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李三生:漂浮人家 七十五

2020-09-03 17:32:3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9月24日。中秋节。早晨起来就琢磨,可能要离开这里了。花园夜宴,提前过中秋,里边有送行的味道。下一步去哪儿,还没有沟通。按原计划,是去gx省,休息几天过完了十一,上 岛上住一段时间。刷牙洗脸,也不去餐厅了,打开几合月饼 都看了看,挑可能味道好的,随便吃两块。沏上一杯茶,就在房间里看电视。陪同的小年轻来敲门,告诉他,吃了月饼,不去餐厅了。索性把门打开,省得老过来给别人开门。老汪过来说,现在还走不了,省里的朋友安排,去什么 宁乡灰汤温泉去住几天,过完了国庆节才让离开。我是没意见。

  一辆中巴,走金州大道,很顺,把我们几位和不知道是谁安排的陪游的朋友 ,送到了灰汤温泉,入住温泉国际大酒店。有一位旅游局的局长,姓葛,看着有四十出头,不知道是省里,市里还是哪个地方的,反正是和我们一块坐车来的。利利落落的办好入住手续,可能是预先有联系。他嘱咐我们先休息一下,安排好中午饭再来请,就离开了。此局长对人很热情,薄嘴皮子利索,喳喳喳地一直在车上说。基本上这一路上就听他的了,什么“硬道理”软道理的一通儿讲,听得我有点儿烦。暗中琢磨,这厮莫不成是搞传销的?后来听他和老黄说是旅游局长,也就释然了,职业病,我断定。

  在过收费站排队的时候,他跟我们几个要联系电话和姓名,有点犯我的忌。我的原则,别人的朋友,不能越过别人瞎联系,官场这么复杂,谁知道会有什么事情。一旦弄出什么问题,就可能给朋友找麻烦,何况我已经退休了。我说我的电话号码新换的,记不住,等到了地方我充完了电,给你拨一次。他挺聪明,仔细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我不想留给他,也就不再坚持了。

  包间,中午吃饭,此人先是从随手的大袋子里,拿出一条“软中华”,每人面前都给放了一包。自己面前两包,拆开就没完没了的抽。老黄问他,每天能抽几包烟,他居然很张扬地说,每天自己抽五六包,一天还得散两三条。老黄说,好家伙,那得多少钱?他呵呵了几声,忽然脸一红,说弟弟有烟酒商店。吃了一会儿,有服务员敲门,然后自行推开门,等着几个人进来。几个人进来就问,谁是葛x?你是葛x吗?我们是什么部门的,请你和我们走一趟,有些事情要向你了解。就这样被有关部门从我们吃饭的包间里带走了。

  当时还有个小情节。一个跟着他的人,几天里在我们身边也是忙前忙后的,看见有人要把葛局长带走,竟然要求把自己一块带走,还磕磕巴巴地说,局长的事情都有我的份,我参加干了什么都有记录,有账本,我现在自首。那些人问他的姓名,他说叫任xx,与那个大佬同名。弄得餐桌上的人都是惊上加驚,葛局长的脸色则真是如“那”般地难看了。有关部门的人在外边商量了一下,可能也电话请示了,就同意请他一块走一趟,让他自己开车跟着走,他说,我腿软,开不了了。葛x被带走不新鲜,主动要求被带走的,以前没有听说过,以后也再没有见着。

  本来是八个人吃饭,一下就要走俩,就有点扫兴了。一桌子的本地菜,不能浪费,葛局长们可能吃的够不够了,我可是头一次吃,就没事人一个,撒开了吃。当时大家都站着,只有我坐在那认真的夹菜,不停地吃,认真地吃。有个有关部门的人,临走还特意看了我一眼,我冲他一抬手,示了个意,继续吃。清清楚楚看见他一捂嘴,乐了。葛局长,你自求多福吧。(十二年有期徒刑)

  在房间里,放下一袋子的中华烟,葛局长留下的,他的人都赶紧走了,不能扔掉,我给拿回来了。葛局长本人,马上也要像这个中秋节一样,不管人们怎样唏嘘,轻飘飘地淡去是谁也无法改变了。大致看了看介绍灰汤温泉的小册子。灰汤温泉,因具有独特的温泉资源早已闻名于世,据说灰汤度假区被列为了全国旅游业优先发展项目之一,进入了什么全国21世纪旅游精品发展项目。灰汤是休闲、疗养的风水宝地。灰汤资源丰富,温泉独特。灰汤温泉的历史,有年头了,是中国三大著名高温复合温泉之一,温泉出水温度达92°C,含有对人体有益的29种微量元素和十种治病因子,具有镇痛、消炎、脱敏、改善血液循环,增加体质等多种治疗作用,是不可多得的健康旅游资源,历来有“圣泉”、“潇湘第一泉”之称,等等,等等。

  中午吃饭,对其他人来说,显然是没有吃好,我可是汤足饭饱,回房间先睡他一觉,心里没事天地宽嘛。晚上有新过来的人,又拿着月饼水果来看大伙儿。换了个包间,重新设宴,这才细细地品味了一下当地的美食。有朋友说,"汤鱼"﹑"汤鸭"﹐是明清两朝贡品,汤蛙、汤鳖更是宴席珍肴,新创出的大菜,还有什么汤鸽,汤兔,汤蛇,汤这个,汤那个,我自以为一下子抓住问题的根本了,笑呵呵地建议给每个人来一碗“汤”。

  服务员告诉我,没有我要的那种“汤”,在这里,汤指的是一种烹饪方法。我看了看女服务员,问:“你是哪的人啊?”女服务员说了个地名,我根本不知道是哪儿,就开玩笑,“瞎说吧,你怎么骗客人啊?”女服务员说,“我没有骗人啊,我就是那儿的人。”我冲着老黄说,她就是骗人哈,咱们在那儿调研那么长的时间,就没有看见一个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老黄呵呵乐着说,真是,一个都没见过。女服务员羞赧的笑了,看上去也很是有点小得意。我先露了个“怯”,又开了个玩笑,活跃了气氛,也遮了小尴尬。

  新过来的人,好像是政府招待处的头儿,问中午都吃了什么菜,又给重新安排了菜品,还特意嘱咐服务员“加料,加料”,还有听着像是什么”固特异,固特异”,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地方话有时候不容易听清楚。我不问,我知道我的责任就是“品尝”,“品尝”得越好,主人越高兴。八珍玉食邀郎餐,千言万语对生意。我一贯的作风,只要是陪吃,谁请客一概记不住,吃了什么也不清楚,饭桌上说了什么也没注意,除非是有关风土人情,珍馐美味的闲聊。

  在家 里一次和爱妻聊起“上八珍”,问我吃过几种,我说不知道,可能没有吃过。可是聊着聊着我又全知道,什么“珍”是什么味,什么口感,应该怎么做。怎么样是做好了,怎么样是没做好。爱妻认真地看了我一眼说,你可真够虚伪的,你经常这样吗?当时我是呵呵一笑就过去了。其实是她冤枉我了,我都是在饭桌上听来的啊。你想啊,饭桌上,大领导们挥斥方遒,海阔天空,我一个下属是不宜随便插话的,又不能闲着,就吃呗,他妈的。

  饭桌上没几个人喝酒,老秦把着一瓶茅台,又开始狂喝。老汪意味十足地看了他几回,竟然不知,几杯酒下去,觉着不热闹,偏要和别人碰杯,有个人,听介绍是饭店方面的一个领导,姓苏,文文静静的,特意来作陪,勉强同意和老秦喝几杯。换了座位,两人一递一杯的喝起来了。几杯酒又下肚儿,老秦就高了。先是嘴里带出来脏话,招得老苏不高兴,后是老苏接电话,他嫌人家拖时间,耽误喝酒了,非要拿过来老苏的电话和对方说几句。

  老苏说,这是我老婆,你说个什么?明显是有些急了。老秦不管不顾,一把抢过老苏的电话,“喂”了一下,张嘴就是一大堆,你特妈什么人,瞎来电话,耽误我和我兄弟喝酒?你什么老婆?你过来,让我搞一搞,老苏是窝囊废,连酒都喝不好,你跟他过什么?你过来,老苏搞你,我是他老哥,我也搞你!这一番脏话,满座皆驚,刚才大家还嘻嘻哈哈地,以为是看闹酒的笑话,现在表情全都凝固了。老苏一把夺回自己的手机,“啪”的挂上,然后站起来,看了老秦一眼,满脸厌恶,恨恨地开门离去了。包间里的空气十分尴尬,轻松愉悦的中秋节日气氛也立马凉了下来。稍有延迟,大家也纷纷起身离去,无人看老秦一眼。

  这个中秋节过得,两顿饭全被搅祸了。

  “感平生之游处,若埙篪之相须。何今日之两绝,若人鬼之异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