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漂浮人家五十三

2020-06-10 11:32:3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的同学给我的微信里讲得清楚,其实“本地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茶香,口感好就不用说了,不过,如果是不加节制,喝多了就耽误事了,可以让人三几天不睡觉,然后再睡三几天不醒觉。《茶事补遗》中记载,那时,赶上有什么大的战事,将军和大臣们由于紧张,都用此茶提神,以保持清醒的头脑,而茶农本身是不能喝这种茶的,必须统统交给朝廷,要用来抵税。若只是想品尝性提一下神,可以每次往茶叶里只倒一口水,喝了再倒,三口之后就别喝了。之所以叫“本地走”,是说饮用此茶之人一离开本地,就没人知道怎么能解“本地走”这种茶的茶劲儿了。

  一宿无话, 早晨起来,什么事情还都没有干,大槐子过来,说是有人闹事,李工和张姐还没有到,让我去看看。过去一看,昨天喝茶的几个人,正坐在大棚底下,幺幺呵呵一个劲儿的乱嚷,气势汹汹地,大有把餐棚掀了顶儿的架势 ,听着话里虽然没有什么脏字,威胁恐吓性挺大,很是有点子儿不可一世的味道。过去问问:“大早晨起来,您几位什么事情生这么大的气,跟我说说。”昨日那个年岁稍长之人,略微声音放低,一字一句的说:“昨日我们六个人,开房间三个,因为喝了您的茶,睡不着觉,因此上,我们老板让退掉俩个房间,想着夜里也不冷,就在这棚子底下坐一宿。别扭的是服务员不让坐,往院子外轰我们。我们也不是把三个房间都退了,不是还有一个房间呢吗 ?好说歹说才允许坐,又嫌我们去动了炖肉的大锅,熬到这晚儿,都饿得转磨磨儿了,想买几个肉菜吃吃,喝点酒,服务员又嫌太早,说伙房的人没来,没人切肉,收钱,还影响别人休息。还是要往外轰我们,这才吵起来。您给看看,想法给照顾照顾,就算咱们交个朋友,以后您老几位到我们那儿,一切招待就全算我的了。”奥,您几位是外地来的 ?起来吧,到我院子里去坐。我给你 们弄点吃的。这里不能嚷,还有人没起床呢!”

  几个人随我到了九号院,赶紧给熬了一大盆红薯粥,有化开的鸡架子,鸡脖子,鸡爪子,乒乓一剁,放好佐料,高压锅一压,等了四十分钟,就吃上了。一看才五个人,问怎么少了一个人,说是老板在房间里休息呢。我就问,“你们老板是什么人呐?为节省几个房钱,大晚上的能让你们退了房在院子里坐一宿,这几个钱儿也算计,这样的老板,跟着他还有什么意思啊 ?年岁稍长之人连忙摆手,说,“欸,可不能随便说话。我们老板是著名演员xx, 我们是助理,自然要听老板的话 。我们都指着他吃饭呢。”我一听,是他呀,不就是那个和剧院打官司要版权费的那个人吗 ?以后要再想宣扬gm先烈的英雄事迹,必须给他们家交钱哈,真xx的穷疯了。大家要都是有样学样,也不知道以后再唱《国歌》是不是也得交钱?难怪啊 ! 我问他们:“和不把你们当人的家伙在一起,也太没有尊严了,不能走别的路吗?”几个人都不说话 ,只顾吃。“那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来了?骑马,吃农家乐?”“不是。来谈剧本,住城里太贵,问了别人,就坐公共汽车上这儿来了。”我听了之后大声告诉他们,趁早和他散伙吧,他发不了家。心太黑的人早晚都没有好下场。我回到屋子里,拿出宁海的“清翠 ”清茶,沏上,加好盐和x,告诉他们,每人最少喝一碗,就可以睡晚上觉了。去叫你们老板起床回城里吧,别回来了,这儿不欢迎你们 !

  中午又看见这几个人和那个著名演员,点了鱼头泡饼在吃。那个演员,瓦刀脸,窝瞪眼儿,薄嘴唇,细鼻子,一副尖酸刻薄胡搅蛮缠滚刀肉的样子。听说在台湾还挺火。像谁啊?肯定像他爹,一个模子,一个德行。吃完了饭,几个人又集体回忆总共花了多少钱,包括昨天的公共汽车票钱,嚷嚷吵吵记好了帐,这才撩丫子。他们给我的感觉是真能“装”,几张汽车票钱都得记账 ,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吆喝“来一壶好茶?”

  过去的中国人有个传统,出门在外或者在家里混日子,最是爱讲究个安分守己,就如今天这几个所谓的助理也如是。过去的统治阶级,总是希望身处各个阶层的人,都能安于现状,不抗争,尤其是 京城脚下的人,就更是讲究,吃谁的饭,端谁的碗,希望有个好的人身依附,虽然没有尊严,像条狗似的活着,如果吃喝不愁,也能够心安理得的。生活所迫,倒也不怪他们,不过,这种人做长了,养成对上卑躬屈膝,对下横眉立目,颐指气使,人五人六的脾气,很是败坏风气,过去场面上的说法是谁谁谁是谁的人,谁谁是谁的人,似乎泾渭分明,现在则是以谁和谁是一伙儿的来区分,眼见得是社会有些撕裂了。弄得社会上夸夸其谈,阿谀奉承之风日盛,无意于此者,则吃喝玩乐,追求奢侈享受。从表面上看,这像是一个经济繁荣,文化发达社会的表像,内里却可能是这个社会走向腐化,衰败的开始。即如这林溪庄园,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吃饭,喝酒,骑马,钓鱼,噶七码八的,哪一项不是麻醉剂呢 ?而最令人厌恶的就是那些个文人戏子,睁着眼睛说瞎话,闭着眼睛唱赞歌,若是哪天被什么人发现,提溜出来,夸上几句,赏给些残羹冷炙,便私下欣然,以为从此有了进入某圈子某阶层的资本,自认为从此大红大紫,时不时的在众人面前故作牛逼状,似乎天底下放他不下了,而那些找不到晋身通道,时刻眼红于别人已经发达,而自己还是个岌岌无名的小人物,因而着急跺脚的小人们,则纷纷不顾时间与场合,问题与背景,匆匆忙忙地就交出自己的“投名状”,极为令人不齿。最近几十年,这种肮脏的东西有所复燃,而大有后来居上架势的,就是去抱米鬼的细腿,以为自己有了双重的保护,因此可以扬名于东西,游刃于中外,恰似江山代有贱人出。这些虽然与我养性修身无关,却也可知,其属大抵上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原因无他,为名利所累之人,是有保质期的,没有利用价值了,就被抛在一边,任其怨天骂地,直到闭上眼睛,万事皆休,却把数不清的骂名留给子孙后代,有命更不好的家伙,还有可能为帮助过什么“坎”而被曹操“借尔人头一用”,徒为世人留下笑谈耳。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