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一〇〇)

2020-07-02 14:57:3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村城市旅游代表团用两天的时间,游览了呼市如诗如画的城市风光,参观了内蒙古大学,游览了青城公园,野生动物园等。在野生动物园,老虎们捕食体格健壮的大黄牛的情景,给旅游团,尤其给孩子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就是大自然的法则,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在呼市游览的几天,呼市仪态万千的各种建筑,宽阔大气的城市街道,近乎饱和且秀美大气的城市绿化,随处可见的各类参天古木,宽阔大气的城市外围绿化林带,给旅游团尤其给孩子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给人一种强烈的屋在林中,城在林中的感觉。

  旅游代表团在呼市休息了一天后,第五天,旅游团离开呼市,乘坐火车向巴丹吉林沙漠驶去。

  列车平稳地运行着。铁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高大挺拔而茂密的森林,因为要防止野生动物闯进铁路线时伤害到动物们,在大森林中穿行的列车,是不允许速度过快的。这样,如果万一有动物闯入铁路线,列车也能够有采取措施的时间和余地。当然,列车限速行驶,也有让旅客们欣赏铁路沿途美丽的风光的用意。

  稍许,广播里,传来了列车广播员小姐清纯甜美的声音:尊敬的各位游客,尊敬的各位爷爷奶奶,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我叫俞珍,下面由我向大家介绍我们内蒙古今天的自然生态环境状况。为了让同志们和同学们能够很好地欣赏铁路沿途的美丽风光,当然也为了不伤害到可能擅自闯入铁路线的野生动物,我们火车的运行速度不会很快。

  广播员小姐说:本次旅游专列的目的地是巴丹吉林沙漠。巴丹吉林沙漠是我国目前仅存的两片沙漠之一,另一片在新疆。今天的巴丹吉林沙漠,早已不是它昔日的那种广袤无垠的景象了,它只是原来沙漠很小的一部分。在它的周围,已经被广袤的森林所覆盖。

  ——在我们的铁路两侧,我们见到的将是无边无际的茂密高大挺拔的森林,是森林之间遍地牛羊的肥美草原,和森林之间长势良好的庄稼。昔日曾有的那种茫茫沙漠,那种一望无际的荒凉景象,早已不再。

  ——不是有天然氧吧一说吗,今天的内蒙古,就是事实上的当然也是人们心目中的天然氧吧。当火车行进在高大茂密的森林中,人们就会有一种仿佛置身于氧吧之中的感觉。

  ——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内蒙古就已经告别了曾经的土地水源和空气等的严重污染。昔日各种矿山企业留下的污染痕迹,早已在人们的反思与治理中,在时间与流水的冲刷下,变得荡然无痕。

  ——历史上的内蒙古,曾是那样的美丽,蓝天白云下,风吹草低现牛羊,茂盛肥美河流清澈的草原,仿佛是人类生活的天堂。曾几何时,由于管理的不当,更由于私有化过度超载放牧等原因,导致草原出现严重沙化退化的局面,再加上各种矿山和工业等污染,昔日的丰饶秀美之地完全风光不再。每到冬春,狂风卷起漫天黄沙,遮天蔽日,不仅殃及京津,甚至祸及江淮,给人们的生产生活,尤其给人们的身心健康带来了极大的危害。

  ——感谢伟大英明的党中央,在经历了时间的阵痛之后,终于带领国家和人民重新走上了一条正确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在下决心治理各种严重的污染的同时,为了治理大西北肆虐的风沙,党中央还制定了在西北几省实施“植树造林,绿化大西北”工程建设的宏伟蓝图,提出了“植树造林,绿化大西北”的口号,作出了用二十到三十年时间,绿化大西北的战略部署。为此国家决定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号召全国的志愿者,到祖国最需要的大西北植树造林,建功立业。内蒙古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党中央当年英明决策的结果,是全国人民大力支援的结果。

  ——要治理肆虐的风沙灾害,可绝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情。治理风沙的关键是植树造林和恢复草原植被。内蒙古年降水量只有三百多毫米,多的也只有四百多毫米,少的甚至只有二百多毫米,水源不足是内蒙古治理风沙和植树造林的最大瓶颈。为了根治草原严重的沙化退化,为了根除风沙灾害,党和政府决定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进行引江入黄工程建设,从长江上游引水到黄河,再引黄河水到沙漠荒原,东线则从辽河引水。为此,国家修建的大大小小灌渠总长达几千公里之多,各类提水泵站数百座,建设的水库湖泊达几十座,敷设的滴灌管道达百万公里之多。在党和国家绿化每一寸土地的口号下,二十多年里,每到植树的季节,包括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在内的十数万甚至数十万植树大军——最多的年份,国家投入植树的总人数甚至超过百万!携带着挖掘机铁锹镐头等大量的机械器械和工具,各种各类树苗,浩浩荡荡地开赴沙漠荒原,安营扎寨,风餐露宿,无私奉献,奋力拼搏。二十多年里,国家仅在内蒙参与植树造林的总人数累计多达千万以上,人民解放军也为此投入了大量的兵力。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昔日的库布奇沙漠,乌兰布和沙漠,腾格里沙漠,科尔沁沙漠,浑善达克沙漠,巴丹吉林沙漠以及大量的戈壁荒原,得到了根本的治理。今天的内蒙古,除了巴丹吉林沙漠还保留有一小块沙漠,其它的沙漠荒原,已经完全被森林草原和耕地所覆盖,再加上新疆甘肃北蒙等省的荒漠造林,昔日几乎迷漫了大半个中国的黄沙绝迹了。

  ——如今的大西北,昔日裸露的广袤的沙漠戈壁,已经基本被茂密高大挺拔的森林所覆盖,每到雨季过后,很长时间,在这茫茫森林之间,大大小小的河流清泉流淌,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水库湖泊塘堰,为鸟类及各类野生动物提供了充足的水源。由于昔日广袤的沙漠戈壁已经被茫茫林海所覆盖,大西北夏日的气温已经大幅地明显下降,降水也大幅增加,地表水也随之大幅上升。如今的大西北,空气洁净清新,气候宜人,均是非常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我们完全可以自豪地说,中国共产党、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人民创造了奇迹,人类创造了奇迹。

  ——同学们,刚才我说过,内蒙古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当年全国人民大力支援的结果,也许在我们今天的列车上,就有许多老人就是当年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植树造林,绿化大西北”的劳动英雄。

  听到这里,林森然老人心中蓦然泛起一种自豪感。这莽莽森林中,也有他们的汗水和鲜血啊。老人看着窗外茫茫林海,微微颔首,用手捋了捋银白的胡须,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周峰见状,不解地问道:“林爷爷,您笑什么呀?”

  “你们不知道吧,孩子,内蒙古还有新疆等省的植树造林,有你们林爷爷的一份贡献呢。”林老的老伴邱奶奶说。

  “是吗,林爷爷,您给我们讲讲吧。”周峰说。

  “好,我给你们讲讲。”林老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周峰赶紧招呼黄智达等同学过来,一起听林爷爷讲那段已铭刻进共和国历史的记忆。

  “刚才你们听到广播了,当年,我们党和国家为了治理大西北沙漠荒原,可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才彻底改变了大西北昔日荒凉的面貌的。我有幸在最后的几年,也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作为志愿者,参加了这场‘植树造林,绿化大西北’的工程建设。除了我,还有你们黎爷爷,华爷爷他们也都参加了,你们的邱奶奶也参加过几次呢。下面我们要去的巴丹吉林沙漠,就是我们当年植树造林的场所之一。”

  邱奶奶说:“我和你们林爷爷,就是在去大西北义务植树的列车上认识的。是党中央‘植树造林,绿化大西北’工程建设,让我们走到了一起。”当年的情景在老人的心中依然清晰。

  “你这个老婆子真是的,跟孩子们说这些干什么呀。”林老嗔怪地说。

  “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不是植树造林,你能认识我吗。”

  谢芳彬说:“林爷爷,您给我们说说,当年参加‘植树造林,绿化大西北’工程建设,一定很艰苦吧。”

  林老说:“艰苦是肯定的。当年的劳动,我们除了要植树,还要建设灌渠和小水塘小水库之类。尽管国家调配了大量的挖掘机,开沟机和运输车辆,但机械总体是缺乏的,许多事情,还得依靠我们的双手,比如说修灌渠挖小水塘建小水库,尤其在有些山地植树,挖掘机是用不上的,挖树坑主要还是靠我们的双手,在石头缝里刨坑。在那些日子里,我们每天的工作除了修灌渠小水塘小水库,就是挖坑栽树浇水,每天天不亮起床,太阳落山收工,中午吃饭就在工地,其辛苦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但这不是最苦的。如果遇上大风沙等恶劣天气,饭就得和着沙子吃了。虽然辛苦,但当看到我们亲手栽下的小树苗长出了一片新绿,就别提我们心里有多高兴了。”

  邱奶奶说:“我们要植树,还得保障树苗能够成活。有些地方安装了滴灌系统,有些地方没有安装滴灌系统,比如说山地等,还需要留人,给这些树苗浇水,以保障它们能够成活。你们林爷爷还有华爷爷当年就留下来参加了这项保障工作。”

  “林爷爷,你们当年植树的地方地广人稀,那你们住哪儿呢?”

  “住帐篷啊,还能住哪儿。”邱奶奶说,“我告诉你们啊,有的时候晚上睡觉,狂风会把帐篷给掀翻。记得有一次,半夜里突然刮起了狂风,狂风掀翻了帐篷,偏偏这时大雨又倾盆而下,我们一个个都变成落汤鸡了。许多人也因此而生病了,你们林爷爷那次也生病了。虽然淋了雨,又湿又冷,但大伙的心是热的,要知道在大西北春季下这么大雨,可是非常罕见的。”

  沉默,短暂的沉默。也许,同学们在想象,当时该是怎样一幅情景。

  贺思雅说:“邱奶奶,您没有生病吧,工地上没有医生吗?”

  邱奶奶说:“我只是有点小感冒,工地也有医生,但并不很多。雨后的一大早,部队的直升飞机就送来了医疗队和药品,严重的病人还被直升飞机送到了部队医院。你们林爷爷因为高烧也被送到了部队医院,但他们在医院待不住啊,你们林爷爷病情稍微有些好转,他便又回到了工地。”

  谢芳彬说:“当时没有天气预报吗?”

  邱奶奶说:“当然有了。但象这样小范围的极端天气,一般是很少能够预报的。很可能是大规模大地域的植树造林,加上大量的水库湖泊的建设,改变了当地的气候环境,使空气变得湿润了许多,从而为那次降雨创造了条件。”

  蔡菲菲说:“邱奶奶,你们碰到过狼之类的野兽没有啊。”

  “碰到过。不光碰到过狼,有一次还远远地看到过一只豹子呢。”

  “豹子,它不会伤人吧。”

  “不会。这些野生动物一般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何况,当时参加植树的又是那么庞大的群体。狼有时却会走近我们。有一次,我们打死了一头野猪,野狼大概是闻到了猪肉的香味,它居然跑到了我们食堂附近。当时可把我们吓了一大跳。”

  蔡菲菲说:“邱奶奶,野猪可以随便打吗?”

  “当然不是。那只野猪也该得要成为我们的口中食,那天不知为什么,它就跑到了我们植树的工地,也许是我们打搅了它们的生活,或者,也许是迷路了吧,为了防止它伤人,我们射杀了那只野猪。”

  火车驶出了森林,行进在茫茫草原上,在草原边界,高大挺拔的森林就像一堵望不到头的绿色的城墙挺立着,也保卫着这或万紫千红,或似绿毯般美丽的草原。“啊,草原,美丽的草原。”同学们欢呼起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