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九十二)

2020-05-28 09:36: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陈进放下电话,立刻拨通了戴教授的电话,“戴教授吗,我是陈进,真不好意思,您刚下班,我的电话就来了。”

  “没什么。什么事,您说吧。”

  “您在哪儿啊?”

  “我刚到家。”

  “是这样的,市里给我们养殖场分配了五十个大学生,华大的十名学生过几天到,我们村城农工大学的四十名学生,市里通知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接人,您不还是农工大学的老师吗,您现在能否辛苦一趟,和我们一起去接一下学生们?”

  “当然可以啊。我在哪里和你会合?”

  “这样,您往市委市府大楼去一下,我马上就到。”

  养殖场空旷的场院内,热气灼人。好多天没有下雨了,大树四周树围里及花坛里的花草都有些放蔫了,陈进打开车库旁边的自动喷水系统控制柜,按下自动喷水按钮,水珠便自动喷洒起来,水珠不仅洒向了花坛,也洒满了整个场院。水珠形成的水雾,在阳光的照射下,居然出现了一道道美丽的彩虹。

  雷畅的工作是给牛准备饲料。每天上班,他就是按按按钮,启动并监管几处的机器设备运转。他觉得这项工作太轻松了,应该让女同志来做,陈进没有同意。雷畅大学学了自动控制,他在这个岗位上,除了启动按钮,如果一旦机器设备出现故障,他是要负责维修的。领导不同意,雷畅也没有坚持。他觉得,工作是死的,人是活的。在完成了饲料的制备以后,他可以做其它的任何事情。这不,雷畅完成了饲料的制备,便和寇骞程晓敏杭彧等人一起坐上缆车,向阳坡湾水库赶去。缆车的一头在养殖厂内,缆车走出养殖场,翻过阳坡湾水库大坝,在水库大坝内侧的另一头落地。

  阳坡湾水库的两万多亩水面,至少有一万多亩已经被种上了一种优质饲草。这种饲草与村城在龙湾湖等种植的蔬菜一样,种植在一种不锈钢制作的用沼液做肥料的种植箱内。在这种不锈钢种植箱底部,起先人们是用一种浮力很大的类似泡沫的物质作为托举物体,后来,考虑到永续使用,人们便在不锈钢底部同样用不锈钢制作成了一个不锈钢浮力箱作为托举物体。现在,龙湾湖近两万亩的种植箱,基本都是使用这种不锈钢浮力箱作为托举物体。阳坡湾水库种植的饲草是一种营养价值非常之高,生长也很迅速,且牛羊也非常喜欢吃的饲草。雷畅他们走下缆车,分乘两只小船,向水库深处开去,船后,掀起了两条小小的浪花。水库坝址附近的饲草已经被收割,鲜嫩的草茎已经从割断处开始生长,要不了多少天,它们便又会长到一尺来高,供人们收割了。小船在饲草种植箱之间穿行,很快,他们来到了有养殖场工作人员正在收割的区域,有小船已经装满了饲草,工作人员正准备往回运送饲草呢。雷畅和寇骞与同志们打过招呼,把小船靠近饲草种植箱。水库里的水,清澈洁净,雷畅把手伸进水里洗了洗,“这水多清澈啊,我都不忍心把手伸进里面。”

  “不忍心?不忍心你还把手放进水里啊,你就不怕弄脏了这么好的水啊。”寇骞说着,也把手放进了水里洗了起来。

  雷畅洗了洗手,又掬起一捧水浇在脸上,“啊,真痛快。”

  寇骞洗净了手,用双手掬起一捧水喝了起来。“这水可真甜啊。”

  雷畅则俯下身子,直接把嘴埋在水里,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哎呀,那里有一条蚂蝗。”

  寇骞一声大叫,可把雷畅吓了一大跳,他立刻抬起头说:“哪里啊,你可别吓唬我。”

  “就在那儿。”

  “哪儿呀?”

  “刚才还在那儿呢,怎么不见了,不会被你喝到肚子里去了吧?”

  “不可能。你真的见到蚂蝗了?”

  “可不,我骗你干嘛。”

  “蚂蝗呢,怎么不见了?不会……”雷畅显然有些着急了。

  “雷畅哥,你不会真的害怕了吧,我是骗你的。”

  “寇骞,我知道你坏,没想到你小子会这么坏。”雷畅说着,把手伸进水里,扬起一捧水向寇骞洒去。

  寇骞笑着,“雷畅哥,雷畅哥,我投降。”

  二人洗了手喝了水,从船舱里取出镰刀,开始熟练地收割起来。种植箱里的饲草,足有一尺多长,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青翠鲜嫩,他们割下青草,把它们装在一个个尼龙布袋里,约莫半个多小时的样子,他们就已经装了满满的一船了。收割以后的种植箱,他们会用密封的容器运来沼液浇灌在里面,要不了多久,这些小草就又会恢复原状供人们收割了。

  雷畅接通马达电源,驾驶小船掉头向大坝驶去。小船靠近大坝,他们卸下一袋袋饲草,然后又把它们装上缆车,缆车载着饲草,向养殖场缓缓而去。

  华光刚走进大楼,便接到了周婧的电话,他快步上到三楼,敲响了周婧办公室的大门。“请进。”华光推门走了进去,反手关上了房门。

  周婧办公室铺着实木地板,不到二十平的办公室显得宽敞明亮干净整洁,大门口处有一冰柜,办公室前面放着一排沙发,沙发前面有一不锈钢基座的玻璃台面茶几,茶几上放有一开水瓶,沙发上方,悬挂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的画像,沙发相对的墙上,挂有一时钟,最里靠窗位置,是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和一张宽大的靠背转椅,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台宽屏电脑,电脑旁边有一红色座机,办公桌右后墙角处,有一个文件柜,文件柜相对的墙上,有一小门通向卫生间。

  “我先上个卫生间,可以吗。”华光有些迫不及待地向卫生间跑去。

  “谁能拦得住你啊,去吧。”

  “你打电话什么事?”从卫生间出来,华光问道。

  “怎么身上一身的汗水。”周婧起身向冰箱走去。

  “我刚出去办点事。”

  周婧打开冰箱,拿了一瓶果汁饮料递给华光。他们一起在沙发上坐下。周婧深情地望着华光,看着华光打开瓶盖喝着饮料。

  华光连着喝了几口饮料,周婧说:“饮料太凉,慢点喝。”虽说在同一栋大楼办公,但华光却很少来周婧的办公室。华光清楚地记得,今天应该是他第二次敲响周婧办公室的大门。这当然不是他们不相爱的原因,当然不是。他们爱的深沉。华光深沉地爱慕着喜欢着周婧,周婧也同样深沉地爱慕着喜欢着华光,他们之间的感情,是朴素的,纯真的,没有一点瑕疵的,更是刻骨铭心,深入骨髓的。不了解他们之间感情的人,是不明白什么叫心心相映的。如果不是村城建设,他们在两年多以前就已经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也许他们的孩子都会走路,都会叫爸爸妈妈了。虽说他们早已经领了结婚证,早已是法律上的合法夫妻了,但毕竟从社会的传统习惯出发,他们还没有正式举行过婚礼。华光很少来周婧的办公室,他们不想给别人造成不好的印象。

  把饮料放在茶几上,华光紧紧地拥住周婧,良久,周婧推开华光,告诉他市里决定从华大农学院和村城农工大学给两个养殖场调派大学生的事情。“那可是好事。”

  “你马上安排一下,派人到农工大学去接人。”

  党政大楼前的开阔地带,栽种着好几排树木,这些树木虽还没有长大,但它们也多多少少遮挡住了一些灼热的阳光。在不大的树荫下,停放着不多的几辆小车。此刻进出大楼的人不是很多。戴春红把电动三轮车停在大楼的地下停车场。陈进他们还没有过来,戴教授找了一处树荫,好在,她带了一把折扇,可以帮她驱驱暑气。

  华光估摸着陈进他们快到了,他走出大楼,见戴教授一个人站在那里,“戴教授,您怎么一个人站在那儿呢,赶快上大楼里去吧。”

  “不用。您看,我这带着扇子呢,没事。”

  “戴教授,您看,还要您亲自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应该的。华局长也去吗?”

  “接学生嘛,我当然应该去。戴教授,我看您还是进大楼里休息一会儿喝点水吧。这天也太热了。”

  “不用了。陈场长不是马上就过来了嘛。华局长,市里怎么一下子又分配这么多学生到养殖场啊。”

  “养殖场也有需要嘛,另外听说市委市府还有一个考虑,就是尽可能多地把学生分配到养殖场接受锻炼,另外呢,每年再把那些年纪偏大的同志调回到城里上班。”

  “还是市委市府考虑的周全啊。”

  “啊,对了,戴教授,市里还准备要调您到科研院去,您觉得如何?”

  “去科研院干嘛,我哪儿也不去,我还是留在养殖场。你们还是让我在养殖场做点实际工作吧。”

  “让您一个教授在养殖场工作,总觉得不太合适啊。”

  “有什么不合适的,教授就只能高高在上了?博士也好教授也罢,他们的意义在哪里啊,不就是为了给社会做更大的贡献吗。并不是说,只有搞研究,写论文,出研究成果,博士教授的价值才能体现出来,不是的。做点实际的工作,把实际工作做好了,不也是最重要的贡献吗。随着中国进入共产主义,随着我国教育事业的进一步发展进步,今后什么博士啊教授啊的会越来越多,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甚至多数人必然会走向生产实践的第一线,走向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哪儿需要那么多人专门搞研究啊。再说了,在生产实践的第一线,并不是说就不能搞研究,不能出研究成果,而恰恰因为身处生产实践的第一线,也许他们的研究工作会更加贴近实际,更能解决问题,也更有意义。您说您不也是一大博士,不也没有上什么研究院吗。”

  “您看您都快五十岁的人了,您到科研院不是更好吗。”

  “您说的对,我是快五十的人了,正是因为我快奔五十的人了,我还去科研院干嘛,养殖场的工作关系到我们的餐桌,可不是什么小事啊。说实在的,与研究相比,我更愿意做点实际的工作,我也喜欢与动物们打交道,您就让我留在养殖场干几年退休吧。”

  华光点点头,“也好,我会把您的意见上报市委市府的。”

  正说着,陈进和东岗养殖场场长,各自开着一辆大电客赶了过来。原来他们在路上相遇,又一起到停车场各自换了一辆大电客过来。

  “戴教授,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让您久等了。”

  村城农工大学位于北京北路,与村城宾馆毗邻。不过十几分钟功夫,车就到了大学门口。只见大门一侧的立柱上,书写着一排毛体的遒劲有力的金色大字:村城农工大学。村城农工大学是村城唯一的一所大学。村城大学与村城中小学一样也设有围墙。在当今中国,许多大学已经没有围墙了。有围墙有有围墙的好处,没有围墙有没有围墙的妙处。有围墙更安全也方便管理,没有围墙的藩篱,学校则会显得更加开放更加自由,更加自信也更加大气。

  与门岗打过招呼,两辆大电客开进大门,径直朝学校办公楼开去。车刚在办公楼前停稳,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跑了过来,问道:“你们是来接学生的吧?”

  “是的。”

  “辛昕,你在这儿等我们啊。”辛昕是农工大学的学生,也是学校的班干部。

  “是啊,戴老师,您怎么来了。”

  “我来接同学们啊。”

  “我们校长老师和同学们都在会议室等着你们呢。”

  学校会议室在办公楼二楼的一端。华光一行走进会议室,老师和学生们都热情地迎站起来。“戴老师。”见到戴老师,同学们都亲切地与她打招呼。

  “同学们好,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好。”戴春红也热情地和老师们同学们打着招呼,“哦对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学校欧阳东校长,这位是校党委龚新书记……”

  “久仰,久仰。”华光热情地伸出手去。

  “您是村城农业局局长华光同志吧。”村城本也不大,他们有时开会也会碰到一起,再加上媒体的宣传,所以他们是认识的。欧阳东校长说着,也热情地伸出手去,“这两位想必是我们村城养殖场的两位场长了吧?”

  陈进热情地伸出手说:“我是阳坡湾养殖场的陈进。欧阳校长,您好。”

  东岗养殖场场长也伸出手与欧阳校长握手,说:“东岗养殖场顾超。”

  “欢迎你们,欢迎你们的到来啊。”龚新书记也热情地和华光他们一一握手。

  华光说:“怎么是你们欢迎呢,应该是我们来欢迎我们的同学啊,感谢你们为我们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学生才对啊。”

  “是啊,是啊,是我们应该欢迎,更应该感谢你们才是啊。”陈进也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