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竹男:漂浮人家 十一

2020-05-18 19:08:4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那个老哥真好,在我住院和回城修养期间,主动帮我照顾院子,喂猪喂鸡喂狗的。我想给老哥点报酬。老哥说什么也不要。我说以后每月也按这个数目支付,算我请个老师。问他行不行。老哥说要是那样的话他都想给我钱。我很讶异,问他为什么,他说就为的这份信任。老哥说:“人世间最大的情谊不就是信任吗?这世道不是把钱 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还是有的”。就因为这份信任, 他在海南供暖企业里,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工作了三十多年,从来没跟人家提过钱的事。他从小就知道,什么事儿要提钱 就是看不起人。老哥一下子把我弄蒙了。我没有和别人谈过这一类的问题。我想了想,又看了看他,大于一般人的大脑门儿,很像大电影演员姜文,一大一小两块伤疤发出亮光,似乎里面满满的朴实和智慧就要涌出来。两只眼睛不眨一下地使劲钉着我看,脸上是一副诚恳而又期待的神情,我问他:“能不能算合作?”我调侃他,如今没有工作的人不少,托人送礼的好不容易找个工作,干不了几天又被辞职的也听说过。老哥一听觉得有门儿马上说他愿意。真是一拍即合。今后院子里的所有活计都归他指导了。

  老哥是个直爽人还健谈。聊起来才知道可能比我小四五岁,他和董国槐的父亲是堂叔伯兄弟。 说起我想把茄子也嫁接到葡萄藤上,顺便就问他嫁接技术怎么样,他说:“ 没有任何问题。我在海南劳动的时候,学了很多农业技术。蔬菜嫁接到葡萄藤上的技术已经很熟练了。"不过他不建议把茄子和葡萄嫁接在一起,葡萄茄子不好听。容易让人听成“糊涂茄子”,这是骂人的话。可以种几棵樱桃树,再和茄子嫁接,将来就是樱桃茄子,名字好听也香,还不 占地方。他认为我的房东是内行儿,每年嫁接的巨峰黄瓜,夏黑西红柿,马奶子苦瓜在当地都是有名气的蔬菜。但是最近这几年,本地时兴往树上嫁接蔬菜了,因为 冬天不用下架埋土。当然,有一利就有一 弊,年头多了摘菜得搬梯子,也需要 提前考虑。路口头一家儿老刘家,把西瓜嫁接在香椿树上效果挺好。西瓜摘下来一吃都有浓浓的香椿味,香椿芽也有西瓜的香甜味儿,吃完了口齿留香。可是没想到后来麻烦了;香椿树长得太快,几年二十多米高了,结果想摘个西瓜难了,还得使云梯。人要不每天盯着研究哪个瓜应该摘了,一旦让它掉下来有可能砸着人。 感觉老哥是个心思缜密的人,经验丰富又熟悉本地农业,我很满意 。对我的赞赏老哥不以为然,他说他在海南的时候,冬天忙三月,之后时间很充裕,就学了训练鸡鸭鹅,并且考了国家承认的证书,他在海南是很有名气的,文昌鸡,嘉积鸭,通什大鹅都是他培育训练过的。回到本地因为养家禽的太少,没地方施展就被埋没了。他建议我扩大禽类的养殖规模搞点名堂出来。嗯,正和我意。就喜欢大规模,大场面,大气派,容易有成就感。

  我这个人 从小就有英雄崇拜情结,老想干大事。学英雄作英雄是我几十年不变的内心。当年看电影,里面的解放军战士浴血奋战,最后终于捂着受伤的胸口,高举着红旗冲上城墙头, 总是让我激动得流下眼泪,使劲地拍巴掌。为了学习江姐的宁死不屈,曾经抖小机灵,故意惹老爸生气,想让他暴打我一顿。我好有机会表现一下 我的英雄气概。暴打没挨上,反让全家认为我心智有问题,从此对我关爱有加。 我后来因为阻止了初中同学打架,被同学的父亲邀请到家做客。同学的父亲是个画家,聊起来知道他的老朋友是我的单位领导 。老画家的另一个老朋友是老解放,抗美援朝回国,转业当了党委书记纪委书记又党委书记, 一直书记到离休。一次帮老画家给“老解放”送画,吃完饭喝完酒,顺便就把“老解放”的闺女带走了。

  前些时候某镇政府发通知,说是某老人反映,居住的窄巷里,白薯秧子上的叶子随风摇动,有强烈 不稳定感 ,而且不时而下有造成伤害的可能。要求各家各户限时把所有不稳定的秧子固定住,要分片包干责任到人,之后还要进行检查评比。好的表彰差的通报批评记入考核,总结经验完善各种条件,然后将向整个镇里强力推广。于是一时间整个地区绳子无货, 梯子也不够用了。有人晚上给电视台反映问题,希望电视台出面,向镇政府请求能够宽限几日。同时请求允许改用网子罩住所有的白薯秧子。电视台得到消息,第二天派出大批记者前去采访报道,从电视里看到,老百姓纷纷响应政府号召,在窄巷里登梯子爬墙干得热火朝天 。有几个年龄稍大的人,爬高时受了小伤。不给政府添麻烦,自己处理然后继续干。我不由得联想起了淮海战役里,老百姓推着小车支前的感人场面。 人多就是力量大 ,大场面就是鼓舞人。中国的老百姓多好啊!我喜欢。不过后来话风突变,上一级政府认为这是瞎折腾,要对主要负责人进行电视问责。后来怎么处理的没有通报,只是再次发文宣布取消上一 通知,要求对因为固定而被损害的 白薯叶子进行修复。因为破坏环境观瞻,影响旅游地区形象。镇政府考虑,要本着对人民安全负责的态度,绝不能再出现有人受伤的情况 ,请示上一级财政特批专项拨款,镇长现场指挥,由建筑公司负责,在巷子两边依次搭起脚手架,由美术学院的学生把每一片叶子修补好。十五天以后,窄巷里的一切都恢复到以前的模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镇长因为处置得力\措施 合理\成绩突出\受到了表彰。 老百姓也纷纷表示处理的很完美,很满意 。不过我倒是只对当时的热火朝天的场面,留下了深刻记忆。时常回味一下。

  晚上,领导从城里的画展上回到院子里。 我说了要把院子里的所有种植养殖都和老哥合作,由他指导的 事情。领导一晚上没说话,可能是办画展太累了。第二天早上临走跟我说:你再和那个老哥商量一下,有什么不懂的能随时向他请教就行。院子里的所有收获,只要他愿意,都可以拿走。但不是雇佣关系,如果要是雇人,就没有租这个院子的本来意义了。可以找老董去谈谈,一定要了解他才行。我立即起身去找老董。老董介绍了老哥的基本情况,比老董小几岁,脑子有时清楚有时挺糊涂。清楚的时候和别人没大区别,不清楚的时候就“颠倒”了。离开家有三十多年,怎么走的,上哪了没人知道。都认为他没了呢,户口早就销了。是被朋友送回来才知道是在海南干活。他平常干活没问题特别认真出力。老董又说,不用特意另找人。你那儿有什么活,干不了,或者不懂,谁都可以帮一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