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李三生:漂浮人家 四十八

2020-05-25 17:49:0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冷水鱼极富营养,具有高蛋白、低脂肪,无肌间刺,生长快,个体大的特点,非常适宜开展深加工。鱼肉可以切割分装,可以生产鱼排,可以烤、炸、熏制等。鱼卵可以加工成鱼子酱。鲑鳟鱼这种鱼对生存水质要求非常高,因此有“天然绿色食品”之称。具有个体较大、生长快,其肉和卵蛋白含量高,富营养等优点。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们对鲑鳟鱼营养价值和食疗作用认识的逐步深入,它的市场前景也越来越好,并一直保持着较高的价位。西伯利亚冷水黑鱼,朝鲜冷水黄鱼,国内也只有一家养殖。

  在岙下村办冷水鱼基地,看来是个好项目。我心里却有点转不过来的弯子;这一开始,是要办农家乐,刚有眉目又要办鱼塘子,鱼塘子刚建筑完,又给村里了,又办冷水鱼基地。虽然都是好事情,可这变化也太快了,不免令人有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的感觉。以后会不会又有什么新的项目?有心和李工,张姐聊一聊,又怕人家觉着我爱打听事情,是不是想干涉人家。开始人家是邀请我一块干的,我没有同意,才有了张姐绕过我,直接找我家领导参股的事情。李工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平常话不多,就会笑,和董国槐有些相似。张姐是三院的设计师,在单位的时候,接触不是很多,就觉着是个事业人,工作上一板一眼,认真负责很出色。不过,仔细回想一下,认识小二十年 了,居然没有开过什么玩笑,就连在一起说说笑笑地,议论点儿工作以外的什么事情都没有过。总的感觉是对人热情不过分,说笑不出圈,笑起来隐隐令人觉着有几分矜持或者勉强,永远与任何人都保持合适的距离,且从不忘形。她给我留下强烈印象的地方,就是那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很耀眼,给她本来就很端庄的那张脸增色不少。那回,她头一次来九号院种菜,看见她和刚刚认识的我家领导聊天,曾经让我惊讶,她的语言表达能力,声音,语气和节奏的把握,以及身体语言的运用,都反映出她应该是一个有很好教养的人,同时她也应该是一个很聪慧的人。唯一感觉不同的地方,就是比在单位的时候,话稍微多了一些,也显得更热情一些。现在每天都能见到她,一看见那一口白牙,我就不好意思的想赶紧把嘴捂住;和一口白牙的她比起来,我这只剩下一颗门牙的,实在话说,就应该算是残疾人了。 我怎么净碰上和领导叫板的人呢 ?

  还有两天就是中伏,该种大白菜了。赶上上次来九号院种菜的各家各户,又都被我召集过来。这次人可就多了,因为有农家乐,还有马。二瘸子和媳妇也过来了,我把卖小狗给他留下的一千五百块钱交给他,他不要,就给他媳妇了。告诉他,你看着就行了,人手有富余。可以种白菜 的地块,按老哥的安排有三亩地。昨天一早把该起的菜,都起出来了,白菜种子也处理过了。老哥把种子和黄沙土掺乎匀式了,十几个人提着桶装了,拿个小碗,一碗一碗地往地里边泼洒,掺土是为避免白菜种子扎堆成片。地边上的几大堆猪粪,鸡粪,老哥让大家帮着用土盖上不让动,说是发酵。其他人就纷纷地去地里去摘菜挑菜。我家领导又把酸豆角给大家伙儿分了分。这院子里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大家陆陆续续的都到八号院子,围在一起骑马照相。大人欢声笑语,孩子们高声大嗓咋咋呼呼。也有提前找好座位的,就准备品尝农家乐的饭菜了。

  老黄,姚伟和秘书出身的老汪,远远的坐在一张桌子前,神情严肃地低声谈论着什么。姚伟和我不是一个系统的同事。他是大学下设的一个学院的院长,在某次学习的时候和我的宿舍门对门,逐渐熟悉以后,因为一篇文章的论述问题过来和我探讨,我把他的文章介绍给老黄看,老黄是赞赏的,几次交流下来,觉着有共同语言,就慢慢走动起来,关系也越来越近。姚伟的夫人因为经常发表一些情感,爱情,人生方面的散文一类的作品,并且常常被网络推荐为经典美文,在网络 上有一定影响力,粉丝不少,而老黄的夫人热衷的却是养生保健,珠宝玉器,道不同不相为谋。因此,两家人没有能够在工作之余,走动的更近一些,甚至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还需要刻意回避。其实老黄的人品是非常尊贵正派的,姚伟为人也是热情实在,不过有时说话稍微直接. 直白一些而已。老汪的情况与其他人不一样。老汪的资历是最深的,级别和老黄是一样的。曾经是某领导的秘书,某领导是副职的时候,人前人后都赞扬老汪的工作,说是有老汪的辅助,还稍微轻松一些,老汪人品好,工作能力强,组织纪律性和原则性方面有保证,绝对值得信赖。料不到的是在某领导成为正职以后,第一个就提出换掉老汪,原因吗,匪夷所思,老汪比领导身高高出多半头,领导和他谈什么事情都得仰着头,再加上老汪的面部表情永远是温文尔雅,不卑不亢的一副样子,让领导觉着自己的权威性不足。刚刚接受别人的祝贺,事业就要更上一层楼,突然被推出来,这落差也忒大了。老汪倒是比谁都想得开,别人劝他,他给别人讲道理,干什么都是革命工作,不讲人身依附,组织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何况当初也是组织安排的工作。年龄比领导没差几个月,没几年差不多也该退休了。以后就在新岗位办理了退休手续,这才自觉自愿的回到地方,与老妈一起生活。至于老汪内心的真实感受,有没有什么失落感一类的东西,老汪没有表现出来,别人也不应该不负责任的去猜。

  看见几个人都冲我招手,赶紧走过去,老黄挪了一下椅子示意我坐下。老黄说,我们几个正在聊呢,老姚,李工和张(姐 )都动员我们两人参与冷水鱼基地的事情,你怎么看?我想了想说:“一,前景应该是不错的,李工张姐是可以信赖的,政府也支持;二是,净量不要直接参与,有关规定是不允许党政离退休干部从事各种经商活动的。你们都是知道的,如果只是支持一下,问题可能不大。如果组织上要问,就如实讲清楚,让退就再退出来,如果还怕犯错误,就事先问一下,允许不允许,心里弄个底。老黄和老汪都看着姚伟说,我们的意思也是不直接参与,有什么需要支持的地方再说,如果真有什么困难,咱们大家一起想办法,我们是绝不会袖手旁观的。姚伟说,行吧,这样也挺好。要是有什么规定,连我怎么参与,恐怕也要再仔细考虑一下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