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部分国家首先实现(九十一)

2020-05-27 14:51:3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十八章,养殖场

  村城在早稻丰收的同时,也收获了几亿公斤的优质稻草,这些草料,为村城养殖业提供了充足的优质饲料。在早稻收割的日子里,阳坡湾和东岗两个大型现代化养殖场,包括附近的公路上山上,到处都铺满了草料,这些草料晒干以后,能堆进草料库房的都堆进了草料库房,库房堆放不了的,就只能在露天堆放着了。

  阳坡湾养殖场临近阳坡湾水库,与东岗养殖场相距约五六里的样子。把两座养殖场分地建造,主要是从卫生防疫的角度考虑。养殖场建在水库旁边,水库的优质水源经过安装在取水口的过滤网过滤,便可以通过管道,以自流的方式进入养殖场,从而直接为牲畜提供清洁的饮用水。这种自来水,是连电力都省去了的。

  阳坡湾养殖场饲养着伏牛山优质黄牛近五千头,几百头本地水牛,近千头优质奶牛,近五千只羊,五万多头猪,几十万只鸡鸭鹅以及鸽子鹌鹑等,另外还有几千只兔,几百只孔雀等等。如果种源充足,阳坡湾养殖场最终可达到饲养黄牛四万头,羊五万只,猪五十万头及鸡鸭鹅百万只的规模。这也是养殖场希望在最近几年内能够达到的目标。值得一提的是,养殖场的鸡鸭鹅等家禽及家兔的饲养并不占用土地,因为它们的笼舍都建在了猪牛羊舍之上,原来它们住的也是楼房呢。

  陈进因为以前就是饲养场的场长,后来被华光提名并被任命为阳坡湾养殖场场长。不过当时,陈进是不愿意接受这个场长职位的。对此,华光是极其不理解的,“陈进同志,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这个场长,为什么?”

  “我就是怕搞不好,胜任不了这份工作。”陈进忘不了,他以前在担任养殖场场长期间出现的生猪大量死亡的情景。

  “胜任不了这份工作?笑话。你是怕担责任,怕吃苦。是的,你如果担任了这份工作,也就多了一份重担,多了一份责任,但你知道吗,你同时也还多了一份贡献,多了一份光荣。这可是每一个共产主义青年所梦寐以求的。”

  “我不怕吃苦,不怕受累,也不怕操心,我就是怕搞不好,耽误了我们村城养殖业的发展,辜负了领导和同志们对我的信任。”

  “怕搞不好?亏你说的出口。你说,谁能够搞得好?谁能够拍胸脯说能够保证万无一失?怕搞不好?你还像一个共产主义的青年吗?我们共产主义的青年,哪一个不愿意为国家,为人民多做一些工作?多做一些贡献?你别忘了,你还是一个共产党员呢。”

  华光的一连串发问,直问得陈进喘不过气来。“可我的确担心搞不好。养殖场可是关系到市民们的餐桌的大事啊。”

  “你还知道是大事啊。不是大事还轮不到你呢。”

  “那,那我试试?”

  “试试?不是试试,是勇敢地挑起这副重担。你有担心,怕搞不好,这不是什么坏事。有压力才有动力,有担心才可能避免出问题,才能把工作搞好。”

  陈进几个月来的表现没有让人失望。养殖场的工作井井有条,畜禽养殖均出现良好势头,猪牛羊的数量持续稳定增长,畜禽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几乎为零。传统的养殖场,大多是粪便遍地,臭气熏天。陈进提出了建设花园式养殖场的设想。在他的主持下,养殖场移栽种植了大量的花卉类树木和鲜花,包括许多种果树。如今的阳坡湾养殖场内,丝毫没有以往养殖场的那种脏臭差,反倒是场院整洁,绿树排排,鲜花满场,环境优雅,就连养殖场圈舍二楼的屋顶上,也种满了各种花草等植物,这些树木和花卉,可保养殖场一年四季花团锦簇。如果撇开里面饲养着的各种动物,你走进养殖场,你一定会以为是以前哪一位有钱人家的庄园别墅的后花园呢。

  养殖场早先是没有建设围墙的,结果发生了多起牲畜逃跑和野狼闯入袭击牲畜的事件。为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在陈进的建议下,养殖场建设了两米多高的围墙。围墙建好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野兽闯入伤害牲畜的事件。没有围墙以前,养殖场内老鼠为患,它们偷吃饲料传播疾病,围墙建好以后,老鼠也大为减少了。为了消灭养殖场内的老鼠,陈进还特地从宠物公园引进了几只猫,为了消灭蚊蝇,减少疾病,陈进还在饲养场猪牛羊圈舍内安装了众多的诱灭蚊灯。

  经过几个月的工作,陈进也开始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喜欢上了养殖场的这份工作。在养殖场外,有一个当初为了取土抬高养殖场的地基而形成的三百多亩的大水塘,这个水塘,原本是要用来存放沼液的,陈进觉得用这么大面积的一个水塘存放沼液是一种浪费,他建议隔断一部分存放沼液,大部分则用来用沼液养鱼。此项提议,每年即可为村城带来可观的养殖收获。水塘除了养鱼,水面也没有被闲置,大部的水面和水库一样,都被用来种植青饲料。

  吃过早饭,陈进骑上一辆电动三轮车奔向养殖场。陈进打开东大门旁边的侧门,把三轮车开进了车库兼更衣室。电动车的电源已显不足,他拔出插头,插在了电源插座上。车库里车不多,有几辆小轿车和电动车,这些车子也都连接着电源,经过一晚上的充电,蓄电池均已充满。陈进走过去,一一拔下电源插头。随后,在更衣室换好工作服,给车库出口的消毒池放上水,加上消毒液,抬脚踩了进去。换上干净的工作服和经过消毒池,是养殖场职工每天上班,必须要做的两件事情。

  “陈场长早。”

  “你们早。”很快,职工们陆续来到了场里。他们有的两人或三人共乘一辆小型的三轮或四轮电动车,有的则四五人共乘一辆小轿车,当然,更多的职工是坐职工专用车而来,一人独自开一辆小汽车的情况几乎没有。在车库更衣室,工人们换上工作服,走过消毒池,向各自的工作岗位走去。他们有的走进控制室,启动自动饲喂系统和圈舍清扫系统,有的则负责各种禽蛋的捡拾搬运工作,有的则驾驶清扫车打扫场院,有的则到阳坡湾水库,收割已经成熟的青饲料。当然,负责观察各种动物活动进食等情况,也是他们每天必做的工作之一。

  陈进走进养殖场的控制及监控室,里面只有戴春红一人,戴春红是养殖场党委书记,华大农学院毕业的兽医学博士,同时,她还是村城农工大学兼职教授。监控室办公桌前的一面墙上,摆放着几十个不太大的显示器,显示着各监控点的实时画面。在戴教授面前的桌子上,有一个较大的显示器,如果需要,她可以随时将各个较小显示器的画面切换到面前的显示器上。

  “戴教授,您早啊。就您一个人啊?”

  见陈进走了进来,戴教授向他点点头。“他们都出现场了。陈场长,您早啊。”

  “您怎么又值一晚上的夜班啊,不是不让您值夜班吗。”

  “怎么,你们嫌我老啊,我才四十几岁,我可不老嘛。若是以前,别说四十几岁,就是五十六十多甚至七十多不都还得工作呢吗。”

  “您当然不老。可是您看,我们养殖场包括兽医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还用得着您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这么辛苦吗,再说了,您可是我们养殖场的宝贝啊。”

  “陈场长,您这话我可不爱听啊,什么宝贝啊,缺了谁这地球还不转了。不能因为我年纪大一点,就搞什么特殊,再说了,我不就是值值班吗,有什么可辛苦的。你这个当场长的,不也经常值班吗。你可别忘了,我还是养殖场的党委书记呢,你想让我这个党委书记搞特殊啊。”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说不过您。但是,您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放心吧,我身体好着呢。同志们对我又那么的照顾,我说是在这儿值班,他们都不让我下去,我也不过就是在这儿守守这银屏罢了。”

  陈进拿着记事薄看了看,说:“戴教授,怎么样,昨晚又有多少动物宝宝出生啊。”

  “可不少呢,牛仔二十二头,羊羔二十六只,猪仔十九窝总共有二百二十五头,都在这儿记着呢。”

  陈进点点头,“不少呢。”

  从一处监控上看,一头刚出生不久的小牛犊,正在歪歪斜斜地站起来,嘴巴欲伸向妈妈的乳头想吃奶呢。“戴教授,您看那个小家伙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就想吃奶呢。”

  “呵,可不。”

  “戴教授,我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现在我们的饲草也充足,我们是不是还应该加大牛羊等种畜的挑选和培育力度。”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这是必要的,否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达成我们的最终养殖规模啊。”

  程晓敏寇骞杭彧等走进了控制监控室。“陈场长,戴教授,你们早。戴教授,您又值一晚上夜班啊。”戴春红虽然也是养殖场党委书记,但这些年轻人似乎更喜欢喊她教授的称谓。

  “是啊,你们来了,我们可以回家了。哦,对了,晓敏寇骞,一区5号圈舍的263号母牛一会儿可能会生产,你们要注意观察。”

  “您就放心吧,戴教授。”

  陈进忽然记起今天是星期一,一个星期一次的牲畜饲舍及场院的防疫消毒工作该进行了。“程晓敏同志,今天是星期一,饲舍及场院的防疫消毒工作你一会儿别忘了安排一下。”程晓敏是卫生防疫组的小组长。

  “我知道。我们一会儿就去做这项工作。”

  “你一定要提醒同志们注意,消毒工作一定要仔细,特别要注意一些死角的消毒工作。消毒工作是一项特别重要的工作,是我们养殖场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可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大意,否则会出问题的。”

  “是,场长同志,您就放心吧。”

  养殖场的职工具有高度的工作主动性自觉性积极性和工作热情。场里的工作亦是分工不分家,就是说既分工又合作,分工是相对的,合作是绝对的。不管是什么工作,只要还没有干完,已经干完了分工的本职工作的同志,都会出手相帮,只要养殖场还有工作没有干完,场内就不会有闲人。这已经成为养殖场的一个好的传统和习惯了。这不,进行饲舍及场院的防疫消毒需要人手,那些已经干完了分管的分内工作的同志,都会很快赶过来,大家一起来进行消毒工作。场院内的消毒工作相对要简单得多,他们只要化好消毒药水,开动消毒车,一两个人短时间内就能搞定,难度在各个畜禽饲舍内,那是需要工作人员背着消毒器,逐一去进行消毒作业的。可是,如果养殖场内的职工都来做这项工作,这项工作还有什么难度吗?畜禽饲舍内的消毒工作,养殖场开始是准备在各畜禽饲舍内,装上一种塑料管的自动喷洒系统进行消毒药水的喷洒作业的,但这种方式难免会留下消毒死角,最终被否决了。需要指出的一点是,养殖场职工们的分工合作,不光使同志们的工作变得轻松愉快,也使同志们工作的氛围变得亲切友好,这应该也是共产主义的伟大之处吧。

  陈进离开控制室,向工场走去。陈进来到一处给牛们生产食物的工场。全自动铡草机房内,经过铡草机切碎的稻草,正被输送到一个可循环移动的不锈钢环形发酵池中。覆上一层草料,机器设备会自动在草料上再覆上一层青饲料及豆类等精料和发酵用的酵母菌,然后再喷上一些水,这样一层层叠加直到发酵池装满。通过两天左右的时间,这些稻草会发酵软化变得更有营养,而且饲料也会产生一种特殊的香味,是牲畜爱吃的食物。一个发酵池,即可供给一条饲料自动输送饲喂系统内喂养的牲畜们一天的饲料。给铡草机输送草料的工作,主要由智能机器人完成。工场正在制作的是牛们后天的饲料。那边,已经发酵完成的饲料,正在通过自动输送饲喂系统的输送管道自动输送到各个饲喂料槽呢。这期间,工人们需要做的,就是通过电脑下达指令,观察监督各项工作的执行及进展情况。

  “陈场长,您过来了。”见陈场长过来,雷畅主动与陈场长打招呼道。

  “雷畅同志,怎么样,机器设备运转正常吧。”

  “您就放心吧,场长同志,一切正常。”雷畅回答。

  阳坡湾养殖场是一个养殖规模很大,也是一个自动化现代化程度很高的养殖场。由于养殖场自动化现代化程度很高,阳坡湾养殖场职工人数不过才六七百人,其中还包括几十人的兽医队伍。陈进把养殖场职工分成几个班,每天白班晚班两班倒。养殖场每天晚上都需要有人尤其需要有兽医值班的。当然,养殖场每天晚上值班的人手相对要少了许多。每天晚上值班人员尤其兽医,他们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给动物妈妈接生。俗语说,“马无夜草不肥”,因此陈进做出规定,每到深夜十二点,值班员还需要给动物们饲喂一次夜食。当然无论是给牛的饲料还是给猪的饲料,基本上都是头天或白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值班员要做的,就是按一下按钮,饲料便会自动输往饲槽。

  陈进向牛圈走去,此刻,牛儿们正争先恐后地在饲料槽里争食呢。牛圈里很干净,这要归功于自动清扫机。牛圈里每天牛粪的清扫,是由一种刮板式的自动清扫机来完成的。清扫的时候,牛们被不锈钢管赶到牛舍的一边,自动清扫机清扫以后,自动冲水设施还会把牛舍冲刷一遍。清扫完一边后,牛们被赶到另一边。牛粪最后通过管道进入沼气池发酵后,便成为农业生产的优质肥料。牛舍里还安装有自动饮水机,牛渴了,它们会走到自动饮水机旁,含住饮水机一通狂饮。为了让牛们生活得舒服,人们还在牛舍里安装了给牛提供按摩的自动按摩机,哦对了,牛舍的地板上,是铺上了一种塑料地板的,有了这层塑料地板,既柔软,又隔潮,牛们也会觉得舒服的。

  陈进来到一区5号牛圈,标号263号的母牛刚刚生下了一头小牛仔,此刻,小牛仔正在妈妈的肚皮底下吃奶呢。“寇骞同志,263号母牛生产了,母牛和小牛犊怎么样啊。”

  “都挺好的,它们母女平安。陈场长同志,我们场又多了一头母牛呢。您看,它长的多壮实。”

  “嗯,好。”

  “我们要是能够有办法控制牛犊的性别就好了,那样,我们场就能够尽快达到养殖目标了。”

  “不用着急,我们达到目标,也就是几年内的事情。”

  陈进的电话响了。陈进拿出电话,是华光打来的。“华光哥,什么事?”

  “你在哪里啊?”

  “我在场里呢。”

  “刚接到市里通知,市里决定从华大农学院和村城农工大学给你们两个养殖场各调派五十名毕业生。华大的十名学生过几天才到,农工大学的四十名学生你现在就去把他们接回去。”

  “我们好像没有要过人吧,怎么突然又给我们调派人手了。”

  “你是没有要人,可是你们养殖场的卫生防疫及兽医等项工作不需要人手吗,再说了,你们养殖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不是也需要人手吗。当然,如果你们不需要,也就算了,我就都调给东岗养殖场了。”

  “不不不,我们要,要要。谢谢领导对我们的关心。我马上去接。”

  “这样吧,你马上到我这里来,把戴教授也叫上,我们一起去接学生们。”

  “好的。我马上过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