”老黄也说,检查一下也好。

  于是大家掉回头,到老江的房间里。褪去衣服看时,腰部右侧略微有红色隆起状,老太太说,岁数大了,不以筋骨为能。平常再锻炼得少,自愈能力差,免不了就要多受些苦。遂在老江的腰部轻轻捏了几下,用手巴掌外侧往边上使劲一拨,老江“哼”的一声。老太太说道:“不要动,盖上被子,等我去拿药。”返回之后,用竹子刮板在老江腰部敷上药,闻上去很香。细看时,老太太说,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绝对管用。红薯秧去火,板板曲去寒,蕨蕨草扶正,根据伤情调整配比而已。用毛巾盖上,又压上棉被,嘱咐敷一小时,去掉就可以了。两三天内别受寒,以后就没有问题了。老江说,诶呀,药一敷上很舒服啊。感谢,太感谢了。送老太太离去,赶紧回家拿出两盒老江带来的“君山银针”表示谢意,老太太拒收。乃言道:“没有给我朋友治病也可以拿回去尝一尝啊,何况不是特意准备的。”老太太这才收下。

  回来和老黄几个人闲聊,老黄说,老太太厉害啊,什么路数?我摇头说道,实在话,不清楚,练功之人是肯定的。说起杀猪的时候怎么把猪制服了的事情,大伙儿一阵讶异惊叹不已。以后会不会还有什么惊人之举,也不知道,慢慢接触吧!老黄说,在这里常住是对了,开眼了。挨着个高人住着,也是一种保障啊!大家全都笑了起来。老江问,那还要不要去城里看大夫啊?我想了一下说,不用了。我打个电话告诉大夫就不去了。老江说,你们想不到啊,我在家里看了好几回,光是挂号费就一千多块钱。连照片子,带拿药,六千多,没治好,受了不少罪。还告诉我什么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是够气人的。得了,中午我请客,谢谢人家。老江在林溪庄园住了三天,感觉身体已经没有任何问题,高高兴兴地上北京办事去了。

  把老江送到机场,看着飞机走了,和领导商量就事回家去看看老爸老妈。刚刚到家还没有坐下,老岳母电话,岳父的电脑有问题了,让回去给看看。电话打了半天,看见领导不高兴了。没敢问,等着她自己说。领导憋了一会儿,才说道:“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啊!这老太太!不是官员胜似官员,每次电话都是这几套,跟相声里的贯口似的。有什么事情说什么事情就不会,偏要扯上一大堆。”我开玩笑问,今天是“报菜名”吗?领导有点郁闷地冲我说,别起哄。

  老岳母87岁了,上过女子高中。也不是个简单的人。年轻的时候很能干,在偌大的保密厂子里,是唯一一位八级女钳工。那时的几级工都是自己报考,通过就算数,老太太有文化,能看懂图纸,就有了很大优势。老岳父从部队转到地方以后,脾气慢慢见长,家里什么事情都要说上几句,不听就没完没了的念叨,时间长了,就形成了话语上的固定套路。老听领导说,我渐渐也熟悉了,后来甚至会背了,难得的是每一套都能基本上一字不差。今天是家里有事情需要闺女解决,所以应该是第二套说词。我背诵一下吧:家里有什么问题了,你回来给弄一下。你说我容易吗?啊?管了小的管老的,什么事情也离不开我,我要没有了,你们怎么办?日子还能过下去吗?当初我多难啊,每天早早地起来伺候你们的早点,再给你们穿好衣服,怕你们冻着又怕你们热着的,你们俩孩子,我抱一个牵一个,先送幼儿园,我再急急忙忙地小跑着去上班。送早了幼儿园不收啊,送晚了上班就得迟到,我有多难啊!我就是不求人。电脑坏了,我不会弄,要是会弄也不叫你们。给谁添麻烦我都不愿意不是。你要是有时间就回来,没有时间就算了,反正电脑也不是必须使,没有电脑还不活了?九十岁的人了,这老头子!

  还有一套,应该是第四套,专门给我准备的:你有点权力了哈,这是一把双面刀,用好了能为国家干好事。反过来就是祸害,还有可能是灾难。要有敬畏心。手里有点权力,不要把你的那点权力变成利益交换的工具哈。不要弄得“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我闺女跟了你,你就得负责她一辈子。孙女的将来也得你负责。出了什么问题,她可就抬不起头了。我年轻的时候,谁们家的二小子在胡同里打人,让派出所叫去训话,整个胡同里都传开了。大人都嘱咐孩子以后不许和他在一块玩儿。唉,以后就不行了,贾老三家的媳妇和别人打招呼,还那么大的声音,你们家的小子才判了一年,我们家的大儿子判了特么三年呢!一点不觉寒碜。还有那个谁,往拘留所送大红缎子被面的新被活,拘留所不收,就在胡同里得谁跟谁说,不让我送被活我们家孩子盖什么?不就是弄了几辆自行车吗?这还是我们厂子里的同事,你说,什么世道?

  我几次跟老岳母说,我岁数比他们那会儿大,我要弄也得弄几辆汽车不是,万一弄一架飞机,还能带您出国呢!您也能出去看看世界。最后老岳母用一句话收尾,就是我闺女惯得你,什么事情都敢开玩笑,你可得小心了。平常和领导聊天,说起那个打人的谁们家的二小子,我也是深恶痛绝,你打人家一巴掌,让我挨了这么多年的教育,怎么没把你给判了呢。和老爸老妈聊会儿天,问了问安好。领导拉着我上商场,给老岳父买了一台新电脑送过去了。

  只要父母在,孩子,永远是孩子。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