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李三生:漂浮人家 五十九

2020-07-09 11:01:3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吃完 晚上饭,开开房檐下的院灯,拉着水管子,往去不到的地方潲上水,在院子里半明半暗的宽敞地方,坐在躺椅上乘凉。天上明明朗朗的,一阵一阵的小凉风,急急地,恣意地围绕着全身,又不停地从全身滑过,带走白天一天积攒下来的的热气,舒适又惬意。

  “那个老哥的媳妇怀孕了,知道吗?”爱妻走过来问我。“呦,不知道欸。” “大龄产妇,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危险?” “有没有做什么检查? ” “没有听说。我是今天从小白那知道的。” “那明天过去问一下,看有没有钱,用不用车,帮助一下,关心一下呗。老哥很有可能是完全不懂这些事情啊。” “嗯,行,明天我过去问一下。”

  看着被暗夜笼罩着的院子,隐隐绰绰之中,依稀还可以有些分辨,尖椒树又长高了,架子上的白萝卜,在萝卜秧子上,叮铃咣当地挂着,有几根秧子没有在架子上盘好,萝卜又太沉,都快挨着地面了,明天必须得摘几根了。每次看着满院子的菜,心里就高兴,安全,味道也好,林溪庄园和几家儿邻居,都借上光儿了,太棒了。

  爱妻到房间里拿了一把扇子,过来陪我坐下纳凉,问我:“满院子的菜,明天想吃点儿什么?”我仔细想了想说:“满院子的菜,明天想吃点儿什么?”爱妻笑了,轻声说:“我要是说明天吃狗屎,你肯定说你正想吃狗屎,没错吧?”我嘿嘿乐着不言声。爱妻又问:“明天做个‘水煮肉’,炒个‘蒜蓉西兰花’,再拌个凉菜,行吗?”我继续认真地想了想,说:“不是不行。不过我建议,明天做个‘水煮肉’,炒个‘蒜蓉西兰花’,再拌个凉菜,也就行了,你认为呢?”爱妻终于呵呵笑了,说:“你就是一个‘政府官员’,一点儿都不带差的。”

  我带着笑意,仍然认真地,慢条斯理,拉着长音儿说:“ 关键的时候,还得是政府拍板,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嘛,政府官员从来都是把人民群众放在最高位置,群众怎么说,政府怎么做,难道不对吗?政府官员所作的一切都从人民的意愿出发,不是应该应分的吗?”

  爱妻温柔地说:“太好了耶,明天您这个政府官员就吃狗屎吧!”我一本正经的盯着爱妻说:“时代在前进,科学在发展,以前做不到的事情,现在可能很轻松就做到了。改革嘛,如果烹调方法讲究,品尝一下不是不可以嘛!打破头脑里的框框,破除僵化封闭的思路,要敢于尝试嘛!这也是一种‘融入’嘛!”“好,好,好 。不说了,不问了。你干嘛那么早退休,你应该继续升官,那样你就有机会更多地‘融入’你那个‘融入’。”

  “瞧你把我看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私的,立党为公,升官是水到渠成,怎么是为了吃狗屎呢?再者说了,什么叫升官啊,那是负担的责任大了。简直不可理喻!麻烦一下,请您给我拿一根烟,我好好想一想,理一理思路,在这个凉爽静谧的夜晚,在这灿烂迷人的星空下,给你这山野小民,尤其是天然不相信领导的人,上一上政治伦理课,讲一讲规矩,共同畅想一下融入世界体系的未来,可以吧?我相信,这是你正在迫切期待的事情,是吧?”

  爱妻说:“您主动要给我上课,还得麻烦我,我还得为您服务?我又没求着您负担更大的责任。烟卷,您爱抽不抽,要抽自己拿去,拿过来,让不让你抽,得看群众的脸色和意愿。”

  我有点儿发愠,但仍然是慢条斯理,拿腔拿调地说:“嘿,这是怎么说话呢?这是要生事呐。这都什么时候了,想抽根烟还得看脸色行事 ,现在黑灯瞎火的,脸色,谁想看,就看得见吗?就算你使出脸色,对我有影响吗?真是的!我还告诉你,我讨厌抽烟,我今后要戒烟,对你表示不满和惩戒,看你怎么办?”

  爱妻说:“欸呦,吓死我了,你要不抽烟了,我真是走投无路了。得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嘛,从现在开始不理你,行了吧?” 看到爱妻服软,我高兴了,平常总被管制,今天总算扳回来一次。不过,还是不要表现得太得意了,一定要大度,我又连忙道不是:"得,得,得,今天还是算我惹着您了,明天,您把'水煮肉','西兰花','凉拌菜' 都做得香香的,狠狠地惩罚我,行了吧?”

  爱妻从躺椅上褰起身来,用手中的扇子指了指我,平静地说:“里外里都是你这“政府 官员”合适了。你今儿晚上,淋漓尽致地表演了一下,真是表面光鲜,背后竟然有无赖到极致的一面,我可快不认识你了,哼。” 我忽然觉着,问题有些大了,再继续说下去,看样子像是要失控。不行,我要努力维护我自认的,平常一贯的,谦恭,温润,优雅,知性的良好形象,无论在哪里,无论什么时候。

  我也从躺椅上褰起身,不敢直接冲着爱妻,只能先仰头冲天,再把手盖在眼睛上,低低地喃喃着:“极左啊,极左,我要闭嘴了。”看着我一副无可奈何,孤独无助的样子,知道我是在进行着

  “拙劣的表演,” 爱妻又笑了,我也笑了,我们俩都笑了。

  一阵儿笑声以后, 院子里好像恢复了平静温馨的氛围,爱妻时不时挥舞一下手中的扇子,驱赶着想像中的蚊虫。伴随着凉爽的小风,各种杂草和说不清名子的野花,又把迷惑人的香气弥漫开来 ;大白菜的清甜绵密的味道也在鼻子上缭绕 ;虫声唧唧,似有似无,弥合着花草的窃窃私语,就如优美的背景音乐。闭上眼睛,人好像在迷梦般的温柔乡里徜徉。

  远处藕池里,一条大鱼蹿了个“挺儿”,打破了短暂的宁静,“啪”,大鱼砸向水面的巨响,传到很远的 地方,随后又是一阵儿荷叶的唰唰啦啦声,关关和小户连忙跑过去查看,大墙上的红薯叶在小风的吹拂下,交头接耳,仿佛在议论着酝酿着什么事情。只有墙头外边的一排大柳树,一排老人似的,颤巍巍的摇动着自己一个个巨大的头冠,时不时地还要翘起几把胡须,似乎是要努力保持自己一贯潇洒飘逸又不乏沉稳的风度。

  暗夜里,一切的一切,包括时间,都沿着惯性的轨道,可劲儿地流淌着,翻滚着,进行着,逝去着。此时此刻,最是令人欣赏的景色,却是太空中的飘渺,虚幻而又美轮美奂的意境,“缥袠(音质)时开,玉篆共丹辉并耀;银钩下映,繁星与片月俱生” 认真看上一眼,随时都能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唯一令人感觉懵懂的是,太空,其实是很远的,而且太远了,然而,她却能用看不见的手在掌控着大地,而大地上的一切却无能为力,这是怎么做到的呢?纵使有些明白人,如同太空爱好者,知道倆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曾经想尝试着做些改变,但是,也就停留在想一想的阶段吧。当人们缠绕沉迷其中的时候,不应该忘记,大地上的一切,都是按照天的意志在运行呢。天有道啊,逆天而行,岂可得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