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竹男:漂浮人家 三十九

2020-04-27 16:02:3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竹男
点击:    评论: (查看)

  天渐渐热了,白天也显得越来越长。往往吃完晚饭,天还是很亮,但呈现在眼前的已经俨然是一幅黄昏时的美景了。翘首仰望天空,把天边那最后一抹金色的余辉和蓝天摄入眼里,会让人感到非常的愉悦宽爽。几只燕子,每到傍晚,就围绕着藕池不停的飞来飞去,一次一次的快速穿过丝丝垂柳,时而墙里时而墙外。低头看到那遍地而生的杂草野花,虽然有些芜杂和凌乱,却总是能感受到生命的顽强和她们对成长的渴望。每逢此时,我都要不由自主的感叹,生命是上天的赋予,每一种事物都以各自特有的方式,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惟其如此,世界才能丰富多彩,生活才能令人感到适宜而惬意。

  我和前几天一样,溜溜达达的来到栅栏旁,静静地看着几只水鸟在藕池边捕捉小鱼儿。栅栏竖起来没几天,为的是阻止关关和它的小狗们再跑过去,影响鸡鸭鹅和水鸟们自由自在的嬉戏进食。

  “ 多美啊!太'田园'了。”忽然我身后有人说起话来,“这活动的画面怎么可以一个人凝望欣赏呢?”我全身一震,回头看去,是老鲁。老鲁已经走到距我很近的地方了,眼睛笑咪成一条缝,他的夫人小白,也跟随在后边。她穿着一件有小花图案的粉红色衣服,头上别着一个蝴蝶样的大卡子。“是啊,怎么可以一个人欣赏呢?吃完晚饭了吗?”我说到。“搬几把椅子过来,邀请你们共同品味活动的‘画’。”小白问:“大姐呢?”“在水房做酸豆角。”“欸呦喂,那我得去看看,学会了我也做,我就爱吃酸豆角。”

  小白帮着拿过俩把椅子,就到水房去了。我和老鲁坐下。老鲁看着我,乐呵呵地说:"晚上吃什么,那么早就吃完了?"“无非是烙饼卷手指头。薄滋味以養氣,舌不貪嗜珍饈,严守六门嘛。”我也乐呵呵的开玩笑。老鲁听我一说哈哈笑起来,点着头,起哄说到:“您说得太好了。不过,什么意思我是一时半会儿弄不明白,我得慢慢琢磨。”说着话,老鲁拿出香烟,抽出递给我一只。我摆手说:“不抽了。咱们俩现在是在‘画’里边呢,喷云吐雾的有点煞风景。”老鲁一听我这么说,又把香烟收回去了,然后看着我说:“过来就是想和您聊聊天。我直来直去啊,平常就爱听您说话,觉着您特有文化,今天想冒昧的问问您,听说您是桥梁专业毕业的。专业以外您怎么懂那么多呢?”“我懂得不多呀。不过我双学历,还有一个中文本科的证。又喜欢看书,你就觉着我懂得多了。”我内心得意而又不露声色的炫耀到。

  老鲁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沉了沉,说:“是啊,您赶上好时候了。我也想弄一两个高学历,以后晋职有用也方便。可惜的是,现在我们系统里,没有人敢再拿公款请人替自己,去上学,交作业的。其实,拿了也就拿了。也没有人去查,只有羡慕,多好的机会啊。我现在唯一的路,就是拿xx在职学历,可是级别又不够。真是的!”说这话时,老鲁刚才的一脸笑容在很短的时间里没有了,代之以一脸的遗憾和可惜。

  老鲁这么说,我就得认真对待了。我说:“我不是在职学历,考的大学。离开大学的时候,中文是大专,然后业余自学,中文大专改本科。我在政治上没有什么图谋,对当官也没有兴趣,实在没有必要作假学历。我就是笑话里说的‘上半截酸,下半截臭’的人,不过不是以忽悠人谋生罢了。你呢,看来是没有停职去上大学的可能了。那就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业余时间刻苦自学,晋职还是有希望的。千万别灰心丧气的。即使将来没能晋职,多学些知识也充实自己啊。”

  老鲁说,他是虽然想学而不可得了。一天到晚,各种会议,公文,考核,检查,应酬。晚上,孩子的工作,学习,婚事,买房,还得想着怎么把家里的日子过好,怎么把银行里的存款理好财,怎么帮着小白在股市里赚钱出主意。不要说学习了,就是想衣食不缺,无是无非,烧清香,吃苦茶,安闲过日子也做不到啊。为什么呢?老有“勾”着的东西,摆脱不了啊!我明白,其实就是“为物所役”,挣不开了。

  我认真的告诉老鲁,古人说,“人居尘世,难免营求。虽有营求之事,而无得失之心,即有得无得,心常安泰。与物同求而不同贪,与物同得而不同积。不贪即少忧,不积则无失。跡虽同人,心常异俗。”做好本职工作之外,多想想这些,对你大有好处。说白了,大官有大官的难处,有钱人有有钱人的焦虑,看着外表光鲜,内里不定是什么样呢!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财富是这样,名气也是这样。《红楼梦》里说的明明白白的。只要多想,什么问题都是可以明白的。当务之急,你一定要想法儿调整自己的心态,不及早拔脚回头,将来的心情不会比现在好。

  老鲁一脸愣怔似懂非懂的看着我。"您脑子里怎么装得下这么多东西?”“年轻的时候,认为有用的东西,就背下来。赶上事情的时候自然就想起来了。”老鲁又拿出香烟,抽出一只递过来。我没有接,他就自己点上,然后使劲连吸了几口,似乎有些放松下来,又说到:“我就是有些不甘心。50岁的人了,才是个科级局长,熬到退休,也就是个处级,还不一定。想弄到您这个级别是彻底没有可能了。以后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累。前几天我们那一个比我小两岁的,提了副处,人家上边有人呀。”“往下比一比,有没有学历比你高,岁数比你大,级别不如你的?”“有啊!我这个局里就不止一个。新来的小年轻儿,学历更是普遍比我高。也是哈!”稍微沉吟了一下,我说:“谢谢你啊!老鲁,你这么相信我,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看来,你是一个坦诚的人。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品质。你们的领导也应该是知道的。反正,一门心思努力工作呗,什么事情都是讲水到渠成的。即使将来不能提职,做人也问心无愧不是?我的经验就是上班想工作,下班想生活,别人怎么样一概不掺和,想都不想。心里干净,活得轻松。”“得了,我听您的吧!”老鲁说。

  (朋友们不要听我吹,我其实是个普通老百姓。但是我会越吹越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