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一二三)

2020-08-12 14:27:3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华光,你早来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说话的是周婧。

  “没有,我也刚到。”华光站起身来说。

  周婧挽着华光的胳膊,一起向物场走去。华光和周婧首先来到六楼。根据国家规定,结婚新人是可以挑选一套新家具以及一些家用电器的,华光和周婧均放弃了,该有的,他们都已经有了,房间里的家具已经够用了,华光的一张一米八宽的全木质大床质量也非常之好,也没有必要换新的了。不过,华光想到十六群人数将增加不少,他们聚会时的沙发似乎该添一点了,于是,华光和周婧又到楼上为大伙挑选了几只沙发。

  在六楼入口处,也标有物品方位图。原来,物场在每层楼入口,同样都是标设有这样的物品位置图的。见周市长他们到来,服务员小姐热情地走了过来,“周市长您好,华局长您好。”

  “您好。”周婧瞄了一眼女孩胸前挂着的胸牌,“您也姓周。”

  “是,我也姓周,我们是家门呢,您就叫我小周吧。您是要挑选结婚的物品吧。”

  “是的。”

  “请您跟我来。”

  “那谢谢您了。”

  “您可千万别这么客气。”

  物品架上,红色的,黄色的,紫色的,蓝色的,绿色的等等,各种品牌的以各种颜色为主色调的床上用品琳琅满目,这些床上用品中,以红色为主色调者为多。这也难怪,红色是中国的一种传统的喜庆的颜色,而对当代中国人来说,红色更是一种革命的颜色,红色亦是五星红旗和党旗的颜色,几大元素,使当代中国人特别钟情红色。“周市长,这里的床上用品都是我国一些大型企业生产的,全棉的,而且是非转基因的,质量都是非常之好的。”

  周婧在一床红色床罩前停了下来,这是一种大红色为主色调的蚕丝床罩,床罩上,一对鸳鸯显得活灵活性。周婧在床罩上摸了摸,感觉非常柔软舒适。“要一床吧。”周婧说。

  “好的。”华光说。

  “只要一床吗?”工作人员周小姐说。

  “一床足够了,家里还有呢,没有必要要那么多。”周婧说。周小姐从物品架上拿出一床床罩递给周婧,华光顺手拉过一辆小推车。

  “会褪色吗?”周婧问道。

  “不会的。”周小姐回答,“这些产品上都有标识,这些产品采用的是一种最新型的着色方法进行着色的,着色应该是非常稳定的,质量也是非常好的。”周小姐介绍说。

  周婧点点头。结婚时,房间里总是要摆放一些新的物品的,周婧又要了一床红色的纯棉床单,一床红色的驼毛被,一条金黄色的棉毯,两只红色的枕头。物场里红色的羔羊皮被也挺好的,周婧家里有一床几乎同样的羔羊皮被,她放弃了。周婧又各要了一床红色的和浅白色的被套。

  周小姐说:“看得出,您非常喜欢红色。”

  “当然,红色是喜庆的颜色,红色又是革命的颜色嘛。”

  “根据国家规定,您看,这旁边有说明,床罩床单棉毯之类新婚夫妇还可以挑选一份的。另外,根据国家规定,新婚夫妇还可以挑选四床棉被或羊毛被的。”周小姐说。

  “够了,已经不少了,挑选这些东西,主要还是为了图个新,家里已经有的,总不能把它扔掉吧,您说是不是。再说了,要多了还得找地方放。”

  “那倒是。”

  “哦对了,问您一件事,您知道这些天前来挑选结婚用品的人多吗,他们又都挑选了一些什么物品。”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每天都有一些人吧。但前来挑选结婚物品的人,我所知道的,绝大多数都没有拿足该拿的。被子吧,一般都只拿了两床。”周小姐说。

  “谢谢您。”

  “您别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华光哥,周婧姐。你们来挑选结婚物品啊。”在五楼,华光他们碰到了董华生。

  “华生,今天是你的班?”

  “是啊。你们挑选了一些什么?都是红色的。”

  “怎么样?”

  “挺好的,挺喜庆的。”

  “我们想挑选几套服装,你帮我们参考参考?”

  “那还用说。”

  “我为咱们电视房里挑选了几只沙发,你一会儿帮我看看送一楼了没有。”

  “好的。还是华光哥想的周到。马上要增加不少人了,是该增加几套沙发了。”

  董华生把华光他们带到五楼礼服柜。女士的结婚礼服是一件大红色绣花锦缎旗袍,男士是一套黑色毛料燕尾服和一个红色领结。今年的结婚礼服都是统一样式的,他们要挑选的只是规格尺寸。除了礼服,周婧还挑了一套村城生产的村城牌粉红色纯棉内衣,一套浅白色纯棉睡衣,一件紫色镶花羊毛衫。华光说:“再挑一套内衣吧。”

  “不用了,我家里的衣服已经够多了。”

  华光挑了两件大桥牌白色衬衣,一套村城生产的浅白色纯棉睡衣,一条藏青色长裤。“不再要一件针织内衣吗?华光哥,这些衣服的质量多好啊。”董华生说。

  “家里已经有了。再好的东西,够用就行了。再说了,以后如果要,不是随时还可以来挑选吗。”华光说。

  “这倒是。”

  在二楼,挑选鞋子的人并不是很多,不远处,肖芬正在物品架上摆弄着什么,他们走了过去。“肖主任,你今天的班。”

  “周婧姐,你们来挑选结婚物品啊。您可千万别这么叫了,您还是叫我肖芬吧。”

  “那好,就叫名字,叫名字亲切。”

  “你们是想挑选皮鞋吧。”

  华光说:“什么样的皮鞋好啊。”

  “客观讲,各种品牌质量都挺好的,国家早已不生产那种质量低劣的产品了,现在的鞋子不光美观大方,而且耐穿耐用,尤其鞋底,你就是把鞋子穿破了,它也不会有太多的磨损。”肖芬介绍说。

  “不错嘛,业务挺熟的。”

  “华光,你这可要不得,你有小瞧人的嫌疑知道吗?”周婧说。

  “没有没有,老婆大人,你可冤枉我了。”

  “没有吗,肖芬妹妹,你说,有没有。”

  “没有,没有。”肖芬笑着说。

  “就是嘛,我怎么敢小瞧我们肖芬妹妹呢。我的意思是说,物场这么多的物品,肖芬妹妹这么熟悉,换了我,我是做不到的。”华光说。

  周婧挑了一双村城生产的钻石牌皮鞋,华光挑了一双省城产的大桥牌皮鞋。肖芬说:“周婧姐,上那边去做一件衣服吧。”

  “好的,听你的。”

  在物场的另一边,物品架上摆放着各种不同花色品种质地的布料,在旁边的物架上,则挂着已经做好的服装。物场中间,师傅们正在开动着缝纫机缝制着衣服,柜台前,瞿娆师傅在给客人量着尺寸。“方洁,你做衣服啊?”肖芬说。

  “是,肖芬姐。噫,华光哥,周婧姐,你们也来了,你们也领结婚物品了?”张兴也与华光周婧打过招呼。

  “是啊,你们的结婚物品领了吗?”周婧问道。

  “还没有,准备量完尺寸再去呢。周婧姐,要知道你们也来领结婚物品,我就该先上去了。”

  “量完尺寸再去也不迟嘛。”周婧说。

  瞿娆师傅说:“周市长想做衣服吗?”

  “是啊,麻烦您了。”

  “麻烦什么呀,您稍等,马上就好。”瞿娆师傅在本子上记下所测量的尺寸。

  “做的什么衣服啊?”肖芬问道。

  “一件旗袍。”方洁回答。

  瞿娆师傅拿过皮尺,说:“周市长想做一件什么衣服?”

  周婧说:“张兴同志不做吗?”

  “我做什么呀,我不做。”张兴说。

  周婧说:“瞿师傅,那就给我做一套上衣下裙的套装吧。”

  方洁说:“不做旗袍吗?”

  周婧说:“不做了,我家里有几套旗袍呢。”

  “给您做一套淡紫色绣花图案的真丝套装怎么样。您看,就是那种面料,您穿着一定漂亮。”瞿娆师傅说着,指了指物架上的面料。

  “好的,只是不要做得太紧。”

  “好的。”

  肖芬说:“我们周婧姐穿什么都会非常漂亮。”

  “当然。”瞿娆说,“以周市长的身材,穿什么都会非常美丽。华局长要不要也做一套。”

  “谢谢,我就不要了。”不一会儿功夫,瞿娆师傅为周婧量完了尺寸。

  华光说:“张兴,你们去领你们的结婚物品吧,我们该下楼了。”

  在一楼出口,工作人员要周婧出示结婚证件,旁边的一位大嫂说:“周市长同志还要出示证件吗?”

  “当然要。”周婧忙说,“别说我一个小小的市长,就是县长省长中央首长,也都得按规矩办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是不是。”

  周婧的一席话,说的那位女同志怪不好意思的。“对对对,还是周市长说的对。”

  工作人员用扫描器扫描了周婧和华光的结婚证和身份卡,又一一扫描了他们所领的各种物品。工作人员问道:“周市长同志,就这些吗?”

  “就这些,都在这儿。对了,还有那几只沙发。”周婧说。

  “周市长,您还只是领取了一小部分物品,如果您需要,您还随时可以来补领。”工作人员说。

  “谢谢你,不需要了。”周婧说,“华光,是不是需要去开一辆卡车过来。”

  “这没问题。”华光说。

  “不用了,我们已经有卡车了。”物场出口,董华生已经开过来了一辆卡车停在了那里。

  周婧把所领的物品全部拉到了华光的家,这里将成为他们的爱屋。拼友们见周婧拉来了结婚物品,都兴奋极了,他们快速跑步下楼,热情地帮他们搬运起物品来。周婧决定把新房定在这里,除了她不能让他们失望,说实在的,周婧其实也非常喜欢这里,喜欢这些热情大方亲切友好活泼开朗充满朝气充满阳光充满活力的青年人。

  房间里,两个壁橱足够大,他们把领回的物品,全部都放了进去。“到时候,再把我那边的东西搬一些过来。”

  “听你的。”华光走过去,深情地拥着周婧,“婧,这些天,就住在这里吧。”

  “那可不行。”周婧说,“亲爱的,就等几天吧,等举行了婚礼,我就是你的新娘了。”

  他们在床上坐下。“亲爱的,如果,”华光说,“我是说如果,如果不是正赶上村城建设这个伟大的时代,我们的孩子应该已经会走会跑会喊爸妈了吧。”

  “是啊。”周婧点点头,“我们个人的利益虽说有些牺牲,但是,为了国家民族,为了子孙万代的幸福,再大的牺牲也都是值得的。应该说,赶上这个伟大的时代,是我们的幸福与光荣啊。”

  “是啊。”华光也点点头,“我们真是幸运,生在毛泽东的中国,做一个毛泽东的中国人真是我们的福气啊。”

  周婧说:“说实在的,虽说我们进入共产主义已经有半年多了,可我的感觉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谁说不是呢,这感觉简直太深刻太美妙了。”华光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