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竹男:漂浮人家 四十四

2020-05-14 11:39:2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竹男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和董国槐约好,今天去大集。最近距离的大集,有七里地,逢每星期的三,六开集。董国槐一早就把皮卡车开过来,老哥和我把九只小狗分盛两个筐子 ,搬上车;董国槐把一大堆的小水萝卜和白菜花,绿菜花,圆白菜什么的也一趟一趟地放在车槽里。院子里的菜是远远吃不完,太富余了,每星期两次由董国槐开车带到城里的饭馆,大家再去取,也总是取不完。今天就势卖一些,也不影响下次往城里送菜。

  到了大集,先找地方把菜卸下来,董国槐又开车去卖狗的区域卖狗。我因为没有来过,就想无目的的转悠一下,看看新鲜,体味一下风情。人太多了,半小时还没有走出去几十米,董国槐已经回来了。我问他,小狗呢?卖了!500块钱一只,有人包了。我说,有这么好的事情?董国槐乐卟津 津儿的说,正经昆明狼青的秧子,狗贩子都懂。估计到他们手里每只能赚上二三百块钱。“嘿,行啊”。 我们俩边说边走,董国槐说,狗市里有卖兔子的,想不想养几对?我说,那得问问老哥了。看看往前走不动,又返回来,去找老哥,就这么点儿功夫,老哥已经挨上打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和一个半大小子,一个骑身上挥拳一个用脚踢。 董国槐蹭蹭两步赶过去,先一把推开那汉子,又伸手指着半大小子,你作死啊!我瞧你再敢踢!小子,知道你踢的是谁吗?是你大爷!汉子站起来,仔细看看董国槐说,“大槐子,你们认识?”“什么我们认识?他是你那个大哥,就是我跟你说起过的那个从海南回来的大哥。你们是一个辈儿的本家哥们,不认识也就算了,怎么还打起来了?”“呦,是泉大哥啊,咱们是一家人啊!这事情闹得!那什么,那,大哥,您没有事儿吧?”汉子满脸愧色,有点懵,嗫嗫嚅嚅的,又伸手指着半大小子,“快,赶紧给你六大爷认个错!” 我走过去,看看老哥,脑袋上脸上有好几个红印子,衣服上也有好多土。问老哥:“行不行?不行就去医院。”老哥看见来了援兵,本想好好发作一下,一听是自己的本家弟弟,也发不起来了。连连说,我没有事儿。又看着汉子说,“你是小山子吧,刚才咋就没认出来呢,小时候老在一起玩,现在你有帮手打你老哥了?”汉子眼圈红了,“哥哥耶!我错了。我不应该呀!小时候的事情我没忘,你有一块窝头都想着分我一块,你带着我们几个弟弟去摸鱼捉虾的光景也都记着呢!怎么了?你说今儿个?要是一开始就认出来你,我怎么也不能动手啊!唉,现在这人啊,眼睛里就认钱了,为了两钱儿,什么事都能有了!”

  原本围着看热闹的人,觉着打不起来了,全散了。我让那个半大小子看着两堆儿菜,我们四个人往不碍事的地方挪了挪,想着问问刚才是因为什么就打起来了,好说合说合。老哥和汉子 倒聊起来了。汉子说:“泉哥啊,你挺好的吧?几十年没见了。知道你回来了,早该去看你。没能去看你,一是住的远;一是怕见你,你过去对我们几个弟弟那么好,都想你。老说抽工夫去看看你,可是,唉,日子越过越累,紧紧巴巴的,时间没有,手头子也不宽裕。这日子败就败在买房上了。贷款压得喘不过气来,就指着卖点子菜还贷款,来不及啊!这马上孩子就该要结婚的岁数了,彩礼钱还没有着落呢!”汉子一边说,一边给老哥胡 撸身上的土。言语中既有愧疚又有焦虑。老哥说,得了,我挺好的。我这新认识了一个大哥,帮衬我,带着我,日子还过得去。等我有了余力,还是我去看你们。汉子过意不去,偏要拉着几个人去吃饭喝酒,我出面给拦了。我们仨都不喝酒,既然是一家人,那堆菜就送给你了,我们回去了。汉子拿出500块钱,使劲塞给老哥,想了想,他也应该出点血,就让老哥收起来了。老哥俩儿又约好怎么再见面,就分手了。

  一路无话。回到院子里,董国槐拿出卖小狗的钱给我,我让他留下一千块,我留下一千块,给了老哥一千块。剩下一千五说清楚是留给二瘸子的,他是关关的原主人。分完了钱,才问起因为什么打起来了。老哥说是他嫌我菜好,还卖得便宜,坏他行市了,一呛呛就打起来了。我们仨也只能苦笑,都觉着怪没意思的。 我的记性也一下不好了,“哀民生之多艰”前边那句话是什么嘞着?好像是“长太息以掩涕兮”?拿不准了!

  老哥在他们董家叔伯哥们里,大排行老六。大槐子的老爸排行老四,中间是老哥的亲哥哥,大排行老五,去世了。老董上边是三个哥哥和几个姐姐。姐姐都嫁给姓刘的人家了。老六下边还有三个叔伯弟弟和几个妹妹。我见没见过也弄不清楚。反正这里大部分人都姓董。按大槐子的老爸说,一百多年前,是哥两个 到这里落脚,是太爷辈。两位太爷各有四个和五个儿子,就是他的爷爷辈儿,后来分散到山南海北。本地只留下哥仨,算第二代。到他父亲辈儿,又是哥八个。有出去逃荒的,有参加革命的,有去抗美援朝的,也有没长起来的,算是第三代。传到他这里是第四代。大槐子是第五代。老董和老哥是俩爷之孙。老哥为什么有些凄惨呢?他的父亲和老董的父亲还有一个几哥,也弄不大清楚了,一块参加抗美援朝去了,老董的家里是收到了父亲的立功喜报和烈士证明,是硬邦邦的烈士家属,政府经常有各种照顾,日子还过得去。老哥的父亲去抗美援朝,以后就联系不上了,算失踪,这待遇就差多了。老董大名是董林,老哥叫董泉,鱼塘子的老板叫董平,和老哥打架的叫董山。还有叫董 什么的,因为老不见面,也想不起来了,需要见面聊起来或者看“谱”才能弄清楚。不过,以后就不会这么复杂了,因为一家只生一个,如果是女孩,就没有那么大的排行了。族谱一类的东西,慢慢儿也就没有人做了。可笑的是还有人大力宣扬张罗什么家族文化,族谱文化,乡村文化。人都没了,还谈什么文化?

  晕了,我彻底晕了。有计算机一样的大脑,也照样弄不明白这里的弯弯绕。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