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乡村反腐小说《秋叶正红》之28(已完稿)

2020-10-02 15:05:2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承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二十八章 饭庄的客人

  在白水渡村委办公室,唐梦云听取了村主任刘广元关于老侯被打的汇报。

  对于唐乡长的到来,刘广元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办公室里打扫得干干净净,老耿头把准备好的开水提到办公室,妇女主任刘桂香把上好的碧螺春泡到乡长、所长的磁化玻璃杯里,然后笑盈盈地送过去说:“请两位领导吃茶”。刘广元本人更是十分的殷勤,茶还没喝一口,中华牌香烟已经递到手上。然后就是汇报工作,从乡政府英明决策,到捐资助学如何重要,从村委会如何加强宣传落实,到群众热情如何积极响应空前高涨,再到个别村民对上级政策抱有抵触情绪,煽动扰乱会场秩序,破坏了整个工作的进行等等,刘广元真是煞费苦心。尤其是想起了昨天会场上,田家树、田二萌哥俩竟当众给自己难堪,心中更是愤懑难平,于是向唐梦云说:“最关键的人物,就是那个田二萌和田家树。田二萌会武术,因为打架斗殴,以前被劳动教养过。田家树是个复退军人,在部队表现也不怎么好。这哥俩简直就是村里的祸害,这次村民殴打乡干部,就是他俩挑的头。按说就该先抓起来”说到这里,他眼珠一转,忽然记起了一边的新任支部书记小雨青,于是把话题转移到了这位新来的年轻支部书记身上,轻轻改口说:“当然,我只是就是论事,不带有私人恩怨感情。他们是小田书记的本家兄弟,怎么处理,就看小田书记什么态度。”田小雨不假思索地说:“我对村里情况不了解,既然刘主任这么看问题,我请求唐乡长给我一个面子,让我先找他们谈谈。如果承认错误,改正错误更好?如果执迷不悟,该怎么处理我没意见。”唐梦云说“既然是你兄弟,你可以找他们谈谈,把道理跟他们讲清楚,如果把思想做通了,更好。做不通在采取措施。”唐梦云合上笔记本,又看了看手表:“今天就谈到这里。老刘啊,你们村是社会治安先进单位,现在竟然发生了暴力事情,这太不应该了,问题比想象的还要严重。看来绝不仅仅是个别村民法律意识淡薄的问题。”刘广元说:“唐乡长分析的完全正确,我非常赞成。不过,这聚众滋事,扰乱公共秩序确实非同小可,还望乡长三思”唐梦云问王所长:“王所你看呢?”王四友说:“对这样的人仅凭几句话,就抓他,于情于理都不充分。我们公安机关要依法办事。我的意见是先放一放他,不要急于动他,是好是坏,表演表演,不是更有服利吗”唐乡长又把目光转向田小雨:“田苗,你的看法呢。”

  田小雨说:“这让我怎么说呢。于公他们虽然扰乱会场秩序,但是讲的也不无道理。于私又是我的兄弟,我也不能看着他们走向违法犯罪无动于衷。我还是那句话,找他们谈谈,摸清问题的根源,积极改正,赔礼道歉,于公于私不是更好吗。”

  唐梦云说说:“那就给你给面子,好好劝劝他们。要学会怎么做人,不要跟政府过不去,看以后具体表现。好了,这事就议到这里,将近十二点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刘广元说:“回哪里去?”唐梦云说:“回乡里去呀。”刘广元说:“这怎么行,这里都准备好了。领导们到基层来指导工作,忙到中午怎么好意思让你你们回去。都安排好了。曰文,告诉苹果园,就说领导们马上过去。”唐梦云挺严肃的说:“刘主任啊,这我可得批评你,怎么把戒酒的事忘了?”刘广元说:“我也没说让二位领导喝酒啊。忙了一头午,吃顿工作餐总是可以的,人不能不吃饭呐。”唐梦云瞅了瞅王四友说:“王所长,人家一片热情,怎么办呢。要不咱就破一回例?”王四友说:“你留下吧。我不行,局里三令五申中午戒酒,要求干警中午一律回所里就餐,我得回去。”

  刘广元说:“谁说让你们喝酒了,咱不喝酒,咱吃顿便饭。难得二位领导深入基层指导工作,忙了一头午,吃顿家常饭难道就违规了。”唐梦云看着王四友:“刘主任说的也有点道理,我看咱们就随便点儿,灵活掌握吧。”王四友沉吟半晌:“既然你乡长都发话了,我还能怎么样呢,恭敬不如从命吧。下不违例”唐梦云说:“下不为例。刘主任,说好了,咱今中午就,四菜一汤,工作餐。”刘广元说:“尽管放心吧,说工作餐,咱就是工作餐,顺便品尝一下苹果园里的绿色食品,替我家兄弟打打广告。”唐乡长看着田小雨说:“今天正好是小田上任的第一天,也算为你接风洗尘吧。”田小雨站起来说:“这我得请假了了,我也不会喝酒。既然回家当了村官了,庄里乡亲的,我得走一走,以后好开展工作。”唐乡长说:“那可不行,你必须得留下。小田你记住我一句话,今中午你要是走了,你的工作肯定没法干。”刘广元说:“小田啊,既然乡长发话了,你就别拿捏了。咱们现在是搭班子为领导服务,你走了谁给领导敬酒?”田小雨说:“看来我必须得留下了!”

  正说着,乡农业办候坯金一头扎了进来

  唐梦云说:“老侯,都十二点了,你又回来干什么?”候坯金说:“你们当领导的,工作起来废寝忘食,我哪敢落后哇。”刘广元说:“侯主任来的正好,今中午为你压压惊。”候坯金说:“乡长不发话,我哪敢参加。我回去吃吧。”候坯金嘴上说着,却站着不动。唐梦云说:“老侯你要走你赶紧走,省的我看见你喝醉酒的熊样!”候坯金笑嘻嘻地说:“当领导有这么体贴下属的吗?我老候在替谁在卖命呐?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吧?”刘广元说:“今中午谁都不能走,吃完了正好凑齐一桌牌来。”候坯金说:“看看,还是刘主任会算账。还没管饭呢,就想着怎么把饭钱赢回去。我不走了!”唐梦云说:“老侯这张嘴,就该着让村里那帮娘们儿治一治!”

  在一棵棵苹果树的点缀陪衬下,呈现出清新舒适优雅迷人的环境。串串灯笼,红红火火。假山喷泉,藤萝鲜花。彩旗飘扬,一色的服务员,着装列队迎接。

  唐梦云乡长的轿车缓缓开进来。年轻漂亮的迎宾女服务员柳小蕙站立恭候。车门打开。柳小蕙上前用手遮挡车顶:“欢迎光临!”唐乡长、王所长、候主任依次下车,然后挺胸腆肚往餐厅走。跟在后面的刘二少冲柳小蕙眨巴眨巴小眼睛:“小蕙,最近想我没有?”柳小蕙扬起拳头说:“想啊,想抽你一下呢。”刘二少说:“我得陪乡长喝酒去,没工夫和你闹。待会儿陪哥我打盘台球啊。”柳小蕙说:“我也没功夫跟你闹。你还是只管陪领导的酒去吧”

  苹果园饭庄餐厅里,随着服务员走马灯似的将一盘盘鸡鸭鱼肉、生猛海鲜端上桌来,客人唐梦云、王四友、候坯金、刘广元等人先后坐到自己的位置。唐梦云见田小雨离自己较远,便指着旁边的坐位说:“来,坐到这里来。”田小雨说:“还是刘主任坐那里吧。”唐梦云摇头说:“不对。一来你是新上任,表示欢迎,二来你是书记,他是村主任,你该当坐这里。”刘广元识相地说:“唐县长说的是。你是我的上级,应该坐在上面。”不由分说,把田小雨硬是按在了唐乡长的一边坐下。

  田小雨望着四个炒菜中间,一个碗里的大甲鱼问刘广元:“刘主任,这么一大桌子菜,这么大个甲鱼,得多少钱呐,是不是超标准了呀?”唐梦云也说:“不是说好了的四菜一汤么,咋弄出这么多菜来?”刘广元说:“放心吧,除了中间这四菜一汤,周围这些都是饭庄老板赠送的。”田小雨说:“原来是这样,不大好吧。”唐梦云说:“老刘这人什么都好,就这一方面不好。这不是让我和王所长一起犯错误吗。你呀,说你什么好呢。”苹果园老板刘广利亲自端了一盘海鲜上来:“各位领导,来吃顿饭是饭庄的荣幸,多加几个菜,是为领导们的辛苦表达个意思,实在是不成敬意。

  王四友说:“这一位,我怎么不认识呢。”

  刘广元说:“你刚来不久,我来介绍一下。这不是外人,是我亲哥刘广利,前几年县招待所的一级厨师,现在是这里的经理。”王四友说:“原来是刘经理,失敬了!”刘广利说:“王所长,您客气了。”唐梦云说:“王所,这位刘老板可不简单呢。不单菜做的好,而且很有经济头脑呢。把村里的一片荒,地弄成了现在的聚宝盆,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成了远近闻名的农村致富带头人。”刘广利一边挨个为大家斟酒,斟到田小雨时,田小雨用手挡着酒杯说:“我不敢喝酒,给我倒杯饮料吧”刘广利说:“当村干部,不喝酒哪行?”田小雨说:“我确实不敢喝酒。”刘广利说:“反正我只管倒酒。喝不喝,喝多少,你得请示唐乡长”田小雨说:“唐乡长,咱们这里怎么这么多规矩?”唐梦云说:“这不是规矩,来到苹果园,就得入乡随俗。批准你只喝一杯,绝不让你多喝。来吧,为了刘老板的盛情厚谊,为了咱们的大学生村官田小雨的上任,同时也为了咱们今后的工作,干杯。”

  田小雨也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刘二少从外面进来,对刘广元说:“叔,我来向领导敬杯酒。”唐梦云看了刘二少一眼,问刘广元:“老刘,这是谁呀?”刘广元笑着说:“这是我侄子,名叫刘二少。”唐梦云上下打量着刘二少:“你怎么——这身打扮啊?”刘广元赶紧说:“年轻人,追求时尚,显得有个性,有活力。”刘二少说:“嗯,是,有个性,有个性。”王四友说:“这不是二少爷吗,咱们打过交道的。”刘二少说:“是,是。”刘广元说:“是什么呀,还不快给领导们敬酒。”刘二少应了一声是。倒满一杯酒端在手里说:“唐乡长,王所长二位领导,我刘二少以前不学好,给你们添麻烦了。现在经过我二叔的教育,我决定痛改前前非,重新做人。为了表示我悔改的诚意,我自己先自罚三杯。”刘二少说罢,一连喝了三大杯酒,然后又挨个给唐乡长和王所长敬酒。刘二少首先给唐乡长倒满酒,然后双膝跪下,酒杯举过头顶:“乡长大人,你请。”唐梦云看着刘广元:“老刘,这是什么意思?”刘二少仰起脸来:“没别的意思,就是请唐乡长给我个机会”。唐梦云说:“这又是何必呢。老刘你不把话说开,这酒我怎么喝啊。”刘广元说:“既然乡长这么问,我就不得不说了。怎么回事呢,这孩子以前不学好,惹是生非,搞得村里鸡飞狗跳的。经过我的再三教育,现在想真心改过。村里不是正缺一名负责治安的吗,经过考虑,想让这孩子锻炼锻炼。这只是我的想法,很不成熟,乡长你看这孩子一片诚意,就开恩给他一个机会吧。”刘广利也随声附和说:“是啊,你乡长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就给他一次机会。”唐梦云说:“我就说嘛,哪有这么敬酒的呢。老刘,这叫我怎么说呢,你这分明是假公济私啊。”刘广元说:“假什么公济什么私呢,这不都是为了工作吗。刘广利说:“这孩子干治保还有一大优势,敢打敢闯,不怕得罪人。”

  刘广元说:“是呀。正好以邪治邪,以毒攻毒。就冲这个,唐乡长也得把这杯酒干了。唐梦云说:“好吧。这酒我干了。治保主任的事儿,问王所长吧”刘二少又给王四友倒满酒,还没等跪下去,王四友赶紧说:“别别别。这可不好。”刘广元又说:“王所,这个酒你必须得喝。因为你对这孩子太了解了,他就是个直肠子脾气,不会拐弯,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看在治安大队他表姨夫的面子上,你也给他个机会。王四友眨了眨眼睛说:“治安大队,你说的是周副大队长吧?刘广元笑着说:“没错,就是他。这孩子的表姨夫。就这层关系,这孩子这事——”王四友恍然大悟说:“好吧。这杯酒我喝。”王四友举杯一饮而尽。刘广元大声说:“好。吃菜,趁热吃。大家动手,先把这甲鱼分了。” 刘广利舀起一勺甲鱼肉,分别盛到唐乡长和王所长碗里。唐梦云说:“哎,这甲鱼做的好。不光味香,而且鲜美”。刘广元说:“这玩意儿大补。二喜子,待会儿走的时候,别忘了给两位领导拎上两只。”唐梦云干了几杯酒之后,眼神大放异彩,对候坯金说:“老侯昨天受了点打击,多喝几杯压惊。”侯坯金受宠若惊:“谢谢唐乡长的体贴。有领导这句话,死了也值!”说着端起酒杯一抻脖子灌了下去,叹息说:“基层工作虽然不好做,但是为了领导,我老候愿做马前卒,绝不含糊!””唐梦云说:“这话听着过瘾!刘主任,你们村的工作得抓紧,可不能拖了全乡的后腿!”刘广元说:“请唐乡长放心。只是——这要钱的工作,比要命还难。有些个钉子户,咱一不能强迫,二不能压制,拿他没办法咋办。唐梦云说:“没办法可不行啊,完全靠自觉,任务什么时候能完。今天王所长也来了,咱就把白水村作为工作的重点,来个联合办公,一是为别的村树榜样,敲警钟,二是为今后工作铺路。老刘你就放开了大胆干,什么都不要怕,出了事我担着。刘二少说:“叔,既然乡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咱还怕什么呢,干呗!”刘广元说:“领导这么支持,我们还有啥说的?照办就是了。”唐梦云说:“不能光靠我,王所长在这,你得请他多支持一下。”王四友说:“既然乡长发狠话了,我还有不支持的道理吗?我这里没问题。不过我不能老盯在这里。”唐梦云说:“你忙你的,多派几个人来就行。”王四友说:“上头有禁令,干警一律不准参加这类行动。”唐乡长说:“联防队员也不可以吗”王四友说:“联防队员是可以的。”唐梦云说:“那你就派几个联防过来。最好让管这片的小宋带队过来。”侯丕金说:“老百姓就怕大盖帽。只要见了大盖帽,没有办不了的事儿。”刘二少说:“让那帮老娘们瞧瞧,什么是铁打的。给我几个联防队员,我保证——”刘广元瞪了刘二少爷一眼:“你现在还什么不是,你保证什么?是不是又喝多了?王四友说:“不要紧,先临时上班吧。回头再把手续办下来。”刘广元一扒拉刘二少说:“还不快谢谢王所长”刘二少说:“谢谢王哥!”刘广元对王四友说:“这孩子跟谁都实在,就是不会说话。”

  这一切都被田小雨看在眼里,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尤其是眼前这个刘二少,现在怎么还会有这种人呢,他不明白,很后悔真不该参加这样的场。可是既然是在农村工作,今后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自己又能怎么办呢。此时此刻他才想起临来的时候,牛乡长说的一些话,看来白水村情况的确实复杂。官场更像是一个大染缸,无论是进来的还是出去的,想保持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确实很不容易,甚至是不可能做到的,除非你永远不进这个圈子。“小田,喝呀。怎么不喝了。来和本乡长干一个。”就在她胡思乱想时候,唐梦云端起了酒杯,她看到了那双清澈而又始终微笑着的小眼睛,正释放出异样的光彩。而其他人也随声附和说:“唐乡长敬酒,应该喝”。她知道在这样的场合,唐乡长的敬酒意味着什么,推辞是不可以,也是没有用的。她只能微笑着端起酒杯喝了下去,然后说:“谢谢唐乡长!”然而接下来的事,似乎还没有完。唐梦云抿了抿嘴唇,挺了挺肚子,高兴地说:“好!想不到,咱们梨花乡,又出了位女中豪杰!再来一个!老刘倒酒哇!”刘广利赶紧把酒斟上,并且说:“乡长说的对,好事成双,一杯哪成啊”。唐梦云把酒端起来,冲田小雨说;“来,祝田小姐,工作顺心如意。”田小雨已经不胜酒力,原本白净如玉般的脸,此时已是红晕扑面,犹如日出时的彩霞,又像娇艳的玫瑰,更加娇媚动人。她极力推脱着说:“不行不行,我再不能喝了。”“怎么可能呢,实在不行,我替你一半。”唐梦云把自己杯里的酒喝掉,又把田小雨杯里的酒喝去一半,然后举到田小雨的面说:“田小姐,这样总该可以了吧,我喝酒向来没有灌酒的习惯,你可不要难为我哟。”刘广元等人赶紧随声附和,尤其是坐在对面的候坯金,伸着长长脖子,甩了句不知打哪听来的文词儿:“这酒要是再不喝,可就真不对唐乡长的吝香惜玉了。”刘二少说:“”“对对,这酒多带劲呀,再不喝可就真的灌了。”田小雨忽然灵机一动说:“我为大家唱首歌,以歌带酒怎么样?”“好,我正想听呢。要是唱得好,就免了这杯酒!”“乡长说话算数?”“当然算数!”

  田小雨拿过麦克风,点了一首《一剪梅》唱了起来:

  真情像草原广阔,

  层层风雨不能阻隔。

  总有云开日出时候,

  万丈阳光照耀你我。

  真情像梅花开过,

  冷冷冰霜不能淹没。

  就在最冷枝头绽放,

  看见春天走向你我。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天地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

  只为一人飘香。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此情长留心间——

  “好!”唐梦云带头鼓掌喝彩。“没想到,田小姐天然一副好嗓子,真是可惜了!”刘广利见唐梦云喝的高兴,趁机说:“听说唐乡长唱的也不错,欢迎你二人来一段夫妻双双把家还怎么样?”唐梦云借着酒劲对田小雨说:“田小姐,请!”田小雨只好又陪着唐梦云唱了一段《黄梅戏》。

  “好!唐乡长和田小姐真真是珠联璧合!”大家一阵齐声喝彩。这时候已经喝得醉里歪斜的刘二少端起酒杯,冲田小雨说:“田大书记,你回到咱们村,也不告诉我一声,你是我刘二少的偶像,今天咱俩,说什么也得亲一杯。”刘二少说着,就往田小雨的跟前凑,满嘴的酒气喷到了对方的脸上。田小雨只觉得一阵恶心,她夺过刘二少手中的酒杯,朝对方的脸上掼去,说:“你们要干什么,太过分了!”这一举动似乎惊醒了在场所有的人,一直没说话的派出所长王四友对刘二少说:“你是不是喝醉了?嗯?”然后提醒唐梦云说:“这酒喝得差不多了,散了吧”。唐梦云咕咕哝哝的不知说你了什么,大概确实已经醉了,大家这才起身散场。只有刘二少抹了一下脸,厚着脸皮说:“这酒好喝,好喝!”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