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一〇九)

2020-07-22 11:46:4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黄丽拿出海南产的咖啡豆,现磨现煮,不大会功夫,咖啡浓浓的香味满屋飘溢。“真香啊。”

  黄丽取出两小块方糖放进两只杯中,倒入咖啡,陈进端起一杯,坐在刘全的身边。“爸爸,我能喝一点吗?”

  “能,当然能。”陈进用勺子搅动咖啡,让方糖充分融化,舀了一勺喂给刘全。

  “好苦。不好喝。”

  “苦吧,咖啡就是这个味。”

  “爸爸,难道你和妈妈不怕苦吗?”

  “因为我们是大人,所以我们不怕。”

  陈进到了一杯凉白开给刘全,“来,喝一点漱漱口。”

  小刘全喝了一点,在口里漱漱,跑到卫生间吐掉了。“还苦不苦?”

  “不苦了,谢谢爸爸。”

  陈进伸出小手指头,“小声点。”

  “是,爸爸。”

  “真是对不起。”黄丽说。

  “可别这么说,你没什么对不起的。知道吗,我非常喜欢刘全。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为刘全挨刀做手术。”

  黄丽转过身去,用手抹了一下眼泪。“黄丽,别这样。刘全这么聪明懂事,等他做完手术,将来一定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有出息的孩子。”

  “妈妈,别哭。”

  陈进说:“刘全,过几天,咱们去医院做手术好吗?”

  “好。”

  “做手术你怕不怕?”

  “不怕。”

  “对,不怕。等做完手术,我们刘全的病就治好了,就和别的孩子一样健康漂亮了。”

  “我的手都能治好吗?”

  “能,当然能。治疗以后,你就和别的小朋友的手一样了。”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陈进打开门,是华光他们。“华光哥,美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久呢。”郭美琪说。

  黄丽说:“刘全,怎么不喊人啊,快喊人啊。”

  小刘全说:“各位叔叔阿姨好。”

  “小刘全真聪明。”方洁说。

  肖芬说:“真香啊。陈进同志,好口福呢。”

  “不知道你们来,否则我会多煮几杯的。”

  “开玩笑呢,我们不喝。”肖芬说。

  “为什么不喝,倒显得生分似的。”陈进说着,重新拿出咖啡豆研磨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咖啡煮好了。陈进给他们一人倒上一杯。

  “陈进哥,行啊,动作挺麻利的,也挺像个主人的。”方洁说。

  “方洁,你这张嘴就不能友好一点,别老象刀子似的。”陈进说。

  “我怎么不友好了,我说错了吗?小刘全,阿姨说错了吗?”

  “没有,阿姨。”说的大家都笑了。

  “听见没有,我们小刘全都知道我说的没错。”

  “喝咖啡,喝咖啡。”黄丽说。

  郭美琪说:“黄丽姐,我们来,是想接刘全住院的。这样,明天吧,明天我们就去医院好吗。”

  “好,太好了,谢谢你们。”眼泪在黄丽的眼中打转。

  “谢什么呀,黄丽姐,别这么客气好不好。我们现在是共产主义,什么叫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就是我们都是一家人,都是亲人。”郭美琪望着小刘全,她的眼里出现了治疗以后的情景,一个漂亮可爱的小男孩。“刘全,我们明天到医院去好不好。”

  “好。爸爸说了,做完手术,我的病就好了。”刘全说。

  “你这孩子,妈妈怎么跟你说的。”黄丽提高了嗓音。

  “对不起妈妈,我忘了。”小刘全哭了。

  方洁说:“黄丽姐,别对孩子那么严厉好吗,别吓着孩子。”

  陈进说:“喊就喊呗,有什么了不起的。刚才,刘全说,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他没有爸爸,他说要喊我爸爸。喊就喊呗。”

  华光说:“黄丽姐,这是好事啊,不就是喊一声爸爸吗。从心理学角度,它是有利于孩子的心理健康的。”

  黄丽说:“我是过来人,我无所谓,可不能坏了陈进兄弟的名声。”

  李露说:“黄丽姐,没那么严重。刘全不过是一个孩子,就算满足他一下,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不行。”

  “妈妈,别生气了,我以后不喊了。”小刘全哭着说。

  陈进说:“你看你看,把孩子给吓的。刘全,好儿子,别怕,我跟你说,你想喊就喊,没事的,啊。刘全,好了好了,好儿子别哭了啊。”

  方洁说:“多懂事的孩子。”

  “好了儿子,妈妈不怪你,好了好了,别难过了。”黄丽用手绢擦去刘全的眼泪。

  郭美琪说:“黄丽姐,两个月以后,我一定还你一个健康可爱的小刘全。”

  毕竟年纪大了,前天下午回到养老院,林森然老人和老伴除了上食堂吃饭,就没有出过门,昨天他们又在家休息了一天。今天早上起床,林老觉得精神好多了,他喊上黎正勇老人和老伴,说是要一起去看望华坤仲老人,向他说说这次出门的感受。

  华老的宿舍在后面紧挨着的一楼,穿过楼房旁边的人行道,四位老人很快就来到了华老的房间。“老哥哥,老嫂子,我们来看你们了。”

  “哎呀,你们好啊。快请坐,快请坐,两位弟妹就在床上坐吧。出去一趟,累坏了吧。”华老把沙发让给林老和黎老坐,自己则在靠背椅上坐下。

  “可不有点累吗。真的有些老啰,不中用啰。”林森然老人说。

  “不服老不行啊。”黎老也说。

  “老嫂子,好些没有啊。”邱奶奶问道。

  易奶奶说:“好不了了,就等着上毛主席他老人家那儿去报到呢。”

  “可千万别这么说。”郝奶奶说,“还要看孙子的大婚呢,还要等着抱重孙子呢。”

  林老说:“老哥哥,老嫂子,本来呀,回来了就应该来看望老哥哥老嫂子的,只是觉得有点累,来晚了。”

  “别这么说,你们能来,我已经非常感激非常高兴了。”

  “是啊,你们太客气了。”易奶奶也说。

  “老哥哥,这次你要是一起去了该多好啊。你知道吗,我们当年栽下的那些个小树苗啊,如今都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昔日荒凉的沙漠戈壁如今已成为广袤的大森林了,那个气派啊,简直都没法用语言形容啊。”林森然老人说。

  华老说:“这说明我们当年的付出是非常值得的。”

  几位老人点点头。黎老说:“你不知道啊,那些树啊,都已经长到了十几米甚至几十米高,一抱粗呢,有的一个人还抱不过来呢。你站在那个森林边缘,看到那个大森林啊,简直就像是一堵又高又大的绿色的城墙啊。看得人的心里啊,那才真叫那个高兴啊。”

  “我虽说没有去,但听到你们这么一描述,我也挺满足了,不遗憾。”华老说。

  林老说:“你不知道啊,那里的空气可真清新啊,要说起来,比我们这里还要好呢。”

  黎老说:“可不。在那里居住生活的人啊,以后一定是长寿的。”

  华老说:“我们都已经90了,算长寿了。古时候才只有‘人活七十古来稀’呢。”

  林老说:“说到长寿,真得感谢我们伟大的党啊,如果不是国家下大力气整治各种污染,还人民一个相对洁净的生产生活环境,污染恐怕早就夺去了我们的生命,我们还能有福气走进共产主义吗。”

  华老说:“你这话我赞成。我想啊,我们这么大个国家,这么大个党,我们绝大多数的党员知识分子总是好的,是正义的正直的爱国的有良知的,汉奸买办修正主义分子帝国主义的叭儿狗们总是极少数。所以,正义战胜邪恶,革命战胜反革命,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战胜修正主义是必然的迟早的事情,那些汉奸买办走资派修正主义分子帝国主义的叭儿狗们,他们只能得计于一时,不可能得计于永远。”

  林老说:“通过这次共产主义改造运动,我们的祖国变得更加的美丽了,在铁路沿线,以前的那种脏乱差完全消失了。”

  “是啊,”黎老说,“尤其以前铁路两边的坟墓统统都消失了。”

  华老说:“这项工作,只有共产主义才能够做到啊。”

  林老说:“我是非常赞成这句话的,一个人是完全可以改变一个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命运的。中国能够率先进入共产主义,真得感谢我们伟大英明的党中央,感谢罗主席啊。”

  几位老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啊对了,有一件事您可能还不知道吧,经我们林老提议,国家旅游部批准,我们还到北京毛主席纪念堂去瞻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遗容呢。”黎老说。

  “林老做得对啊。是得去看看他老人家啊,没有毛主席他老人家,中国不可能能够在全世界率先走进共产主义。中国人民将世世代代永远铭记毛主席的恩情。”

  护士小曹见这么多老人在一起,拿了饮料放在推车上推了过来,“各位爷爷奶奶,你们喝点水吧。”

  林老和黎老都带着水杯呢,小曹给邱奶奶拿了一瓶牛奶饮料,邱奶奶顺手递给易奶奶,然后自己和郝奶奶一人要了一瓶。递给了几位奶奶饮料,曹护士又给几位老爷爷的水杯里加上水,这才微笑着推车离去。“谢谢你,曹护士。”

  “不用谢,应该的。”

  天色突然暗淡了下来,很快便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一阵暴雨立刻倾盆而下。“这雨下的好大呀。”林老说,“有时候,我就想,要是把南方的雨多下一点到北方,该多好啊。那样,南方不用被水淹,北方也不会至于那么的干旱缺水。”

  华老说:“不是早就已经下到北方去了吗?”

  “下到北方去了?老哥哥,您这话可有点太深奥了哦。”

  “如果不是雨早已下到了北方,您想啊,您哪能在内蒙见到那么多的森林啊。”

  “哈哈哈。”华老的一句幽默,说的大家都笑了。

  邱老说:“华老说的对呀,我们国家在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倡议下实施的南水北调工程,不早就大面积的惠及了北方几亿人口了吗。”

  “对对对。你们说的一点也没错啊。尤其是党中央在本世纪初实施的‘植树造林,绿化大西北’工程建设,更是惠及千秋万代呀。”林老说。暴雨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停下来,暴雨一过,天气马上放晴,太阳也出来了。

  “老哥哥,不知你相不相信,这次我们还赤脚在沙漠里走了一走呢。”黎老说。

  “是吗?”华老记起了当年他们赤着脚在沙漠里植树的情景,“还记得当年吗,我们相约有机会一定到沙漠里赤脚走一走,可惜这个愿望一直没有机会实现。”

  “没想到,我们临老了还到沙漠里走了一回。”林老说。

  “沙漠里有什么好走的。我们年轻的时候,在河边的沙滩上又不是没走过。”郝奶奶说。

  华老说:“郝奶奶,你没走啊,那可惜了。在沙漠里和河滩上可是不一样的,河滩上的沙粒是潮湿的密实的,沙漠里的沙粒是干燥的松软的,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什么不一样啊。”华光林丰黎平等一行十几人走了过来。一下子来这么多人,房子显得有点小了,顿时屋里挤得满满的。

  “孩子们,你们怎么来了?我们正跟你们华爷爷讲我们此次内蒙古森林草原沙漠生态旅游的感受呢。”林老说。

  “是应该讲讲,让华爷爷易奶奶也感受一下你们此次旅游的乐趣。”林丰说。

  “丰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郝奶奶问道。

  “我早就回来了。”林丰说。“各位爷爷奶奶,从今天开始,我们村城将开始对全体市民进行年度体检,我们今天来,就是接你们到医院去体检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