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一一八)

2020-08-01 15:24:4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原来,为了方便钓鱼爱好者,水库的设计者和建设者,与龙湾湖水库的设计一样,也特地在水库满水位水边设计建造了一个两米来宽的平台。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设计者和建造者们还在平台上留下了许多方便钓鱼人撑伞的水泥墩。钓鱼爱好者们不得不惊叹,水库的设计者建造者为他们考虑的竟是如此的周到细致。

  “可不,要是没有这个平台,我们放凳子都不方便呢。”于长龙说。

  “尤其重要的是,有了这个平台,我们钓鱼的安全就有了保障。”汪斌说。

  郭美琪说:“我们村城的建设者们真了不起,修建了这么多这么漂亮的水库湖泊,为广大的钓鱼爱好者提供了这么广阔的活动空间。”

  华光说:“不光是水库湖泊,象青川河,以及我们大大小小的排灌渠,都应该是钓鱼的好去处。”

  男同志们拿出钓竿钓具,开始做钓前准备工作,上好鱼钩鱼线,和好钓饵诱饵,打好钓窝,上好钓饵,把钓竿交到女同志的手上,然后再做好自己的准备工作。近处的两处凉亭男同志让给了几位女同志。

  在大坝最西头靠近山岗边,已经有几个老年人在那儿垂钓呢。张兴和方洁肖芬等拿上钓竿向老同志们走了过去。“老同志们,你们早啊。”

  “你们也不晚啦。”老同志应答道。

  “你们怎么来这么早啊,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我们也就是比你们稍早一点儿而已。”

  “退休了吗?”

  “退了。我们都已是六十几奔七十的人了,我身边这位老同志已经七十有多呢。”

  “是吗?还真看不出来。看来你们一定都非常喜欢钓鱼吧。”

  “可不。钓鱼可是一项很好的运动呢。”老同志说。

  说话之间,张兴帮方洁和肖芬架好鱼竿,打好钓窝,又给她们支起遮阳伞,教给她们抛竿的动作要领注意事项,“你们一定要小心,可不要钩着自己了。”

  “知道了,别老像个婆婆似的。”方洁说。

  “您老说的不错,钓鱼的确是一项很好很有趣的运动呢。”张兴说。

  老人说:“可不。钓鱼不仅可以愉悦身心,而且可以陶冶情操,强劲体魄。”

  “您说的太好了,看来您对钓鱼一定很有研究啊。”肖芬说。

  “研究谈不上,略知皮毛而已。有一点不尽如人意的是,我们的水库湖泊太年轻了,要是它们早建设几年,水库湖泊里的鱼多了也长大了,就更有意思了。”老同志说。

  张兴说:“这不也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吗,您才不过六十多嘛,您钓鱼的日子还长着呢。”

  “你这话倒是一点不错。”

  “大叔啊,我看您性情豪爽,性格开朗,在您的生活词典里,恐怕不会有忧愁二字吧。”方洁说。

  “姑娘你说对了。生在这么好的时代——先前是社会主义,现在是共产主义,还有什么值得忧愁的。”大叔稍微停顿接着说,“老话说得好,笑一笑,十年少。虽说心胸豁达之人,未必就一定是长寿之人,但心胸狭窄之人,却未必就是长寿之人啊。”

  张兴说:“也许正因为您心胸开朗,您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奔七十的人。”

  “是吗。哎,上鱼了。”老人一提竿,挺沉的,“是一条大鱼。”几个回合,鱼被拉了上来,是一条约两斤重的小草鱼,老人小心翼翼地摘掉鱼钩,又轻轻地把它放入水中。“去吧,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你再来咬我的钩吧。”顿了一会儿,老人又说:“这就是共产主义的好处。要是在以前,钓到这么大的鱼儿,恐怕是没有几人会给它放生的。共产主义就不同了,的确不同了,真可谓换了人间,换了人间啊。”

  “您老说得好啊。”

  “哎,可惜啊,我们已经老了。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啊,赶上了共产主义这样美好的时代。”

  “您不也赶上了吗,再说您也不老嘛。”

  “对对对,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们至少还有几十年的幸福日子可以享受呢。”

  张兴望了望伙伴们,发现华光他们不见了。他问不远处的陈进道:“陈进哥,华光哥他们呢?”

  “他们上东边去了。”陈进说。

  原来,华光林丰黎平田婷李露等并没有在坝上钓,而是绕过大坝东端涓涓细流流淌的泄洪道口水泥墩,穿过大坝东面的山岗树林,来到了库区的一个水湾处。“这里的树要是长大一点该多好啊。”黎平说。

  林丰说:“这儿的树暂时是不会给人们提供太多的绿荫,不过,几年以后,等这些树木长大了,这里可就成为钓鱼的福地了。”

  这里也和大坝上一样,也修建有可供人们作钓位的水泥平台,只不过,这平台修建的少了一点。华光发现,在有些没有修建平台的地方,也有安放过钓椅的痕迹,显然有不少人在这儿钓过鱼。三个女同志以前都没有钓过鱼,没想到林丰也不会。华光带林丰看了几个地方,让林丰帮着安放钓椅或小马扎,撑起遮阳伞,他则负责做其它工作,直到半个小时以后,五个人才都拿起了钓竿。

  “华光哥,谢谢你。”李露说。

  “傻丫头,说什么呢,用得着你谢吗。”华光说,“你们以前没有钓过,不知道钓鱼的妙处,钓几次,你们就会喜欢这项运动的。”

  李露说:“可惜今天周婧姐没来,周婧姐要是来了该多好啊。”

  田婷说:“华光哥,你是在哪儿学会的钓鱼啊。”

  华光说:“我呀,我以前很小的时候,每到假期或者闲暇的时候,我就会要爷爷陪我到青川河边或者水塘里去钓鱼。”

  “是吗,那爷爷让你去钓鱼吗,他不会担心影响你学习啊。”

  “我呀,告诉你吧,我从小的学习,一直就名列班级前茅,你说,我爷爷还用得着担心吗。”

  “当然了,否则,我们周婧姐怎么会爱上华光哥呢。”田婷说。

  黎平说:“你们两个一口一个华光哥华光哥的叫的那么甜,周婧姐听到了会吃醋的。”

  田婷说:“才不会呢,周婧姐可不是个小心眼的人。黎平妹子,这种情况要是在你身上,你会不会吃醋啊。”

  “我啊,我才不会呢。”

  华光笑着说:“惹火烧身了吧。”

  李露说:“黎平同志,你喊华光哥喊什么呀?”

  “当然喊华光哥了,入乡随俗吗。”说的大家都笑了。

  “是吗?你就不应该喊华光哥,你就应该喊华光同志。”田婷笑着说,“你这么华光哥华光哥的喊,可得小心我们林丰哥吃醋哟。”

  李露发现浮漂动了一下,接着被拖入水中,李露一提竿,居然拉不动。“华光哥,钓着大鱼了。”

  华光跑过去,接过鱼竿。“什么钓大鱼,挂了。”华光试着稍稍用力提竿,鱼钩被拉了上来,“挂着草根了?不应该呀,当初建设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些淹没区有人钓鱼会挂钩,表层的草皮以及一些灌木都已经被连根清除过了呀。”

  “肯定是没有清理干净呗。”李露说,“管它呢,只是鱼儿跑了有点可惜。”

  “应该是小杂鱼。”

  田婷说:“你们说会不会有人在外面钓了鱼烤着吃啊。”

  “有毛病啊,不可能。”李露说,“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吃饭有食堂,饭菜又香又好吃,谁还会去找那麻烦啊。再说了,国家明令不许野外用火,谁还会去违反国家规定呢。万一因为用火造成火灾,恐怕是谁也承担不起的。你该不会想烤着吃吧?”

  “我才不会呢。”田婷见鱼漂送了上来,一提竿,是一条二三两重的小鲫鱼。“终于把你给钓起来了。”

  李露说:“鱼儿啊,快咬钩吧。”

  田婷说:“怎么,嫉妒了?不至于吧。”

  “嫉妒?至于吗。”说话之间,李露也钓起来一条。

  黎平说:“不对呀,这鱼是不是有点欺负人啊,为什么偏偏就只咬你们俩的钩啊。”话未说完,黎平的鱼漂被鱼儿拖走了。黎平一提竿,也钓起了一条二三两的小鲫鱼。

  林丰说:“有问题,一定有问题,这鱼儿怎么只吃女同志的钩呢,不会都是男鱼吧。”

  “林丰哥,不对吧,只听说有男人,哪有男鱼啊。”田婷笑着说。

  华光说:“李露田婷,你们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对张兴同志那样啊。张兴同志的话除了表达的幽默一点,也没有多少错误啊。”

  “我们不过也就和他开个玩笑罢了。”李露说。

  华光说:“虽说只是开玩笑,我觉得那样也不好,容易造成误会,那样就不好了,而且玩笑过了,就成为伤害了。”

  “华光哥说的对,我们以后一定注意。”田婷说,“我们十六群,我们共产主义的青年就应该团结的象一个人一样。”

  钓鱼的人越来越多,也不断有人向华光他们这边走来。大坝上,此时钓鱼的人更多。三百多米长的大坝上,几乎摆满了五颜六色的遮阳伞。大坝上人多,鱼被钓起的也多,一会你一条,一会我一个,就像比赛似的,好不热闹,尤其是钓着大鱼的,更是立刻引来一片关注的目光。

  周亦农老人等今天并没有休息,但他们没有去龙湾湖,而是来到了阳坡湾水库。村城这么多钓鱼的好去处,他们当然要到处走走了。本来,今天老人们原本是打算要休息一天再钓的,然而他们到底还是抵挡不住钓鱼的诱惑,钓鱼的诱惑最终还是占了上风。高老今天没有要抛竿,而是和同志们一样也拿了一根手竿。抛竿是可以钓大鱼,但总还是没有手竿上鱼快。换了竿结果还就是不一样,这不,高老今天就率先钓到了第一条鱼。“高老啊,看来今天的冠军该是您的啰。”陈奇老人说。

  “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您老昨天得了单尾冠军,今天的总重冠军就该是您的了。”陈奇老人说。

  “有你这个冠军在,我是休想哦。”高老说。

  叶昌盛说:“这么多人钓鱼,就没有几人钓上大鱼的。你们说,这里面还有大鱼吗?”

  “有,肯定有。怎么会没有呢,当时从青川河引水的时候,进来的各种野生鱼一定不会少,这里面大鱼少不了。”周亦农说。

  这不刚说有没有大鱼,那边陈奇老人旁边,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同志就钓到了一条大鱼。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老同志刚刚站起,不知为什么整个人就栽到了水里,挣扎着,迅速向水库中间滑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旁边的人们大吃一惊。在这十分危急的时刻,只见陈奇老人把鱼竿丢在岸边,飞身跃入水中。

  陈奇迅速向那位老人游了过去,并很快游到了落水老人的身边,只见他开始用力地把落水老人向岸边推。此时罗一教陈进汪斌张兴等也已很快赶了过来,跳入水中,许多青年人也跳了下去,帮着将老人拉上了岸。老人得救了,罗一教等人爬上了岸,大家这才发现,救人的陈奇老人还没有上来。湖面上,已经不见了陈奇老人的身影。

  “老陈,陈奇同志还没有上来呢!”周亦农等老人喊道。

  听说救人者还没有上来,张兴重又跳入水中,罗一教跟着也跳了下去,陈进汪斌紧跟着也跳了下去,许多青年人也都跟着跳了下去。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最多的时候,三十多人跳下去了。华光林丰等收到方洁的电话,也很快赶了过来。有些女同志也要下水救人,被人们拦住了。“有男人在,用不着你们女同志去冒险!”华光高声喊道。

  十几分钟后,村城消防官兵和县城消防官兵先后赶到了,救护车也赶来了,电视台的记者也赶来了,村城的领导也赶来了。

  由于水面宽阔,水深又太深,几十分钟过去了,仍然没有找到陈奇老人。虽说天气仍然很热,但水库里的水温还是很凉的。为了避免再次发生意外,参与救援的人员被要求全部上岸,接下来由专业救援人员进行下一步救援。又经过半个小时的救援,陈奇老人的被打捞上岸,但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只见老人的腿蜷缩着。医生分析,陈奇老人可能因为抽筋和体力不支才导致的意外。

  被陈奇老人救起的那位老人伏在陈奇老人的遗体上痛哭着,“陈老啊,你为什么要救我啊,你不该呀。”众人拉开老人,并把他送上了救护车。

  陈奇老人跳入水中救人的瞬间,被肖芬和郭美琪等用手机拍摄了下来。在画面中,人们看到,在陈奇老人将落水者奋力向岸边一推的同时,自己却没入了水中。

  当晚,村城电视台播出了陈奇老人奋不顾身救人的画面。电视台播音员在电视片的解说中说道:“人们对于陈奇老人,对于先后奋不顾身地跳入水中参与救援的人们,无不表示由衷的敬意。这就是我们的人民,这就是我们已经在全世界率先进入了伟大的共产主义的人民,这就是今天中国人民的精神风貌。随着中国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人们整天都完全生活在幸福与快乐之中,然而,我们的人民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自私,而变得贪生怕死起来。没有。相反,我们的人民反而变得更加的无私无畏起来,当社会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会义无反顾奋不顾身地挺身而出。他们显然在用他们的热血和行动,回报我们这个伟大而辉煌的时代,他们也用他们的热血和行动,再一次验证了无私才能无畏这个伟大的真理。正是因为有了他们这种伟大的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和牺牲精神,我们的时代才会越来越美好,越来越灿烂辉煌。向陈奇老人的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祝陈奇老人一路走好。”

  陈奇老人奋不顾身救人的事迹,在整个村城引起了强烈的震撼。人们在对陈奇老人的不幸去世表示痛惜的同时,无不对陈奇老人的英雄事迹表示崇高的敬意。陈奇老人牺牲以后,村城市委市府迅速做出决定,追认陈奇老人为革命烈士,并授予其“舍己救人英雄”的光荣称号。

  本来,村城市委市府是准备要在红太阳广场给陈奇老人举行一个盛大的追悼仪式的,但被老人的女儿陈芬芳副市长和老人的老伴管隽老人等亲属拒绝了。他们不希望村城为了老人的葬礼而过于铺张,他们希望葬礼尽量从简。

  陈奇老人火化以后,他的骨灰根据家属的意见,撒在了阳坡湾水库老人牺牲的地方。给陈奇老人送葬那天,大地哭泣,哀乐低回。陈芬芳副市长等陈奇老人的家属子女,生前好友,村城市党政领导,以及整个村城数以千计的人们自发地赶到阳坡湾水库,以极其沉痛的心情,为陈奇老人送行。陈芬芳副市长为父亲致悼词:亲爱的爸爸,您老虽然走了,但您老却精神不死,您老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陈奇老人,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老人不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