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生死刹那飞云浦,果断脱拷真英豪

2020-05-11 14:59:3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宋新滨
点击:    评论: (查看)

  武松戴枷行,公人歹意浓。贪官和奸商,精心设陷阱。美名曰国法,法外害人命。眼亮不彷徨,脱拷逞英雄。生死刹那定,今日犹明镜。古人且已往,今事留谁评?

  早就听说过有一种拳法叫做“脱拷拳”,据说就是根据当年武松大闹飞云浦演进而来。近日雨晴不定、风起云涌,我也总是想起了脱拷拳。

  对比武松刺配孟州和恩州时押送公人的态度就能发现其中的微妙——后一次,态度蛮横,既不肯吃请也不收银两,才出城不过数里地,他们就嘀咕“不见那两个来?”显然,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对于孟州府衙没有置武松于死地是不甘心的。他们要在半路上杀害武松。

  对此,武松也心明眼亮,看的清楚,心中早已有数。于是当配合押送公人的歹徒出现不久,武松选择好战场——飞云浦桥上,假意说“要净手则个”,一脚把前来准备给他开枷锁的公人踢下桥去。另一个也被他扑咚踢下水去。果断挣开枷锁,问清了缘由,结果了这四个狗腿子的小命,然后“提着朴刀,踌躇了半响。一个念头,竟奔回孟州城里来。”——接下去就是血溅鸳鸯楼了。小说中对于武松如何挣开枷锁写的非常简练,“把枷只一扭,折做两半个,扯开封皮,将来撇在水里。”不同版本的电视剧都表现的就比较丰富、精彩,后来民间据此演化出了脱拷拳。

  其实,根据小说的描写,那副枷锁对于打虎英雄武松根本就约束不住。更何况,临行前还有施恩送给他的两只熟鹅垫底。问题在于当时的武松有没有勇气直面生死危机、敢不敢从侥幸、彷徨中解放出来,以果断的行动从枷锁中挣脱出来。

  这个枷锁,不仅仅是物质的枷锁,更是精神的枷锁。毕竟,枷锁上有“封皮”,那才是真正的力量所在——就如同五行山压不住孙悟空,只有如来佛的咒幅才能真正把齐天大圣镇住一样。这个封皮虽然只是两张纸条,但却是官府权威的象征。况且,刺配恩州是府衙审理的结果,自有公堂文书在,也算是“历史决议”吧。

  能不能从这个精神枷锁中解放出来,决定着彼时武松的生死。如果稍有犹豫,定被歹人所害,冤屈也无处申诉。

  虽然武松一向英雄豪气,早年也曾伤人逃往柴大官人府上。可那时的武松也只是意气行事,并没有要公然与朝廷对抗的想法。从景阳冈上打虎归来,在阳谷县城做了都头,更是成为“体制内”的人。所以,即使亲兄被害,正常程序无法伸冤,武松在个人报仇之后,依然选择了自首。十字坡酒店,面对张青、孙二娘劝他上二龙山的建议,武松也选择了去孟州服刑。

  在孟州武松帮助施恩父子从蒋门神手下夺回“快活林”酒店,被张都监设计陷害。一开始,在监狱中武松被往死里折磨,一旦有机会他也曾有过越狱的念头。但是施恩打通关节后,武松依然愿意愿意相信良法善吏。

  在阳谷县城和东平府,知县、府尹的曲护,在孟州牢城施恩父子的倾心相交以及孟州府衙的判决,这些其实都为武松果断脱拷、走上与朝廷决裂的道路制造了障碍,使他有充足的理由犹豫、彷徨和心怀侥幸。

  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设下出城后杀死武松的圈套,实际上也是完全建立在武松不敢于挣脱这副精神枷锁的基础之上。对于武松的本领,他们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张都监才大费周章,搞一个栽赃的把戏。本想在孟州大牢内折磨死武松,不料施恩打通了关节,武松得以逃脱。一计不成,又设陷阱,他们买通押送公人,想在出城后动手。出城后就不同于在死牢内了,如果没有精神上的枷锁,一副物质的枷锁如何能锁得住打虎英雄?既然锁不住,那派去的杀手也根本不是对手——两个押送的公人自不必说,另外两个则是蒋门神的徒弟。师傅尚且不是对手,何况徒弟?所以,当武松挣开枷锁、踢翻公人时,蒋门神派去的杀手第一选择就是逃命——尽管在武松面前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由此可见,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这些人是料定武松不敢挣脱精神上的枷锁,会在他们的屠刀面前引颈就戮。

  当是时,生死已到最后关头,容不得丝毫迟疑。敢不敢从一纸“公堂文书”中解放出来,成为关键。

  英雄之所以是英雄,不仅在于当机立断,更在于见事早、有成竹且不露声色、有条不紊。面对施恩的叮嘱,武松早有预见地说道:“不须分咐,我已省得,再着两个来也不惧他。你自回去将息,且请放心,我自有措置。”当两个押送公人悄悄地商议:“不见那两个来?”武松自暗暗寻思,冷笑道:“没你娘鸟兴,那厮倒来扑复老爷!”此时武松已经心知肚明,于是开始吃起熟鹅,为即将到来的战斗最好物质上的准备。再往后,武松看见这两个公人与那两个提朴刀的挤眉弄眼,打些暗号,心里更加有数,然而“只安在心里,却且只做不见”——以此来麻痹敌人。

  飞云浦桥上是个合适的战场——可以把对方踢下桥落入水中,为自己脱拷争取时间,通过巧妙利用空间、时间来改变敌我数量上的优劣对比。武松选定此地,就诈称“要净手则个”,诱敌前来、各个击破。即使如此,也没忘记问清来龙去脉。

  无论从心思谋划还是体力武功来说,这四个杀手都根本不是武松的对手。当时武松的生死完全取决于他自己能否从精神枷锁中解放出来——敢不敢否认已经成为历史文件的“公堂文书”!敢——就像我们在小说中看到的一样,英雄本色。不敢——那就只有引颈就戮、抱屈衔冤了。

  往事悠悠,今情窘迫。一纸文书,轻重自若。小说家言,足可镜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