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竹男:漂浮人家 十

2020-04-27 16:02:1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竹男
点击:    评论: (查看)

  院里来电话,请我回去参加桥梁论文研讨会。 这勾起了我的回忆。 回头看,我的整个从业周期,总体成绩一般般,值得夸耀的工程设计基本没有。唯一让我感到得意的,是经我计算后拿出的成千上万个数据无一差错,计算部分总是一次过。现在想想,简直不可思议。老天爷,谁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 莫非我的大脑是计算机吗?佩服啊佩服,我真牛!唉,人老了。时不时就能自己把自己感动一次,没办法。有人问,你怎么能说三两是一百二十克呢?嘿,还真有这么回事儿。怎么了?

  按照通知的时间,我准时回到单位。签了到,领了相关的材料,和熟悉的老同行们握手打招呼,走到写有我名字的座位坐下。打开精美的材料,正要仔细看看,有人拍我肩膀,回头一看,诶呀,是罗保罗,老朋友了。五院副院长,总师。起身使劲握手问好。一年多了。可算是又见着了。老罗说:“我昨天就来了,来了就和会务打听你来不来,说你来就没提前打扰你。 怎么样,听说你现在岁月静好,回归桑农了?”“是啊。你呢?”“二线,带学生了。翻山越岭的干不动了。”“好啊,会开完了,我安排你,咱们一块乐乐,吃饭,喝茶,看景点,玩几天。”“不行啊,能早回去就得早回去,家里一堆事儿,还有几个学生马上考试了,离不开呀。”“那这样,中午吃会务,晚上咱们自己找地方,给你做个小东行吧"?"行啊,行。马上开会了中午再聊。”说着话赶紧找座位去了。

  会议的主讲是阔大成,这个人我还算熟悉。他是国内桥梁设计界泰斗刘登最得意的学生。老师对学生悉心培养,阔大成从美国回来之后,仅仅花费六年时间就坐上二院院长的位置。虽然当时有些议论,但是他的几篇论文,轰动桥梁设计界,让大家心悦诚服的闭上了嘴吧。他的《论翻滚过山车设计理念在特大桥梁设计上的应用》和《富贵险中求,谈桥面摇摆最大允许值的模型理论》 在国内外同时发表, 当年就双双获得最高奖。《论桥梁设计与网红和抖音之间的辩证关系》发表以后,刘登认为,这是一篇用辩证的思想理论统领全篇的好东西。说可以建议让各界同志们都学一学,看一看。这可能对于改变文风,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我在看了这几篇文章之后,也曾经大为感叹,后生可畏。真真的可畏。当然,他是赶上新时代了。我若晚生三十年,凭我计算机一般的大脑,相信不会比别人差多少的。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提起来我就激动,对身体不好。 今天阔大成宣讲他的新论文《口罩理念在特大桥设计上的使用分类》。核心 内容就一个; n95 口罩和ak47口罩的成本比较。专业性太强,不多说了 。

  散会以后从会务领了各人的礼品。五常大米和一个电饭锅。几本有关设计方面的宣传册。

  走出小礼堂,老罗和中午约上的三院的张兰,官称张大姐。我电话请的周伊和已经退休的李工。都在等着。 几个人一阵寒暄,说说笑笑的挤上了周伊的车。周伊和老罗是老熟人了。张姐和李工也曾经和老罗合作过几次。都不生疏。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兴奋得很,话也多得不得了。在小包间坐下,点了几个菜,都是本地特色。老罗不喝酒,点了一壶好茶。这就开起了边吃边喝的聊吧。

  老罗拉着我的手问我,“身体怎么样?看你状态不错呀。嗯,牙怎么掉了几颗。为什么不补上呀"?"哈哈,别提了。麻药过敏,门牙四去其三了,剩下一颗孤零零的,眼看也退休有期了。医院建议,等这颗也掉了,再一块处理,减少点风险。唉,年轻时猛喝酒,喝了酒就睡觉,都把牙焖酥了。现在后悔也晚了。”老罗说,这是跟上形势了。准备“腾笼换鸟”呢。众人都笑 了。

  一说起来喝酒,话头又转向周伊。老罗问周伊:“最近喝没喝大酒,有没有什么‘趣谈’,给大伙说说。”张姐也说,“早就听说小周特能喝酒,肯定是个豪爽性格”。周伊说:“哪有什么趣闻呀。一看见这‘四去其三’的门牙,害怕了”。大伙又笑。 周伊又对张姐说:“张姐,小长假快到了。如果没有别的安排,咱们一块上九号院玩几天。李工你别老不说话,就知道乐。一块去,到时候你能乐够了”。李工连连点头,“我去,我去”。周伊说:“你‘去’。你这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呀?”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起来。

  欢声笑语不停,心里真是舒展。说起外号“有关单位”的李惠生被批捕,几个人一阵叹息。明明是专业上的骨干权威,书法也有一定造诣。在院里极受尊重。就是在整个设计界也是有一号的。曾经因为年度内两拿大奖,由省里出面,重奖四室两厅住房一套。发展下去前途不可限量。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部门的决定,突然把他提升为副院长,而且主管财务。这就给他走邪道创造条件了。不到三年,就因为挪用公款,给情人开饭店而被规,被捕。他是每天醉醺醺的,别人一问他又上哪喝去了,他就说有关单位请客。案发以后,大家才知道,“有关单位”就是他情人的饭店。同事们为避免提他的名字刺激到他也在院里工作的老婆,就用“有关单位”指代他了。因为还要把老罗送到车站去赶车,大伙说笑了一阵子,就把话头打住了。车站外老罗和大家各道珍重,握手惜别。说起老罗,虽然是因为工作认识的朋友,但是温润的人品,使他到哪里都是不缺朋友的那个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