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跨越时空骂慈禧(长篇连载之六)

2020-05-31 18:21:5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水根
点击:    评论: (查看)

  老僵尸伸个长长懒腰,

  连绵不绝打出哈欠狂潮。

  连英急忙奉上乌木枪筒,

  鸦片芳香即回旋荡飘。

  烟气袅袅中喷云吐雾,

  实怡然自得心满意足。

  渐入浑然忘我神奇佳境,

  哪记沉痛往昔倍受欺凌?

  百年罪妇幽灵早玩物丧志,

  幻化为麻木不仁走肉行尸。

  如何降冰雪雷电腥风血雨,

  令其走出黑漆漆奴化顽痴?

  “将生前罪责推得一干二净,

  以为清白无辜气静心平。

  可治疗肉体固疾精神痛创,

  洋烟无异一剂妙药良方。

  “劳驾太后往远处回想,

  暂放难舍难离高级烟枪。

  倾听幽灵哀鸣冥河涌荡,

  看骨髓血液流脓生疮。

  “除宫内朝野斑斑劣迹阴影,

  难道再无其他累累罪行?

  自私软弱终招千年唾骂,

  步步荣升为古今第一妖精。

  “恕在下有失文明优雅,

  选词用句修养缺美欠佳。

  情不自禁中冲冠怒发,

  无边敬佩太后绝代风华。

  “若心中尚有些微懊恨忏悔,

  坚硬芥末嵌入软弱骨髓,

  恭请真诚直白坦露心扉:

  是否将华夏推入冰坑火堆?"

  察颜观色注视巫婆妖气,

  凡间使目不转睛凝神屏息。

  老妇闭目休养端然岿坐,

  金口玉齿良久才强词反驳:

  “总是老调重弹翻来覆去,

  实令人厌烦不可理喻。

  哀家早归结千言万语:

  未犯严刑大律惹事搅局。

  “要说真留过何种遗憾,

  无非让友邦涂抹江山。

  粉妆表演几幕讨厌闹剧,

  掠走些许奇珍美玉金砖。"

  言毕顽灵闭目收唇关齿,

  再无动人心弦慷慨陈词。

  菩提无树境界需非凡睿智,

  饱受欺凌仍装疯卖傻扮痴。

  虽只半遮半掩寥寥数语,

  却远胜洋洋洒洒长篇大文。

  世纪阴魂弹奏亡国旋律,

  将国家引入暗无天日冥诚。

  “终于伸手触及敏感叙论,

  您对此事一直讳莫如深。

  精神领域存巨大禁忌,

  阳光怎透射污浊灵魂?

  “西后乃冠冕堂皇身份名义,

  统治中华半世纪漫长时期。

  百官皆战战兢兢唯唯诺诺,

  三傀儡儿皇丧尽蓬勃生机。

  “一百年多如牛毛灾难屈辱,

  多归功赫赫国母伟业蓝图。

  一步步扩大殖民辛酸苦痛,

  皆因您一手遮天唤雨呼风。

  “强盗船坚炮利浊浪滚滚,

  一路烧杀抢奸践踏华人。

  未遇势均力敌顽强抵抗,

  长驱直入文明古老京城。

  “平民百姓唯惶恐逃难,

  流离失所备尝屈辱辛酸。

  八旗子弟兵丢盔弃甲,

  皇室东躲西藏亡命天涯。

  “一片片黄金国土割裂沦丧,

  一群群脆弱民众呻吟嗟伤。

  一个个屈辱条约赫然签定,

  一批批奇珍异宝流入外洋…

  "华人与狗相提并论排列,

  禁入万国租界搅扰洋爷。

  东亚病夫美誉名声鹊起,

  精神肉体清泉干涸枯竭。"

  青年使慷慨激昂洋洋叙说,

  老慈禧心急火燎插嘴反驳。

  转瞬间荡然无存修养打坐,

  或因竹鞭正触及灵魂痛灼?

  “恣意涂染多悲惨可怕,

  武断胡猜乱疑千里谬差!

  难道一切皆为哀家罪过,

  让国家滑向深渊悬崖?

  “鸦片战争始于何猴年马月,

  本宫是否已登临高峰顶绝?

  关东军恶狼控制东北三省,

  难道由我幽灵担抗日重责?

  “遥望百年风云幕启剧终,

  可怜叶赫那拉皆缺席轮空。

  故哀家并无辱国招灾引祸,

  亦未力挽狂澜建业立功。"

  又红口白牙强词夺理狡辩,

  欲转移焦点论题万众挂牵。

  仍不能迷惑特使炯炯双眼,

  尽管巫婆诡辩术撒云播烟。

  “虽非您引来鸦片狼烟烽火,

  上台却跪英拜美更加萎缩。

  日寇魔狼子野心全面侵略,

  因甲午海战贵后投降妥协。

  “任前身后尚可牵强附会狡辩,

  直接罪孽又有何高理妙言?

  半个多世纪漫长黑暗岁月,

  国人不堪回首英雄余恨绵绵!

  “近代百年往事痛定思痛,

  悲剧历历在目溅血流脓。

  强壮健美肌体千疮百孔,

  睿智大脑失去玲珑慧聪。

  “五千年文明大厦危若垒卵,

  渊远流长江河面临断流枯干。

  众狼扑羊笈笈危势千钧一发,

  亡国灭种威胁如魔影团团。

  “难道不是您遭遇军事失利,

  让侵略妖军多次围歼打击?

  时时自相残杀勾心斗角,

  处处昏庸腐败风雨潇潇。

  “难道不是您屡遣苟和代表,

  签定一个个丧权辱国文条?

  将金银土地当作生日厚礼,

  慷慨送进洋大人圆腹肥腰。

  “对内精通权术玩弄阴谋,

  对外摇尾乞怜哈腰点头。

  卖国求荣实乃政治手腕,

  以除肉钉目刺义和军团。

  “思想言行可悲可叹蜕作傀儡,

  慈母管教下同治碌碌无为。

  光绪抖擞精神不甘亡国主政,

  被贤后一网打尽遗恨终身!

  “狼吞虎咽富庶东方美宴佳菜,

  洋爹在您供奉下脾健胃开。

  每餐酒足饭饱后庄严许诺:

  保证太后黄金宝座中心舞台。

  “没过多久恶魔又饥肠辘辘,

  希望再屠宰华夏一批肥猪。

  您一向有求必应慷慨解囊,

  对洋爹干妈岂能鼠肚鸡肠?

  “您留下千古流芳名言金匾,

  充分展现优雅美丽卑膝奴颜:

  ‘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感动千百万西方基督圣贤。

  “中华乃取之不竭无穷宝藏,

  按太后高瞻远瞩慧眼神光。

  列强长辈若愿费举手劳顿,

  可尽情精挑细选虎咽狼吞。"

  特使滔滔不绝慷慨激昂雄辩,

  小太监挤眉弄眼伸吐舌尖。

  若解读幽冥世界宫廷文件,

  则知太后已入昏昏沉沉休眠。

  青年收住话头细细观察,

  幽灵是否正梦中轻移步伐?

  瞬间寂静笼罩冥宫深洞,

  唯缕缕云烟水雾飘缈朦胧。

  当英峤激情澎湃纵论,

  老慈禧微微卷腰侧身。

  始终一字不漏捕捉对话,

  并无梦幻西游分心走神:

  “小奴才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阻良友泱泱水库绵绵清渠。

  哀家正洗耳恭听津津有味,

  如品尝天国仙曲玉液金杯。

  “今日总算大饱耳福大开眼界,

  如此至理名言实奇异特别。

  何不继续发表高深莫测,

  让本宫欢度良宵佳节?

  “什么劳苦功高皆堆积我身,

  殊荣美誉竟化作重担沉沉。

  迫不及待尽快获释压减负,

  免盛名摧垮弱腿瘦肩幽魂。

  “闭关锁国乃先祖煌煌遗训,

  非哀家独具匠心首创精神。

  哪个时代可幸免贪腐堕落,

  难道独大清王朝江浊河浑?

  "割地赔款确为大势所迫,

  一介弱女流怎能力换狂波?

  即使武曌逢此哄哄乱世,

  亦无灵丹妙药治膏肓病魔。

  “虚衰落后便应被动挨打,

  接受精神肉体有益惩罚。

  然后励精图治意气风发,

  不再沉沦萎靡伏地蠕爬。

  "你以为本宫自甘软弱颓废,

  任江河断流枯竭干涸裂龟?

  哀家曾三令五申治理整顿,

  遏制国民大生产崩溃衰微。

  "你以为满清愿意屡战屡败,

  灰溜溜退出五彩缤纷舞台?

  哀家岂容忍签定屈辱协议,

  丧尽我八旗子弟威风八开?

  “无可奈何唯让鲜花落尽,

  似曾相识燕朋友海洋飘临。

  采取曲线和谈缓兵之计,

  卧薪尝胆窥良机反攻举兵。

  “然非所有外邦均为强盗,

  有人向中华抛来橄榄枝条。

  比如乐于助人山姆叔父,

  为扑灭烽火狼烟万唤千呼。

  “若非老贼林则徐惹是生非,

  温和约翰牛怎会咆哮如雷?

  优雅英绅士风采举世公认,

  高度双文明鲜花阵阵芳菲。

  “然尚未掌握大权宫廷主事,

  叹彼时当年哀家年少无知。

  一当我荣升太后垂帘听政,

  即撤老古董不再重用支持。

  “轻抚良知大门扪心自问,

  不侮辱人类庄严道德灵魂:

  西方列强是否侵略华夏,

  欲将爱新觉罗变亡国奴君?

  “竟视欧美登陆为侵略恶举,

  窃以为历史定论巨大误区。

  又不惜危言耸听添油加醋,

  诬大清江山残垣断壁废墟。

  “皆为荒诞不经谬论歪点,

  欲烟熏火燎我朝朗朗晴天。

  最后尖矛锐箭锁定方向,

  令哀家成为千夫所指佞奸。"

  罪妇玄理妙论匪夷所思,

  为洗身肆意混淆是非曲直。

  凡使总算领教巫婆舌妖齿智,

  有幸欣赏又一篇世纪狡辩诡词。

  “太后既否定列强恶意侵略,

  属何种丰功伟业美德链接?

  为何割地索赔啖肉饮血,

  无故杀害华人肆意抢劫?

  “蜂匪群盗夹击下苟延残喘,

  大清气息奄奄日落西山。

  狼奔豕突围剿中谈兽变色,

  天朝草木皆兵四面楚歌。

  "难道贵后未卖国求荣,

  以国土金银换骑凤乘龙?

  难道阿满不是精神沦丧,

  任人摆布于黑暗囚笼?

  "难道连天烽火未燃金殿玉椅,

  迫使太后携皇室窜东奔西?

  难道西方友邦不是豺狼虎豹,

  狂吞乱咬我华夏玉体冰肌?"

  一连串语枪言弹刺中要害,

  让涂脂抹粉油脸泛青发白。

  唯以此吹骨吸髓腥风血雨,

  才激荡沉闷阴狱死海棺材。

  可是大海已日渐萎缩枯干,

  看不见波涛汹涌雄浑壮观。

  死亡恐怖阴云茫茫笼罩,

  露出不断扩延丑陋沙滩。

  妖妇又恢复轻松自由自在,

  厚颜无耻脸皮缓缓松开。

  翘微微薄削如刃利唇尖嘴,

  决不放弃强词夺理辩白。

  "哀家有个坚定不移信念:

  洋人本意实乃友情串联。

  若非林老头惹是生非犯贱,

  良朋益友怎发射炮雨连绵?

  "其合法权益既无端受损,

  彼此间播下仇恨深深,

  和平友爱便荡然无存,

  挑起硝烟弥漫烽火战争。

  "若哀家彼时便当朝理政,

  决不启用老古董顽灵愚臣。

  早派遣琦善盖世英才豪俊,

  必能力挽狂澜扭转乾坤。

  “不懂外交怀柔和平相处,

  唯知孤注一掷黩武穷兵。

  小蝼蚁妄想撼动参天大树,

  不掂量自己鸿羽毫毛之轻。

  “签和约并非本宫天开异想,

  实乃公公丈夫匠心独运垦荒。

  前皇开挖先河运输体制范样,

  我依葫画瓢收敛军事锋芒。

  "卖国求荣骂词逆耳难听,

  丧权辱国定论伤耿耿忠心。

  后世误解前辈苦心孤诣,

  苍天可鉴我慈禧爱国热情!

  "腥风血雨烽火连天年代,

  须以非常手段筹谋安排。

  韬光养晦乃国际舆情考量,

  非政治军事腐败无能投降。

  "谈判议协实乃缓兵之计,

  迷惑敌人为自己赢得喘息。

  日夜卧薪尝胆闻鸡起舞,

  创造全面大反攻战略良机。

  "以微乎其微代价让步,

  阻退百万雄兵驱虎吞狐。

  硬道理发展经济生产,

  描绘中美夫妻婚姻蓝图。

  “区区金银国土何足挂齿?

  降服勃勃野心才连城价值。

  洋大人在此长久安居乐业,

  便会生活舒坦怡然自得。

  "灵魂肉体被古文明吸收同化,

  他们终将情深深热爱中华。

  骨肉血质量成份日夜转化,

  精神思想性格酷似炎黄女娲。

  “如此说何存外族野蛮侵略?

  命运共同体融合再无区别。

  和平友爱鲜花开漫山遍野,

  团结互助美美与共生生不歇。

  "你洋洋洒洒纵评横述,

  皆极左思维旧文烂书。

  其实哪有列强帝霸狼虎,

  对大清何曾抱不良企图?

  "若欲将东方巨龙撕裂吞并,

  真有虎虎贪欲和狼子野心,

  以列强赫赫扬扬威猛武力,

  十个神州亦化作灰烬肉糜。

  “欧美当年若未登陆华夏,

  带来先进科技文化鲜花,

  赤贫国土哪有高楼大厦,

  楼市股市如何繁荣昌达?

  "若非其良药苦口鞭笞鼓励,

  给沉沦堕落精神强针刺激,

  吾等怎会鼓起昂扬斗志,

  奔赴经济沙场披荆斩棘?

  "此一切感恩戴德外邦夷友,

  令华人奋发向上拼搏追求。

  灾难屈辱中学会逆来顺受,

  努力反抗时掀起惊涛激流。"

  (未完待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