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李三生:漂浮人家五十一

2020-06-04 11:22:3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电话老黄,把张姐,李工他们的想法简单讲了一下,约定,老黄先想一想,有时间自会过来细聊。这天,赶上星期六,老黄和夫人自驾来到九号院。老黄的夫人,与上次一样,稍微客气一下,就又开始东游西逛,到处拍照片,录视频,自得其乐的。最后还要上八号院,骑上大洋马,请别人用她的手机给照几张相片,动静有点大 。热热闹闹吵吵嚷嚷的,俩人控制马,俩人往马背上搀扶,死活上不去。还是一个小服务员跑到九号院来叫人,老黄亲自出马,恰好张姐也到了,众人七手八脚,总算是帮助老黄的夫人圆了骑在马背上照几张相片的愿望。下来以后,倒着看手机里的照片,发现自己没有穿马靴,不干了,赶紧去库房挑了一双号码合适的,别人没有穿过的新马靴,换上,又重复一遍上马的过程,总算是好好照了几张相片,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一个劲儿地给大家伙儿道谢,众人也长嘘一口气,终于轻松下来。老黄夫人自己一个人,找了个椅子坐下,一心一意的发起了朋友圈儿。老黄可能觉着给大家添麻烦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揽过话茬,说上次为给我拍几张相片,动静比今天大,又说起发到圈儿里的笑话,老黄这才有些释然,溜溜达达地和我回到九号院。

  老黄和我提起张姐李工的想法,说到:“我是这么想的,这个想法是应该予以肯定的。但是,不能和别人讲,暂时自己想好就可以了,深埋放在心里即可。否则,可能项目进行不下去。八字没一撇,就传出去,弄得人人有想法,方方面面都惦记,会凭空产生很多麻烦。自己的权威也树不起来。 老黄以《世说新语·贤媛卷》中的记载:赵母嫁女,女临去敕之曰:“慎勿为好!”女曰:“不为好,可为恶邪?”母曰:“好尚不可为,其况恶乎?”为例子,如果这个媳妇做得好,做的突出,就会遭到别的媳妇妯娌的嫉妒,反倒更容易受到伤害。因此做好事不一定有好结果。好事不是不可以做,怕的是他人习惯了这样做,甚而认为天生就该这样做。更可怕的是,政府方面说话管用的人把做好事者当典型,号召大家来学习,搞得做好事的下也下不来,上也上不去,结果苦不堪言。老黄认为,最好的形式,就是感觉自己干不动了,临时拍拍身上的土,转身就走人,剩下的就是继任者的事情了,像古人所说,事了拂衣去,远避功与名,那样是最好的了。当然,如果他们有心将来把企业交给当地,就要注意随时发现人才,培养人才,从制度建设方面也要有利于将来权力和财富向当地转移。当然也要看政策变化,现在整个的趋势,可不是李工他们想像的那样啊!如果过于标新立异,和时代大趋势相悖,还弄得人人皆知,项目可能也根本发展不起来。

  老黄的话,我觉着非常有道理,建议他给李工张姐当面讲一下,他倒也同意。我告诉他,农家乐里的炖鱼做得特别好,中午我要请他和夫人吃一顿。老黄闻听,兴致大起,“走走走,再回去,挑鱼去。”

  一进八号院子,迎面碰上张姐,张姐满面笑容,赶紧走过来,:“ 哟,老领导,您快请,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欢迎您啊。”又对服务员说,"快,快点,拿好茶叶,沏一壶茶,放办公室。”“老黄笑呵呵地说:“ 就老黄吧,别老领导老领导的了。马上63了,就退休了。”“退休也是老领导啊!”说着话,张姐就把我们俩让到办公室。 客气一番,我接过话茬,“中午我要请老黄和夫人吃鱼,张姐,李工来了没有?一块作陪 啊,谁也别离开。”“您请客,我做东,老领导是我的客人,我就安排了。就在办公室里吧。中午可以喝点好酒,晚上走不了,就住下。”说着话,李工推门进来了。“正好,老黄和你们有话说,你们聊着,我去看看鱼。"

  出了办公室,找到大槐子,告诉他中午要请老黄吃鱼,让他看看什么鱼好吃?大槐子说,昨天送过来的大鱼,有草鱼和胖头, 最大的一条有二十五斤。大槐子建议,就吃这条鱼。红烧鱼头,用湖南“曾鱼”做法,鱼中段,果木烤鱼,烤完了抹上秘制酱汁,洒上板板曲 ,用刀子剌成小条儿,用小饼甜葱丝一卷,沾着克兰,能香人一个目瞪口呆,鱼尾可以用北京的“潘鱼”做法,绝对正宗,已经给客人做过几回,都是吃完了又添一份,还不够。要是想再做几个别的,有现成的鱼鲞(想),就 是用活鱼把皮签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和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全切成丁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了存放,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油一拌就好,香味绕鼻子 。多余的鱼肉,可以做个“左鱼片”,是左宗棠发明的。在本地,大槐子是第一个做出来的,我是知道的,但没有尝过,听他一说,连忙表示可以。还有“任响鱼皮”,大槐子说,是北京姓任的厨师发明的,清爽脆嫩,嚼起来口感极佳;另外,前些时候刚刚学会的,川味做法的鱼杂儿,这么大的鱼,鱼杂儿是太地道了,据说米鬼奥巴马来中国,吃了一回。吃完了,还让人把配方和做法都抄走了,他回到米国用这个配方大赚了一笔。因为没有经过领导批准,有人还做检查了,奥巴马也落了个到中国偷鱼肠子吃,厨师们提起来都骂。最后上一道七彩鱼羹,就吃不了的吃了。我于吃上,从不上心,听大槐子说完了,心里话,这他妈的,哪儿是农家乐啊,简直就是国宴的排场。大槐子早晚也是个纯吃货,这都是哪学的这一套一套的 ?

  定分好了吃什么,回到办公室,谈话还在进行。只听张姐微笑着说,我们祖父母辈,父母辈,当年参加gm, 绝不是为自己的子孙后代成为新一代的大小xxx,像以前的gm对象一样,更别提靠着对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出卖,对社会巧取豪夺,自己过花天酒地的生活,做寄生虫 ,如果那样,他们也没有必要舍家紓难的拼命了。我也不是起高调,就是不甘心罢了。我今年50出头了,从小就是在这种教育下长起来的,改不了也不想改了。说句无奈的话,尽人事听天命吧!我借着他们说话停顿的功夫,把要吃的菜给老黄介绍了一下,老黄觉着太多了,把鱼鲞(想),左鱼片,鱼中段,鱼尾,鱼皮这几个菜都拦下来了。老黄的理由是,都这岁数了,撒开了吃还能吃多少?今天就主攻鱼头,其他菜品就下回再说吧。我心想,就听老黄的吧,没错,起码是省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