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李三生:漂浮人家 七十一

2020-08-27 14:44: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9月20日。今天大家都听了老秦的提议,去古玩市场逛逛。照例是老郝的几个朋友开车陪游。市场很大,一排一排的摊位,人也很多。我们几个人一个人身后跟一个老郝的朋友。逛了一会儿,赶紧悄悄告诉老黄老汪,千万别停下拿起来什么东西看。老郝的人会认为你喜欢,不给钱就装走了。老汪和老黄听我一说,立刻没有了逛下去的兴致。我们一起来到一个小空场,听人说书。角落里一个人扯着母鸭嗓在说“三国”,同时还在推销几件号称三国时期的古玩,还有他自己写的书。老郝的朋友说,这个人是意外被阉了,其实是个老师,在这里歪批三国捞外快,很有听众,成了意外红。最近上了电视,还被某大学聘为教授,为了捞钱,每隔几天就来这里说书。老黄说,倒也是,正说没有人听,歪批倒受欢迎,越歪越红。老郝的人插话儿,收入还不少呐,这儿的贩子都笑说,把我也阉了得了,也去说三国,出名还不少挣钱。引得大伙儿一通儿硒笑。

  9月21日。给重庆的朋友电话,这次就不过去了,以后有机会再安排,单独到重庆来玩玩儿。现在直接去h省了,因为有事情办必须去。其实是没有办法了。有老秦在,大家就不自在,都想赶紧和他分开,太丢面子了不是。老郝照例是准备了一大堆的礼品,推脱半天,总算是说服他带回去。老郝给办好了机票,又亲自把我们送到机场。待机的时候,老郝和老黄在一边,单独聊了一会儿,期间几次把目光瞟向老秦,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后来知道是老郝提醒老黄,千万不要把自己的电话告诉老秦,更不要把自己的单位告诉他。因为在歌厅老秦说了,老郝这个朋友,他交定了,以后自己来找老郝办事,而实际上,老郝已经对老秦很不感冒了。

  那几个农民给老秦电话,问承包水库的事情有没有什么进展,老秦当着我的面说:“没问题了。那天在饭桌上的几位领导,都同意你们承包那个水库。你们就直接去找市委书记吧。”几个农民反应很快,我们要是能直接找市委书记,早就找了,还求什么人啊?没有人带着,我们根本进不去市政府的大院啊。听声音,显然是急了。“白不刺裂的,我们可是花了十好几万啊!家里的房子也便宜卖了。您这么给我们办事,是不是耍我们呢?不行,我们可是要找苏老师算账的!”老秦说 :"我该给你们办的,都办了。马上就上飞机了,你们也可以去找找(农机局)邓局长。”话没说完,“啪”,把电话挂了。

  老秦可能是一肚子的气还没有过去。刚才办登机的时候,老秦行李箱里有六条品牌烟,被检出,违反了当地的规定,辩解了一番,烟是我们四个人的,放在一起了而已,没有违反规定。虽然放行了,老秦面子也有点儿挂不住。只有我知道,那是几个农民送的礼品,一万多块钱呢!晚上,飞机降落在省会,老黄,老汪都有朋友接机,省里市里的朋友都有。住下,接风,一系列。

  9月22日。早点以后,老黄他们有朋友安排,到哪去,怎么玩儿,我也不问了,直接坐上接我的车奔lx。朋友兆林是政协的常委,上午有个临时的小会,直到11点,才急匆匆地赶到招待所。见了面一个劲的说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临时有个会,耽误了。握着老兆的手,互相端详,哈哈大笑,虽然都岁数大了,精神还都不错,身体也都挺好。我的满口牙,已经补齐了。老兆是不知道,我自己也不会告诉他了。人嘛,好久没有见面了,就怕猛一见面,这也不行,那也不好,除了唏嘘,就是哀叹,太伤气氛。直接被老兆拉到他的家里,他的老伴已经做好饭菜等着。他们这里好吃腊肉,腊鸡,腊鸭一类的,还有腊鱼。盘盘碗碗的摆了一大桌子。

  吃完了饭,把给老兆求来的几幅字画拿出来,一块欣赏。老兆兴奋得不得了,拿着个放大镜,仔仔细细地研究了好大功夫,这才心满意足地认真收起来,脸上激动兴奋引起的红润颜色,也才慢慢地褪去了一些。看看已经两点多钟,老兆陪着我走回招待所休息。换上拖鞋,刚刚坐下,女服务员就端着茶盘进来了。道一声谢谢,看了一眼服务员,有个惊人的发现,这个服务员太美了,绝对在宋xx之上。尤其是脸上有微笑的时候,真有摄人心魄的感觉。真是穷山僻壤出美人啊,难得的是,她没有化妆,本色示人。女服务员出去,关门走了。我看着老兆说,不对劲儿啊!这是服务员吗?演员吧?

  老兆笑了,想了一下,低声说,和你说也没关系,这是市委书记的宝贝儿,专门用来为尊贵客人服务的。因为是我定的房间,我的客人肯定是重要客人,这才给送茶水。不信你喝一口,绝对最高级的碧螺春。端起茶杯品一口,确实是好茶,色艳、香浓、味醇,有天然茶香果味,而且嫩绿隐翠,清香幽雅,喝一口嘴里甜香。问老兆,市委书记包养她了?老兆嘿嘿一乐:“那倒没有,只是个招牌罢了。一有重要客人,就是她服务,弄个客人心里舒服而已。一个小服务员,挣得比经理不少呢!”“书记还挺有想法”。“是。这是不到一年的新书记。原先的两任书记判了,两任书记调走了。”“判了,哈哈,有什么事迹,突出的?”“那说起来就难堪了,都跟这个招待所有关系。你看现在这儿是个招待所吧,实际这是四星级的标准,是原先的书记在职期间建起来的。”

  “你看那个楼。”老兆站起来,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幢大楼。“那是原先的市委招待所,位置好,朝向好,设施也不次于现在这个新招待所,绿化也比新招待所要好很多。好几位大领导来本地都在那里住过。经营状况也很好,人大,政协,市政府都在一起,特别方便。那个第一任书记偏要说落后了。东摘西借,盖了新招待所。然后就发通知,所有因公接待,包括公务人员的朋友,住宿必须在新楼,有往旧招待所介绍宾客的旅行社一律整顿,服务人员管理人员也大部分抽走了。没有半年,旧招待所门可罗雀车马稀,顺利倒闭,牌子也摘了。然后就租给了一个公司办公。”

  公司的老板是书记的老乡,提出要买断大楼。书记拍板,靓女先嫁,卖。评估是六千万,作价是两千万,老板先交了三百多万,签下合同,拿着合同上银行贷款一千五百万。然后再转手,五千万卖出。交齐了欠下的一百几十万尾款,拍拍屁股走了。听说是和书记把赚的几千万二一添作五了。更幽默的是,买楼的是市政府下属单位,也是贷款。买过来干什么用,还是办招待所,叫对口接待,也可以对外。弄着弄着不行了,搞什么脱钩,又卖,把第二任书记也搭进去了。总之,小地方,太乱,干什么都是赤裸裸,还是一人说了算,没有办法呀。后来这个老招待所几次转手,最后的老板,用大楼做抵押,卷着贷款跑了,现在还没有归案。

  听了老兆的一番话,我是说也不是,笑也不是。觉着应该是一件很麻木,很平常的事情。事后回想,我的脸上肯定是平静的无任何表情,像看见九号院里的一只鸡下了个蛋那么平静。怎么会那样,自己也不明白。再想起老兆是政协常委,就顺口递话的问,你们就没搞个提案什么的?老兆说,年年搞啊,不光政协,举报的人多了。要不怎么判了两任书记。不过造成的事实和损失是无法挽回的。

  看老兆沉浸在故事里了,就岔开话头,问他有没有机会上北京去。李院长电话说,让我给您带话,欣赏您的书法,与您神交已久了,希望和您当面交流。老兆连忙说,去,去,哪能不去呢?我要当面谢谢李院长给我画的竹子。这届常委下来,我还要在北京住下,向大师们好好学习提高呢。看看时间不早了,老兆提出去吃个什么地方风味,告诉他,不去了,我的侄子在这里的武警部队,已经约好今天晚上过来,就不出去了。明天有车,吃完了早点把我送走就行。老兆这才高高兴兴地走了。

  我估计他早就坐不住了,急切惦记回去研究那几幅字画呢。老兆一走,马上给老冯电话,赶紧过来,在市委招待所呢,一会我侄子也过来,一块儿吃晚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