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一〇七)

2020-07-19 16:59:1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7点多钟的沙漠,气温不是很高,沙粒的温度也是凉凉的,随着太阳的不断升起,气温会升高,沙子的温度也会上升。放眼望去,洁净而一望无垠的沙漠被大风吹起了一个个的小沙丘,就像大海里起伏的波浪一样,在阳光的照耀下一片金黄,显示出一种冷峻的美。

  在沙漠里行走,光脚比穿鞋会让人更舒服。赤脚在沙漠里行走,尤其太阳升高的时候,走在这略带温度的柔软的沙粒上,暖暖的软软的,虽然费劲一些,却能给人一种别样的感受,可以说,那种舒服惬意的感觉前所未有。这种感受,不走沙漠是决然感受不到的。赤脚走在沙子上,让林森然老人找回了当年的感觉。老人当年在大西北植树造林尤其后期做护林工作的时候,许多时候就是赤着脚,卷起裤腿工作的。老人年轻的时候,脚上有了脚气病,通过几年的赤脚植树造林,老人发现,他的脚气病居然好了。后来,他们几个人相约有机会一定到沙漠里赤脚走一走,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没想到,自己临老了,却有了这么一次机会。

  林森然老人虽说已90高龄,在沙地上行走也比平地要吃力,但老人的步伐却依然稳健而平稳,看不出有多少90高龄老人的步态。“峰儿,赤脚走在沙漠上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啊。”

  “感觉挺舒服挺好玩的,爷爷。爷爷,要不我扶您一下吧。”周峰说。

  “不用孩子,自己走反而更自由。”

  “芳彬,在沙漠里行走,是不是感觉有些吃力呀?”邱奶奶问道。

  “有一点。但也别有一番滋味呢,反正感觉挺舒服的。”谢芳彬回答说。

  周峰说:“这沙子在给我们做足部按摩呢。”

  林森然老人说:“在沙漠上行走,对于足部的健康肯定是有好处的。”

  随着太阳的不断上升,沙漠升温很快。周峰走了一会儿,只觉得身上有些燥热,他眯眼望了一下天空,只见湛蓝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整个天空泛着一股刺眼的白光,几只鸟儿,居然从沙漠上空飞过。他扯下搭在肩上的手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从背包里取出矿泉水,打开瓶盖递给林爷爷。“爷爷,您喝口水吧。”

  林老接过矿泉水,喝了一口,把水递给老伴,“你也喝一口吧。”

  周峰说:“爷爷,您还能坚持吗?”

  “没事,你爷爷能坚持。”

  但老人们毕竟年纪大了,一个多小时以后,老人们陆续放弃行走,重新上车,林老黎老他们也在最后一批走上了汽车,向目的地驶去。

  有老同志在的时候,同学们的行进速度不可能很快,老人上车以后,同学们明显加快了行进速度。气温在逐渐升高,沙漠的温度也在升高。赤脚走在沙粒上,有一种热辣辣的感觉。当然,这种热辣感是孩子们可以承受的。谢宜静摘下遮阳帽,在面前扇了扇,看了看前后的同学们大声问道:“同学们觉得怎么样,累不累啊?”

  “不累。”同学们齐声回答。

  谢芳彬说:“累肯定有一些。但是,和当年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比起来,太不值一提了。”

  谢宜静又问道:“同学们还能坚持吗?”

  “能。”同学们回答。

  “走在这火辣辣的沙粒上,真实别有一番滋味啊。”薛贞说。

  贺思雅说:“不到沙漠,不知广袤,不走沙漠,不解威严。”

  蔡菲菲说:“思雅不愧是我们学校的才女,说起话来文绉绉的。”

  烈日依旧猛烈,温度继续上升,地面的温度要明显高于气温,同学们衣裳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沙子的温度已经有些偏高了,继续赤脚走势必会烫伤同学们的脚,陈芬芳等领导要求同学们穿上鞋袜。陈芬芳提醒同学们,在穿鞋袜之前,一定要把脚上的沙子擦干净,以免沙子磨伤脚。

  同学们穿上鞋袜,继续沿着公路两侧沙漠前进。右前方不远处的一个沙丘上,露出了一个被沙子埋住了半截的彩色食品袋。“这里怎么会有垃圾袋呢。”周峰说着,向垃圾袋走了过去。他从沙粒里拔出垃圾袋,放进自己的背包里。

  “你们说这垃圾袋是怎么回事。”黄智达说。

  “怎么回事?有人丢的呗。”祝克家说。

  “有人丢的不错,但我想,一定是不小心丢的。”黄智达说。

  “我也觉得是这样。”贺思雅说,“一定是有人不小心丢的。比方说,突然被大风给刮走了。”

  前面不远处,几个青年男女向同学们走来。“嗨,你们好。”贺思雅与他们打招呼道。

  “你们好。”

  “你们从哪儿来啊。”

  “我们从巴南来。你们这是去巴南?”

  “是的,你们是哪里人啊?”

  “我们是四川来的,你们呢?”

  “我们来自村城。你们是大学生吧?”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

  “我们已经毕业了,现在读研呢。”

  “大哥哥大姐姐,能冒昧地问一句,你们出来旅游经过学校批准了吗?”

  “你看我们像是擅自行动的人吗?”

  “我看不是。”

  “当然不是了。”双方都笑了。

  陈市长走了过来。“陈市长,他们是来自四川的研究生。”贺思雅介绍说。

  “陈市长您好。”一位女同学主动与陈市长打招呼道。

  “你们好,能问一下这里离巴中凉亭还有多远吗?”

  “这里恐怕得有十二三里的距离吧,巴中亭有一个25公里碑,我们刚才路过的是19公里碑。”

  “你们需要饮料或防暑药品吗?你们如果需要,我们车上有。”

  “谢谢,我们不需要。再见。”

  “再见。”

  陈芬芳看了一下手表,说:“同学们,现在已经快十点半了,我们争取在十二点以前赶到巴中亭,好不好?”

  “好。”在同学们的回答声中,同学们行进的步伐明显加快。

  十二点不到,同学们陆续赶到了巴中亭。巴中亭是巴丹吉林沙漠的中心点。从巴丹吉林沙漠北面的巴丹市到南面的巴南市,从巴丹吉林沙漠东面的巴东市到西面的巴西市的两条沙漠旅游公路在此交汇。为了给徒步旅行的游客提供一个中途休息的场所,当年的建设者特地在此建设了一个足有上百平的大凉亭——巴中亭。凉亭全部由钢筋混凝土建成。凉亭中间有一较大的石桌,石桌四周布有石凳,凉亭四周,还安有一圈石条凳。在凉亭的旁边,还打有一口压水井,为了方便游人,压水井出水口,还安装有一不锈钢洗手盆。在凉亭靠近公路交汇处,立有一石碑,上书“巴中亭”三个大字,石碑的背后,刻有这样一些文字:巴中亭因地处巴丹吉林沙漠中心点而得名。为了给游客们提供一个片刻休息与饮水的场所,特建此凉亭并同时建有一压水井。落款是巴丹吉林沙漠公路建设工程指挥部。

  同学们到达巴中亭不久,几辆汽车从巴丹方向驶来,那是巴丹市招待所给同学们送饭的车辆。汽车在巴中亭旁边停下,巴丹市旅游局长邬蔷从车上走了下来,从车上下来的,还有导游康伊娜小姐等人。

  “邬局长同志,您怎么还亲自给我们送饭来了。”陈芬芳说。

  “我是局长嘛,当然要来。只是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邬局长说。

  “不晚,不晚。我们该怎么感谢你们呢。”

  “要说感谢,就感谢我们伟大的共产主义吧。”

  谢芳彬等同学也走上前去,亲切地拉着康伊娜的手说:“康伊娜姐姐,您怎么也来了。”

  “当然得来啊,我来送送你们啊。”康伊娜说。

  同学们帮忙把饭菜食盘等抬下汽车,抬进凉亭。

  “同学们,到压水井洗一洗手吃饭啰。”邬局长招呼道。

  邬局长送来的饭菜很丰富,主食有馒头米饭,菜肴有猪肉羊肉青菜等七八个菜。除了饭菜,邬局长还给同学们送来了十几桶三鲜汤。“我们送来的菜品不多,这是需要陈市长和同学们谅解的。”邬局长说。

  陈芬芳说:“可不能这么说,这已经够好的了。本来我们是不要你们送饭的,但你们坚持一定要给同学们送饭,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虽说气温很高,但师傅们仍然戴上了口罩操作。邬局长也戴上口罩,拿起勺子给同学们打饭菜。

  沙漠的气温虽说有点高,但凉亭里面的温度明显比外面要低一些。男同学们都非常自觉,他们没有一个进入凉亭里面的,尽管如此,仅仅上百平的凉亭,对于几百学生来说,显然太小,大多数学生也只能在太阳底下吃完中餐了。“在沙漠里吃美食,还真别有一番情趣呢,这在以前恐怕是谁也想象不到的吧。”同学们说。

  同学们都吃上了以后,陈芬芳和谢宜静才端起食盘,给自己要了些食物。

  “邬局长,同志们吃饭了没有啊。”

  “我们一会儿回去吃。”

  “真是太辛苦你们了。”

  “没什么,应该的。”

  “以前听说沙漠里的温度可以达到四五十度,甚至七八十度,今天好像没有那么高吧。”陈芬芳说。

  “现在沙漠气温很少有超过四十五度的,这要归功于半个世纪以前的植树造林工程建设,沙漠以外大环境气温下降了,这里的气温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再加上今天有一股二三级的偏北风,沙漠的气温实际上不断被置换,所以温度自然就不会太高了。但是,你们也还是需要注意,如果同学们承受不了了,就还是乘车吧。”邬局长说。

  陈市长点点头。“是的,我们会注意的。”

  巴东方向,十几名男女青年正向凉亭走来。谢芳彬同学与他们打招呼道:“嗨,你们好。你们是大学生吧,你们从哪里来的啊。”

  “我们从北京来的大学生。你们是中学生吧。网上看到中国进入共产主义后的第一个旅游代表团到了巴丹市,你们不会是来自村城的旅游团吧?”

  “正是。很高兴见到你们。”

  “我们也是。很高兴见到你们。”

  “你们快到凉亭里来歇息一下,吃点饭吧。”

  邬局长见状也忙走过来招呼道:“同学们,我是巴丹市旅游局局长邬蔷。我们这里还有饭菜,你们也吃一点吧。”

  “不用,谢谢。”

  “有什么可客气的。”邬局长看着这些孩子们心疼地说,“同学们,那边有水井,你们赶快去那边洗洗手,过来吃饭吧。”

  “那可怎么感谢你们呢。”

  “谢什么呀。我们就是一家人,用得着那么客气吗。”

  大学生们走到压水井旁洗了洗手,从邬局长手中接过了食盘。

  周峰一边吃着美食,一边盯着地上的沙粒,他突然发现,在这荒凉的沙漠里,居然还会有小虫子在爬动着。“智达你看,这里有小虫子呢?”

  “是吗?还真有呢。”

  “在这炎热荒凉的沙漠里,你说它们以什么为食啊?”

  “这儿有凉亭,还有水井,更重要的是,这儿还难免会有游客留下的食物残渣。不是有一句话吗,存在就是合理的。”黄智达说。

  周峰说:“我可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以前社会上各种罪恶的邪恶的丑恶的反动的东西都存在着,它们都是合理的吗?荒谬。”

  “你否认不了,它既然存在就有它存在的理由。它们也能够从反面教育人们。”

  “这能说明它是合理的吗?”

  谢校长端着食盘走了过来,“说什么呢?”

  “校长,您说,存在就是合理的,这话对吗?”

  “如果放在自然界,这话有道理,但是在人类社会,它就未必是合理的了。因为事实上,存在并不总是合理的。比如说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丑陋的东西存在着,比如说,犯罪,杀人,它们是合理的吗?显然不是。你们抓紧吃饭,吃完饭我们好赶路呢。”

  “是,校长。”

  也许是活动量大的缘故吧,招待所师傅们送来的饭菜被同学们一扫而光。“同学们吃饱了吗?”邬局长问道。

  “吃饱了。”同学们回答。

  “谢谢邬局长阿姨。”同学们说。

  “同学们干嘛要这么客气呢,用不着的。”邬局长笑着说。

  陈芬芳说:“今天可能体力消耗比较大吧,我今天都要比平时吃得多了。如果不是运动量大,这么多饭菜我是吃不了的。”

  邬局长说:“我们也考虑到这个因素,所以特地嘱咐食堂多准备了些饭菜,没想到还是吃完了。”

  “吃完了不是挺好的吗。”陈芬芳说。

  “对对对。”邬局长笑了。

  同学们帮助食堂的师傅们把菜盆食盘等装上车。陈芬芳握住邬局长的手说:“邬局长同志,我们此刻的心情绝不是一个谢谢能够表达的。”

  “还有我们。邬局长同志,真的太谢谢您了。”北京来的大学生们也说。

  “陈市长同志,大学生同志们,我看你们都不要客气了,说什么谢谢呢,我们都是一家人,共产主义的一家人。”邬局长说。

  “欢迎你们有时间到我们村城做客。”陈市长说。

  “会的,我们会去的。”

  大学生们说:“邬局长同志,陈市长同志,我们就此别过了。再见。”

  陈芬芳说:“大学生同志们,我们车上有饮料,你们拿一些吧。”

  “不用了,我们带的饮料还是挺充足的,谢谢。再见。”

  “再见。”

  陈芬芳等代表团的同志们目送着邬局长同志等乘坐的车队返回,谢芳彬等同学齐声喊道:“邬局长阿姨再见,康伊娜姐姐再见,同志们再见。”

  “再见。”

  告别了邬局长一行,同学们重新上路,继续他们的沙漠旅行。西边公路上,也有一群青年人向凉亭走来。“只可惜,他们来晚了一点,不然,他们也能吃上饭该多好啊。”谢芳彬说。

  “不过也没关系的,他们肯定都带着干粮呢。”周峰说。

  黄智达说:“什么时候,我们也组织一帮人到全国各地走走。”

  “会有这机会的。”周峰说。

  “要走,我们也要参加。”贺思雅说。

  “我们不要女孩子。”周峰说。

  “这可不像周峰的话啊。”蔡菲菲说。

  “带上女孩子不方便。”苏一凡说。

  “有什么不方便的,是要你们背了还是要你们驮了。”贺思雅说。

  谢芳彬说:“周峰,你可要不得啊,你这是对我们女孩子的歧视。”

  “不敢,不敢,我怎么会歧视你们呢。”

  也许是吃过饭的原因吧,同学们行进的步伐明显地快了许多。到下午六点,同学们全部胜利地走完了百里沙漠全程。只不过,他们是一个个都湿透了衣衫。同学们所以能够走完百里沙漠全程,得益于大西北植树造林工程建设,如果没有国家实施大规模的植树造林工程,从而改变了沙漠周边的气候,同学们要想在8月份穿越百里沙漠,简直是不可能的。

  在沙漠边缘,同学们走上汽车,经过十几分钟的车程,同学们到达了巴南市宾馆。在宾馆大厅,许多老人还在那里迎候着同学们呢。也许是比较累的原因吧,这天晚上,是旅游以来,同学们睡得最香最舒服的一个晚上。旅游团在巴南市休息了两天,游览了巴南市风光,之后旅游团乘火车前往甘肃敦煌。在铁路沿途,在敦煌,同学们看到的,依然到处都是高大如城墙一样的莽莽大森林。在敦煌游览了两天以后,旅游团乘车返回村城,从而结束了中国逐步进入共产主义后发出的第一个旅游代表团的旅游全程。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旅游,虽说一半以上都是超过七十岁的老人,但他们没有一个人中途退出,全都顺利地走完了旅游全程。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