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一一五)

2020-07-28 11:25:4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龙湾湖三万亩的水面宽阔气派,湖堤的迎水面比较平缓。据水利局在湖面最高水位时测量,湖水最大水深有十米左右,低于农田好几米呢,就是湖泊四周最浅处也有四五米之深。老人们拿起钓具穿过树林,向湖边走去。这时人们发现,在湖边还建有几处凉亭呢。原来,这些凉亭是当初建设者们特意为钓鱼爱好者建造的。湖水满水位的时候,这凉亭便是再好不过的钓位。凉亭有石阶通向湖里。与凉亭地面同一平面,是一个两米左右宽度用水泥硬化过的平地,正好方便钓鱼爱好者放置小马扎等小凳子。这也是龙湾湖的建设者们,特地为钓鱼爱好者修建的钓鱼平台。平台据水面仅有二三十厘米左右的高度。以此平台为基础,设计者和建设者还沿大堤每向下大约两米便修建了一个同样宽约两米的平台,以方便钓鱼爱好者用作钓点。遗憾的是,附近的凉亭只有一个。老同志们都很客气,他们都要把凉亭让给别人。高祥说:“你们不要谦让了,我看啦,这凉亭待两个人没有问题。老周你年纪最大,一个位子当然是你的,老叶也不会钓,你就和老周在一起,好好向老周学学技术。”

  周亦农推辞不过,只好和叶昌盛走向凉亭。周老拿出诱饵和钓饵和好,又拿出鱼竿鱼线鱼钩,上好浮漂,把鱼钩抛向水里。叶昌盛说:“老周啊,你学姜太公钓鱼呢,光着钩能钓着鱼吗?”

  “你着什么急嘛。先要调好浮漂,等浮漂调好了,再上钓饵不迟。”

  周亦农来回收抛了几次,调好了浮漂,然后把竿交给叶昌盛,让他试着抛竿。叶昌盛接过鱼竿,也学着老周的样子,右手拿竿,左手拿着铅坠,试着抛了起来。不知怎么地,鱼钩一下子就挂在了他自己的衬衣上,差一点没挂在身上。“哎呀,糟了。”叶昌盛说。

  “老叶啊,你不钓鱼了,怎么钓起自己的衬衣来了。”周亦农笑着说,“算好,鱼钩没挂着自己,只是挂衬衣上了。”

  叶昌盛把鱼竿递给周亦农,拿着鱼钩想把它解下来,可是这鱼钩可不是那么好解的,费了好大劲才终于把鱼钩解了下来,可惜的是把衬衣给拉坏了。“可惜了我这么好一件衬衣了。”

  “你要庆幸才对,没有钓着自己。”

  “还有钓着自己的吗。”

  “有,我见到的就有人钩住了自己的手指头,钩怎么也拿不出来,离家又远,没办法,最后只好收竿回家,求医生用刀割开了。”周亦农说。

  “那么恐怖啊。看来我还真得注意了。”叶老这次小心翼翼地按照师傅说的操作着,一次,两次,再也没有挂到自己的身上。

  “嗯,不错,就是这个样子。但老叶啊,我还是得强调一下啊,接下来你可真得小心了,你可千万不要让钩钩着自己了。”周亦农说。

  “有那么恐怖吗,不会的,有师傅呢,我按照师傅说的做,错不了。”

  “你只要象刚才那样抛竿,就不会有问题了。来,你把鱼钩收回来。”

  “收回干什么?”

  “你不上钓饵,想学姜太公钓鱼啊?”两位老人都笑了。

  周亦农帮叶昌盛上好钓饵,叶昌盛把钓钩抛了出去。“这就行啦?”

  “行了。你只要拿好竿,望好漂就可以了。看来水是深了一点,有一米多近两米深呢,深点就深点吧,深水钓大鱼。前面是一个约两米宽的平地,你下回抛钩的时候,注意不要抛得太远,太远就是斜坡了,水也深了。”周亦农又告诉叶昌盛怎样看漂。周亦农拿出和好的诱饵,把诱饵对准叶昌盛的鱼漂抛了出去,正好砸在了鱼漂上。

  “老周啊,你这功夫可不简单啊。”叶昌盛不得不佩服道。

  “什么功夫啊,抛多了就有了准头了。”

  给叶昌盛的事情安排好了,周亦农回到自己的钓位,做好自己的准备工作,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了。

  高祥老人装好爆炸钩抛向湖中,插好抛竿,来到了凉亭处。“高老,抛出去了?”

  “抛出去了。就等鱼上钩了。你们呢,怎么样?”

  “有小鱼闹。”

  “小鱼闹,大鱼到。等着吧。”

  叶昌盛说:“你们说,这湖里鱼应该不少吧,怎么不吃钩呢?”

  “这么大的湖面,鱼肯定少不了,而且肯定还会有大鱼。不说放养的那么多的鱼苗,就单单是从青川河放水时进来的各种野生鱼都不会少。”周亦农说。

  叶昌盛说:“我的意思是说,这龙湾湖是新建设的,建设的时间又不长,这水面又大又深,这鱼能钓得着吗。”

  高祥说:“水面大水深只能说,这里可以为更多的鱼儿提供生存空间,可以养更多的鱼。虽说这是一个新建湖泊,但从建成到现在,已经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就是那些野生鲫鱼也该长大了。所以,这里的鱼应该好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耐心地等待。”

  几近清澈透明的龙湾湖,在微微南风的吹拂下,掀起一层层细细的浪花。宽阔的湖面上,许多不同品种的水鸟在里面游弋,不时,它们会扎入水中。远方湖面上,两万多亩不锈钢种植箱中的水稻等庄稼郁郁葱葱,长势喜人,湖面上空,不时会有鸟儿飞过,远处的湖心岛上的树林里,许多白鹭不停地起飞降落。

  周亦农说:“你们看,我们湖面上的万亩种植箱里的水稻长势多好啊。”

  “是啊,的确喜人啊。”叶昌盛点点头说,“在湖面上用种植箱种植水稻,也算是我们村城的一大发明吧。”

  高祥说:“我们在湖面上种植水稻等作物,是连浇水这道工序都省去了的,多好啊。”

  叶昌盛说:“我看我们在种植箱种植的水稻,比在稻田里的产量不会低。”

  “应该错不了,看这些水稻的长势比稻田里的水稻并不差呢。”高祥说。

  周亦农说:“你们说,我们在水面上这么大面积的种植庄稼,一旦鱼儿跳到种植箱里尤其是没有水的种植箱里不就遭了吗?尤其下大雨的时候,鱼儿是会跃出水面飞行的。听说,前段时间下暴雨,就有鱼儿跳到种植箱死亡的情况。”

  “这个不用我们担心,”陈奇说,“我听说,水产部门已经有人提出了这件事情的解决办法了,他们准备在种植箱外围,用浮力箱做载体,围上一圈不锈钢网,这样鱼儿就跳不到种植箱里了。”

  “嗯,这样好,这样好,这样鱼儿的安全就有保障了。”周亦农说。

  叶昌盛指着一处天空惊呼道:“老伙计们,你们看,那里有一群大雁。”

  在他们的右前方,一群鸟儿向湖心岛方向飞去,最终降落在湖心岛附近的水面上。“现在怎么会有大雁呢,不可能的。”高祥说。

  周亦农说:“那是野鸭。”

  叶昌盛说:“不会吧,怎么会是野鸭呢,那么大个呢。”

  高祥说:“不可能是大雁。但是,也许到了冬天,这里会有大雁飞来的。我们的龙湾湖水面这么大这么美丽,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大雁或者白天鹅在这里安家呢。”

  周亦农说:“如果将来真的有大雁或者白天鹅在这里安家,那可真是好事啊。共产主义的建立,再也不会有人去伤害这些可爱的精灵了。”

  高祥说:“中国再也不会有人去乱捕滥杀了,再也不会有人去乱砍滥伐了,中国真的成了动植物的天堂了。”

  叶昌盛说:“尤其是我们的建设者,他们太了不起了。为了方便鸟儿在水中觅食,他们还有意在湖心岛四周,大面积地抬高了湖床,建设了大片的滩涂湿地。建设者的这种做法,可以说,完全是一种对鸟儿们的大爱啊。”

  “是啊。如果白天鹅或者大雁等真的能够在我们这里安家,它们除了可以吃湖中的水草鱼虾,我们村城不锈钢种植箱中的蔬菜,也是完全可以成为这些可爱的鸟儿们的口中食的嘛,是不是啊。”高祥说。

  “是啊,是啊,也未尝不可呀。如果真是这样,也算是我们人类为这些可爱的精灵做出的一份贡献吧。”周亦农说。

  高祥说:“老叶啊,还是要出来吧,不出来,你怎么能知道这龙湾湖里有这么多美丽的鸟儿啊。”

  “是啊,是啊,可爱的鸟儿们。相信有一天,白天鹅大雁们也会来的。”叶昌盛说。

  周亦农说:“这还得感谢当年党和国家对捕杀野生动物非常严厉的打击啊。否则,如果它们被彻底灭绝了,现在就是再怎么保护,也为时已晚了。”

  高祥说:“对于那些肆意捕杀野生动物,尤其珍稀和濒危的野生动物的罪犯,就应该处以极刑。”

  周亦农说:“叶老,该换换钓饵了。”

  那边,陈奇上鱼了。“高老,快来帮我,钓着大鱼了。”

  只见陈奇手中的鱼竿,此时已经拉成弯弓了。高祥赶忙拿起抄网跑了过去。“老陈,厉害呀,我们都还没有钓到呢,你就钓上了,而且还是一个大家伙。”

  经过几个回合的牵遛,鱼被拉到了岸边,高祥拿起抄网抄了起来。“嘿,好大一条草鱼,这条鱼至少也得有六七斤吧。”高祥说。

  “差不多,有。”陈奇说。

  “哎,老陈,这鱼应该是从青川河跑进来的吧,否则,这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草鱼呢。”高祥说。

  “也不一定啊,也可能是从青川河跑进来的,也可能不是。要知道,以前的龙湾湖地界,可是有着不少的鱼池水塘的。现在我相信,这里面不光有大草鱼,里面的各个品种的大鱼,什么青鱼啊鲢鱼啊鲂鱼啊鳙鱼啊鲶鱼啊鲌鱼啊鳡鱼啊黑鱼啊等等一样都不会少。”陈奇说。

  高祥点点头。“我相信。”

  陈奇重新抛钩入水,居然很快又钓到了两条三四两的鲫鱼。

  周亦农说:“老陈啊,你还真不愧全省钓鱼冠军的称号啊。我们连一个鱼鳞都还没有见到呢,你就钓到几条了。”

  “那里啊,我也就是一个瞎猫子碰上一个死老鼠。”陈奇说。

  高祥回到亭子里说:“你不承认还不行,冠军还就是冠军。”天气还是有点热,高老拿出水杯喝了一点水,用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又用帽子当扇子扇起来。“老周啊,不着急,喝点水,慢慢来。”

  周亦农见鱼不吃饵,便换上了红蚯蚓,重新抛钩入水,静静地等待着鱼儿上钩。

  汽车驶出村城,穿过省县高速公路和国家铁路干线立交桥,沿着青川河大堤一路向北,在大堤上一个弯道处停了下来。弯道处,有几个人在那儿钓鱼呢。周婧打开车门,戴上草帽,提着篮子,向钓鱼人走去,与她一起的,还有秘书王琳和一名背着药箱的医生倪彤。

  “同志,这儿这么大水,能钓着鱼吗?”周婧走上前去亲切地问道。

  “哎呀,周市长同志,这么大热天,您怎么来了。”一个年轻人说。

  “我来看看大家,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需要,顺便给你们送点水来。”周婧递给他一瓶果汁饮料。

  年轻人拒绝说:“谢谢周市长,其实我们都带着饮料呢。”

  “接着吧。这么大热天的,多喝点水有好处。怎么样,有没有鱼啊?”

  年轻人接过饮料说:“那谢谢了。有鱼,我们都钓了不少呢。那边一位老同志还钓起一条十几斤重的鲢鱼呢。”

  “这河里还有那么大鱼?”

  “也许是从水库里下来的吧,或者是从江里上来的。”年轻人正说着,鱼漂被轻轻送了上来,他一提竿,是一条一斤多的鲫鱼。

  周婧走到那位老同志身边,问道:“老师傅,您好啊,钓到大鱼了?”

  “是啊。周市长同志,您好啊。”

  “这不是郭研究员吗,您也喜欢钓鱼啊。”原来这钓鱼人正是郭清泉和他老伴程妙珍,他们两人共用了一把遮阳伞。

  “喜欢。今天我们休息,正好赶上休渔期结束,就出来了。”郭清泉说。

  周婧给了他们饮料,说:“倪医生这儿有些防暑药品,你们需不需要一些。”

  “清凉油什么的我们也带了一些,不需要了,谢谢周市长。”程妙珍说。

  周婧嘱咐他们注意安全,又驱车一路向北,中途又停了几个地方,在阳青排灌渠闸口,也有人在那儿钓鱼呢。周婧一行停车,向钓鱼人走了过去。“老同志,这里有鱼吗?”

  “周市长啊,您怎么来了?”一个老同志说。

  “有啊,不光有,这里的鱼儿个还不小呢。”另一个老同志说,“不光这里有鱼,在咱们村城的所有排灌渠里,也都有鱼啊。得感谢共产主义啊,现在真是个钓鱼的好时代啊。”

  周婧给了老同志一些饮料和药品,告别几位老同志,沿排灌渠公路继续向西。在东岗水库附近穿过排灌渠桥,向东岗水库大坝坝顶驶去,汽车驶过大坝东缘的泄洪口桥,只见前方几十米宽一百多米长的大坝顶中间笔直的水泥道路两侧的树林中,停放着多辆小轿车以及众多的两轮和三轮等多型电动车。周婧停好车走下汽车,明显感觉到一股热浪袭人。

  “这里温度很有点高啊。”周婧说。

  “是啊。也许,等过几年以后,待到这些小树苗长大了长高了,这上面就不会这么炎热了吧。”秘书王琳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