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李三生:漂浮人家 四十九

2020-05-28 18:25:2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老哥董泉要结婚了。岙下村的新娘子,名叫亓静慧,已经来过几回董村了。因为扯了结婚证,就是合法夫妻了,大家让她在董泉家住下,但是每次都早早就回岙下村了,因为不放心老妈。近两次都是董泉请大槐子帮忙,由大槐子开车,去岙下村接她,然后再送她和董泉到城里去,买了新被褥,以及一些过日子必须用的东西。大家围着她说话,打量她这个人的时候,都觉着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像谁呢?怎么形容她呢?一下子谁都说不好,最后还是只见了她一回的小白,一句话得到了大家伙儿的认可,小白说,这不就是那个非得跟村长要个“说法”的演员嘛!大家这才纷纷表示赞同,一个劲儿地都说,就是,就是,太像了。圆脸,杏眼睛,皮肤黄白,牙齿虽然不是一口假白牙,却也整齐,笑起来虽不算动人,山里人的实诚劲儿,倒是满满的,尤其是身子骨,与巨星演员太相似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估计将来过日子应该是一把好手。这,这,这不就是深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嘛!这世界上的事情,真是千奇百怪,谁也说不好,这么好的女子,四十二岁为什么没有结婚?她和她的老妈两个人在岙下村平常怎么生活?靠什么支撑?家里有点儿事情的时候,有谁能帮她一把?那么大的一个村子就俩人,她不害怕吗?一连串的问号,使她成了大家伙儿眼中一时的“焦点人物”。

  这天中午,老哥过来和我说起办婚礼的事情。我建议就在林溪庄园办,具体哪天合适,可以和李工张姐他们再商量,找一个好日子,因为是自己人办婚礼,费用上肯定有大优惠,就尽量别影响人家正常营业。李工和张姐听说了婚礼的事情,倒是特别热情,表示这是林溪庄园办的第一次婚礼,一定要办得既简朴大气,又风风光光的,其他的事情不用考虑。具体的流程和仪式,由林溪庄园做一个方案,再征求老哥和亓静慧的意见。老哥是乐颠颠地回去汇报了。

  三伏里的天,气候变化太快了。刚才还是晴天白日的,晒得人睁不开眼睛,转眼间就乌云密布,眼看着乌黑的云,翻滚着冲了过来,天一下子就黑得像夜里,紧跟着就是狂风大作,石头墙外的大柳树,被风刮得像是大号的扫帚,在墙里墙外拼命地扫来扫去,总是站在墙头树梢上,觊觎着藕池里小鱼儿的几只水鸟,早已经不知去向;伴随着远处几声不太响的雷声,比一元硬币还大的雨点子,劈里啪啦地砸了下来,随后雨点子就连成串,哗哗地下起了雷爆雨,雨水在风的裹挟下,忽一下朝东,忽一下往西,似乎是在检验哪里还没有被雨水浇透。石头墙上因为没有植被覆盖而裸露的地方,早已经被太阳晒得可以烙饼,现在砸上大雨点子,滋滋地直冒白气;墙上地上的热气,又和凉风雨水搅拌在一起,再掺杂着大地上一切刚刚还在烧烤进行中,又因为烧烤而散发出的各种气味,让人说不清是凉快了还是污涂了。鸡鸭鹅全是慌慌张张地,杂乱的叫着往禽舍跑;关关和小户茫然无措地看着我,似乎也有些惊慌。 我拉开水房的门,把关关和小户也叫进来,关上门,听着雨,看着院子里 。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雷暴雨才似乎是有些疲乏了,开始变得淅淅沥沥;眼看着远处几道不太明显的闪电划过,乌沉沉黑漆漆的天,也终于慢慢撕开了长长的裂缝,阳光露脸,给周围的一切,投射去一束一束的金色亮光,五彩耀眼。刚才还要裹挟一切,摧枯拉朽的风,也像是过意不去刚才刮得太过分了,赶紧又拿出了温柔的一面,她精心地,慢慢地,把天上的黑幕往两边卷起,随后一道彩虹也在远处的山峰中呈现,天,全亮了。刚刚被荡涤过的一切,全都显得那么清新,凉爽;从山里扫着地面吹来的小凉风,似乎也夹杂着丝丝甜味,三伏天里,真是难得!

  婚礼方案做出来了,拿给老哥,让他去征求亓静慧的意见。返回来的意见,竟然是不要一切仪式,只要这几天去车把亓静慧的老妈接过来,随时在一块过日子就行了。在那里养的鸡和几只鹅,已经在上次董国槐去的时候带回来了,这次再带上几口袋粮食种子回来就够了,其他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东西,不要了。至于喜宴还是要吃的,就摆两桌,热闹一下。总之一句话,节俭办事,省下钱来发展养猪,争取早日达到50头的标准。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这是卯着劲要奔新生活啊!

  婚礼之后,董泉夫妇俩的拼命劲就看出来了,每天不得闲儿 。原先老哥除了来我这院子里给猪 喂食,拣一拣鸡蛋以外,再 喂完他自己的30几只半大不大的猪,就是闲溜达,找人聊天,实在无聊了,就上我家院子里自己找点活干,要不就上林溪庄园去给人家帮帮忙,打打下手。前些时候,为了支持他早日实现50头猪的目标,我又让他把我养的大猪弄过去四头,一公三母,现在我只有一头母猪和六只半大猪了。他养了这么多只猪,仍然有时间东一家,西一院的闲逛。结婚以后不行了,亓静慧不言不语地拉着他,竟然把院子里的几亩地全开出来了,种上老玉米,围着玉米地一圈儿种上了菜。贴墙的一溜,也都挖出树坑,准备种上樱桃树。樱桃树弄过来的时候,都是带着护根土的,老哥说,没问题,只要不伤根,都能活,还顺手给九号院种了十棵。窗户前边的一块地,夫妻俩搭起特别大的葡萄架,老哥让大槐子帮忙,给他从哪个本家兄弟那里,弄来三十几棵新品种葡萄秧子,也匀给九号院十棵。你看,还什么好事都想着我。他们还把院子里边边角角的地方,也都种上了各种花卉,把个院子侍弄得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就连每天老哥要走无数遍,但是从来没有下过一笤帚的前一半院子,也每天都扫的干干净净的,进了院子就有一种这是过日子的好人家儿的感觉。听老哥说,将来有钱了,还要改造猪圈,要弄得先进些,环保些,真是令人赞赏,周围的人看到老哥家里的变化,也一个个赞不绝口,都说老哥是憨人有个傻福气,取了个特别好的媳妇。看到老哥家的变化,我也不由得感叹,女人是什么?女人就是家啊;女人意味着什么?女人就意味着生活啊。

  对于女性,我从来都是尊重的。我一向认为,女人不能亵渎,不能侮辱,也不能轻视,慢待。毛伟人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实在是英明。女人是那么简单的吗?从远处说,黄道婆,花木兰,梁红玉,穆桂英,樊梨花的传说,哪一点弱于男人;从近处说,“祖国陆沉人有责,天涯漂泊我无家”,这是革命烈士秋瑾的诗,读来不让那些明里暗里老想着背叛祖宗,吃上一点外国狗食的人,感受到自己人格的卑下吗?当年杀害赵一曼的侵华士兵想找到赵一曼的孙女陈红珍女士道歉,被陈红珍女士拒绝。她说:你想道歉,然后良心好受。那我的国仇家恨该找谁呢?多么有志气的女人!国民党特务残忍地将竹签钉进江姐的十指,妄想从这个年轻的女共产党员身上打开缺口,以破获重庆地下党组织。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江姐始终坚贞不屈,“你们可以打断我的手,杀我的头,要组织是没有的。”“毒刑拷打,那是太小的考验。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铁铸成的!”,刘胡兰15岁英勇就义,寿止东隅,毛伟人知道后非常伤心,专门为刘胡兰题字:"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从现实看,生活中,大而言之,社会的每一项事业,每一个发展和进步,都离不开平凡的女人,小而言之,每一个家庭中的女人,虽然平凡,却都是每一个家庭发展下去的原始推动力;就如同今天的老哥,没有一个女人在身边,可能这一辈子就糊里糊涂的过去了,无论别人怎么帮助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