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九十四)

2020-06-02 15:35:4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就这样在美妙的音乐声中,同学们参观了养殖场。同学们对养殖场的花园式环境赞不绝口,感叹养殖场绿化美化工作优秀出色,更感叹养殖场的建设规模和各种设备设施的现代化。他们中午在养殖场吃过午饭,安排好了上班事宜,他们便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

  辛昕等几十名大学生离开养殖场,却并没有回家,而是把车向阳坡湾水库大坝开去。他们当中许多同学还从来没有来过阳坡湾水库呢。汽车在阳坡湾水库大坝附近穿过阳青排灌渠桥,驶向阳坡湾水库大坝坝顶。在上坝公路的坝顶处,矗立着用不锈钢制作的“阳坡湾水库”几个大字。原来,阳坡湾水库建设者为了能够在坝体上多栽一些树,他们并没有象东岗水库建设者那样在坝体上写字,而是改用不锈钢制作了“阳坡湾水库”几个大字立在了上坝公路的坝顶处。

  汽车驶过大坝东缘的泄洪口桥,尹度把车停在坝顶水泥路上,同学们纷纷走下汽车。登上坝顶,同学们立刻有了一种别有洞天的感觉,阳坡湾水库三百多米长几十米宽的宽阔美丽而大气的大坝坝顶,立刻呈现在了同学们视野,在大坝坝顶中间建有一条笔直水泥路,水泥路的两边,多排林木早已是郁郁葱葱。此刻,有工人师傅正在给大坝上的小树苗浇水灌溉呢。同学们热情地与师傅们打过招呼。除了坝顶,除了在大坝的背水面载满了各种树木,在大坝的迎水面也栽有多排的树木。另外,在大坝的迎水面靠近水边,还建有多处伞状凉亭。没想到,阳坡湾水库大坝修建的竟是如此的大气,如此的壮观,如此的特别。“在水库大坝坝顶及大坝背水面和迎水面都栽上树,应该是我们村城建设者独特的创意吧。”闵克玉说。

  迟兰说:“这也反映了我们村城建设者的绿化意识该有多么的强烈。”

  许多同学纷纷沿着水库迎水面的水泥斜坡或台阶向水边跑去。辛昕同学大声说:“同学们慢一点,小心滑倒,小心掉到水里了。”

  “同学们,你们说,建设者在这里建造这么些凉亭干什么?”在凉亭处,尹度同学说。

  闵克玉说:“还能干什么,为钓鱼人遮阳用呗。”

  “遮阳用,那这些树是干什么的?它们不能遮阳吗?”应莉说。

  “准确地说,应该是为钓鱼人遮风挡雨,啊不对,应该是遮阳挡雨才对。”闵克玉说。

  “这水可真清澈啊。”同学们来到水边,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水里。

  闵克玉同学洗了洗手,捧起一捧水喝了起来。“这水真甜啊。”

  “闵克玉同学,不要喝生水行吗,讲究一点卫生。”迟兰说。

  “没事,放心吧,这水绝对是可以直接饮用的。”闵克玉说。

  “你没见水库里那么多的种植箱吗。”

  “我知道,这些种植箱基本上是密封的,不会对水体造成污染。”

  “你手里不是拿着刚从养殖场拿的饮料吗,又何必去冒险喝这生水呢。”

  “好了,好了,不喝了。”闵克玉笑着说。

  这闵克玉与迟兰是一对恋人。要不是村城建设,当然还有迟兰父母的反对,也许在两年以前十八岁那年,他们就已经结婚成家了。当然,如果他们要结婚也是合法的,因为国家规定,凡年满十八岁的青年男女,只要自愿,是可以结婚的,其中就包括他们这些在校的大学生。

  尹度同学说:“要是能够在这里游一下泳就好了。”

  辛昕说:“尹度同学,你说什么呢,你想都不要想。”

  迟兰也说:“是啊,在这里游泳是绝对不可能的,太危险了。”

  应莉说:“村城那么多的游泳场馆,还不够你游的啦,还想在这里游,亏你想得出。”

  “我说你们是怎么了,我不就是随便那么一说吗,至于你们群起而攻之吗。”尹度说。

  施洋说:“她们是对你关心,你不明白啊。”

  应莉说:“就关心了,怎么了,不行啊。”

  迟兰说:“我说施洋同志,关心一下同学有什么不行吗,你怎么还吃起醋来了。”说的同学们都笑了起来。

  同学们离开水坝,向阳坡湾林场走去。林场内除了边缘有少量的大树,绝大多数树木都是今年刚栽下的小树苗。这些树木,有多种用材树,有各种花树,还有各种果树,尤其让人欣慰的是,这些树木绝大多数都已经成活,长出了喜人的新绿。

  “同学们,我们现在已经是养殖场的一名员工了,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为养殖场做点什么呀。”辛昕同学说。

  “做点什么呀,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的同时,做好身边的一切工作,努力争取做一名优秀的共产主义建设者。”施洋同学说。

  “辛昕同学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她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利用我们的所学,为养殖场建言献策,出谋划策。”应莉同学说。

  “这样不好吧,我们一刚刚离开学校踏入社会的学生,就对单位的事情指手画脚,会不会被别人说成是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啊。”闵克玉说。

  “我不同意闵克玉同学的观点,我们是为了我们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我们又不是为了表现自己,更不是为了争名夺利,我们怕什么呀。再说了,我们提提建议,并不是说,我们要否定养殖场什么东西,或者说,养殖场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不是的。我们大家刚才都参观了养殖场,我觉得我们的养殖场已经是非常出类拔萃,非常了不起的了。但这并不是说,养殖场就完美了,就十全十美了,就不需要改革了,当然不是的。我们提提建议,也就是为了把我们的养殖场建设的更好。”应莉说。

  “我同意应莉同志的观点。”一个叫潘琼的同学说。

  “我也同意。”这是屈真同学的声音。

  “同意。”绝大多数同学都投了赞成票。

  辛昕说:“干脆,我们去那棵大树底下坐一坐,商量一下我们该怎么做。”

  这是一棵有几百年历史的大榆树,有人曾建议把它移栽到城里,但由于有人觉得锯掉这么大一棵具有繁盛的枝杈和发达的根系的古树,就留一光秃秃的主干,实在是有煞风景而作罢。同学们来到大树下,女同学优先坐在大树凸出地面粗壮的根系上,有的拿出手绢铺在上面,男同学们则席地盘腿而坐,有的则找些干净的石头当凳子。有同学打开手中的饮料,畅饮起来。

  辛昕同学说:“同学们可以说说自己的观点。我先说说我的观点,我觉得我们养殖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有很多的项目可以供我们去做。刚才我们在养殖场参观的时候,我就想,我们养殖场除了现有的养殖项目,还有一些项目我们也是完全可以做的。比如说,我们可以引进鸵鸟以及梅花鹿之类进行养殖。我们养殖的种类多了,既能提高养殖场抗疾病的风险系数,又能丰富市民的餐桌,你们说是不是啊。”

  “这个建议好。我们的养殖场旁边是什么地儿,是几万亩的林地,我们只需要圈住一片林地,这样就解决了鸵鸟和梅花鹿的放养问题了。”尹度说。

  “这思路不错。”同学们认同道。

  应莉同学说:“我们还可以进行一些辅助养殖,比如说,我们可以养殖蝇蛆、黄粉虫之类。养殖它们,一是可以用来饲喂家禽,二经过烘干以后,还可以用来添加到喂养猪牛羊等动物的饲料中。这样,既有利于增加饲料的营养成分,从而提高各种动物的免疫力,又可以使我们的肉禽的质量品质大大提高。”

  “几位同学说的对,这些工作我们都可以做。我认为我们还可以进行一些特种养殖,比如说毒蛇。毒蛇可是浑身都是宝啊,蛇肉可以吃,蛇毒可以用来治病,蛇还可以泡酒,用于治疗风湿等许多疾病。”迟兰同学说。

  “迟兰同学亏你想得出来,养毒蛇,太可怕了,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养殖得了的。”应莉同学说。

  “我觉得有必要。”潘琼说,“我们家有一亲戚,就是我大姨父,几年前就因为被毒蛇咬伤,最后因为找不到治疗的血清而去世。如果我们搞了这种养殖,有了这种治疗的血清,也许就能挽救许多人的性命。”

  “尤其是,现在随着中国进入共产主义,随着人类保护大自然意识的增强,随着人类退出的许多地方被辟为保护区,包括毒蛇在内的各种野生动物实际上进入了一个非常有利的繁盛生长期。这也就意味着,人类遭受毒蛇袭击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在这种情况下,毒蛇养殖就显得非常必要了。”闵克玉说。

  “可是,养毒蛇不同于其它养殖,万一它们伤人怎么办?万一它们跑出去怎么办?”应莉说。

  “事在人为嘛。我们如果养殖,当然不能盲目的进行。首先,我们要制定出一套严格的养殖规范和管理制度,同时,我们还可以请搞这种养殖的师傅来教我们。我想,只要我们加强管理,做好安全防范,你的担心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尹度同学说。

  屈真同学说:“养殖场是有规划的,如果要增加养殖品种,只怕还需要扩大规模,这能行吗?”

  “养殖场有那么多的闲置圈舍,是完全可以先利用起来的嘛,再说了,养殖场院子那么大,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在里面再建设一些圈舍嘛。”迟兰同学说。

  “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闵克玉说。

  “只是我觉得养殖场搞辅助养殖挺麻烦的。”陶枫同学说。

  “只要对养殖有利,再大的麻烦我们都不怕。”应莉同学说。

  “我总觉得没有多大必要。”陶枫同学说。

  “有必要,非常有必要。”应莉说,“为什么没有必要呢?已有的实践表明,用这些蝇蛆和黄粉虫喂养动物,能够提高动物们抵抗疾病的能力,它们不生病,这是多好的事情啊。我们甚至还可以在比如鸡等出栏以前,给它们加喂一些中药,这鸡就会成为中药鸡。人们不用直接吃中药,就能有效获得某些对人体有益的中药成分,增加身体的抵抗机能,岂不妙哉。”

  “对,我完全赞同应莉同学的观点。”辛昕同学说。

  “赞同。”同学们异口同声。

  辛昕说:“我看我们就以集体的名义,一起给养殖场党委场长写一份报告,你们说怎么样?”

  “同意。”同学们齐声回答。

  “我看,这份建议书就交给辛昕同学执笔了,写好以后,我们大家一起签字。”迟兰说。

  “同意。”同学们再一次齐声回答。于是,同学们起草并上交了这样一份报告:

  尊敬的养殖场党委、尊敬的陈场长:

  我们是刚分配来的大学生。今天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了养殖场,并且在场领导和戴老师的陪同下,参观了养殖场。我们为我们村城有这样一座——不,是两座,大型的现代化的花园式的养殖场而感到无比的骄傲,为我们能够成为养殖场光荣的一员而感到无比的自豪。及至离开养殖场,我们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我们觉得,养殖场是一个能够运用我们的所学做点什么的广阔天地,在这里我们完全可以大有作为。

  离开养殖场以后,同学们经过认真的思考,认为养殖场还可以在现有养殖品种的基础上,增加一些养殖品种。第一,我们可以引进鸵鸟养殖。第二,可以引进梅花鹿等养殖。第三,我们可以进行毒蛇等特种养殖。第四,我们还可以搞一些辅助性的养殖,比如说,我们可以进行蝇蛆和黄粉虫等的养殖等等。

  养殖场增加饲养品种,有利于拓宽人民的食物结构,提高人民的饮食水平,亦可使养殖场提高抵御疾病等风险的能力。无论从哪个方面讲,这都是值得一做的事情。

  进行蝇蛆和黄粉虫等辅助性养殖,也很有必要。辅助性养殖看来似乎可有可无,其实不是的。蝇蛆和黄粉虫都是高蛋白的营养价值很高的昆虫,我们可以利用蝇蛆和黄粉虫来喂养鸡鸭鹅,也可以把它们烘干制成粉剂,添加到饲料中用来喂养猪牛羊。用蝇蛆和黄粉虫来喂养鸡鸭鹅和猪牛羊,一方面,等于加强了它们的营养,有利于提高它们的免疫功能,增强它们抵抗疾病的能力,另一方面,又有利于提高蛋禽的品质,有利于提高猪牛羊肉质的品质。

  进行毒蛇养殖亦很重要。蛇胆可以入药,毒蛇可以用来泡酒,可以用来治疗风湿等疾病,蛇肉亦可以成为人们的美食佳肴。毒蛇伤人事件每年都有发生,通过养殖,我们可以制备抗蛇毒血清,挽救那些被毒蛇咬伤的人们。当然,养蛇是存在着一定的风险的,但是,只要我们胆大心细,严格制度,加强管理,养殖的风险是完全可以化解的。

  我们知道,增加养殖品种,势必要增加养殖场地。我们知道,养殖场现有的许多闲置场地,暂时还没有其它养殖的计划。那么,我们一方面也许完全可以利用现有闲置的场地,另一方面从长远看,我们也可以向市委市府提出申请,适当增加一些养殖场地和养殖面积。我们还可以申请利用阳坡湾林场,在阳坡湾林场圈出一片林地,作为梅花鹿和鸵鸟等的散放地。

  以上建议,如有不妥,请领导和同志们批评指正。最后是分配到阳坡湾养殖场的全部五十位同学的签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