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一〇五)

2020-07-14 15:00:0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自助停车库,孩子们扶助老人们登上了两辆大电客,康伊娜和同事熟练地驾着大电客向城外驶去。大电客穿过城门,驶过吊桥,穿过铁路,前面出现一片宽阔的草地,草地的边缘,矗立着一排城墙一样的高大挺拔的森林。太阳照耀在森林上,森林显得格外的翠绿。“这森林真气派真壮美啊。”虽然已不是第一次看见大森林了,同学们仍然不免被森林那高大挺拔的气势所震撼。

  蔡菲菲惊呼道,“你们看,那里有一群鹿。”顺着蔡菲菲手指的方向,人们看到,一大群梅花鹿正在那里怡然自得地吃草呢。大电客的出现,似乎也没有对它们产生任何的影响。

  “这一群梅花鹿应该有好几十只吧。康伊娜姐姐,它们是咱们巴丹市放养的吗?”谢芳彬说。

  “不是。它们是野生的。同学们真是幸运,居然见到了这么多野生的梅花鹿。”康伊娜说。

  “我看它们胆还挺大的,我们的大电客离它们也不是太远啊,它们怎么不怕人呢。”祝克家说。

  苏一凡说:“这还不明白吗,这说明今天人们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增强了,没有谁去伤害它们了,加上它们见到人们的次数多了,它们当然就不会害怕了啊。”

  贺思雅说:“既然有那么多梅花鹿在,附近应该不会有什么猛兽吧。”

  “那可不好说。我们提高警惕总是必要的。”康伊娜说,“要知道,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总是如影随形的。”

  康伊娜把大电客停在森林边缘,同学们扶着老人走下汽车。在他们车辆不远的地方,居然还停着几辆大电客呢。“这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啊。”周峰说。

  谢芳彬抬起头,深深地作了一个深呼吸,“这空气真新鲜啊。”

  康伊娜说:“当然了。呼吸了这大森林所产生的空气维生素——负氧离子,会给人一种神清气爽身心舒畅的感觉呢。我们走进这大森林,就犹于是走进了一个天然大氧吧。其实不只是在大森林,就是我们巴丹城,那空气也是许多别的地方所没法比的。”

  “啊,美丽的大森林,我已经深深地喜欢上这里了。”蔡菲菲说。

  贺思雅说:“你将来可以在这里找个男朋友嫁了啊。”

  “贺思雅,你这妮子怎么这么坏呀。”蔡菲菲说着,伸手向贺思雅挠了过去。

  周峰等扶着老人们向森林里走去。几十年过去了,森林里早已积下了厚厚的一层落叶,双脚踩在这厚厚的落叶上,就像踩在软绵绵的海绵上,树叶还会发出沙沙的声响呢。这是一片混交林,有针叶树,也有阔叶树,诸如,这里有落叶松,红松,白松等各种松树,还有红豆杉,云杉,冷杉,白桦树,白杨,柳树,水曲柳,栎树,山杨等等等等不同的树种。如果从本世纪初叶种下算起,这些树木大多已经有六七十年的树龄了,有些树足有几十米之高,树围也有合抱粗了。

  同学们的走动,搅起了地上落叶腐烂的味道。周峰扶着林爷爷走在后面,直觉得一股腐殖质的味道直冲鼻孔。“同学们,我说你们慢一点走行不行啊。都把地上腐殖质的气味搅上来了,难闻死了。”

  “周峰同志,你就闻闻吧,这也是大森林特有的气味呢。”苏一凡的幽默,说的同学们都笑了。

  周峰说:“林爷爷,当年这里就是一片大沙漠吗?”

  “可不。”林爷爷点点头说,“我们现在站的这片土地,当年就是漫无边际的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当年我们在这里植树的时候,就没少遭遇过风沙,有一次大风刮起黄沙,遮天蔽日,那沙粒打在脸上身上生疼。”

  黎爷爷说:“记得那次风沙过后,我们的身上头上都积满了沙粒。”

  祝克家说:“那风沙来的时候,你们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我们只能闭上眼睛,用毛巾捂住口鼻,蹲在地上一动不动。”邱奶奶说。

  “我呀,我就干脆趴在地上了。”黎爷爷说。

  “现在好了孩子们,那样一段不堪的历史已经结束了,永远地结束了。”林爷爷说。

  同学们扶着老人,并没有继续往森林深处走去,而是在森林边缘不远处向右而行。森林里有太多蜘蛛结成的大大小小的网,有的网的直径都在一米以上,有些蜘蛛,就端坐在蛛网中间,在那里一心等待着上门的猎物呢。有些蛛网结的很低,走在前面的同学,从地上捡起树枝,将那些低矮的蛛网打掉。可能是同学们踩踏树叶的沙沙声或说话声的缘故,一只野兔从它藏身的地方突然窜了出来,向远方跑去。在森林里走了一段距离,他们来到了一片更加高大的森林中间,这是一片枫树林。树梢上,鸟儿们一边从这个枝头跳到那个枝头,一边放开歌喉,欢快地鸣唱着。它们似乎在以它们优美的歌喉,自豪地告诉人们,这里是我们美丽的家园呢。

  周峰说:“那是些什么鸟儿,唱的真好听。”

  康伊娜说:“那是杜鹃鸟。它们是在以它们优美的歌喉欢迎我们呢。”

  “康伊娜姐姐一定知道很多鸟儿吧。”谢芳彬说。

  “也谈不上,因为生活在林区,这里的鸟儿也比较多,所以就了解一些罢了。”

  蔡菲菲指着一处树梢说:“你们看,那里有一个鸟窝,上面还有小鸟呢。”

  贺思雅说:“那儿也有一个,噫,上面好多呢。”

  一只鸟儿叼着小虫子飞回鸟窝,几只小鸟争着张开嘴巴,都希望能够得到父母口中的食物,亲鸟把食物喂给小鸟,飞到了另一个树枝上,稍作歇息,又展翅向远方飞去。只见一只小鸟爬出鸟窝,尾巴朝外,双脚紧紧抓住鸟窝边沿,排出了一大坨粪便。

  贺思雅说:“生物进化真奇妙,小鸟都知道讲卫生,粪便要往外排,不能拉在窝里。”

  周峰一会儿抱住这棵树,一会儿又抱住那棵树,有些树他还抱不过来呢。周峰忽然感概地说:“林爷爷,我今天算是彻底理解了,什么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林爷爷,你们那一代人真的了不起,太伟大了。”

  林森然说:“人类总是在发展进步的。人类对于自然界,对于人与大自然的关系,对于人类社会,甚至对于人类自身的认识,总是在不断地提高升华的。人类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再到今天的共产主义社会,人类总体总是在发展进步,总是在前进的。但必须要指出的一点是,马克思主义对今天人类的发展进步是决定性的。”

  “爷爷,那是不是说,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人类就不会进入共产主义了呢?”谢芳彬说。

  “你这个问题挺有意思的。我想,那也应该不会。我以为,人类的发展进步,乃至最后进入到共产主义,是一个必然的历史发展过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就是说,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也会有牛克思主义,或者羊克思主义的。那也就是说,人类迟早总是要进入共产主义的。”林爷爷说。

  他们来到一片地形较高的山丘,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沙丘,薛贞抬起头,向上斜举起双手,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嗯,呼吸这里的空气真舒服啊。”

  祝克家说:“康伊娜姐姐,对于林区来说,森林防火一定非常重要吧。”

  “当然了。”康伊娜说,“前辈们辛辛苦苦栽下这些树木多不容易啊,所以,国家一直非常重视森林防火工作,并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组建了一支现代化的庞大且精干的森林防火队伍。由于国家重视宣传工作,防范得力,措施到位,林区森林防火成效是非常显著的。几十年来,大西北林区只发生过三次森林大火,一次发生在新疆,两次发生在内蒙,新疆那次烧毁了好几万亩,值得一提的是,这三次森林大火都是由于雷电引起的,没有一次人为的因素。”

  “你们看,那里有一只小松鼠,不是,是两只。”蔡菲菲手指一片松林,压低了声音,生怕惊动了小松鼠似的。

  在一颗高大的松树上,一只小松鼠头朝下,双眼紧紧地盯着人们,美丽而粗壮的黄褐色尾巴耷拉在身上。像是在询问着人们,“你们说,我这尾巴漂亮吗?”

  同学们扶着老人走过山丘,前面出现了一条山沟,山沟往前走不多远,他们来到了森林边缘,同学们看到,在森林与森林之间开阔的草地上,有一个面积不下几十亩的大水塘。这显然是当年建设者利用那儿低洼的地形为动物们留下的生命源泉。这时,一群梅花鹿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他们走到水塘边,小心地把嘴埋进水里喝起水来。同学们这才发现,这群梅花鹿里,还有几只小鹿呢。

  “这好像就是刚才我们乘车时看到的那些梅花鹿吧。”贺思雅说。贺思雅和许多同学都赶快拿出摄影机或照相机,记录下这难得的镜头。

  “应该是。”康伊娜说。

  梅花鹿喝足了水,离开水塘,消失在了森林中。

  祝克家说:“林爷爷他们当年建设这些小水塘是多么的英明啊。如果没有这些小水塘,这些可爱的野生动物们一旦口渴了,它们上哪儿去找水喝呀。”

  苏一凡说:“国家大规模地进行植树造林,把荒漠变成大森林,在进行植树造林的同时修建防火隔离带及大量的水库湖泊水塘,在防火隔离带之间建设草场,防火隔离带之间的草场又能为野生食草动物提供食物,这些水库湖泊水塘又能为动物们提供饮水,有了食草动物食肉动物就有了生存的空间,有了这些动物,它们的粪便又能滋养森林和草场,这样,这大森林草原和动物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良性循环。”

  康伊娜点点头说:“是这样,这位同学总结的非常正确。本世纪初叶的这次‘植树造林,绿化大西北’工程,不仅从根本上改变了祖国大西北的面貌,改善了人类生存环境,而且还为各种野生动物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空间,大西北从此也就成为了野生动物的天堂。”

  同学们向大水塘走去。水塘里的水稍稍有些浑浊,周峰第一个走到水塘边,正准备洗一下手,黄智达突然喊道,“周峰,小心里面有鳄鱼。”

  “胡说八道,这里面怎么可能会有鳄鱼呢。”周峰先是一惊,但很快依然从容地把手伸进水里洗了起来。

  蔡菲菲说:“你们说,这里面会有鱼吗?”

  祝克家说:“水至清则无鱼。从这水质看,里面应该有鱼。”

  苏一凡说:“这里怎么会有鱼呢,这里不过就是在广袤的沙漠里修建的一座小水库,鱼从哪儿来呀。”

  “苏一凡,真不知你是怎么想问题的。有一个说法,叫做有水就有鱼。因为这是一种自然现象。再说了,这里没有鱼人们就不能给里面放养鱼苗啊。”祝克家说。

  康伊娜导游说:“这里是不会有鳄鱼的。但这里面的确有鱼,有的鱼还不小呢,每年,人们都会在这样的小水塘里面网起不少鱼呢。正象刚才那位同学所说,这里有鱼,是因为人们往里面投放鱼苗了。”

  许多同学也走到水边,洗了洗多少有些不太干净的双手。

  周峰说:“不是说这里有豺狼虎豹吗,哪儿有啊。”

  “这你是不用怀疑的,这里的豺狼虎豹熊等动物都是有的。”康伊娜说。

  苏一凡说:“你就那么希望碰到啊。”

  “你不想碰到吗?”

  “我不想。我可不想冒险。”

  水塘那边的森林边缘的山岗上,一只野猪领着一群小猪朝人们这边凝望着,好在野猪离同学们至少有上千米的距离,且中间还隔着一个大水塘,它知道人们不会对它构成威胁,若是再近一点,恐怕就不那么好说了。可能是知道野猪不会对人们构成威胁吧,猎犬大黑并没有发出报警。

  为了安全起见,康伊娜提醒同学们说:“爷爷奶奶,同学们,我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我们是不是该往回走啊。”

  “是,我们是该回去了。”邱奶奶说。同学们并没有返回大森林,而是扶着爷爷奶奶们沿着森林边缘向大电客走去。

  周峰仰望着这森林边缘高大茂密的树冠,深深地作了一个深呼吸。“啊,大森林,一望无际的大森林,真美,真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