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漂浮人家五十六

2020-06-15 15:07:2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现在这人那,不管干什么都爱分个什么“圈儿”唔的,还啥都叫“玩儿”,要不就叫“混”。有玩儿在蛐蛐圈儿,蝈蝈圈儿,蜥蜴圈儿,教授圈儿,公知圈儿什么的,有混在文化圈儿,艺术圈儿,体育圈儿的,啥人找啥人吧,有的聊嘛不是。我在董村找不到养鸽子的人,就没有“圈儿”,暂时还是圈外人, 估计以后也不会是“圈儿”里的人了,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嘛,要想入圈儿,还得往城里跑,不是个事儿,算了吧,自得其乐就好。

  大早晨的,凉快,老鲁过来看看可以弄点什么菜吃,顺便说起来,他的处级任命明确了,看得出来,心情很好。过来的时候,又带过来茶叶,两个铁桶的包装,很漂亮,接过来一看是茉莉花茶,看看标签三百多一斤,觉着太贵了,就告诉他你自己留着喝吧,我喝茶,就那么回事,好茶叶都浪费了。老鲁一个劲儿的要把茶叶留下,推脱几下,没办法收下了。把茶叶放回房间里,就手拿出书记给的两瓶好酒,回赠他,和他说,以后不这样了,街里街坊的,你送我,我送你,俗气。意密体疏,君子之交淡如水嘛。酒也要少喝,天太热。老鲁 也是诺诺连声的。满院子的菜,让老鲁有些眼花,一时不知道从何下手,起了几个绿菜花,摘了几个大西红柿,又给他从藕池里抄了一条鱼,算他运气好,一下子就抄上来了。二斤多重的草鱼正好吃。另一条三斤的草鱼,我准备中午就“酸菜鱼”了。一边抄鱼一边乐,林溪庄园都不和我商量,就把我的藕池征用了,还不该允许咱们吃条鱼吗?是不是?老鲁也乐着说,那是,那是 。看着几亩地的白菜,老鲁也觉着眼晕,说这得收多少白菜啊?我告诉他,没有化肥,产量不会太高,估计能收一万五千斤左右,不过肯定比买来的好吃,既肉和儿又甜,标准的黄芯白菜,你就等着包饺子吧。老鲁说,一万多斤,那得什么时候能吃完了?嗨,林溪庄园一家就得去一多半儿。大伙分一分,剩下的喂鸡鸭鹅,不一定能剩下什么呢。

  老鲁把一大堆菜和两瓶酒拿回去,又回来,说,小白看了两瓶酒,责备他是过来赚便宜来了。我只能乐呵呵地说,你就踏踏实实的喝吧,不值什么,我也给送我酒的人,准备了好礼,马上就到了,正宗的北京“雪里站”酒,二十多块钱一瓶,喝完了你就是脱个光膀子,站在雪地里,保证不觉冷,人喝了,不上头,不闹事,不失态,回头也给你留两瓶。唉,刚才还告诉老鲁,你送我,我送你,俗气,结果我也免不了这个“俗”字,而且还是怎么也解脱不了 ,人情社会嘛。老鲁听了嘿嘿乐着说,给您送酒的是什么人呀,送您两瓶酒,还得大冬天的到雪地里站着去?奥,吃 公家饭的,身体都棒。我回应。又指着老鲁的身板儿说,你要是没有满身的腱子肉,“雪里站”的时候就别让我看见了,怕担责任。惹得老鲁嘻嘻哈哈地一通怪笑,大冬天脱光膀子还不算失态啊?又看了几眼鸽子,这才乐乐呵呵,带着满脸笑纹儿,一步四顾地溜达回去。

  老鲁走了,看了看起了绿菜花的地方,又有估摸着不到半分地空着了。去水房拿出香菜籽,找了个结实的袋子,把香菜籽装进去,攥住口,在石头墙上,啪啪地摔,摔够了,又放在地上用脚踩着使劲的搓。老哥过来看看,知道我是想种香菜,就拿把铁锨把地翻了,又用钉耙把地耙平整,接过来香菜籽,一把一把地洒进地里,然后在上面踩,踩完了,又赶紧拉过来皮管子,呲呲的潲水,都弄完了,才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老哥说:“大哥您知道吗?我们家的那个老太太,可厉害了,她是个会功夫的娘们。”“欸,什么娘们?你得叫妈。”“啊是是是,不习惯叫妈。”“叫了第一回,以后就顺口了。”“啊,行。她夜里三点起来练功,让我看见了。呼呼地练了一个钟头,回屋子里没有听见她大喘气,走道也没有声音。嘿呦,大哥,您没有看见呢,那王八拳练的,我估计她一拳能把我从东墙打到西墙去,太厉害了。”“王八拳?你要是不懂,别给起名字。她多大岁数了?”“六十五了。可能跟您差不多大小。她还特别有劲儿,有一回我看见她一手提溜一桶猪食,一只手倒一桶 的喂猪,那一桶猪食好几十斤呐 !”“是啊!?” "可不是。我两只手举一桶猪食都觉着费劲呢。”“你瞧,真人不露相啊。你的新媳妇是不是也会几下子儿?”“会。肯定会,有一次在院子里种菜,她可能是蹲累了,她就用一只腿蹲着,另一只腿平伸出去,呆一会儿又换腿,还是这样。我当时只是想她年轻,没有想到别的地方去,看见她老娘有功夫,再一想,那不是传说中的‘盘根脚’吗?”我哈哈大笑说,那你以后可得对 她们娘俩好着点,“盘根脚 ”扫一下,碗口粗的树,“啪嚓”就折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您见过?”“见过。要使‘盘根脚’了,就用双手一点地,蹲着的那条腿也就离地了,平伸的那条腿,从蹲着的那条腿底下转一圈回来,一点不夸张,转的过程中扫上人,人就飞出去了,免不了筋断骨折,还要摔个半死。电视里的‘扫堂腿’和盘根脚比起来,连门都没入呢。主要是用来攻击侧后方的人。”老哥听得目瞪口呆,就是两眼发直,嘴也合不上的样子,细一看,脑门儿上的两块疤也开始发红了。愣怔了一会儿,才似乎是想明白什么似的,说:“我不是往家里弄了两只老虎吧?”“你就别胡思乱想的了。我看人家可是踏踏实实的跟你过日子来了。”老哥说:“是啊,是啊,我以后不但要踏踏实实地过日子,还得老老实实地过日子。要不,怎么办呢?” 你看,这老哥,取了这么好的媳妇,他倒挺无奈的。我又笑起来,对他说,你就不能想想,以后谁还欺负得了你?这是多硬的腰杆子呀!老哥在嘴里念叨,是啊,我腰杆子硬了。

  老哥拿出我给他的那根大雪茄,点燃,吸了一口, 咂摸一下烟味, 沉了沉,又说:“大哥,我媳妇说,从您这我弄走了三窝32只猪崽子,媳妇老问,怎么说的价钱,让我跟您弄清楚,说她那有点儿钱,差多差少的先给您一部分,剩下的等卖了猪再给您补齐了,欠您太大的人情,怕将来还不起。” 看来,老哥结婚以后想问题明显比以前多了。“别说猪崽子了,那几只大猪也送你了。以后每年你给我弄过来五六只猪崽子就算齐了。就照着32只还,还够了就算清了,我要是不想养了,就吹了,行不行?”老哥说“行啊。”“你先别说行 ,回去和媳妇商量,过日子要俩人拿主意,她也同意了,才算真行。还有,我这儿剩下的这只母猪,又要下崽子了,等到不吃奶了,你也弄走吧,帮你做养猪大户,我再出把子力。你真成了大户,我就不管了,总之还是要靠你自己。不过有言在先,每年杀猪都是你的事情,到时候你多受点累吧 。”老哥连连点头说,没问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